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貝多芬第五號交響曲「命運」的故事
2020/04/22 12:24:36瀏覽4303|回應5|推薦75

第五號交響曲的封面

貝多芬第五號交響曲,作品67,一般常稱為「命運交響曲」,是因為他好友兼秘書的辛德勒,有次問貝多芬:「那開頭的四個音是什麼意思?」貝多芬回答:「那是命運敲門的聲音」,從此就常被稱為「命運交響曲」了,這曲子雖在英雄交響曲完成後的1804年就開始寫了,但到1808年才在維也納的河畔劇院Theater an der Wien首演,之前他的「英雄交響曲」,歌劇「費黛里歐」皆在此首演,劇院發起者正是魔笛劇本寫作者席卡耐德(Emanuel Schikaneder),而魔笛也是貝多芬最愛的莫札特歌劇。

但這首演是跟第六號田園(那時田園是第五號,命運是第六號),合唱幻想曲,以及C大調彌撒曲的選粹一起演的,可能是太多的曲目讓聽眾疲憊,總計要演奏四個小時,首演並不成功,但很快就改變情勢,在十九世紀的中期開始,已成為最著名的交響曲之一了,我印象最深的,是伯恩斯坦稱第一樂章的最後正確的「如同下雨」,而艾爾加認為與第一樂章的簡練比起來,自己只是一個「補鍋匠」,這首交響曲形式特別,雖保有傳統的四樂章,但三四樂章是連在一起的,在過去相當罕見,第四樂章也運用了當時極少在交響曲運用的樂器如短笛,造成極大的喧囂,以下是巴倫波英2012年指揮West--Eastern Divan Orchestra的名演,譜例用了抄寫員的手稿。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v2WJMVPQi8&feature=youtu.be

第一樂章 有活力的快板 對這有名的樂章,我想聽者都各有各的解釋,剛開頭的三短一長節奏,有種「急促到來,又停留在此」的感覺,也是所謂「命運動機」,就像命運敲門,說可怕一點,就是半夜鬼來敲門,或在平靜的生活中,接到一通讓人走向陰霾的電話,讓我聯想到年輕氣盛,前景無限的貝多芬,突然耳聾的噩耗來臨。

就音樂上來說,剛開始弱起的三個音,接到降E音時,會讓人誤以為這是個降E大調的宣示(英雄交響曲就是這個調性),但在一個短短休止符後,卻好像墜入地獄般,到了降E音的導音D(0:09),貝多芬還特別拉長音,製造懸疑的效果,在那短暫的休止符中,你可以去想像任何聲音,是鬼怪的嚎叫也罷,是心理的吶喊也好,除了弦樂外,貝多芬僅用了豎笛,這是管樂器中音色比較詭異的樂器,配合中低音域的弦樂強奏,這是相當頑強且兇悍的厄運,而二四拍子也有一種短促的效果。

隨後就用這四個音開始了第一主題(0:12),剛開始就確立了這其實是一個c小調,剛剛那像是導音的D,反而墜落下來,到了主音c,這其實是更加的墜落,雖然高音的弦樂好像有了開展。

經過兩次的開展,把剛開始幾個音詮釋得更完整,就像命運的使者說明他的來由,你碰上了什麼樣的倒楣事等等,三短一長的節奏高密度的出現,造成壓迫感,直到粗野的減和弦(0:48)把你嚇倒為止...降E大調的屬音降B終於出現(0:52),終於一切有了和緩,像是否極泰來。

第二主題就以降E大調開始(0:55),這正是c小調的關係大調,一出現即有撫慰感,然後像是不畏一切的把呈示部推向大調光明的結束(1:36),即使再反覆一次,應該也是克服後的回顧,但為何又充滿著緊張感?

因為,開頭那三短一長的緊迫節奏,也就是命運動機,一直仍伴隨著第二主題(0:57),並沒離開,甚至常在低音緊迫盯人,最後也由此節奏結束,也就是說,一切只是假象而已,人脫離的了命運的掌握嗎?

