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再論大小 • 三月壽星音樂家 Joseph Haydn
2020/03/30 23:23:47瀏覽1202|回應19|推薦75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發燒,這會兒橫越太平洋與大西洋,不分種族城鎮,都是大軍壓境的嚴峻。疫情波及的生命與民生,若用看戰爭的眼光看,是血流成河,慘不忍睹。

     一向以來,我寫文章不會帶進批評,但這個月破例,有請大家包涵。

     這場大大的人與小小的病毒的戰役,如今美國戰情慘烈。當疫情在中國燃燒時,不但無人引以爲戒,依舊歌舞昇平,夜夜高歌。然而短短時間裏,病毒終於讓人們不得不低頭。宵禁,封城,緊接著的骨牌效應,醫療系統不勝負荷,各行各業的失業與倒閉,還有華爾街的崩盤。情況如此慘重,政府於是提出零利率,以及各種緊急的救市措施,付出的代價豈止是昂貴兩字足以形容?別忘了,這些代價最終是人民的納稅錢買單。

     我不禁想問:這些難道是無可避免的嗎?如果,衹是如果,美國政府有一點點的警覺性,一點點就好,今天是否會走到這地步?

     我最不能同意的,是專家們口口聲聲說健康的人不需戴口罩,並廣汎鼓吹戴口罩不會減少被傳染率。這個論調,沒有疫情的時候我或許可以接受。但當有疫情時,誰也不知誰是帶源者,戴口罩不僅僅是保護自己,也是保護大衆。有疫情卻不戴口罩,這我無法認同。

     我相信口罩以及各種防疫物資的製作技術不是高科技,在美國這個人才濟濟與物資充沛的國家,做這些東西有那麽難嗎?生產這些東西的費用,以及早早教導大衆防疫知識所需的資源,與華爾街崩盤的數目相比,根本是九牛一毛。更不用説大衆民生受到的衝擊,經濟與心理上都是嚴重再嚴重的創傷。

     因小失大,是我對這整件事的感想。預防勝於治療是永不變的真理,如今滿目瘡痍,搶救是不得不,但爲時已晚。

     而當初信誓旦旦說不用戴口罩的專家們,今日依舊掛著專家的頭銜,什麽責任也沒有。專家的話,不是護身符也不是萬靈丹,小老百姓的我們還是自求多福吧!

     在這兒把苦水倒了,但日子還得繼續過。我對禁足的日子有至大的無奈,有時也會想偷懶,省略一些深度清潔的步驟。但這苟且念頭一起,馬上提醒自己老祖宗的金句:小不忍則亂大謀。此時不忍一時之不便,後果或許不堪設想,那麽還是忍吧!如同三月壽星音樂家海頓,一生忍功了得,成了古典派音樂的一代大師。有爲者亦若是,但願忍過一時之不便,換來明日的雨過天晴。

     今天是三月三十一日,也是交響樂之父 Joseph Haydn (海頓)的生日。在此讓我引用格友 Charles Lin 的文章 〈海頓的原鄉〉。 Charles 圖文並茂的文章,以及對海頓生平和他在艾森特哈齊家族任職時的詳細介紹,是非常難得的三度空間的音樂性文章。感謝 Charles 的分享!

     海頓生於1732年,距今大約三百年前。他出身於農工家庭,但父母爲了栽培他的音樂天賦,在他六歲時便把他送往親戚家寄宿,以便得到音樂教育。還是小小孩的海頓,自此與父母分離,不曾再與他們共同生活。每當我想起小小的海頓爲了前途離家,卻沒了父母的呵護,不免爲他心痛。而他的父母又何嘗好過,但爲了兒子的前途着想,不得不啊!

