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白警不會對黑人歧視? 我沒有被A家的先生家暴
2020/06/19 23:01:23瀏覽1365|回應8|推薦49

今天Google搜索首頁出現這個影片,提醒大家,今天是Juneteenth 155周年紀念日。

美國解放黑奴走了155年,BLM黑人民權運動卻如火如荼,想來真是悲哀! 紀念這樣的日子,蜂鳥就再來談亞裔面對BLM運動,常有的迷思。

「黑人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簡稱BLM),是在非裔少年Trayvon Martin被巡警槍殺後,2013年由三個非裔發起的新民權運動,原組織鬆散,因為川普上任後白人至上主義分子從隱性轉顯性,BLM儼然成為反川自由派、與弱勢同方爭取公義的重要一股力量。

佛格森的Michael Brown、紐約市的Eric Garner...和今年春夏之交一連串Ahmaud Arbery、 George Floyd、Rayshard Brooks的非裔被殺事件,「種族歧視」這顆從美國出生就存在的毒瘤,終於在今年五、六月全美爆開,尚未見到盡頭。

華盛頓郵報6月18日一篇報導有個統計數字 : 從2015年至今,全美有4897人死於執法人員手下。非裔人口佔13%,但在4897的死亡名單裡卻佔了四分之一強。另外,幾天前華府也有個統計,這個城市的非裔人口佔49%,但被警察攔檢開罰單的,有七成是非裔。

有人說,非裔會容易被警察盯上或過度執法,是該族裔為非作歹的太多了,非裔除了抗議司法不公,也該覺醒,應該宣導家庭和教育的重要。

非裔社區當然理解,當然也有覺醒,不然不會有Million men March,社會不會有越來越多出色的非裔菁英,但太多太大的一群底層非裔,無法受到優質教育,連老師都把你另眼相看、找你麻煩,自暴自棄一不小心觸法網,被關或被殺,就多了幾個孩子沒父親,就給社會帶來更多的問題家庭。

這星期天的紐約時報播客The Daily Sunday Read有篇長達一個小時的人物故事Getting Out(從底層翻身),就是這樣一個原先被學校放棄的問題學生,如何從獄中重罪犯到當上律師為非裔青少年爭取司法公平。

馬州喬治王子郡不滿16歲Reginald和單親媽媽一直相依為命,有天,跟著不熟的朋友去了北維春田購物商場,別人交給他一把槍,他拿出槍,把停車場的一輛汽車車主趕出車,開走,第二天被捕。沒多久被以成人搶劫重罪論罪,判了九年,搭上School to Jail直達車。

在獄中,他愛閱讀、愛寫作,但沒人教他出獄後如何重生,如何回學校完成學業,也沒人告訴他出獄找工作時,一定會被問「你犯過重罪嗎?」

所幸Reginald有個無條件愛他、包容他,耐心等他重生的母親。他24歲重獲自由,先在社區學院修課,接著轉入大學,大學畢業還是因為揹著"前科犯"的身分,沒法找到工作。Reginald因為自己在獄中見多了無數和他一樣非裔的年輕人,決志學法,完成耶魯大學法學學位,考上律師,但是還是因為前科犯身分,差點當不了律師,直到幾位法界前輩的擔保,Reginald在37歲那年終於完成長達20年的人生翻轉(Getting Out)。

Reginald和妻子、兩個兒子。

再看看這種論述 :「All Lives Matter! 我尊重每一個生命,但我不是種族歧視。」

我的女婿是白人,他有個親戚總是貼All Lives Matter,Blue Lives Matter的圖片或文章,還說這「無關種族歧視」。他告訴這位長輩,當然每個人的生命都重要,但All Lives Matter,Blue Lives Matter這樣的說詞,只是刻意遺忘、漠視美國社會對非裔系統性不公義待遇。

或者說,加害人若不願承認自己的問題,反而說自己生命權也很重要,是無視受害人之苦,加害惡行只有無止無境下去,被害人世世代代就永遠無翻轉的機會。

正好,今天一個住阿拉斯加的朋友在臉書留了這段 : 「我想,大多數警察在對付嫌疑犯是沒有種族意識的。我有次清晨被警察攔檢,原因是左後方方向燈壞了,乖乖聽警察,結果沒被請下車也沒被開罰單。警察也是人也是要自保自衛,尤其當嫌犯有反抗行為時。我辦公室最高階管理經理是黑人,他常把"Is it because I am black?"掛嘴邊,我聽了沒感覺,但其他白人同事最厭惡聽到的藉口。」

蜂鳥也碰過這樣一副「全世界都欠他」傲慢態度的非裔,加深我對非裔的刻板印象,但就止於此。直到女兒們漸漸長成大人,更多的親子對話,更多的反省、閱讀,逐漸地,改變了刻板印象。

