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秋日採莓行
2013/09/23 23:58:56瀏覽1475|回應8|推薦32

九月的第一個星期六,天氣意外地和煦晴朗。我和老公補足眠、雙雙晚起準備吃早午餐之時,平日彷彿擺飾品般的電話,竟然不意響起。老公趕忙接聽電話,應答的同時張口對在一旁切麵包的我無聲示意,來電者是尤斯坦。聽得老公回答說:「你的第二項建議比較可行...」然後轉身問我:「明天同尤斯坦去採藍莓好嗎?」我點頭有如搗蒜頭,老公繼續和尤斯坦講了一下,終於掛上電話,敲定行程。

原本尤斯坦邀請我們星期日一早與他上教堂,參加禮拜完後再一起去採藍莓。以往我和老公秋天踏青時,曾信手摘取林中遍生的各種莓子入口下肚,從未為了採野莓而出遊。幾個月前我們和老公的一位同事談及採莓活動,打算在今秋找機會付諸行動;沒想到尤斯坦主動來電提議,我們自是欣然接受。不過,老公和我喜歡週末賴床的感覺,對於一早上教堂的邀約,不得不委婉謝絕。主要是我並非教徒,而老公則曾是拒受堅信禮的叛逆小子;倆人天性不喜受拘,臭味相投。

翌日星期天接近中午時刻,我們帶著簡單裝備水瓶、咖啡壺、水果和兩個等待裝滿藍莓塑膠空盒的背包,各帶一雙採莓時用的塑膠靴子,匆促上車開往尤斯坦居住的Tyrifjorden峽灣一帶赴約。

我們開了約莫四十多分的車,依約來到擁有三百五十年歷史Sundvolden旅館外的超市,但見尤斯坦人坐在板凳上曬著秋陽,腳邊放置好大的一個藍色登山背包。「不過是採個藍莓,你這裝備彷彿要攀登深山似的!」當尤斯坦朝我們停車地點走來時,老公立即調侃他。三人抬槓一陣後,我請腿長的尤斯坦坐前面,才方便指示老公開車上山的方向。

車子順沿山勢小徑而上,Tyrifjorden峽灣上的大小離島盡拋底下,在這秋高氣爽的好日子裏,風景格外秀麗迷人。我們來到一處收費站,繳交25挪威克朗的停車管理費後,方得以繼續駛入前進。我們在停車場換上鞋子、背上背包,即由識途老馬尤斯坦領頭上路去。

山行沒多久,但見越橘叢(lingonberrycowberry)散佈於路旁石壁中。雖然我們的目標是藍莓,見到其他的野莓自是不會輕易放過。三人於是拿出背包的空盒,各自忙碌起來。

採了好一會兒,領隊尤斯坦決定往前走,另覓他處採藍莓。他和老公從小習慣採莓,一下子就認出一大片藍莓叢,兩人於是各佔一方,彎腰積極摘採。只有我這不務正業的,對生平首趟採莓行不甚熱中,反而是在旁偷懶,拿出背包中的傻瓜相機,努力使它變聰明地清晰拍下藍莓草叢模樣,給自己好好上堂生物課,順便「偷拍」兩位維京男子採莓的背影,比較那一位姿勢較優雅,值得我模仿。

我們前後在不同兩處的藍莓叢摘採,後面那兒的藍莓葉分外火紅,已染秋意。看似簡單的採莓動作,其實頗耗體力;總覺沒很認真摘取,竟也飢腸轆轆。三人各自停頓下來,拿出備好的餐點、水果,尋找石塊或木頭處坐下歇息,毫無言語地吃吃喝喝,唯恐打破山中林間的幽靜。聽聞附近水聲潺潺,不知名的鳥兒跳離枝頭、飛躍天際,聲聲鳴叫劃破大自然的寧靜,「天涼好個秋」之寫照,不啻如此?

