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慕尼黑發現
2013/03/23 09:00:46瀏覽1321|回應6|推薦59

我年輕時於德國生活的四年裏,多少會發生一些無巧不成書的插曲。每每和德國朋友閒談提及時,他們都不約而同地脫口說出:「So klein ist die Welt!」(世界真是小呀!

一九九二年的五月,我在英國倫敦參加完歌德學院同學喬納坦的婚禮後,即吃了秤陀鐵了心:與日本同學君高斷絕來往。喬納坦婚禮過後隔天,芬蘭同學卡莉娜、君高和我三人依約相遊倫敦塔、大笨鐘、西敏寺,也沿泰晤士河畔散步,走累了就找河岸的咖啡廳,點杯咖啡或吃些東西,極為愜意。和煦的春陽很難得在倫敦展露笑臉,卡莉娜和我有說有笑,君高則是皮笑肉不笑的,掃人興致。我將他當成隨侍在側的攝影師,看到中意的風景就直接把相機塞到他手上,緊緊擁著卡莉娜站好擺姿勢,擠出最美麗燦爛的笑容,等他按下快門留影。

中午過後,君高趕搭飛機返回法國巴黎,先行告別離開。卡莉娜回德國漢諾威的巴士是傍晚出發,我在倫敦多停留一天,因此很慶幸我們仍有幾個小時相處的時間。「君高不餓嗎?」我不解地問卡莉娜:「為何一整天下來除了咖啡外,什麼都不吃?」「他呀,」卡莉娜搖頭說:「怕路邊東西不乾淨啦!」「什麼?」我大吃一驚。「喬納坦和我去巴黎找他時,就領教過了。」卡莉娜嘆氣繼續說道:「我們想在巴黎的塞納河岸悠閒地品嚐咖啡,他卻堅持己見要去高級的餐館用下午茶。」「我明白,」我插嘴說:「就和我與兩名女同學被迫非跟他去漢堡吃日本料理一樣。」「嗯,」卡莉娜再度嘆息接話說:「所以,喬納坦和我就跟他鬧僵,各走各的了。」回到德國後,我重新檢視自己對君高的態度,不如其他同學來得真誠貼心,而我一向不欣賞他以金錢來換取友誼的觀念。君高和我就如同兩條火車軌道,交會於彼此人生旅途的某一階段,自倫敦行分道揚鑣後,從此不再有交集。

同年夏天七月,我因緣際會和兩位在慕尼黑求學的大學同學再度聯絡上,特地挑了一個週末,由法蘭克福專程搭火車南下去找他們。我和他們畢業後就未曾謀面,兩女一男三位老同學在慕尼黑重逢的那個星期五夜晚,話匣子一打開敘舊,就很難關上地暢談了兩天兩夜之久。男同學訴說剛到慕尼黑之時,面臨尋找棲身之處的困境;女同學晚半年才到,住宿上有男同學的協助,問題不大,她要克服的難關,卻是大學的語言考試。「為了增加信心,」女同學告訴我說:「我就花錢報名參加歌德學院暑期的語言班,順利通過入學考,去年秋天開始修課。」他們知道我一畢業就到德國三個月,在不萊梅的歌德學院念書,之後回國找工作云云。

「我五月去倫敦參加歌德學院英國同學喬納坦的婚禮,」我興奮地將整個旅途的冒險詳細告知,當然也提到出席的芬蘭同學卡莉娜和日本同學君高,並說明不再與君高聯絡的原委。「由不萊梅搭機到法蘭克福轉機回臺,」我繼續說:「這位有錢的日本同學湊巧得知我們搭同一班機時,直嚷著要花錢將我的機票換成頭等艙。」「妳沒答應呀?」男同學追問。「才不!」我吐舌頭、扮鬼臉回他說:「那半小時多的航程跟他坐在一塊,度『秒』如年喔!」話一說完,我們倆不禁哈哈大笑起來,只見女同學若有所思地說著:「我好像也認識這麼一號人物。」她這話突然敲起我塵封的記憶:君高曾寫信告訴我,他在一九九一年的夏天,到慕尼黑再上一期歌德學院的語言班,通過考試一事;而我同學去年夏天報名參加歌德學院的語言班,時間剛好吻合。「莫非妳這位有錢的日本同學叫君高?」她突然打斷我的思緒問著。「是的!」「而且住法國巴黎?」「對呀~!」三人先是面面相覷,緊接著就是一陣爆笑,然後有氣無力地跌坐在床上,久久不能自已。等我們回神過來,女同學開始述說事情的來龍去脈。