我們的想像和刻板印象,和我們所碰到的人有關,但,美國太大、城市型態有的單元有的多元,非裔、亞裔、高加索裔白人、拉丁裔、印地安原住民或亞太島嶼少數民族都一樣,和自己不一樣的族裔,若非通過異族通婚,很少人能走近外族歷史、文化,或者有心理解存在於弱勢族裔的長久苦難。大多數的人,會直接地以自己定居的城市觀察、自己的經驗、加上媒體影視長期羅織的刻板印象,去為特定族群下斷語,掉入「以偏概全」的誤區。

舉個例子吧! 華人移民不少明明很有錢、國外房子好幾棟,但卻對政府裝窮、領社會福利、坐享白卡醫療福利、申請入住政府為扶貧的房租補貼老人公寓,這現象眾所周知,雖然這不代表大多數的亞裔,但看在其他族裔的眼裡,卻重傷亞裔形象。

白警不會對黑人歧視? 我沒有被A家的先生家暴

我們亞裔的警察印象、和警察交手經驗多半比較正面,但我們不是非裔,長期性的歧視或不歧視,我們亞裔和白人一樣,容易「用自己的經驗,去論斷別人不苦」,這就是缺乏同理心的明顯例證。

這好比A家的妻子、小孩長期被男主人家暴,這男主人在外人模人樣,朋友阿亮、小伍、陳董,甚至教會弟兄都說他愛主事主,是模範先生,但這些人有資格替A太太說:「我沒有被A先生家暴」嗎?

我支持BLM,雖然我仍執意相信: 大多數警察都是愛民護民,但為了一群和我膚色不同的同胞,為了社會走向真正公義和諧,我支持警政改革。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ummingbird2009&aid=138881374

 回應文章

悅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23 14:18

警察需要改善的空間當然很多

我只是很看不慣那一群趁火打劫的各種族群.。。。。。


甜水窩蜂鳥(hummingbird2009) 於 2020-07-23 22:10 回覆:

趁火打劫者,自會受到法律制裁,我在這些示威暴亂後查看各地FBI field office的犯罪報告,看到一個個搗亂分子被逮,左翼、右翼都有。


blue phoenixe三十而已的三十而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6/25 22:18

喜歡妳的結語

真是令人感動

我也覺得大多數警察不見得會針對有色人種

但是racial profiling很可能免不了

我還是覺得有色人種要改變現況

一定要重視教育

否則惡性循環沒完沒了


blue phoenix

甜水窩蜂鳥(hummingbird2009) 於 2020-06-25 22:48 回覆:

可是,Covid綿綿無絕期,公立基礎教育品質只有更下滑,弱勢學生和優勢家庭子女的教育落差,只會更拉大. 


人間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6/22 20:54

不好意思.應該補充一下:上一則說的是很片面的感受.

就如:很多人說到中國必反.但我會回嗆:別把不知情的老百姓罵進去(這是來自自己的遭遇/片面的感受)

甜水窩蜂鳥(hummingbird2009) 於 2020-06-22 22:21 回覆:

是的,這也是我在各篇討論種族問題時強調的,我們常用自己的經驗或是某一地區的"現象"去刻板化某一群人,容易掉入"以偏概全"的誤區.


人間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6/22 20:30

種族歧不歧視其實在每個人心底-沒人看的透是啥原因

在伊州時上超市結帳.年輕小姐態度極差許是看我不順眼.年老的反而和氣笑嘻嘻的

政策上沒歧視..他們都是收到1200元的非白人..

1.退休回台後沒了收入.靠美退休金過日子

2.拿綠卡十數年沒再去.有報美稅.但都在免稅內.

3.公民有收入.報稅在免稅內.極少回美

 

 

甜水窩蜂鳥(hummingbird2009) 於 2020-06-22 22:19 回覆:

我讀了White Fragility這本最近在NY Times佔non-fiction暢銷書第一名的書,基本上只分兩種人:不是黑人白人,而是會歧視和不會歧視兩種人. 

至於每個人屬於哪一類,真的只有自己知道. 


溫哥華 千里傳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6/20 11:46

讀到一樓格友的回覆,很是驚訝。惡鄰有可能,但房屋公司會這樣不明事理?有那樣的老師和同學?

我在大溫哥華地區住22年(搬過3個不同城鎮),從沒感受過被歧視,我覺得不同族群在這裡相處得很好。

當然不能以偏概全,也許在加拿大的什麼地方,亞裔會遭受異樣眼光或不平等對待。(我是不太相信有這狀況啦)

但個人的不愉快遭遇(如一樓所言),不等同整個社會系統性的歧視(如美國黑人的際遇)。說加拿大的亞裔也該發聲了,我覺得是反應過度。

甜水窩蜂鳥(hummingbird2009) 於 2020-06-20 20:01 回覆:

