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不經一事不長一智
2020/07/27 18:06:31瀏覽1268|回應16|推薦93

gulumcan--小提琴音樂

不經一事不長一智

網路普及後出現了一個新世代現象,人人都可跳出來做評論員。更有甚之的有些人大有「天將降大任捨我其誰?」之概,不斷以正義代表之姿到處亂射飛鏢,後來就成了「正義魔人」。「正義魔人」對自己的法律知識和社會常識過於自信,又自命道德高度超越常人,慣常根據自己的夢幻標準,對未能深入理解的事,經常會立即做出攻擊性的批判反應,往往不但會誤傷標靶對象,更有可能無風起浪;帶動一場無謂的群眾糾紛。耍嘴皮是很輕鬆容易的事,但起事者還能做點其他具有建設性的作為嗎?

大約十多年前,社會上曾因老人"安養"問題掀起過一段新聞熱炒。起先是有一位記者在醫院偶然間發現,有個臥病老人的雙手被布條綑綁在床欄杆上,記者義正詞嚴地在標題上下批判"看護凌虐臥病老人",接著電視和報紙開始到處搜捕同樣案例。又過一段時間,另一個據說是偷拍得來的"看護凌虐臥病老人"影片,不斷在許多網路社群中廣傳,看護把一個失智老人放在凹槽內一大片塑膠布上給他洗澡,還有很多人說︰「為甚麼不在浴缸洗?這樣多沒尊嚴?」。我確實相信,那些在又罵又諷的人,應該是從來就沒有照顧過病患經驗的人。

後來,我並沒有看到真正理解事由的申訴說法出現,而這個問題在公共媒體上冷卻後,老人臥病照護的許多問題依然存在。其實我很理解當時為何未見申訴說法的出現?因為我就是遭遇過這些狀況的過來人。如果我是新聞事件中的當事人,即使可以把原由解釋得很清楚,但在那個當下;也不可能有那麼多時間和精神去做申辯。而且在熱點時段申辯,最有可能又會惹來更多莫須有的攻擊。另一個問題是大多數人都慣常會忽視的,長期守在病禢旁負責照護的家屬,其實也是另一個"病患"!有些事看來簡單,除非親自經手過,你就是難明其中眉角。

從2003年起大約兩年間,很多時候我是24小時全天候在醫院裡面過日子的。家父和岳母分別住在相隔不近的兩家醫院,而且一個是車禍傷腦,精神癲狂。另一個則是早發癡呆,沒有自理生活能力。白天上午八時前,我要從B醫院趕到A醫院,去接家母的交班照顧家父。晚上八時前,我要從A醫院趕到B醫院,去接岳父的交班照顧岳母。來回都要騎機車經過20多公里。亦即,我並沒有固定時間可以睡覺,只能看到病人睡了,就得要趕快爭取時間在病禢旁的躺椅上急眠。

家父和岳母的腦袋都出了狀況,他們每次的睡眠時間都不會超過三個鐘頭。家父受傷後;記憶時常退化到少年時期,他一醒來就會大叫︰「快逃啊!日本人的飛機要來轟炸了!」我就得要把他放到輪椅上,用小跑步推出病房,到樹蔭下告訴他︰「日本人的飛機已經飛走了,這裡很安全。」他呆呆看著周圍的花木就會安靜很久,我也因此練就了在輪椅旁;也可以站著睡覺的功夫。

岳母的問題更讓人頭疼!岳母在癱倒前10年就已失智,他時常會莫名其妙跑去廚房,把瓦斯開關扭開,沒住院前,好多次我一推開岳家的門,就一股濃濃瓦斯氣味衝鼻而出,岳父在客廳坐她身旁竟還渾然不覺。岳母未失智前脾氣本就很糟,失智後只要醒著就不斷開啟她的"錄放功能",不斷重複那幾句問話,不回答還會發飆!有一晚她精神特別好,回答她的"重複播放"已歷時約三個鐘頭,我的眼皮撐不住了,只好把她的雙手用布條綁在床欄杆邊,我就趴在床邊瞌睡,睡沒多久;後腦袋忽然被一個巴掌重重摜了下來。

一睜眼我幾乎要昏倒!岳母打點滴的針頭,和導尿管線都已被她拔掉,床上是一大片紅黃穢物,血噴得到處都是,她卻坐在屎尿堆裡對我得意的微笑,岳母好本事!竟能乘著我瞌睡時,把兩手腕上的布條都扯脫。兩位護理師趕來喋喋指責我;是怎麼在負責看護的?我只能連聲道歉,那晚我再也無法睡了,頭痛如絞。快清晨時掛了通電話給岳父,告訴他我身體不適,是否請他今晨早些來接班?這邊交班後,我騎著機車往父親住的醫院駛去,途中經過一處農莊。