上課的第一天,君高誤以為她是日本人,主動和她攀談。一日,倆人談到芭蕾舞、歌劇音樂方面的話題。「或許我們改天可以去看場表演,」君高建議著。「可以呀!」她不以為意地答腔。過了幾天,君高上課時,拿了一份音樂戲劇的節目表給她說:「這票送妳,我們一起去欣賞表演。」她受寵若驚,卻又推辭不掉,只好勉為其難地接受。等下課回到家,打開節目表一瞧,她更是大吃一驚:君高所贈的門票,並非只有一場,而是一系列的經典表演;除此之外,所挑選的座位皆在最好之區,價格之高,可想而知。她不願平白無故接受此厚禮,決定隔天上課時,忍痛將所有的門票費拿給他。「不不不!」君高立即推辭說:「我絕不可能收這些錢的。」她已騎虎難下,只好常常在下課後,晚上跟他一同去觀賞演出。課程結束時,君高將巴黎的地址給她說:「歡迎來巴黎找我!」

一九九一年十二月的聖誕節假期,她和在馬堡(Marburg)求學的一名大學同學與學妹,三人正考慮要去那兒度假。大多數的臺灣留學生,對法國的巴黎總有一股莫名的憧憬。「我有一位日本同學住巴黎,」她提議說:「我們去找他好了!」以君高海派的個性,對三名臺灣女子的登門拜訪,自然是歡迎之至。三人到達君高家,她乍見其獨照被裱框珍藏於君高的住處時,臉色頓時發青;之後又陸續發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氣得她破口大罵,然後三人就離開了。「原來妳就是君高在聖誕節時、吵架分手的女朋友呀!」我憶起他所寫的信,解開了我「他竟然有女朋友?」之謎!

巴黎事件之後,她跟君高當然是老死不相往來了。「我才不像斯圖加特的中國留學生,」她憤憤地告訴我說:「隨時可挪出空房給君高住,暫時到別處窩一下,反正君高大手筆請他們吃香喝辣的,何樂而不為?」她這一席話,讓我突然明白他在漢諾威卡莉娜家時,那晚為何臨時改火車票到斯圖加特,還說很想念在那兒的朋友,原來如此!

原本一趟單純的週末訪友行,未料卻挖掘出君高不為人知的祕密;更玄的是,他所認識的這三位臺灣女子,竟然全是我的大學同學與學妹,世界果真是小小小呀!

我個人深知,君高不過是個渴望親情、愛情與友情的人罷了。然而,就算有錢能使鬼推磨,有些東西依然是無法以金錢取得的。卡莉娜、喬納坦與君高在巴黎的不歡而散,女同學和我與之斷交,在在顯示金錢並非萬能。我相信君高在其人生旅途上,一定遭遇過層出不窮的類似事件,只可惜我執的個性使然,讓他無法從中理解問題之所在。撇開財富的層面,與君高相比,無論是在思想上,或是人生的步履中,我都是蒙受蒼天眷顧之人。因此,我不再羨慕出身顯赫世家,反而是懷著一種謝天的心情,坦然接受未知的一切,努力以赴,好好過完每日的生活,直到我生命大限的那一天為止。

相關文章: 魂魄不入夢兮

              再相逢(感謝電小二2013/02/18的錯愛)

