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聞洪仲丘案初審判決有感
2014/03/08 16:23:45瀏覽3242|回應28|推薦39

洪仲丘案初審判決出爐,十八位涉案軍人中有十三人被判刑,多數被判刑六個月或五個月,部分涉罪人員並可易科罰金。涉案連長判8個月,刑期最重。先前被爆料涉罪重大的范佐憲則被判六個月,所謂盜賣軍品、設賭站等指控則被認定非屬事實。洪家親屬聞訊反應激烈,非常不服桃園地院的輕判結果,甚至強調台灣司法已死。有朋友同情洪家,認為法官是順應民意而輕判。甚至也有網民不滿判決而表示:這比殺狗的懲罰還輕。

 

我則以為,如果法官重判,其實更可能是順從「民意」的結果,因為「民意」其實是普遍偏向同情洪家,而希望重懲軍方相關人等。但是法官不能因為順從這樣的「民意」而重判。

 

現在的判決我認為大體是還可接受的。重要的是判決不宜出於報復心態。那些致洪仲丘於死地的軍人可能的確做錯了,但是要求重判他們卻可能是出於報復心理。這並不是進步司法的應然做法。至於說要改變軍中的惡習,是否通過重判就能有良好效果,那也不一定。重判有可能反而在軍中產生反效果。就我的了解,軍中的懲罰惡習的確存在,但是那主要可能是出於軍中的嚴訓要求與組織壓力等因素。我們要找出適度的情境調整途徑。如果完全消除軍中的組織壓力,或者減低訓練的嚴格性,可能會破壞軍隊的命令鍊的權威性與軍隊的訓練效果,軍隊可能將不再能打仗。那恐怕也不是我們所要的。

 

軍隊的指揮者在必要時要有強大的權威,甚至可以要求部屬獻出生命。要形成這種關係,平常就得建立一種命令鍊的權威性。如果取消這種命令鍊的權威性,軍隊就不太可能打仗了。面對生死交關的戰爭,軍人還能依照命令上火線嗎?當然,我不是一味要強調軍隊應該容許不人道的權威關係,但是,這裡可能有兩難的地方,需要盡量兼顧,卻又極不易完美做到。

 

發生這種洪案「凌虐致死」的悲劇,與其強調報復,更重要的應該是發現完整真相及改變常導致軍中凌虐事故的某些惡習。但是,真相也有可能是並沒有真正的惡魔,沒有特定有權力而又有強烈針對性(針對洪仲丘)惡意的人。有的可能只是一系列的輕忽、誤判、不良組織習性與可能普遍卻未必強大的惡性(譬如喜歡集體凌虐大家看不慣的部屬,甚至也可能在特定情境下共同生出針對性的惡意)。而如果我們先已經認定悲劇是出於惡魔的作為,不找出惡魔就不認為有真相,那麼,真相反而可能永遠出不來。即使有真相,大家也不相信那是真相。

 

如果悲劇真的是如以上所述的系列輕忽、誤判、不良組織習性與一點普遍的惡性的串連結果,那麼如何阻斷這種串連,改變這些惡習、審視那一點惡性,這些可能才是消除悲劇最基本的努力方向。

 

至於要如何懲罰涉罪人員才「公平」,至少是要先排除情緒反應性的想法。有人批評說:一條命才換六個月刑。這個說法未必公允,因為實際上並不只是一個人受到處罰,而是一大串人。如果罪惡本來就是一種「行動串」的結果,那麼本來也就應該要由多人一同分擔責任。不服判決的人可能要多想想,這些被判刑的人即使不需要去坐牢,未來前途也仍然堪憂。他們不但不太可能再在軍中有升遷機會,很可能還會從此失業。他們也可能還要養家活口。他們的家庭經濟擔子將要由誰來承擔?總之,被判刑會有一連串的效應。懲罰重不重並不只是「六個月」這個數字就能充分反映。

 

我以上的說法只是表達了一種可能與一般人不同的見解,至於是否完全恰當,我自己其實也不知道。在洪案中,是否有類似「軍官與魔鬼」一片(由湯姆克魯斯與黛咪摩兒主演)中那位駐關達那摩美軍基地的上校指揮官那種人(逼死下屬,卻由其他下屬頂罪;被揭露罪行後還驕傲不肯認罪),我其實不知道。如果有,卻由於這種人能逼令旁人不得洩漏真相,以至逍遙法外或得到輕判,那當然不公平。這部分是檢察官需要特別注意並尋求突破的部分。

