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魂魄不入夢兮
2013/05/12 06:04:30瀏覽1538|回應8|推薦51

死別已吞聲,生別長惻惻。江南瘴癘地,逐客無消息。

故人入我夢,明我長相憶。君今在羅網,何以有羽翼?恐非平生魂,路遠不可測。

魂來楓林青,魂返關山黑;落月滿屋梁,猶疑照顏色。水深波浪闊,無使蛟龍得。

曾幾何時,杜甫「夢李白」的詩句,竟能令我如此心有戚戚焉?

回想一九九六年初,我仍在德國求學。當時臺灣首次舉行總統民選,對岸蠻橫的鄰居不斷對臺灣沿海發射飛彈示威,局勢緊張,國際矚目。我收拾行囊,毅然中斷未完成的學業,準備回臺和家人團聚。

師長同學對我這倉卒的決定相當錯愕,但我該如何對他們說明,成為失根蘭花的心酸?我在德國孑然一身,一旦所有與親人的聯絡管道被阻絕殆盡,生離遠苦於死別,終將成為我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痛。 

我寫短箋知會所有朋友,打道回府的消息,並告知日後聯絡地址。此外,一堆相關規定的手續,亦等著我於短時間內逐一完成。

一日,我收到芬蘭同學卡莉娜捎來的信,訝異我為何要匆促返國,並說會打電話給我。幾天後的晚上,卡莉娜果真打電話來了。當我對她說明原委後,她頗能感同深受,也支持我的決定。只是我們倆常提及,找一年的夏天,我隨她搭火車到港口,然後上輪船到芬蘭,一起造訪她故鄉的旅行計畫,暫時遙遙無期了。

「妳很久沒來找我了,」卡莉娜對我說:「我去年十二月廚房剛翻新完畢。」

「真的?」我驚訝地反問。

「是呀!」 卡莉娜對我說:「我相信妳很快就會再到德國來。」

「希望如此,」我心情有點沮喪地回答。

「一定會的啦!」卡莉娜信心滿滿地安慰我說:「到時妳可用新的廚房,煮東西給我吃!」

我笑了,腦海幻想著那個情景。未料,卡莉娜的電話有插撥,是她在芬蘭的小兒子打來的。我們因此匆忙結束談話,互道珍重再見,相信後會仍有期。

回臺之前,我專程去拜訪伊莉莎白。卡莉娜住的地方遠了點,儘管我與她已好長一段時日沒再見面,但我為了省車錢,沒特意繞去找她。我這兩年半載未抵國門一步的遊子,就這樣快馬加鞭地,於一九九六年三月初重新投入祖國的懷抱。

當時臺灣掀起一股移民潮,大批資金不斷外流,民眾大排長龍地於美國在台協會前等候簽證,亦或爭先恐後地在臺灣銀行急著兌換美金。我拿著從德國帶回的馬克現金,在臺灣銀行要換成臺幣時,曾在那兒遭到一位先生的白眼。總統大選後,臺灣全國上下如釋重負,逐漸恢復平日的生活步調。而我也在返國兩個月之內,順利謀得一職,五月起再度步入商場生涯。

應該是在五月下旬一個下班的晚上,我收到英國同學喬納坦的來信。「正想寫信通知他和卡莉娜,」我一邊拆信,一邊微笑地想著:「找到工作的消息哩!」當我讀完寥寥數語的信後,眼淚不禁奪眶而出。「怎麽了?」媽媽在旁,見狀問我。「我的芬蘭同學卡莉娜過世了!」我無法再言語,僅安靜地任憑淚水直流。

喬納坦在信中簡短表示,目前他千頭萬緒的,請我代為寫信知會挪威同學尤斯坦,卡莉娜過世的消息,他之後會再寫信跟我詳細述說。接下來的日子,我也忘了是怎麼過的。總之,我依喬納坦的請求,去函通知尤斯坦。「我受到很大的打擊,」依稀記得尤斯坦如此回信給我:「這種事也可能發生在我身上的!」他忽然感念我們彼此間的國際情誼珍貴萬分,自此與我展開更深入的忘年之交。

過了一陣子,喬納坦依約寫信給我,告訴我卡莉娜辭世的經過。卡莉娜的大兒子,年齡與喬納坦相仿,在英國倫敦停留期間,與喬納坦相見甚歡,成為好朋友。卡莉娜過世的消息,是她大兒子打電話通知喬納坦的。根據喬納坦的轉述,卡莉娜於四月時就發現自己生病了,期間還遠赴義大利羅馬尋醫,終告不治。雖然我對卡莉娜專程到義大利治病的事疑問重重,然而人死不能復生,她的撒手人寰乃不爭的事實,我有必要再去追問前因後果嗎?