加拿大我只對溫哥華比較熟,感覺和美國我去過的所有城市都不一樣,連相近的都沒有。

有沒有歧視?相信偏見丶成見一定有,程度問題吧。


麵粉小花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6/20 11:17
我可以理解黑人從小到大處處要面對的問題,因為歧視在美國到處都有。我周圍的亞裔同學朋友們都很優秀、都是師字輩的,因為他們的第一代移民父母都告訴他們只要好好唸書長大當ㄨㄨ師就可以立足美國不會像他們第一代移民一樣英文不好被歧視。我和朋友們一起出去,餐廳讓我們等、隔壁桌白人會給我們白眼因為我們有人說廣東話,種種跡象久了就知道,誰知道我們是一群律師、藥師、會計師和醫師呢?白人只看到我們是亞裔!那些打從內心就不把我們當成自己人(我是第一代移民,我朋友們幾乎都是在美國出生長大的美國人)的白人根本也不想了解我們。我這次因為新冠肺炎事件卡在台北家找不到飛機飛回美東,終於回來了,四月初,我自我隔離21天(反正這裡也封城,朋友們都會來送菜給我)鄰居只有兩家(一家是華人太太)打電話問好,其他鄰居都是白人,都把我當鬼看!隔壁年輕太太在遛狗,我剛好出門拿信,隔了最少15英尺遠,跟她打招呼,她快速抱狗進家門⋯⋯我最近一直在跟妳的文章,看得心有戚戚焉,被歧視的感覺非常惡劣,而因為被歧視還丟了命,真的夠慘了。謝謝妳的文章分享了這麼多黑人歷史,我是新移民,大學才來,完全不知道那些黑歷史,看完妳的每篇文章,很震撼。
我是一隻好奇的小花貓....
甜水窩蜂鳥(hummingbird2009) 於 2020-06-20 19:55 回覆:

謝謝好奇小🐱來訪。

你應該和我女兒們年齡相當,你們的未來比我長得多,我花很多時間閲讀丶研究丶寫作,希望能為你們這一代和下幾代爭取更好更和諧的未來。

我是隻好奇又到處飛的蜂鳥


解曼曼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6/20 08:33

裝窮騙取福利金,在我周遭處處可見,我哥哥有位醫生朋友,一直在台灣開業看診,聽說還有好幾棟房子,太太則帶了兩個孩子留在加拿大讀書,有一次在一起聊天,她無意中說出,所有低收入家庭的福利,她全有。

另外,來自中港台的老先生、老太太們,不但在原居地有房有產,還有豐厚的退休金,但來到加拿大後,搖身一變,全成了一清二白的老人家,低收入家庭的各項福利,拿得不亦樂乎,比我們辛勤工作了一輩子的退休者,拿的還要多,真不公平。

談到歧視,我在加拿大住了50年,1樓所遭遇到的,我從未碰過。

甜水窩蜂鳥(hummingbird2009) 於 2020-06-20 19:58 回覆:

我們華人移民每個人的行為,都可能改變(或深化)異族對我們的刻板印象。

做對的事,發揮正面影響力,從一己做起。


angelhohoh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6/20 01:58

寫得太好了!

我在我的臉書也曾寫過all lives matter 這樣的話, 但我不是看到什麼故事才這麼寫的.

我是一個佛教徒, 當然眾生一律平等是我們的功課, 沒有任何『種族意識』.

二十多年前移民到加拿大時,我還沒有察覺我會是被歧視的一個族群.

一直到很多年以後, 都已經時過境遷, 我才明白那就是歧視

我的教育, 我的個性, 在在都讓我忽略這個問題

當然我在加拿大受到的幫助很大

但是受到的歧視也不小

白人對我的批評指教:在我倒垃圾時說我髒....在我上英文課時, 一直按鈴要我去接我的小孩,干擾我上課. 最後迫使我放棄上課. 那些看在眼裡的南美洲移民太太也不願替我什麼.  還有去上大學先修班時在課堂上打了一個嗝, 被白人老師大聲吆喝我出去, 然後被所有白人學生白眼, 說我噁心....小孩在學校的表現良好, 也要說因為你是中國人, 所以數學好是應該的, 那法文好呢? 喔, 因為你們中國人聰明啊.  

被黑人同學恐嚇的我家小孩, 三五輛腳踏車繞著我女兒, 鄰居的黑人到我家郵箱偷信偷包裹被我逮到後, 父母和小孩都不承認, 還是繼續偷, 丟雞蛋在我家窗戶。跟房屋公司抱怨整個事情的經過後, 房屋公司要我們搬家。你說黑人多強大啊!自己一家搞事, 最後我家受懲罰!

當然很多事情我們都會說, 凡事都有例外, 可是我覺得是時候亞裔族群也該發聲了。

這個問題不是白人黑人什麼人種的問題, 而是歧視, 暴力, 公平正義的課題

蜂鳥說得好: 很多人都不是被A先生家暴的A太太

甜水窩蜂鳥(hummingbird2009) 於 2020-06-20 03:37 回覆:

我以為加拿大比美國提早半世紀結束蓄奴,又好長一段時間庇護美國黑奴自由,歧視問題應該比美國好很多哩,看來,也是看地區,不能以偏概全.

反歧視、尊重、勿以偏見待人,從一己做起!

謝謝來訪. 我鼓勵你發揮跟著寫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