果然,在呈示部反覆後,由這節奏再次的宣告,開始了發展部,c小調主音c拉了懸疑長音(3:13),宣示~這還是c小調,你的努力白費了,但貝多芬沒有投降,既然你給我c小調,我乾脆就努力攻向最光明的C大調,戰鬥是慘烈的,一度攻向G大調,還向著管樂,用回音擴散(3:53),好不容易到達C大調(4:02),卻已氣喘吁吁,到最後仍不得不回到c小調,雙簧管吹出悲歌似的音調(5:02,還特別標示為慢板),再現部開始了,很特別的是,聽到了雙簧管的嗚咽聲(5:21),強烈的回返主調c小調,但第一主題結尾的低音卻是從c掉了一個半音到b(5:38),從而與呈示部不同,我們貝多芬就以此音為導音,輕鬆地轉到他一直夢寐以求的調性~C大調了(5:41)。

再現部的第二主題

但第二主題還在掙扎,貝多芬終以一個強音(6:08),拒絕所有掙扎,強力的拉到C大調結束,眼看從黑暗到光明的任務在此樂章就可達成了,但旋即,C大調第三音放肆地升半音到F(6:28),竟然一下子變成了f小調,像是大意失荊州,風雲變色,注意c音是此調的第五級音,定音鼓還在努力的奏著此音形成的,如夢魘般的三短一長節奏,隨後f升半音到升f(6:38),更急迫的出現了減七和弦,貝多芬也做了衝向C大調的最後努力,但是失敗,最後就以c小調悲壯的結束,那些休止符也對應著樂章該開頭的休止符。根據手稿,這個結尾相當花貝多芬心力,改了多次才定稿,所以看似很自然的東西,其實是很努力才能達到的成果啦。

第二樂章稍快的行板,剛開始就展示出第一主題(8:31),而且節奏與第一樂章的第一主題的雄健是如此不同,是個充滿附點音符的柔情旋律,用了降A大調,與悲愴奏鳴曲第一二樂章的布局相似,第一主題結束在第三級音(8:50)~正是C音,這其實就是貝多芬用此調性的原因之一吧。

很快的,貝多芬藉由轉到下屬調降G(9:38),異名同音來個乾坤大挪移變成升F,轉到G大調,再到屬調C,短短時間完成了第二主題的C大調布局(9:51),這主題與第一主題有類似的琶音上升,聽來有凱旋意味,但節奏也用了三短一長,命運其實並未走遠。

然後又倒轉過程,轉回降A大調,第一主題開始變奏(10:39),音形變得更細膩深情,還加了弦樂撥奏,然後第二主題又出現(11:30),也做了點變化,這是一種變化的奏鳴曲式,在貝多芬的慢板樂章常用,尤其第九號。然後第一主題又第三次出現(12:36),更激動了,直到出現降E大調的救贖(13:27),然後第二主題的C大調也不甘落後的與之爭鋒(14:32)...

最後尾聲由琶音上升而來(14:38),已搞不清是來自第一還是第二主題,然後越走越遠,甚至到降a小調(15:17),好像在流浪,然後一支長笛將他吹了回來(15:39),告訴他C要還原,作為降A大調的第三音,第一主題進行最後的深情,一度似乎轉到了同系調f小調(15:58),但小調在這第二樂章(要平衡第一樂章的悲壯),可算是一種禁忌,最後還是以降A大調結束,而且還強調了好幾次。。


第三樂章
是快板,相當特殊,曲式與他常用的詼諧曲不太一樣,剛開始就是個聽來有點像是惡魔鑽出來的的低弦分解和弦(19:16),像是g小調,與上樂章的降A大調落差很大,更增其詭異(還用低音大提琴強調了屬音d),有學者說與莫札特第四十號交響曲最後樂章主題相似(我也覺得)。然後是c小調,三短一長的節奏由法國號大喇喇地奏出(19:39),讓人聯想到命運又來敲門了。

但這裡是三拍子,沒有休止符了,更像是索命~但在弦樂又宣布第二次之後(20:21),透過翻滾掙扎,轉到了C大調,這感覺並不是很光榮的作法。

中段由低弦提示出有點詼諧感的C大調賦格主題開始(21:11),好像在說:別那麼在意吧!大象開始跳舞(白遼士語),這首交響曲終於出現第一個讓人真正看到光明的樂段,其他樂器模仿加入,到了屬調G大調的答題(21:23),強力的上升音階似乎呼應著第一樂章發展部中那壯志未酬的段落(21:24),但還要經過一次掙扎,才能立於C大調,但不是成功了嗎,又要再掙扎一次是什麼意思呢(22:33)?這樣會力竭的吧?

