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上帝遺失的鑰匙(八)
2019/12/13 14:19:48瀏覽2238|回應0|推薦10

請先閱讀    


八、

台灣中學課本供奉的性學先驅金賽,與佛洛依德同屬於解放派,兩人眼眸所望見的人類,與豬牛牲畜無異,皆為慾望之動物、無心靈層次。而心理學經百年來的演進,至今已發展至超個人心理學,相信人之上,還有個更高的力量。

「更高的力量?你是說在伊甸園中,亞當與夏娃原本快樂的生活,後來夏娃聽信蛇的誘惑、再誘惑亞當吃禁果,兩人犯原罪而被逐出伊甸園,遠離更高的力量嗎?」林教授的手比出爬行的蛇,臉孔則發出幾聲訕笑,「好像大人編故事給小孩聽。」

小時聽大人說小紅帽故事的畫面,又回到腦海。大人可以不說故事、理性地說道理,只怕小孩已逃之夭夭,舊約創世紀中的蛇與蘋果,有人堅信兩者的存在,有人覺得只是故事比喻,無損於字字珠磯的涵意。

「我對你們最反感的是,將人定罪,然後說要替人贖罪!」林教授說。我腦海轉景到台灣鄉間騎單車過田園,電桿上那一張張「我們都是罪人」的畫面,後座的表妹,也曾在我耳畔如此抱怨。

穿越時空到數千年前,以色列民族在蒲草紙上刻寫啟示,罪乃由三個希伯來字組成,分別象徵圍籬、圍繞與上主,如孩子在居家的圍籬之外,大門深鎖,無法開門回到溫暖之家的狀態。希伯來字譯為希臘文,再翻譯為英文的Sin,流傳至中國,卻譯為罪。

在皇帝統治的中國,庶民讀到「罪」的字,腦海浮現的是百姓被押至法庭、跪在大人之下,兩旁「威武」聲四起的恐怖畫面,在渴求天高皇帝遠的年代,人心難以敞開接受福音。

Sin的希伯來文,傳達出浪子不能回家的寂寥感,可人並非被上主關在門外,而是上主給予人自由的選擇權,人卻受外界的誘惑,奪門而走,又將門反鎖。但上主仍遺落了一把鑰匙在門外,等待浪子回頭,重回溫暖的家。

「您說的故事,聽起來溫暖多了…」林教授的女同學以笑容回應我,畢竟她曾念過教會辦的幼稚園,小小心靈曾播下愛的種籽。

「你口中的造物主,無所不能,為何可以讓人奪門而出?那還是萬能的主嗎?」林教授說。林教授想像中的造物主,能呼風喚雨,自然能起風吹落禁果到河水之上,讓它飄至亞當吃不到的地方,也能以磅礡雷雨驅走狡猾的蛇。

想像孩子被父母無所不管,或女生被愛她的男人控制行動,孩子或女人感受到的是愛嗎?神就是愛,而愛的希伯來文,由「給予」與「連結關係」的字組成,像母親從臍帶給予胎兒養分,到他呱呱落地後仍餵養他,到幼兒回報母親滿足笑容,建立起親密關係。

愛並非是控制,像「上帝」二字也曾帶給明清朝代的百姓,天上皇帝的聯想,以為紫禁城搬到天上,有個皇帝坐鎮天庭。上帝的英文是God,與帝王無關,而希伯來原文則由幾個字組成,分別代表「我過去是」、「我現在是」、「將來也是」,是超越時間空間的創造者。

「回家吧!」造物者在門內聲聲呼喚,可人讀無數的書、用盡智慧要敲進生命之門,卻不知開門的鑰匙就在門外的某角落,如同林教授翻遍了背包找鑰匙,卻不知鑰匙藏在錢包的暗處,只是被繽紛的鈔票所遮掩。

「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腦海浮現人類數鈔票的畫面,而鈔票下方的鑰匙,卻在傾訴新約中的真理,只是忙碌的人們,能否看得透?

繼續閱讀()

( 創作散文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ybook678&aid=131235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