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們這一班
2012/11/07 05:24:45瀏覽2237|回應5|推薦35

很久以前有一個廣告,已不清楚細節為何,但依稀記得畫面呈現出各地朋友相聚一堂的歡樂氣氛。有一回和媽媽一起看電視時,這個廣告剛好又出現了,她對我說:「每當我看到這個廣告時,我就會想到妳在德國歌德學院的那一班。」沒想到媽媽對我所敘述語言班上課期間的生活點滴,印象竟是如此深刻。

事隔多年,至今我完全想不起來我是如何拖著沉重的行李、單槍匹馬地來到歌德學院門口,然後準備報到。登記姓名並辦理住宿之後,被人引進辦公室,一位老師單獨和我面談;他大略問我的所學,確認一下語言程度後就分配班級。等全部手續完成,學校有專用小客車分批載學生到宿舍。我才剛進入要坐下,一位西方中年男子冷不防從車門另一邊撞進,一屁股就坐了下來;我來不及抽回手指,被他硬狠狠地坐了下去,疼痛萬分,不禁轉頭瞪他一眼。然而他一副無動於衷的模樣,連一聲道歉也沒有,我自然是在心裏對他咒罵不已。幸好車程不長,很快就抵達宿舍。領到房間鑰匙後,趕緊進房將行李整理定位,打算早點就寢,因為隔天一早就要上課了。

第二天我既興奮又緊張地走進教室,立刻瞥見昨天同車的那名男子,內心不禁冷了半截,竟然和他同班!找個離他最遠的空位坐下來後,方有心情繼續觀察其他同學。我目算一下人數,連我在內,總共才八位學生,還真是個超小型的班級;坐我旁邊的一位頭髮灰白,看起來有點年紀,文質彬彬一副學者模樣。「難道您是我們班的老師?」我好奇地脫口問他。「不是,」他笑著回答說:「我也是學生!」就在我訝異未已的同時,一名男子剛好走進教室,竟然是日前跟我面談的老師!

「各位好,我是史密特,從今天起要跟大家一起共度八個星期的時光。」他環顧了我們一會兒繼續說:「這個班級是本學院最高的語言班,所以學員不多。」老師大約介紹自己一番後,就請我們開始自我介紹:跟我同車的那名男子是個法國佬,而我身旁這位學者風範的男士來自挪威,另有一位來自芬蘭的金髮淑女,其次是一位皮膚黝黑的英國紳士,再來就是一位住在法國的日本留學生,一位義大利為母語的瑞士人,以及來自祕魯的妙齡女郎。八個學員,來自八個不同的國家;年紀最長的兩位來自北歐,除了法國佬之外,其他五位年齡都相當接近,英國紳士最長,我年紀最輕。我們像一個小型的聯合國家庭,父親是挪威人,母親是芬蘭人,五個小孩分別來自英國、瑞士、祕魯、日本和臺灣,外加一個不怎麼討喜的法國叔叔,齊聚一堂學習語言。

上課時間是每星期一到星期五,上午八點到下午一點。教材沒有固定的課本,由老師親自做講義,使用報章雜誌的文章,或是閱讀指定的書籍於課堂上探討。每天會有一些作業,讓我們課後自習,隔天課堂訂正討論,目的就是要訓練我們通過課程結束前的語言程度測驗。除了每堂課間十分鐘的休息外,十一點正有一個半小時的休息時間,學校方面利用此空檔將學生的信件送到各班級,然後由班老師分發給學生。在那個毫無網路科技的年代,傳統書信或電話是我們外地學子和家人朋友聯繫的唯一方式,因而我們通常最期待收信的這個時刻,然後去買杯咖啡或飲料,吃點東西閱讀書信或是互相談天。

隨著上課的天數漸增,我們同學之間也由剛開始的靦腆生疏,而逐漸交流建立起友誼。我和英國同學喬納坦最先熟識,因為我們常常不約而同搭同一班車上課,沿途討論課業或是閒談,進了教室之後,自然而然就坐在一起繼續談話,直到老師進來上課為止。剛開始我相當用功,後來交遊廣有點貪玩,以致沒有時間做功課,喬納坦成了我的救兵,上課前借他的作業抄襲打混。接著熟識的是芬蘭同學卡莉娜,我們上課那一年東西德統一,學校方面特別安排至柏林旅遊的校外教學,卡莉娜和我一起參加,目睹柏林圍牆的斷垣殘壁,並參觀當地的風景名勝。挪威同學尤斯坦和我僅是君子之交,對他瞭解有限;但有一回我遲到,正巧坐到他旁邊,驚訝地發現他上課時一面拿著小說自行閱讀,一面還可針對老師的提問對答如流,讓我佩服地五體投地!