我內心最大的遺憾,莫過於與卡莉娜已經天人永絕。二月份在德國的對話,竟是與她最後的一次!為何我捨不得多花車錢,繞道去見她一面呢?內疚自責,完全無濟於事。古人早有明訓:千金難買早知道。誰叫我年輕不懂事,不知人生無常,為了省下微不足道的小錢,卻造成自己終生的追悔呢? 

上班族繁忙的生活,令我無暇再黯然神傷;心中偶爾泛起未能好好把握當下的絲絲悔意歉疚,促使我自此對身外之物,有了不同於昔的價值觀。

一日下班回家,我收到寄自德國的一封信,但信封上的寄件人,我不認識。「想必您感到相當納悶,為何收到一位陌生人的來信。」我拿出內容滿滿兩張的信紙,其娟秀的字跡如此開頭對我寫道:「我是卡莉娜的祕書…」我出了神地讀完她娓娓道來的長信,紛紛解開我心中一連串的謎團。

四月復活節的時候,卡莉娜以駐德國芬蘭教會牧師的身份,帶領教友至義大利羅馬作朝聖之旅。途中,卡莉娜突然生病,體力不支到必須以醫療專用的飛機,緊急送回德國漢諾威的醫院接受治療。檢查結果,竟已是胰臟癌末期,羣醫束手無策。卡莉娜在芬蘭的三名子女,皆被通知連忙趕往德國。藉由藥劑,讓卡莉娜多少得以減輕身體所受的疼痛,最後於五月十二日星期日母親節當天,在子女的陪同之下,蒙主感召。眾人與卡莉娜的子女,在漢諾威為卡莉娜辦了一場簡單隆重的喪禮。火葬完畢後,子女三人將卡莉娜的骨灰帶回芬蘭,安葬於她生前的故鄉拉赫蒂(Lahti)。

事後,祕書整理卡莉娜的遺物時,在她書桌的抽屜,發現我回臺灣前寫給卡莉娜的信,因此專程來函通知我。詳細閱讀完後,我當下提筆疾書,對她告知卡莉娜過世的整個來龍去脈,表達肺腑的感謝。此外,我特地影印信件,分別寄給喬納坦和尤斯坦,讓他們得知詳情。

回臺工作不到一年,我果然如卡莉娜生前所預言,到德國出差參展去了。景物依舊,唯獨卡莉娜已不在人間,我內心歔欷不已。

十七個年頭有如隔世,稍縱即逝。對卡莉娜的思念,未曾銳減。悠悠生死十七年,魂魄不曾來入夢。卡莉娜的猝世,給我當頭棒喝,令我往後努力把握當下,盡量不拖延未了的心願。但以好朋友的生命作為代價,對我而言有如內傷,難以痊癒。然而,誠如當年卡莉娜的祕書信中所言:收起我們的悲傷,常常憶及卡莉娜生前的好,將卡莉娜永存於我們的心坎裏,就是對卡莉娜最好的懷念。

延伸閱讀:思念季

相關文章:芬蘭覓故友 

                    慕尼黑發現 

     倫敦的婚禮(感謝電小二2013/03/20的錯愛)

     再相逢(感謝電小二2013/02/18的錯愛) 

     我們這一班 

     伊莉莎白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Molly Lee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人生旅程
2013/05/21 08:12

最難在經歷生離死別,且每一次都是新傷。

童言(hsuklemsdal) 於 2013-05-24 16:14 回覆:
沒錯!知我者,whiteflower也!閃

behapp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緣份
2013/05/19 09:30
許多事已是天註定.
童言(hsuklemsdal) 於 2013-05-24 16:12 回覆:

再次謝謝behappy的來訪與支持!微笑

我也是這樣認為,因而相當惜福惜緣。


多硯坊 (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幾回魂夢與君同
2013/05/13 11:10

去夜星辰雲雨夢

天涯無處再相逢

依依不捨的情誼中

永不重逢的痛

童言(hsuklemsdal) 於 2013-05-13 18:07 回覆:

感謝多硯坊再次的來訪與留言。

我以此文,在好友十七週年的忌日發表,作為對她的思念。


盹龜雞~ 彼得大帝的定心丸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悲愴
2013/05/12 21:55

從文首 杜甫的 "夢李白" 文中 讀到那份難忍的痛 .