食物下肚之後頗讓人相形慵懶,然我們志在參加,不計成果。對自己採莓的斬獲滿意、打包收拾行囊後,我們下山回走,終究已薄暮向晚時分,林間的溫度正逐步下降中。

途中老公意外找到一顆碩果僅存的野草莓,為了表示對太太的愛意,自然被我不客氣地吃掉。我們亦經過大片覆盆子叢,然季節已過,莓子早就被人採食殆盡,僅殘留下遺漏的幾顆,供我們摘採解饞。另外也見到野生的聖誕樹林,幾棵嬌小的聖誕樹奮力成長卓壯,不禁讓我聯想到安徒生童話「聖誕樹」,故事裏那棵聖誕樹被人遺忘於灰暗的角落甚久,最後當成木柴燃燒的悲涼結局。

下山走過停車處,我們在鄰近的景點徘徊逗留,從「皇后景觀」處俯瞰Tyrifjorden峽灣,之後才再驅車下山到Sundvolden旅館,打算一起吃頓晚飯。

三人有志一同地點了Tyrifjorden出產的鱸魚,足見所稱的這個峽灣根本是個內陸湖而已。鱸魚味道極為鮮美,我們相當滿意。

我們只點主菜,吃完後三人開車到尤斯坦住處享用甜點,除了可省下不必要的高額消費外,主要也是能更無拘無束地久坐暢談。尤斯坦和我憶起二十三年前在德國不萊梅同班上課學習的點點滴滴,儘管老公無法參與話題,他對我們的陳年往事感到特別有趣。況且,如果沒有當年與尤斯坦的同窗情誼,今日的我不可能在挪威生活。

藍莓行結束約莫十多天後,老公和我突然收到尤斯坦的來信,內附一包咖啡,說是德國出版社寄給他的贈品,但他不知該如何使用,因而轉寄給我們品嚐,並希望事後為他說明。這種咖啡包在臺灣早已流行很久,對我並不陌生。但尤斯坦終究是一位年逾七十的祖父級人物,不解現代產品亦情有可原。因而我特地拍下一連串如何使用的照片,以電子郵件傳去給他,讓他在生日的今天學習一樣新事物,作為我獻給他的獨特賀禮!

  

相關照片:秋日採莓行 

                http://album.udn.com/hsuklemsdal/419168

相關文章造訪Utøya

     冥誕憶往(感謝電小二2013/03/08的錯愛)

     我們這一班

延伸閱讀:再相逢(感謝電小二2013/02/18的錯愛)

     魂魄不入夢兮

                 草莓情
( 休閒生活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烏拉瑰本尊在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10/25 16:49

Thanks. We will be able to travel more once my baby son in college.  But we have a dog.  I am hesitate to let others look after him.  So this is something I need to figure it out what to do. 

I have never seen this kind of berry before. I would love to read your multer article. It looks juicy to me. 

童言(hsuklemsdal) 於 2013-10-25 18:46 回覆:

養狗有意思,但要遠行就相當麻煩。我先生童年的朋友娶法國太太,與妻子住法國。之前家中養狗,無法常旅行。幾年前老狗逝去後,他們決定不再養寵物,才能隨心所欲地遊山玩水。

Multer在挪威常被製成果醬,或作為聖誕節的甜點,只有野生。奧斯陸超市有multer果醬,或冷凍成品,價格奇高無比,是相當珍貴的野莓呢!


烏拉瑰本尊在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10/24 12:14

童言的採莓篇精彩豐富。我相信美加的林子裡原來也應該有的。但外國移民多了,自然生態遭殃了。 例如, 我們住的這個地方,山泉冒出的地方形成了一個小水溝,活水裡長滿了西洋菜。被亞洲人發現後,就完了,採擷一空, 連根拔除,沒多久,就再也不長了。另外一處的河灘,退潮時,20多年前可以撿到肥美的小河蚌。現在亞洲人趕盡殺絕,也都沒有了。

到移民少些的地方,或可看到野生的莓子。我私人的物業裡, 一年四季有不同的野花草,莓子有raspberry, blackberry, hackle berry, thimble berry,coffee berry。我曾寫過一篇miner's lettuce, 非常好吃,也是在我的莊園裡發現。還有太多我不知道的野花草。各式芝類,菇類,長在活的紅木上, 算是為自己保留一塊淨土。

歐洲森林久聞大名。記得讀過在雅虎有個台灣女士住在德國,看她和夫婿每年到黑森林採香菇。他先生德國人,總說她採的太兇了。

我們這裡很多歐洲人來觀光,或買有vocation home,來回住。

童言的格子真豐富。歐洲是我嚮往的地方。明年小孩到歐洲遊學,我和長工也會跟進。


(udn)
童言(hsuklemsdal) 於 2013-10-24 17:05 回覆:

呵呵~,我很贊同您的觀點與推論:只要有過多外來移民的區域,其周遭的自然生態環境就跟著破壞殆盡。

一位住德國慕尼黑二十餘年的好友告知,當地一處公園有野生的韭菜,另有一種長得很像韭菜,卻有微毒的植物。每年採食中毒者,全是亞洲來的移民。大笑 

烏拉瑰在植物方面的知識真淵博,可另則擇別處與有緣人繼續分享,不然太遺憾了。挪威極地還有一種莓,挪威名叫multer,英文俗稱cloudberry,中文就以英文翻譯。

我日後著手寫挪威北方邊境之旅時,會提multer。

有機會到歐洲旅遊時,希望有機會碰面認識。愛你喲!