日本同學君高嘛,與其說我跟他有交情,不如說是他積極主動來和我認識,因為他相當有錢,常常邀請班上及其他班級的同學到他寢室,由他作東請大家吃喝玩樂。有一回,他請別班的一位日本同學、西班牙同學和我三位女性吃日本料理,我們都以為是在不萊梅市內的餐廳;結果他擅自作主買了四張頭等車廂的來回車票,要我們下課後跟他搭一小時火車去漢堡的日本餐廳用餐。偏偏那天火車誤點很久,等我們搭車抵達時,餐廳剛好關門休息中;他不輕易妥協,隨手招了一輛計程車,載我們去一家高級的咖啡廳喝下午茶,等到那家日本餐廳傍晚再度營業時,我們一行人又搭計程車前去用餐,耗到晚上九點後才返回宿舍。有了這次的經驗之後,我就一律婉拒他的任何邀約。至於瑞士同學加布里爾和祕魯同學烏爾蘇拉,和他們接觸不多,可說是點頭之交。法國佬是個獨行俠,加上第一天的小插曲,我跟他完全沒私人交情,他和其他同學似乎也沒任何互動。

八個星期的語言課程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轉眼間,語言檢定考迫在眉睫。考試分筆試與口試兩部分,筆試又分解釋字義、閱讀和寫作等。我最大的弱點在解釋字義的部分,自認為無法通過,所以成績公布當天我待在宿舍,沒有心情去看結果。當晚有人敲我房門,是喬納坦和加布里爾,他們來恭喜我通過考試,而我們班只有半數過關,也就是他們倆、尤斯坦和我四人。隔天最後一天上課碰到卡莉娜,她擁抱並親吻我的臉頰,說我是我們班的女性之光。老師課堂上逐一檢討我們考試的成績,然後發語言檢定證書給通過的學員,氣氛自然是幾家歡樂幾家愁。當老師討論我的成績時,笑著對我說:「妳解釋字義的部分幾乎不及格。」我望著老師笑,因為我早就心知肚明。「不過妳的文筆相當好,」老師誇獎說:「所以作文的部分完全彌補了解釋字義的不足。」「我很高興妳通過考試,」全班第一名的尤斯坦悄聲對我說:「這樣妳才不虛此行,相信這張證書對妳日後一定有所幫助的。」當年我完全不在乎的這張語言證書,多年後應驗了尤斯坦的話是對的。

最後一堂課就如此接近尾聲,我們同學互留地址,拍照合影,也感謝老師八週以來的指導。依依不捨地和同學互道珍重後,我返回宿舍打包行李,該是準備回臺的時候了。回顧八星期的語言課程,猶如一場夢境;明日起大家分道揚鑣,各奔東西,我和同學們應該是不會再見了。然而命運之神的安排,豈是凡夫俗子的我所能預料的?

相關文章:伊莉莎白

     再相逢(感謝電小二2013/02/18的錯愛) 

              倫敦的婚禮(感謝電小二2013/03/20的錯愛) 

              慕尼黑發現 

              魂魄不入夢兮

( 心情隨筆校園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烏拉瑰本尊在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10/25 17:04

謝謝童言。 小兒如果順利成行,會待上10個月。其實他在學校學的是西班牙文。加州以前是墨西哥的領土,講西語的很多。我想他喜歡歐洲, 可能還是心儀那兒的文化和人民素質。亞洲的國家選項有泰國,台灣和日本。西語系統的有Argentina 和 Ecualdor, Chilie,Brazil。 其他國家有Turkey, Portugal。

希望他能成行。也歡迎你們來美國玩。 我相信你們會喜歡此地的。 我有一個大學同學也是嫁到Belgium,那個氣質風範就是不一樣。我一個朋友姓名尼采,父親從德國移民來美。他本人到台大讀中文系畢業,會六種語言,是位非常有趣的人。

童言(hsuklemsdal) 於 2013-10-25 19:08 回覆:

謝謝烏拉瑰!我和先生一定會去加州玩的,美國他從未到西岸,而我這臺灣長大的人,美國只去過關島,未曾踏上本土。歐洲倒是跑了三十多國,以臺灣非常美國主義的社會風氣而言,我很異類,自覺與歐洲特別有緣。得意 

哇,您那位姓尼采的朋友,應該是德國哲學家尼采之後囉!一般而言,歐洲人的世界觀與美國人完全不同;但世界平行化的結果,歐洲文化也受到美國重商主義的強烈衝擊,時下年輕人不重視自己的語言文化,崇拜美國的偶像,在語言上都受英美語影響,誤用而積非成是,令人遺憾,也無力阻止這強大的趨勢。法國人抵抗英文數十年,近幾年也放棄,會說英文的人越來越多,連德國人也是,大家都愛說英文。一切都美國化,我個人覺得既遺憾又可惜。

雖說您小兒學西班牙語,卻專選德國,也挺有意思的。希望我們有機會碰面,不論是在挪威,德國或美國加州。相逢就是有緣,尤其是在您"出事"之後的情況下。"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故事,抑或俗話說的"因禍得福",大概就是如此。

並非意指我是"福",而是覺得世間的緣份微妙極至,山窮水盡疑無路時,真的會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意外。因而我很喜歡套用挪威知名作家喬斯坦賈德(Jostein Gaarder,蘇菲的世界的作者)在其作品常寫的一句話:人生充滿冒險與驚奇,端看我們個人如何發現對待。

以Jostein Gaarder的哲學名句與您分享共勉。愛你喲!


烏拉瑰本尊在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10/24 07:46

行萬里路, 讀萬卷書,人能走出生活的一隅,看看天有多高, 海有多闊,心胸隨之開朗,同時也是種人生的歷練。童言見多識廣,相見恨晚。

正著手申請將小兒送到德國交換學生一年。其他選擇還有France, Spain,Hungary, Switzerland,Italy,Sweden, Norway,Belgium。少數南美和亞洲國家。兒子獨鍾意Germany。

昨日和朋友夫婦談話,先生德國人, 太太奧地利人, 態度優雅。西方文化重視人與人間的平等,我們希望兒子能順利成行。

童言(hsuklemsdal) 於 2013-10-24 16:48 回覆:

謝謝烏拉瑰的美言!愛你喲! 

相見不會恨晚,緣份要來得"巧",方能顯現其"妙"與"貴"。得知您小兒子獨鍾德國,讓我隱約直覺又是"德文"暗中牽的線,我們才能意外結緣。

我定居挪威的意外,就是當年誤打誤撞念了冷門沒有飯吃的德國語文學系,拿獎學金到德國念為期八週的語言班,結識我挪威同學這位無意的媒人,現在才會在挪威寫格子,哈!大笑 

明年到歐洲時,記得到挪威一趟,我可盡地主之誼。不然的話,看兒子選德國那一城市,我可到德國玩一趟。我德國到處有朋友,以前跑德國有如自家廚房。自從定居海角天涯的維京人番邦後,反而沒啥機會到德國找朋友。啜泣


追尋(萊比錫的彩光)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正在找德國哥德學院的資訊
2013/01/10 23:20

正在找德國哥德學院的資訊

 

就看到妳寫的“我們這一班”

 

真巧!好像有一條線在牽著我們

 

謝謝妳有趣的介紹

童言(hsuklemsdal) 於 2013-01-10 23:26 回覆:
妳要去念語言班嗎?

cherry
2012/11/28 16:41
幽默風趣,文筆不錯哦!(ff8893@limo.com)
童言(hsuklemsdal) 於 2012-12-09 19:32 回覆:
謝謝誇獎!害羞

jung
期待你的續集
2012/11/11 23:38
應該還有後續吧?期待你的續集喔
童言(hsuklemsdal) 於 2012-11-18 19:19 回覆:

Dear jung:

沒錯,繼"伊莉莎白"和"我們這一班"後,至少還會有四篇相關文章,也就是文中特別介紹的那幾名同學。只是目前著手"秘魯遊記",一時無暇同時進行兩個不同單元的續集,只好暫時把預定的其他四篇留著,等"秘魯遊記"完成後再進行。敬請見諒,於此空檔,煩請讀"秘魯遊記"劣作。謝謝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