人世的間的無常 是凡人的我們沒法掌握的 她得到的病 , 自己也沒想像到吧 , 雖然沒見面 還好是有電話深談的. 相互交心一場 , 很珍貴的. 思念 就是串連兩顆心靈的那根天線了 .

童言(hsuklemsdal) 於 2013-05-13 18:04 回覆:

"思念就是串連兩顆心靈的那根天線",盹龜雞您這句話既美又富哲理,我真喜歡!

卡莉娜確實完全不知自己有病,她的三名子女也受到莫大的震撼。我於她過世八年後,前往安葬處掃墓,見其子女論及往事時,他們的淚水依然情不自禁地奪眶而出。


如斯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把悲傷的思念化作樍極的生活
2013/05/12 14:45

我兒子小時候讀過一篇故事給我聽,任何人或動物死後,都變成天使,人間太多的眼淚打濕了天使的翅膀,天使就飛不動了,就飛不到上帝的國度了

我想這個故事的意義就在於勸慰生者「節哀順變」,悲傷的思念其實毫無意義,不如化作積極的生活態度

世間太多生離死別豪無預期的襲來,我們只能好好珍惜每一次跟好友或親人的相聚

另,我發現童言可能很有「長輩緣」,要不怎麼結交不少LKK?...恩...該說是「忘年之交」啦!大笑

童言(hsuklemsdal) 於 2013-05-12 18:00 回覆:

謝謝如斯的來訪,並分享兒子小時讀的故事。這確實是鼓勵我們要化悲憤為力量,所以我趁現在有空閒時,一一將我和卡莉娜之間的往事以文字寫出,好實現我長年累月的心願與念頭,進而紀念我這位英年早逝的好朋友。

被你説中了,自年輕時就特別有「老人緣」,幾位好友年紀甚至比我父母虛長幾歲,當他們要我直呼其名時,年輕老成的我,從小在兩大傳統家庭長大,剛開始很不習慣,總覺得要尊稱伯伯阿姨之類的。但是,人必須入境隨俗,現在直呼其名,與跟我同年或幼齒的朋友無啥差別。 大笑 

就因無「少年緣」,才會老大不小了,方論及婚嫁哩!誰理你


洪明傑〔洪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友誼
2013/05/12 12:20

一份感人的友情  崇拜

秘書的詳細告知 

也讓人見識到處裡事務的那份體貼與細膩 愛你喲!

童言(hsuklemsdal) 於 2013-05-12 17:42 回覆:

當年八週的語言課程,我從未料到能與其中三位同學有如此深厚的情誼。一位在她人生的最後六年,讓我有幸加入;一位我特別趕去參加他人生的大喜之日,如今兒子皆長大成人;另一位則無意間當了我的月下老人,已開始含飴弄孫。

確實很感謝這位祕書的細心與體貼,我在卡莉娜家見過她一次。多年以後,我從她那兒打聽到卡莉娜子女的連絡方式,前往芬蘭掃墓。

故事仍有好幾個續篇,我等特定日期,才會再逐一寫出,作為對我這位好友的追念。

洪杰兄有興趣的話,煩請再來捧場。得意


見素 - 西江月-辣台妹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感佩!
2013/05/12 11:18

九六年導彈危機當時,台灣人心惶惶,有辦法有條件的人紛紛離台避風頭,竟然還有如童言者匆匆往回趕,企圖共赴國難。讀到這段時,心頭突然一陣酸,想罵你傻,又不忍澆冷了你的熱血。相對於台灣社會這些年來的民粹及投機當道,小市民童言在關鍵時刻的小小行動,更屬難能可貴,令人感佩!

給童言按個讚

童言(hsuklemsdal) 於 2013-05-12 17:26 回覆:

謝謝見素的推文與讚美。

我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傻,能和親人好友常相聚,就是一種幸福,我無法在海外過著與親朋好友生離的流亡生活,更不想當難民或受政治庇護。

幸福的定義,只有當事者能決定。而我們每個人的人生,只不過是一個不斷選擇的過程罷了。微笑


blue phoenix韓粉與韓黑的故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母親節快樂
2013/05/12 10:37

在我美國乾媽去世之前

我也是因為忙碌藉口沒有去看她

不久她意外走了

我自責不已

可以了解妳心情


blue phoenix

童言(hsuklemsdal) 於 2013-05-12 17:18 回覆:

沒想到與藍鳳凰「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謝謝你的來訪與安慰,祝你母親節快樂,五月度假愉快!愛你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