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戰國策裡的人情世故(四十七) 邯鄲之難/齊策
2017/02/06 20:08:33瀏覽579|回應0|推薦27

魏惠王因故圍攻趙國邯鄲,邯鄲岌岌可危,趙王遣使向齊國的齊威王求援,希望齊威王能以武力解除邯鄲的危機。

一時之間,齊國的小朝廷好不熱鬧,各肱骨大臣齊聚一堂。

「寡人說呀,關於魏國與趙國的紛爭,咱們是要伸出兄弟之手還是作壁上觀呀?要是出手,該如何索取報酬呀?大夥貢獻一下才智,好讓寡人拿捏一下。」齊威王揮了揮右手,頓時嘈雜如市場的議事廳堂靜謐了起來,隨後齊威王講了這次會議的主題。

當威王語畢,各智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彼此交頭接耳交換意見,沒多久,廳堂又恢復了先前的嘈雜之聲。

「好啦,你們各自言語好不快活,但是傳到寡人耳裡,卻跟蒼蠅的振翅聲沒兩樣,嗡嗡嗡地,真是煩人呀!」威王半開玩笑地說。大夥聽到威王的話後,隨即肅穆了起來。因為大家都聽出威王的暗示性訊息:你們嘈雜的聲音讓老子快罹患狂躁症了!有誰敢白目的再交頭接耳,捋其虎鬚嘞。

這時威王以眼神梭巡了左右,看到幾位大員彼此以手肘推擠著,那群大員為首者是宰相鄒忌。

「鄒大人,您位高權重,就先發表一下高見吧。」齊威王說。威王知道此等大事,大家都想表示意見凸顯自我,但也怕被對手奚落而猶豫,且最要的,要是開場白的人威望不夠,講效率的決策會議肯定變成沒意義的辯論會,所以,他才要鄒忌先行發言,好把言論限制在一定範圍內

「謝大王。」鄒忌做了個揖。

「個人覺得不必淌渾水。」鄒忌表達他的意見,隨後他又轉身面向各大臣,繼續說他的看法。

「各國的關係是既競爭又合作,犯不著為了魏趙兩國的紛爭,去當仲裁者,屆時會得罪另一方,不如等兩國交戰後有明朗的態勢,我們再表態。」鄒忌面對各大臣無異是要求大家投下贊成票,因為他是一國宰相,官大自然學問大。面向各大臣的用意,除了表達看法有宣誓的意義,同時也能用眼神去「關說」面露難色的大臣,也藉此了解誰是自己在職場上的眼中釘。

當下,有人不以為然,想發表言論辯駁時,看到鄒忌嚴肅又銳利的眼神,只能低頭把話吞下去。

「還有沒有人有不同看法呀。」威王說道。威王之所以說這句話,是看到了鄒忌想用自己的權勢為今天的會議下結論,威王當然要表態,好讓想發言又礙於權勢而欲言又止的大臣,能表示看法,畢竟在這議會廳堂,威王才是做決定的主子!這句話也意味著主子對下屬的答案不滿意!

「大王,微臣覺得要出手相救,否則會對我們有威脅。」段干綸突然冒出話來。他的意見恰與鄒忌相反,不,該說他完全駁斥宰相的言論。

此一挑戰上者的論調一出,廳堂一片譁然,又再私下交頭接耳。當然也包括鄒忌那一黨大員。

「好啦,該你們答話的時候不回答,不該回答的時候又卻議論紛紛。」威王嚴肅地說。說完,大家又安靜了,因為大家知道威王似乎對段干綸的言論有興趣,否則早就出言否定,既然知道風向,自然沒人敢私下發言