     寄人籬下的海頓,沒有值得回憶的童年。到了青少年時期變聲失去了合唱團的團員職位,他爲了糊口,不得不抓住任何可能的工作機會。在這時候,他也體認到他所欠缺的作曲技能的重要性,因此自學作曲。

     是這樣的勤奮努力,讓他終於在29歲在職場上有了突破,任職貴族艾森特哈齊家族,自此可説是風光一世。但雖有優渥的薪俸,任職於貴族之家也犧牲了一定程度的自由,包括創作與生活上的。但海頓能忍,如同他少年時期爲了糊口能屈能伸,他盡職負責,沒有讓機會自指間而過。三十年的貴族音樂長生涯,爲他賺得了名聲,之後他離開奧地利到倫敦,不但得到了自由還有更多樂迷的掌聲。

     海頓的十八歲那年巴哈過世,不難想像在這樣的時代背景裏,他的基礎音樂教育是巴洛克音樂的風格。但海頓沒有衹留在巴洛克的窠臼裏,他是交響樂的先驅,寫下了交響樂的基本規範形式,也得到交響樂之父的封號。海頓一生寫了104首交響樂,許多都有特殊的名字,像是驚愕交響曲,時鐘交響曲,軍隊交響曲,告別交響曲,等等。

     當然海頓也寫了其他許多的作品,他是一位連接巴洛克時期與古典時期的音樂家,後來的莫扎特與貝多芬都受到他極大的影響。不同於巴洛克時期,海頓的音樂依舊是四平八穩,但明顯的有讓人愉悅的元素,而不衹是宗教的嚴肅與虔誠。海頓雖然六歲離家,但他從不曾忘記農夫舞與傳統民歌,他的音樂是直接的,讓人一耳瞭然地接收。雖然他生命裏也有許多惱人的事,但他大都以幽默的態度對待,不曾在音符裏流露出無奈。

     我非常喜歡海頓的音樂,就是因爲那一耳瞭然。但在那一耳瞭然裏,是聽似簡單卻讓人無法忽略的基本功。這也是老調,經典的東西永不退時,因爲它有著禁得起時間考驗的美好。

     不同於我介紹過的其他音樂家,海頓是位長壽音樂家,他活了77歲,莫扎特甚至死於他之前。自29歲起,在事業上便一帆風順,成就斐然一生,這真讓人羡慕啊!然而他也有生命不可承受之重,不幸福的婚姻。他28歲時娶了瑪麗亞,但婚後不曾過過安寧日子,兩人也沒有孩子,甚至有傳聞兩人各有婚外情對象。哎,海頓與瑪麗亞是自由戀愛,自己選的,能怪誰呢?生命就是這樣吧,沒有十全十美,各有各的煩惱,端看個人的智慧去化解。

     讓我們來聽海頓的音樂,古典的美好。

以上的影片是海頓的時鐘交響曲第二樂章。時鐘是最近的熱門話題,我們聽音樂也要兼顧時事,哈哈。

這是海頓的大提琴協奏曲第一號,十足的古典味與海頓味。

 

這一首是小喇叭協奏曲,朝氣十足,最振奮人心。

     就讓我們在海頓小喇叭協奏曲的嘹亮的樂聲中,邁著抗疫的脚步前進,期待曙光的來臨。

    

( 休閒生活音樂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lueribbon1031&aid=132273113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Sir Norton 解語花+跳繩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4/24 22:41
創新制式,也社群導向的海顿的協奏樂曲,是古典音樂的重鎭,我只停留在94號,裹足不前。「不對稱性」高的,浪漫不拘的,如「馬勒」更直擊我浮載的靈魂啊。🦄
但是,我造訪的對象非海頓,而是「愛嘛」!
小姐一切安好嗎?您當上祖母時,記得分飴給我。😍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4-25 14:51 回覆:
看來太陽系外的二十青春比不上地球上熟男的人間煙火,歡迎歸來!

青菜蘿蔔各有所愛。喜歡的多聽點,不愛的就換台。現代人多麼幸運,手指一點,成千上萬曲子任君挑選。

嘿,想像力別太豐富,愛馬快有小孫孫?

藉此說說我對孩子們感情與交友的想法。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我不會特意為他們安排什麼。大家都眼光一致最好,但如果孩子喜歡的不是我的菜,怎麼辦?不怎麼辦,日子照過啊!

有人喊我阿嬤的時候,我一定發給 Kirk 一塊最大的糖。但您得把我名字弄對才行,OK?