有人表示,悲劇主因是該旅長故意要致洪仲丘於死地。換言之,該旅長就扮演著類似「軍官與魔鬼」中的那位上校的角色,甚至針對性的惡意更重大。不過,我不太能接受這樣的推論。這樣的推論涉及動機:旅長欲致洪仲丘於死地。但是,對該旅長而言,他要的主要是軍隊的紀律與上級的威信,他幹嘛與洪仲丘這個人過不去?洪與他又不在相同的層級,洪的存在會讓該旅長受不了到必須要致洪於死地嗎?對旅長而言,只要洪不做什麼太出格的事,何必要對付洪?旅長難道不會預知洪的死會帶來大災難?他有這麼蠢嗎?如果洪會掀出軍中的惡行,那也是「連」裡的問題,未必影響到「旅」的層級,何必要由旅長擔著殺人之責來拼命消音?所以,我大體相信這是個意外致死的事件,牽涉到集體不當的懲罰,但是致死則是意外。動機判斷本來就難,而上述這樣的「欲致人於死」的動機推論似乎也並不合理,很難由此獲得確切的定論。而且,重要的是,如果我們就是沒有確據,也就無從認定判決過輕。如果悲劇確實是一連串失控的事態發展的結果,並非主要出於特定人的針對性惡意,就很難針對特定人做出重判。

 

從我的個人觀點看,洪案爆發,成為坊間議論的話題,從而使官方大動作回應,使軍法審判案件改為由民間司法處理。這種改變顯然已經反映出台灣社會的變遷,也可說是進步。如果是在早年的軍隊裡,被虐死者恐怕很難有申冤的機會。現在的事態發展總算是一種比較關照人權的做法。至於是否足以令人滿意,從現在的民意反應看來似乎不能。不過,軍人畢竟要負責衛護國家,必要時要為國家出生入死,他們的行動模式不可能與平民完全相同,特別是在其行動時的人權考慮上,可能必須有不同的標準。當軍隊在磨練士兵的時候,如果也是依照平常學校訓練學生時的標準,估計這樣的軍隊大概是不能打仗的,也就是說,在需要他們為國家犧牲生命的時候,他們也不可能滿足這樣的突兀要求。從而,如何兼顧人民的人權與軍隊的嚴訓與紀律特性,還需要大家共同來思考並尋求改進之道。

當前對判決的不滿情緒,部分是因為同情洪家,部分則可能是因為以往長期對軍隊不合理管教與缺少人權的負面印象,甚至也涉及對「國民黨政府」與「國軍」的長期情結。但是,法律案件最好是依法論法,不宜過度牽連。為整體社會合理化發展考慮,情緒化的反應亦宜盡量節制。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ag&aid=11592936
 引用者清單(1)  
2014/09/27 21:36 【udn】 購買前先比價!克魯 觀點 有感 經濟比價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jun5238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3/09 09:14

版主不必扣寧可檬帽子,女法官丁俞尹草菅人命把集體虐殺案判得比虐隻貓還不如,就會讓台灣人產生這種想法,老蔣當年接收美軍先進武器裝備,幾百萬大軍被老共草鞋加步槍打垮逃到台灣,這裡有個中國初中考題:

解放戰爭初期,共產黨是「小米加步槍」,國民黨是「飛機大砲」機械化裝備。國共兩黨力量懸殊,為什麼共產黨能在短短的三年內就由弱變強,打敗國民黨呢?下面的原因你同意哪一項A.解放軍打仗勇敢 B.國民黨指揮失當 C.毛澤東懂軍事,蔣介石不懂軍事 D.共產黨得到人民的擁護和支持