     倫敦的婚禮(感謝電小二2013/03/20的錯愛) 

     我們這一班

( 心情隨筆校園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sami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有時世界確實很小
2013/04/24 21:09
1971至1973年我在非洲象牙海岸農業部歐洲共同基金會的單位服務,其間有位從法國歸國的青年被派到我的單位,大家相處和睦我要回台還為我餞行,1977我在美國科羅拉多(CSU)讀研究所時,有一天在街上被一個黑人從後面拍肩膀嚇了一跳,他說看過我幾次「不敢相信世界那麼小」,美國那麼多學校我們竟然會選同一個學校同一個學系(他比我早一年到),堅持帶我回家見他太太並請我吃飯,所以世界有時確是很小的。
童言(hsuklemsdal) 於 2013-04-24 21:36 回覆:
是呀!世界有時真的就是如此小,所以言行舉止皆不可不慎呢!

看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可憐的人
2013/04/05 00:54

可能從小生長的環境,讓他誤以為請客、禮物就可以換來友誼吧

或者他的家庭送禮就是那樣的大手筆,新聞裡不也常出現這樣的大禮嗎

有些父母只注意小孩把書唸好,待人接物卻忽略了


童言(hsuklemsdal) 於 2013-04-07 18:59 回覆:

看雲大姐所言甚是!

我這位渴望溫情的老同學,真的是認為可用金錢買友誼。偏偏我不吃這一套,只好選擇與他不再往來,因為我無法做一個只有吃喝玩樂的酒肉朋友。

儘管他非常有錢,我無法勉強自己再繼續表面敷衍下去。 


多硯坊 (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價值觀
2013/03/25 10:51

可憐的君高

窮得只剩下金錢

小小的世界

心靈財富才是用不完的

童言(hsuklemsdal) 於 2013-03-26 01:04 回覆:
心靈財富確實比金錢有用的多,只是大家都不以為然罷了。

如斯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寂寞的有錢人
2013/03/24 16:35

看來君高除了不缺錢

尚缺少許多人生必備的東西哩

 

童言(hsuklemsdal) 於 2013-03-24 17:00 回覆:
如斯妳說的很保守,我覺得他人生必備的東西缺少甚多哩!大笑

洪明傑〔洪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慕尼黑發現
2013/03/24 06:35

呵呵  怎麼這樣巧  君高又碰上你的同學  懷疑  得意

他雖擁有優渥的環境 

但缺乏社交的技能  這可能是他一輩子的痛處

造物者好像從沒想過 

將所有的完美好處放在一個人的身上  大笑

 

童言(hsuklemsdal) 於 2013-03-24 06:57 回覆:

不用懷疑,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巧到我自己都難以置信呢!得意 

君高就是太自我為中心,未能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才會如此缺乏社交能力。他也見過我那位男同學,因為男同學被我女同學叫出來,在君高面前演了一齣男女朋友的戲碼,於慕尼黑的英國公園假扮情侶,君高還幫他們拍照留念。在慕尼黑時,他們給我看當時所拍的"情侶照",我肚子都快笑破了。大笑

人不可能完美無缺,否則很快地就會被上天收去了。尖叫


幸福的白開水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Re:
2013/03/23 23:14

從某個角度看來,君高也是個可憐人物。

只能說世上沒有所謂的完美,

總是缺了一角。

錢無法買到幸福。

能珍惜自己所有的人,才能獲利幸福吧。

童言(hsuklemsdal) 於 2013-03-23 23:38 回覆:

沒錯!我一直深覺他是位可憐人,儘管知道他需要友誼,我卻無法違背自己的真心,繼續表面工夫,這是我難以做到的部分。

所以,我才會認為,自己除了錢財方面無法與之抗衡外,其他各方面都比他幸福加倍。因此,必須常懷感恩之心,得知自身之缺失,檢討改進之。

我個人以為,能明察自己弊病而努力改進者,皆是有福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