石蕊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驚愕
2020/04/20 10:32
能以「某某」之父留名後世者都是不喜蹈常襲故,能另闢蹊徑的開創者,如「現代藝術之父」塞尚之流。巴洛克與洛可可之風的藝術常另我聆之賞之昏昏欲睡,古典音樂中最喜歡交響樂(感謝海頓),尤其是貝多芬。
海頓能從巴洛克曲風解放,匠心獨運,稱得上是泰斗級的音樂大師,他的小喇叭協奏曲耳熟能詳,但「驚愕」是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曲子。
新冠肺炎剛開始流行時,歐美政治領袖猶如沉迷於瞌睡中,等到疫情蔓延一發不可收拾,才在「驚愕」中夢醒,但為時已晚,不免被選民「海扁一頓」!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4-20 13:05 回覆: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4-20 14:01 回覆:

被選民 “海扁一頓”,妙哉!

但令人難過的是無論這些人被扁幾百頓幾千頓,逝去的生命再也回不來,因此破碎的家再也無法完整,這樣的遺憾永遠沒有彌補。

我第一次認識海頓是八歲,在書上讀到驚愕交響曲的故事。故事說王公貴族聽音樂衹是附庸風雅,因此海頓寫出趕走瞌睡的音樂。故事真假難説,但作曲家的創意是音樂的靈魂。在這附上驚愕交響曲第二樂章,重溫這耳熟能詳的音樂。

大師之爲大師,就是因爲突破。我的老師曾經說:如果寫的是以前的人就寫過的,有什麽特別?文學藝術音樂科學,都是時間長河裏人們一點一滴的貢獻與成就。海頓在音樂史上的貢獻何其大,然於我這數百年後的粉絲最重要的是:我喜歡他的音樂,敬海頓大師!

 


雲大少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4/20 03:51

美國這次真的超離譜

政府竟然還跟人民說不會比流感嚴重?!

麻木不仁都不足以形容了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4-20 13:33 回覆:

藉著大少爺的回應,讓我再多罵人一點。

我猜現在川普最想的是對新冠病毒大吼:You are fired!

可惜病毒聽不懂人話也不受雇於他,他說幾百次開除它也沒用。而且還不知道是誰開除誰呢!

自從專家建議戴口罩之後,大家都戴上了,可見民衆是聽專家的話的。既是這樣,專家們更要三思。

川先生雖然貴爲美國總統,但沒有足夠的醫學常識還是少開金口的好,免得貽笑大方。


繽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4/20 01:00

謝謝愛馬給予繽紛的友好與有求必應。

從小夜曲的影片中看到海頓的模樣,果然是我對他的感覺,中規中矩,四平八穩的謙謙君子。

但他的個性並不枯燥無味,亦如他的譜曲,有著一概的風格,卻又充滿著小趣味,令人不自覺微笑。

我不知道他的小夜曲有四個樂章,我熟悉的一小段就是第二個樂章的開頭,也是整個交響樂最柔美的部分。

把四個樂章聽下來,真是時而高山,時而流水,時而陽光,時而雨霧.....。

音符曲調的多樣變化,讓心緒也變幻莫測起來,經常還會跟著跳躍的節拍昇華成舞步。

我也喜歡時鐘交響樂,簡潔的二拍,就像時針和分針相互交錯,也像左腳右腳齊步走。

其實探戈曲調也是二拍,容易踩在節拍上不會出錯,但也可以在延長與加快上強調出力與美。

我此時邊聽您PO給新天新地的影片邊寫回應,也許心思也被那首曲子牽引著走。

***

全球的疫情還看不到終點,此刻野火正在美國燎原,您要小心防範,一切平安。

最近常常可以看到川普在新聞媒體搏版面,美國的現況多少和他的執政有關吧!

也許是大商人作風,感覺他的態度口風有點狂妄傲慢。

在此時刻人類更該謙卑面對大自然,深自反省,不謀私利。

願這新冠疫情早日過去,回歸正常生活軌道,歲月再度靜好。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4-20 12:42 回覆: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4-20 13:21 回覆:

上門是客,當然是笑臉相迎呀!而且繽紛這麽可愛,給我溫暖的友誼,我當然也要找到繽紛喜歡的音樂放上來。

時鐘交響曲配探戈,嘿,這真是個不錯的主意。海頓如果知道了,應該會很高興吧,有後人爲他的音樂注入新元素,何其美妙。

音樂本來就有很大想像的空間,如同小説或詩歌。如果聽衆聽到的不是創作者的原意,但仍然有著欣賞,又何妨?