老蔣在蔣中正言論集自己談到原因,他說了很多,包括虐死小兵的,然後做了結論,他認為國民黨軍隊打不贏共產黨是,

第一,軍官怕士兵。

第二,軍官欺壓士兵。

第三,軍隊士氣極低。

所以中國初中考題答案是D,這種集體虐殺兵的部隊,一上戰場,小兵拿到槍就先把虐兵的長官幹了,還能打甚麼仗?至於樓下小浪則是在幫不畏民粹勇敢判洪案,人家叫她踹共時,又說她是問心無愧不踹共的做了女法官為何問心無愧的詮釋,有這種小學生不如的邏輯,我還比較愛看那個叫喇叭呈上來的女法官出來搞笑。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4-03-09 10:08 回覆:

你說的,不外是在強調國軍軍紀差、長官常凌虐部屬。但是,這種情形可從兩面來討論,一則,當年的軍隊普遍缺少訓練,軍官與士兵教育程度普遍偏低,而且戰時補給更是嚴重不足,軍隊處境非常糟糕。在那種情形下要講究軍隊人權,恐怕是過度的期待。中共的情形不見得好過國軍。問題是國軍承擔了更多的社會責任。人民對國軍失望而對共軍有期待。當然,這種期待要等到共黨真成為統治者以後,人民才能體會到共黨統治的真實。

同樣的,當前國軍雖然部分繼承當年國軍的認同傳統,但是早已經大不同。現在還講什麼「國軍」欺壓「台灣人」,「民軍」軍紀勝過「國軍」,這都是一廂情願的想法,而且是在進行分化。如果國軍真的解體,會有個能打仗、軍紀優良的「民軍」嗎?


小浪(來台第七代閩南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3/09 08:48

本報訊:

昨天一部小客車與一部闖紅燈機車發生擦撞,機車騎士洪XX不幸傷重身亡,經調查該部小客車一個零件有小瑕疵,該小瑕疵並非造成車禍擦撞主因,但進一步調查該小客車駕駛王XX是向其朋友蔡XX借車,蔡XX則是向XX汽車業務張XX買車,該部客車則是XX車廠製造,並由工人李XX裝配。

該案經由洪迷審判結果,機車騎士洪XX之死是因為裝配工人李XX與XX車廠、汽車業務張XX以及蔡XX、王XX串謀所殺死的。


為了長照永續經營
請多多吸菸做公益

寧可檬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3/09 05:36

我們要國軍解散,那是因為國軍是一隻專門殺害人民的軍隊。

所以我們要求,另外成立民軍、另外成立民防部。

年輕人入伍的時候,應該有權選擇要加入邪惡的國軍和國防部,
或是愛護人民、愛護民進黨、愛護臺灣的民軍和民防部。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4-03-09 08:57 回覆:
如此分化台灣,你覺得對台灣的總體發展真的有益嗎?

OldMan - 風景線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3/09 04:00

在世界萬國,法官的社會地位多崇高,因為他們是因為卓越的人品,學問,經歷而或者被任命,或者被選出的社會精英。台灣不是,我看不起他們,因為他們是考試出生的。可是,至少他們還知道法官憑著證據與事實判案,他們靠的是司法官,不是革命小將,如果沒有事實,沒有證據,不能因為大家的同情心或理盲民粹,而胡搞“重“判。目前證據,這幾人都應該無罪釋放。政客民嘴,包括此地的寫者,如果有其他陰謀論的證據,應該提交洪家律師。那些公民團體為什麼不捐錢,僱請私家偵探,調查收證,提出上訴。洪家不服一審,可以上訴,也可以提出民事官司,要求國家賠償。在電視節目上胡言,為了選票打屁,公民穿白衫戴口罩上街頭,能為死者討什麼公道?消費洪家老父老母而已。再說人之為人,除了情緒,還有理智,社會進步依靠公民用大腦,不是大愛,用選票,不是丟鞋子。事實上,這些不服的人們,真的要”真相“嗎?不是的,他們只要軍隊解散,馬英九下台,台獨建國,或者老共接受台灣,否則什麼都不是”真相“。


看不慣
2014/03/09 01:31

對即將離開的不適任士兵進行CORE RED, 合理嗎?