果然真的力竭了,又回到樂章的開頭(22:47),鬼魅般的音階又鑽了出來,看似白費了,可是那種法國號的強力宣告已不再,變成了小惡魔(23:10),很快又被克服,C大調又出現(23:55),但有點膽怯,現在就只缺一個正式的登基儀式了。在定音鼓連續堅持打出C音中(24:02),那些高音曲折的故佈疑陣就只是煙幕彈了,當然是一切向著最光明的C大調前進,最後藉由屬七和弦(24:35,但定音鼓的C音並未放手),以漸強直接接到第四樂章

第四樂章開始

第一主題剛開始就輝煌的出現(24:41,當年在法國演出時,有人大呼:這就是皇帝!)前面的琶音上升,讓人想到第二樂章的兩個主題,但在此當然變成了凱旋,一支短笛,倍低音管與三支長號的加入讓高音與低音更豐富, 過門的旋律,走著走著突然轉到了屬調G大調(25:27),炫美的屬七和弦有如浩瀚星際,第二主題又由三短一長的上升音階開始(25:42),這是所謂命運動機的昇華,本來的命運動機是三短一長,但往下的…

小結尾的旋律雖同樣也是G大調(26:10),但很有特色,幾乎可稱之為第三主題,但後來似乎出現抵抗,降A音就是死不下去主音G(26:29),這時若呈示部反覆,就可解救這狀況,許多指揮也認為照樂譜應該是要反覆的,但這版本卻是沒有,直接進入發展部,由第二主題的變化開始,加了升c進來(27:01),C大調沒法再維持了,好像要轉到d小調,好像飄來了一絲烏雲,但很快被半音的變化打斷,要在這凱旋般的樂章中加進小調?可沒那麼容易。

但再如何輝煌,也沒法到達C大調,看來展開部是要由G大調結束了嗎?但詭異的詼諧曲宣告音型(28:20),竟又回來了,這是很絕妙的創意。c小調一直想克服G大調鑽出來(28:29),但就是沒法完全成氣候,反而被C大調把G音當成第五級音,漸強的屬七和弦又開始 (28:50),反而更加強烈的接到C大調的第一主題(28:51),凱旋再起,再現部也開始了,過門時又將b音降半音,就此轉為下屬調F大調(29:39),第二主題也順理成章轉為其屬調C大調(30:03)。

看手稿可知短笛是放在第五行,現在多放在第一行

尾聲有短笛好像軍樂進行曲的聲音(31:41),迎接第一主題的壯大凱旋(32:39),第一樂章的第一主題的琶音下降音型自然也要被昇華(32:44),最後幾頁貝多芬除了極少數音符外,幾乎只用了C大調的主三和弦,這種強大光明的音響,終於擊敗了交響曲剛開頭的不幸,最後當然以此和弦結束,這也應該是貝多芬唯一一次,把結尾最後一個和絃加上延長記號,並且用定音鼓滾奏,極其隆重~這當然是為了表現最輝煌的勝利,也影響了後來如布魯克納,布拉姆斯,馬勒…等一整代作曲家,布拉姆斯的「第一號交響曲」與布魯克納的「第八號交響曲」算是其直接的後裔,二次世界大戰時的摩斯電碼也以開頭的命運動機作為「勝利」的代號,這種「從黑暗到光明」的過程,隨著此不朽作品,成為了世世代代的象徵,就算聽了無數次,其美妙新意仍是層出不窮的。


延伸閱讀:貝多芬第三號交響曲「英雄」之謎,與版本比較

文/總譜註解:夏爾克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atsubery&aid=132602878

 回應文章

環保阿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晚安
2020/04/28 20:07
讓幸福更加漫長!親愛的朋友,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20-04-29 20:36 回覆:
阿嬤晚安,平安幸福。

環保阿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午安
2020/04/25 14:54
不管遠與近,我都祝您幸福安樂,美麗好心情!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20-04-29 20:36 回覆:
謝謝阿嬤。

巴拿巴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4/23 19:36

好久沒聽命運交響曲了

因為那張CD躲在後面

要拿出來很不方便!

最近聽到的命運交響曲都是賴上有人轉傳一位外國人設計的可愛小人圖譜!

敬祝夏兄平安健康

福杯滿溢!

巴拿巴敬筆+_+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20-04-24 15:49 回覆:
巴兄午安,其實我也很久沒聽命運了,但最近疫情關係,讓我更覺得有聽貝多芬的必要,欣賞那種光明與正能量,平安愉快喔。

瑀璇心語ud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4/23 08:02

謝謝夏爾克的分析,

聆聽音樂的過程是一種感動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20-04-23 11:03 回覆:
瑀璇午安,其實就是想研究,這種感動是怎麼來的。

好希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4/22 22:31
佩服也拜讀了!用升降號這樣的說明,更加瞭解,第五號的意象不是被命運打敗,而是征服命運。「從黑暗到光明」的過程,現在很需要這樣的刺激鼓舞啊!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20-04-23 11:01 回覆:
這樣寫音樂對我是唯一的辦法,可以從總譜去了解作曲家的布局,加油,從黑暗到光明,就快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