謝謝繽紛的關心。美國的確診人數已是全球的三分之一,還好加州沒有紐約州的嚴重,但依舊讓我有一定程度的緊張。現在每早起來第一件事是看又多了幾個確診案例?這種日子實在不好過。

但日子依舊要過下去。地球不會因此不轉,太陽也依舊每天升起。附上海頓早期的作品,早晨交響曲,讓我們在悠揚的樂聲中體會美好的晨光與希望。


新天新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4/18 09:35
週六的早晨來愛馬這裡聽海頓的音樂,古典的美好。

特別是在這波疫情中,看起來心是受困的,卻可以在海頓的音樂中舞步旋轉在無邊的花園.....

環境只能限制我們的身體,靈魂若自由,就飛出去,自由翱翔.... 耶~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4-19 02:33 回覆: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4-19 02:58 回覆:

一個月的封城生活過去了,我還是沒有習慣在家上班的日子無奈 大概是有違平日的作息與生物時鐘吧。

海頓也是虔誠的教徒,他的每部作品開頭都寫著 “In the name of the Lord", 結尾是 “In praise of the Lord"。 他把他的成就都歸功於上帝。他説:I raise early, and as soon as I am dressed, I fall my knees and pray to God and the Holy Virgin that I may succeed again today."

謝謝新天新地來,也認同我對海頓作品的注解,古典的美好。讓我們彼此在疫情中打氣!

 


繽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4/14 05:15

愛馬呀,我對於古典音樂與交響樂真是個大外行,但也經常打腫臉充胖子,硬著頭皮聽下去。

今天我把每一篇都聽了,連德國國歌也不放過,聽完依然一無所悉。

但當樂曲流動的時候,音符像個小精靈,穿著芭蕾舞鞋,輕輕的踩踏在我的心上。

突而澎湃的節奏,振奮著我昏瞶的腦袋,看看是否能引來靈光一現。

我知道高級雋永的藝術接受當下需要忍功,靜候潛移默化融入心靈。

小時候看翻譯文學名著,總要忍受前些頁的枯燥乏味,然後才能漸入佳境,茶飯不思。

也像我當年打從鄉下進城來,捧起咖啡當醬油喝,如今咖啡卻已成為生活必須品。

若有著愛馬循循善誘引導我,必能改造我的欣賞層次,聽懂名音樂家的旋律心聲。

海頓六歲為了學琴離開父母,他是個乖巧不叛逆的孩子,他的音樂也有著中規中矩的基調。

不會讓人猛然驚豔,但也在時代洪流中穩如泰山,是功力深厚的那一掛。

愛馬幫我把海頓的小夜曲PO進來吧,也許睡前我會想聽,雖然舒伯特的催眠效果更好。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4-19 03:32 回覆: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4-19 03:53 回覆:

繽紛喜歡的小夜曲是這首四重奏的第二樂章,從4:33開始差不多五分鐘。整首曲子四個樂章有快有慢,對照下很有趣味。

繽紛喜歡我介紹的曲子,我聽了真高興!尤其是 udn 裏有許多喜歡古典音樂的格友,也都發文分享自己喜歡的曲子。繽紛對我這麽捧場,我當然要更努力寫文與選擇音樂。

各種音樂都有其美妙的地方。神明繞境或廟會時的鑼鼓喧天,也是音樂,仔細聽也有另一番體會。

音樂不限至於國籍種族,或者地點場合。古典音樂縱使有一定學習與欣賞的門檻,但作爲聽衆的我們切莫被門檻限制。在仔細聆聽之後,我們都可以喜歡或不喜歡,尊重我們心底的聲音。

我是那種不會對 “包裝” 全部買單的人。名牌自有其成功的原因,但名牌不是一切,我們的生活也不該被名牌主宰。呵呵,我這樣的人是不是很難搞?!