執行CORD RED導致士兵死亡後, 遮掩事實而不上報, 可以嗎?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4-03-09 09:02 回覆:

稍微更正一下,我想你是說code red(紅色規條) 。

對即將退伍的人實施code red 可能不適合,但真正重要的是規條本身的適法性。如果不適法,對誰都不可以用;如果適法,未必不能用於即將退伍的人。是否將退伍,只是作為人情上的適合度考量,而比較不是法律考量。


寧可檬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3/09 00:12

其實,

都判無罪都沒有關係。

人民希望的,只是希望把這19個人開除軍籍,永不錄用。

以免以後再繼續有臺灣人不斷的被國軍打死。

如果讓這19人裡面的任何一個人繼續而不開除軍籍,

只能證明國軍存在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打死老百姓。


老賊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版主是屬於判得好那一類。
2014/03/08 19:59
軍中秩序應該整頓不能延用當年老蔣的那一套。而司法正是重建秩序倫理的重頭戲,其實大家會考慮台灣的軍人何用?沒有假想敵,不會有戰爭。唯一用處在救災,或者是對內的政治安定,所以軍人主要是對內這就不對了,因為軍人只為抵禦外侮保護人民而設,拿來對內就不符了。

pearlz (中國威脅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題外話
2014/03/08 19:58
很多人喜歡提 a few good men 電影。電影如果這麼重要,台灣人不應該支持 Kano 了。

澳洲國會反對黨某參議員引用 a few good men 電影對白當面攻擊國家將領。國會主席要求反對黨黨主席管束該黨員的不當言論。

最後該反對黨員收回攻擊言論。

我覺得這是台灣政治值得學習的,黨主席有責任管束黨員不當言論。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4-03-08 20:11 回覆:
A few good men一片中,整個是朝向否定評價上校指揮官,但是該指揮官的說法本身卻其實也是很有力的。當他質問說:誰來保護國家?我認為這個問題確實很沈重。在日常生活中的一般人很可能已經忘記這個問題,或者從不覺得這種事情與己有關。但是,如果每個人都這麼想,國家如何能保?當然,片中也提到指揮官羞辱副指揮官(並導致其自殺),並讓下屬為自己頂罪。加上這些惡行,這位指揮官果然很惡劣,該重罰。但是,反過來說,如果該指揮官並沒有做這樣的事,而只是因為要求紀律與威信,處罰過當而意外致死呢?這樣的結果也要重重處罰嗎?

pearlz (中國威脅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A few good men - 澳洲反對黨羞辱三星軍官的言論受到譴責後撤回
2014/03/08 19:43
Senator Conroy retorted: “Can’t we handle the truth?”

General Campbell responded: “It kind of sounds like a movie, senator.”

Senator Conroy: “It is a movie, and we are living it, Colonel Jessup. I mean seriously, you can’t tell us the truth, you can’t tell the Australian public the truth because you might upset an international neighbour. That is called a political cover-up.”

General Campbell remained calm during the incident but said he wanted to put on the public record that he took “extreme offence at that statement”.

Senator Macdonald, who was chairing the hearing, brought proceedings to a halt for 10 minutes after Senator Conroy failed to apologise for the remarks. When proceedings resumed, Senator Conroy said he withdrew the comment but did not apologise.

At a press conference after the hearing, Defence Minister David Johnston demanded Mr Shorten discipline Senator Conroy for what he said was an attack on an officer of the utmost integrity who had conducted a difficult task with professionalism and a great deal of integrity.

“Lieutenant General Campbell was subject to an unprovoked and most outrageous personal attack by the shadow minister for defence,” Senator Johnston said.

“Senator Conroy, accused a serving three-star general staff officer of the Australian Army of a political cover-up. Comparing him to a fictitious Hollywood fantasy character is simply beneath contempt.”

Senator Johnston said such an accusation was unacceptable to the government and it should be unacceptable to the parliament.

“The real question now is does Bill Shorten endorse his defence spokesman’s unprecedented attack on one of Australia’s most senior and respected military leaders?” the minister said. “And if he does not endorse these comments, what does the Opposition Leader intend to do about it?”

Senator Johnston said Senate estimates hearings were not the place for gratuitous insults.

不學無術的小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3/08 18:59

版主之文也許出於善意,但犯了邏輯錯誤,版主自己都認為刑度偏低,難道不怕這樣的判決會產生鼓勵的效果,未來還會產生更多的洪案出來?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4-03-08 19:27 回覆:
我好像沒有表示刑度偏低,不知道你是從何處讀出這個意思的?我只表示我對自己的看法是否準確並不確定。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