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上帝遺失的鑰匙(三)
2019/11/12 12:55:02瀏覽2011|回應0|推薦12

請先閱讀 之1  之2

三、

「我的鑰匙呢?」林教授轉身要離開餐廳,一手卻摸著口袋驚慌地說,另一隻手只好扶著椅背坐回原位。「如果有人臉辨識,就不必帶鑰匙出門了,」林教授來自社會學院,遇見社會問題,卻總想往科技的百寶箱裡翻尋,希望找到魔法掃帚把問題掃走。

科技掃帚掃走汙垢,卻常殘留新的塵垢,像人臉辨識取代鑰匙、希冀帶給人自由,卻也喚醒國家機器,讓專制政府用監視器監控人民,曾經的自由已如鳥兒飛走;像網路讓人天涯若比鄰,可和遠方陌生人視訊,卻也讓比鄰家人的心理距離,越來越像天涯般遙遠。

「科技不是人類的解答,」我對林教授說。「你要愛鄰人,像愛你自己一樣,」我將聖經翻至新約,一字字地朗誦,希望羅盤般的文字,指引裝著科技引擎的大船,航向靠岸的碼頭。

林教授倔強地在船艙內,將船轉向迷霧籠罩的飄渺大海。「不要談沒科學根據的事了,」他伸手將聖經推一旁,「既然沒法回研究室,我們再來辯駁『真理』吧!」

「真理不靠辯駁靠體驗…」我吐露內心想法,他臉露不屑,讓我已抵達唇間的話,瞬間收回深不見底的溝壑中,「好啊!我可以回答您問題。」

「就算上帝創造世界,」他眼神注視桌角的聖經,「請問誰創造上帝?」他縮起高傲的下巴,雙眼飄向天花板上。牆上的掛鐘,滴答地搖擺,也將我擺回童稚時期,曾在夜晚注視無垠的天空。

「宇宙到底多大呢?若是一兆兆…公里,那麼一兆兆…+1公里是什麼地方?」我問一起賞月的哥哥,他攤開手微笑,露出同樣困惑的眉稍。

林教授將桌沿的聖經移到中央,讀了我朗誦過的舊約經文:「起初,神創造天地…」也發出困惑或不屑聲:「起初的前一秒是什麼?這不符合科學!」

科學兩字,來自社會學彼岸,在我臉上化為一抹淺笑。走過好奇的童稚與莽撞青少年時期,我走入西子灣畔的中山大學電機系求學,也有緣在課堂踏入近代物理的門檻內。

宇宙確實起於137億前的一次大爆炸(Bing Bang),從一個小小的點開始擴張,如今擴大到半徑約460億光年的時空,並持續膨脹中。

「137億的前一秒是什麼?」課後我陪物理教授走過西子灣隧道時,好奇地問。

「大爆炸前沒時間也沒空間。時間正向流動有因才有果,倒流時有果才有因,沒有時間就沒有因果,因此別問大爆炸前的模樣,因為一問就用到因果,而宇宙開始前無因果律。」物理老師解釋。

「也無法問460億光年外是什麼?」我追問、老師點頭。多年來桎梏在幽深牢籠的疑惑,似乎探出頭而獲得些微自由。

但近代物理太深,我也沒完全懂,或者說人類仍在探索中,但至少現代物理是立基在創造論的磐石上。牛頓等科學家其實都是虔誠信徒,而愛因斯坦窮思求理到最後,仍走上受洗之路。

「您講的太複雜,我聽不懂,」林教授有時領略,多數時卻如鴨子聽雷,也許口語比文字更難穿透人心、也許穿不過他緊鎖的心窗。

看著他倔強的臉孔,西灣的海又回到腦海。在海風拂過的校園,初遇家人因癌症離去,徬徨遊走的我,遇見來外文系教書的美籍夫婦,帶我坐到石椅上,一起望著眼前的繁花綠葉,傾聽我的苦悶,也分享了兒子車禍過世的往事。

眼淚流過我眼眸,我們一起禱告為彼此祝福,也許人世間有苦難有悲哀,酸澀果實啃到最後,仍有喜樂與平安。人的肢體也許來自科學,內心卻深不可測,豈是理性的科學或哲學所能綁住。

「我仍不相信,」林教授理性與感性故事都聽了,仍以雙手在胸口比了大叉,再伸入到背包內搜索,尋找他遺失的鑰匙。

繼續閱讀 ()

( 創作散文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ybook678&aid=130788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