繽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4/12 04:29

上一回來,聽了兩段海頓的樂曲,我睏了....。

今晚在Reaizuguo那兒聽了海頓的小夜曲,原來我是如此喜愛海頓。

此刻又昏昏沉沉,太虛在望了,勢必還要再來第三趟,聽一個完整的。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4-13 05:48 回覆:

繽紛這麽晚還不睡啊?

以前孩子們小的時候,我也喜歡當夜貓子,用夜裏安靜的時光完成白天沒機會完成的事。

但幾年前開始,發現早起床有天然的日光,睡了一夜頭腦也比較清醒,反而喜歡晨光。

高興繽紛喜歡海頓的音樂,他的交響樂之父的名號不是虛有其名的,相信越聽會越喜歡他。


Valley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4/10 21:55
謝謝愛馬﹐在家工作的期間﹐能夠經過你的指引和介紹﹐享受這麼美好的音樂﹐以

及了解這位音樂家的生平﹐讓平淡生活也能增加一些flavors.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4-13 05:56 回覆:

謝謝 Valley 的駐足!

我必須招認,我是在家上班的魯蛇,因爲在家上班遠比在辦公室上班的工作時數更多更長痛哭

希望疫情快快結束,還我正常生活。


Sien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4/08 11:36

怎麼有這麼美好的系列呢,如此深入淺出地彙整了不同時代和面貌的音樂家,他們的早年經歷,人生閱歷,命運和性格衝撞,交融出屬於他們個人的風格。

音樂家以作品表達出他們的思想和人生故事,愛馬的敘述讓我們這些幸運的格友,能一而再地回來反覆閱讀和聆聽各篇,體驗其中的美妙。

這樣獨樹一幟的書寫模式,也是愛馬內涵和人生閱歷的交織,音樂的表達是感性的,但偉大持續的創作需要堅忍的意志。 愛馬的這一系列音樂家故事,在工整中充滿感性,也在驚奇不斷的生命歷程中,堅持一份平鋪直敘的預期。

生命痛苦,但也美麗,但終究要歸於平淡,斯人已逝但作品長存,曾經最在意已經過去,藉以抒懷(或營生)的作品卻永世流傳。

真味是一份雋永的存在。

也謝謝愛馬在女兒自美回港旅途中,給予她的安心與協助。  

好久沒有回來UDN, 特別回來推薦!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4-13 06:19 回覆:

Siena 不要客氣!我自己也是媽媽,大家平安是我最大的希望。而且我什麽事都沒做,真的不要客氣。

轉眼間我的部落格歲月已近九年,有點難以想像。九年的生命是一段不算短的光陰,有時回頭讀自己的舊作,會看到不同時間裏我在自己生命中留下的足印。時間不停的往前走,生命中的過客來了也走了,留予我的衹是一方記憶。或許是這樣,我用這些文字爲自己留下給自己的記憶。

每個人的生命都是一本書,或者是一首交響樂。創作的人不同,樂器與指揮不同,因此每一首曲子都有獨特的顔色與聲音。有些也許平淡卻是讓人一聽再聽也不累。而有些或許高潮迭起精彩無比,但無法可以任意隨時聆聽。而最遺憾的,或許是如舒伯特的未完成交響曲。

很久沒讀到妳優美又有深度的文字了,望妳早日重出江湖


雲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4/08 05:11

第一次聽您罵人,還挺過癮的!

每個月到您這兒來上音樂課,認識一位音樂家,了解這位音樂家的生平、他自幼學習的過程,及作品的風格等,真是好棒!

對了,在文中,還能學到人生哲學與智慧。謝謝愛馬!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4-13 05:40 回覆:

哈哈,怎麽大家都喜歡聽我駡人啊?!

我也不是故意要駡人,但看到原本可以預防控制的疫情,卻被專家們誤導而成星星之火燎原,感覺痛心。

寫每月壽星音樂家,我自己也受益許多。每個人的人生故事不同,在不同的階段讀到的感受也不同。也許十年之後我再寫同一位音樂家故事,筆尖的方向又不同,因爲那時的我已經與今日不同。

謝謝雲霞的鼓勵與支持,您的持恒優質創作,才是我學習的對象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