洪明傑〔洪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10/02 23:47

哇!你那邊的野莓種類真豐富

我那邊  採藍莓  覆盆子  都到觀光農場

童言(hsuklemsdal) 於 2013-10-03 16:32 回覆:

我沒想到你們的莓子必須到觀光果園採,以為像挪威一樣野外自行叢生,任人摘採的。果然我們挪威比加拿大有錢,哇哈哈哈!大笑 

另外還有一種叫multer的野莓,產在緯度甚高的北方,我們南部這兒沒有,通常只能在市場買到冷凍或果醬,價格非常高呢!


航迷老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淺淺山坡,綠色的山林
2013/09/27 11:43

挪威那個格文中的小鎮,淺淺山坡,綠色的山林,寧靜的水泊,生活在這裡安詳愜意,秋日的採莓,草莓我有印象,而藍莓我在挪威的超市中曾經看過,也嚐了一粒,非常的酸,我和平常喝的果汁完全的不一樣。

吃鮭魚,好像就是挪威人平常的主食,對於鮭魚在挪威每個家庭都有它獨特的技藝。

我想挪威的獨特並不在於美麗的風景,而是盛產的鮭魚。

而鮭魚也頗受我的青睞,看非常的喜愛生吃鮭魚。

童言(hsuklemsdal) 於 2013-09-29 19:59 回覆:

謝謝航迷老叟的觀感分享。

藍莓這種野生的莓子,本身都帶點酸味,因為不容易保存,通常採收後拿來作果醬,果汁或糕餅,加了糖的成份,就失去原本酸甜的口感了。

挪威的鮭魚人工大量養殖後,味道反不如野生的鮭魚,兩者之間有價差。除了鮭魚外,挪威最有名的是鱈魚和鱈魚乾,出口到世界各地。南歐國家很多名菜有Bacalao字眼,指的就是用鱈魚乾所作的料理,其鱈魚乾來源大都由挪威進口。

挪威人聖誕節大餐,通常都會有鮭魚和鱈魚兩種,是挪威飲食文化非常重要的兩項海產。


如斯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09/26 20:12

3樓最下方「所以」二字是漏刪的

早跟妳說過 我很脫線大笑害羞

童言(hsuklemsdal) 於 2013-09-27 00:57 回覆:
妳自己不説的話,我還不知那兩個字是漏掉刪除的。 尖叫

如斯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09/26 20:09

唉呀  我說的想像空間是「採紅莓的小姑娘跟年輕活潑的獵人在森林相遇,往後是否發展出純純的戀情呢?」

森林總給人純淨健康的感覺

童言想太多啦~~~啦~~~啦~~~大笑

所以

童言(hsuklemsdal) 於 2013-09-27 00:55 回覆:
真的是我多想,還是妳趕緊自圓其説?  奸笑

如斯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09/25 15:21

看到童言拍的照片

我忽然想起國中時有一首歌「有位姑娘來到山林尋找紅莓果,當她看到一位獵人年輕又活潑....」

給人無限想像空間...

童言(hsuklemsdal) 於 2013-09-25 20:10 回覆:

請問如斯妳的"給人無限想像空間"指的是啥?

我們可是純粹採野莓,未存心採野花或獵野漢喔!大笑


盹龜雞~ 美呆了的基督復活 滴血教堂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09/25 00:30
真羨慕妳們的森林 野味多, 連莓果都這麼多樣化.  我們小時候的田野間頂多有點小野草莓和疏疏幾粒蛇莓. 現在被水泥鋪滿了, 大概更沒影蹤了吧.
童言(hsuklemsdal) 於 2013-09-25 20:07 回覆:

這兒的生活單調,冬天昏暗寒冷不堪,大自然如果再吝於賦予野莓或野菌等隨季節變化供居民享樂的話,恐怕更多人排隊自殺囉!大笑 

臺灣多元的生活很豐富,遺憾的是大自然破壞殆盡,很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