「為什麼對我們有威脅呢?」威王好奇地、語帶和諧說。

眾大臣聽到威王口氣平緩又和諧,自是洗耳恭聽,屆時好順風向大王阿諛、巴結;至於鄒忌,也是豎起耳朵,想從隻字片語內找縫隙插針

「要是魏國把趙國滅了,齊國西半邊的鄰國只剩魏國,少了一個制衡魏國的趙國存在,不表示西半部的國境有潛在性的風險嗎。」段干綸一針見血地說。

「好,說得好,就這麼辦。」鄒忌還來不及反應,威王馬上就下了結論。

「傳寡人令,出兵救趙,屯兵邯鄲城外!」威王意氣風發地說。

「且慢。」段干綸說。

在此同時,被人比了下去的鄒忌也是有話要說,好為自己辯駁,只是威王選擇性聽見段干綸的發言。

「段大人,您再說說您的高見。」威王欣喜地說。威王眼神直向著段干綸,瞄都沒瞄向鄒忌。

「秉大王,微臣的意思不是要真打!」段干綸急促地說。他怕萬一威王沒細聽自己的計謀,到時出了亂子,項上人頭可是不保。

「既然是坐收漁翁之利,那跟鄒大人的看法有何不同?」一位鄒忌的走狗,連忙見縫插針,這話馬上起了作用。

威王將頭轉向鄒忌看了一眼,正想詢問鄒忌看法時,段干綸又插嘴,不讓鄒忌有發言的機會。

「當然不同!」段干綸語帶鏗鏘地說。這一說,又讓威王的腦袋像鐘擺一樣地,盪向另一邊,望著段干綸。

「段大人,說吧。」威王說道。段干綸又取得發言權。

「我強大軍力立於邯鄲城下,定讓魏軍忌憚而退兵,趙國沒有歷經劫難,也絕不會感激大王,大王又如何能索取報酬呢?」段干綸分析局勢。

「那該如何是好呢?」威王摸不著頭緒地說。說完,威王瞄向鄒忌,鄒忌發現段干綸似有文章,此時沒想法的鄒忌也不敢貿然回答,免得出醜。

威王見鄒忌不語,便請段干綸繼續答話。

「魏王以傾國之力圍攻邯鄲,邯鄲城勢必會落在魏王手裡,趙國為了自身存亡,肯定誓死反抗,一場惡戰,兩國皆會大傷元氣。我們應該現在趁虛出兵襄陵。」段干綸說道。

「為什麼呢?」威王一臉疑惑。

「我們出兵襄陵,一來是趁魏國兵力的空虛,取得戰勝的優勢,二來魏王兵臨邯鄲城下,要是回防,趙國絕對奮力反撲,這樣,我們更有機會在襄陵一戰贏得勝利。」段干綸頭頭是道地說。

「大家一定會問,出兵襄陵非但救不了趙國,還同時得罪趙魏兩國,不是拿磚頭砸自己腳嗎。」段干綸向前方走去,邊走邊說。其實他是要說給鄒忌聽的,他知道鄒忌絕對會提出質疑,把話搶在前面說,才能掌握發球權!

「魏國攻下邯鄲,軍力肯定大減,同時門戶洞開,沒有太大的軍力能夠守衛襄陵,佔了襄陵,距離魏邑桂陵就不遠了。」段干綸先說攻打襄陵的原因。

「邯鄲城破,也表示趙國奄奄一息。」段干綸接著再說趙國亡國的狀態。

「這個時候我們好整以暇扯著魏王另一端衣角,大王覺得魏王站得穩嗎?」段干綸將此計謀的玄機說出。

「當然站不穩。」威王欣喜地說。

「妙!」威王猜出段干綸的用意,開心地說。段干綸見此,更是開心。

「魏王既然站不穩,就會跟我們講和,奄奄一息的趙國,對於我們的出手救援,絕對銘感五內。」段干綸說出最後的重點。

「此時孱弱的趙國,就會更依附我齊國,是吧!」威王搶著段干綸的話,開心地說。

「大王英明!」段干綸倏地跪地,阿諛威王。

「大王英明!」眾大臣看到段干綸突如其來的舉動,著實愣了一下,等回神後紛紛跪地稱頌威王,這下子鄒忌也不得不跟著跪地讚美威王。段干綸這招真高,一下子在場大員都成了助他登高的屍體!

「田忌、孫臏聽命,速整軍備開拔襄陵,準備攻陷桂陵。」威王振奮地說。

這故事就是圍魏救趙成語的源起。最終,齊國在桂陵大敗魏軍,趙國也逃過一劫。(故事:邯鄲之難/齊策)

戰國策故事原文:邯鄲之難,趙求救於齊。田侯召大臣而謀曰:「救趙孰與勿救?」鄒子曰:「不如勿救。」段干綸曰:「弗救,則我不利。」田侯曰:「何哉?」「夫魏氏兼邯鄲,其於齊何利哉!」田侯曰:「善。」乃起兵,曰:「軍於邯鄲之郊。」段干綸曰:「臣之求利且不利者,非此也。夫救邯鄲,軍於其郊,是趙不拔而魏全也。故不如南攻襄陵以弊魏,邯鄲拔而承魏之弊,是趙破而魏弱也。」田侯曰:「善。」乃起兵南攻襄陵。七月,邯鄲拔。齊因承魏之弊,大破之桂陵。

精選詩詞歌賦

心情--崁文迴文對聯

福德正神崁字對聯

對聯--關羽

拆字崁名對聯--志勇

情書----十二年記事

崁字對聯彙集

MORE




精選小吃筆記

新北市板橋【黃石市場生炒魷魚】

新北市三重【阿秋大腸麵線】

台北市大安【王記非常麵】

新北市土城【阿城鵝肉】

新北市板橋【樹林豆漿】

台北市松山【君宴蚵仔麵線】

MORE




齊策之部

齊將封田嬰於薛

靖郭君將城薛

邯鄲之難

南梁之難

( 創作散文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iggysan&aid=91179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