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大陸異議人士安爭鳴女士關於政治抑鬱的討論
2024/02/14 17:27:36瀏覽2059|回應4|推薦3

安女士在最近的一段視頻(如下面附近)中討論到政治抑鬱的議題。她提到現在的很多中國知識人有政治抑鬱的問題,包括她自己在內。抑鬱的原因包括:恐懼(來自人身被傷害或受到社會排斥)與身份的瓦解(遭遇政治巨變時,人為自己建構的意義與價值瓦解,人掉入重構自身意義的困境中,覺得不再是自己的主人,覺得無力感、虛無感、有身份焦慮)。

安女士嘗試在宗教中尋求救贖,但似乎並不成功。一神教太多約束,會帶來痛苦;而希臘式的多神教則又太悲觀。而在閱讀人文類書籍,特別是卡繆的文字裡,她意識到,可以把自我從現實中抽離出來,並且體會到人活著就是一種反抗。這似乎讓她有了較積極的心態。

我非常佩服安女士的智慧與勇氣!不過,在她這期的討論裡,可能有幾點可再多斟酌。一則,猶太裔美國學者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之所以被社會排斥,不只是作為猶太人被壓迫,可能還包括被猶太人群體的排斥。這可能主要是因為她在討論納粹軍官艾希曼(Otto Adolf Eichmann)的書裡,似乎對猶太人本身的表現有所批評(換言之,猶太人的苦難部分要歸咎於猶太人自身),而對艾希曼的批評又可能被認為太輕描淡寫。漢娜鄂蘭顯然寧願孤獨,而拒絕向群體妥協。這種勇氣非一般凡人可比。只是,我們究竟要不要學習這種榜樣呢?

另外,安女士對規範約束顯然有反感。認為這會給人帶來痛苦。但是,社會學者涂爾幹會強調,規範約束對人來說有保障幸福的作用。這種說法乍聽好像有點矛盾,規範既然限制人,就會讓人因為不得自由而痛苦,怎麼又會成為幸福的保障呢?這涉及到對欲望無節制的自由會給人帶來無邊痛苦這一點。涂爾幹的說法似乎不太受歡迎,不過,還是可能有道理,值得關注檢討。無論如何,規範是社會生活中必要的部分,而既然如此,問題應該是討論我們究竟要什麼樣的規範,什麼樣的規範最能帶來共同幸福,而又約束最少。

另外,關於宗教信仰與抑鬱症的關係,很可能不宜籠統審視某個宗教。宗教的內涵其實是非常多元的。同樣是基督新教,為什麼會發展出幾乎無數多的不同教派,就是因為各自有不同的領悟與強調。籠統宣稱說基督教或基督新教無助於解決人的抑鬱問題,有可能不是夠謹慎的思考,也對其中某些重要的啟示也不盡公平,很可能也太快就放棄了可能找到心靈出路的途徑。

   

另外還有一點,是我比較猶豫究竟要不要談、要使用什麼樣的觀點來談的問題。其實,我不免還是認為安女士可能還是太天真了些。好比說,她似乎認為(中國的)問題是在近一年多裡發生的。但是,從我的觀點來說,問題根子早已經存在,主要只是看什麼時候爆發而已。而且,會不會這時候改良主義已經失效了,而必須將中共直接作為對立面來看待;如果只是想在體制內提供改良建言,是不是只能夠一次次讓自己失望、絕望,覺得善惡顛倒了;說不定還要付出遠大於此的其他代價。坦白說,對此我並沒有最後的答案。我希望事情還沒有到這個程度,但是我也並不樂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6fEhkXSa3k&ab_channel=%E5%AE%89%E4%BA%89%E9%B8%A3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ag&aid=180328065

 回應文章

Taig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4/02/15 22:58
版主:「我的確一直在提議,好好去理解基督教的教義,試著從中理解某些重要的道理,甚至找出一些根本問題的答案。」

孔子說:「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我們不妨改為「三教行必有我師焉。」好好理解佛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的教義,這對我們的確有好處。

至於政治問題想在「教義」中尋找答案,那是緣木求魚,我認為你搞錯方向了!

版主:「我不欣賞一種民族主義式、情緒化的抗拒態度。那是自我局限。智者不為。」

你端出來的菜我們不想吃,那就是「自我局限」,那就是「不智」?!真正的大師是不會講這種話的!

狐禪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24/02/15 14:39
這類人從來沒消失過,但也從來不是多數,因此對社會整體的意義不大。這是只識幾個字的人所不識的。

Taig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4/02/15 09:22
版主:「她似乎認為(中國的)問題是在近一年多裡發生的。但是,從我的觀點來說,問題根子早已經存在,主要只是看什麼時候爆發而已。」

她所處的空間、時間和你完全不同,她還年輕,你已垂垂老矣!人生經歷不同,看法自然不同,這是理所當然的事;並非她「天真」而你「老練」!

我們所經歷的時代大概差不多,而你認為「中國該採西式制度,該信新教,中國庶幾能得救」的看法,如果現在還是廿世紀的5、60年代,我會相信你的說法;但台灣在兩蔣時代經歷了「經濟奇跡」,大陸也在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的領導下經歷了「經濟奇跡」,這些事實讓我對「中國人」經營國家的能力恢復了信心,當然還不完美,但中國已自落後國家脫穎而出是無庸置疑的現實。

你讓自己的思想禁錮在你年輕的時代,不肯面對現實,無法與時俱進,這是你個人的悲劇,以之教育年輕人則是不道德的行為!

安爭鳴還非常年輕,年輕人多少有些叛逆性,在她這個年紀有她的這種想法是正常的,但如果她到了五、六十歲還是這種想法,那就還版主一樣,陷入在無法自拔的個人悲劇中,他人愛莫能助。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24-02-15 11:38 回覆:
我只簡單回應一點。我並沒有提議要中國人信仰基督(新)教。但是,我的確一直在提議,好好去理解基督教的教義,試著從中理解某些重要的道理,甚至找出一些根本問題的答案。我不欣賞一種民族主義式、情緒化的抗拒態度。那是自我局限。智者不為。

!#@$%^&*()_+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24/02/14 20:55

改天我也無病呻吟兩下。

好笑好笑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