我完全不記得自己是怎麼栽進農田灌溉的水溝裡睡著了?幸好我只是一半身子埋在水裡,腦袋則是仰在布袋蓮和草叢上沒有溺水。兩位農人把我拽出水溝搖醒,問我怎麼回事?是否要送醫院?我說沒事,扶起機車又急急往父親住的A醫院趕去。有重度疲倦症的人,睏倦來襲時即使拿針尖去扎他,他也不會想動一下,因為這時不但疲倦蝕人,全身筋骨痠痛到恨不得老天來助我解脫;打個大雷把我劈了吧?!

這還只是那幾年裡一小片段的敘述,那些累到可謂"生不如死"的過程,除非曾經親身經歷過,筆墨實難以形容一二。我也曾用布條把我在照顧的人雙手捆綁,因而受到來探病的人指責。至於院方照護工在幫家父洗澡時,我都會在旁邊看著或協助,同樣如前述影片般的凹槽和塑膠布,但那時我對她們只有感謝和敬佩,這樣的工作需要多大的耐心耐力?家父還並不似那段影片中的失智老人會不斷出手打人,家父只溫順地讓其他看護進行翻身洗濯,她們就已經揮汗到上衣全濕。對於那些既沒擔當過,又不具相關常識的人,僅指望他不要酸言酸語也難。

那些年在醫院裡也遇到過多次;各宗教團體來祈福助禱,我都很感謝!但也曾有個八婆不斷教誨我"業力"的道理,說什麼"前世怎麼造因?今世就怎麼受果"的道理,我當即不客氣地把她推出門去。我熟悉的人裡也有熱衷於常跑醫院佈道的,她的父母、公婆臥病時,她就從沒守過一次病榻。還有的父母還沒死,兄弟姊妹在病禢旁已吵成一團;甚至還有當場濺血的。這些人也有可能此刻就充滿聖光;在網路上佈達天聽;或大談孝道。病患家屬中還有一種女人令人看到就嘔?一遇到男人就嗲聲嗲氣,小鳥依人狀。可一轉身面對家人,就狀似羅剎閻魔,自己做不了什麼事,指摘起別人來頭頭是道。

頻繁在跑醫院的那十多年,多次發現護理師給錯了藥,我照顧的病人換回原藥,可是那另一位病人呢?大概已吃下肚了吧!有家屬在照顧的都有可能出錯,那麼讓外傭在照顧的又怎能期望不出錯?那時讓外傭全天候守病榻的情形真不少,我看著會冒冷汗!我們看護病人已經很有經驗的人,當班12小時已覺很累,讓外傭全天候照護,有沒有把人當人看?有次病房裡出現大騷動,也不知是護理師或外傭出錯?把給氧機撥錯轉扭,病人的肺被灌爆了!口鼻噴出來的血沫染紅整張病床,外傭嚇得全身顫抖,不能言語,我趕快把鄰床的家父先推到外面走廊去。

能夠讓病患較少痛苦地走完最後一程,有如打了一場勝仗,但負責照護的家屬,在我見過的諸多案例中,下場大多反而是夠悲慘的。沒守過病榻的其他親屬須知,你能維持正常生活,仍在工作或快樂地去進行休閒活動,並且讓臥病親人受到安全和較舒適照護,是那個守在病榻邊的人用自己半條命換來的,他們失去的還不僅僅是自己的健康,還有很多難以名狀的煎熬,即使身邊的人都不見得能體會到。


守著病患就不能去工作,不工作經濟就會困窘,很多家庭遭遇這個問題後,那個挺身而出扛下重擔的人,自此身心俱衰再難振作。在其他親屬仍可照常光鮮生活時,他(她)成了其中唯一的一支枯木,還不見得會受到所有親屬的尊重,那些有如重塵火宅中的奇情百態真是看夠了!看夠夠了!那些年也曾遇到過一些知名或不知名的陌生的人,在我快撐不住時,及時伸出手來協助扶持,我即使再叩首謝恩也難以表達感激之情。

不經一事不長一智,我如今仍不覺已開智慧,只能輕輕說一聲︰「我來過,又走過去了。」現在我也老了!此時我最重要的願望;來日當我走到盡頭時,但願一蹬腿就能走人,也無須帶走一片雲彩。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AESI15&aid=145058229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吹起了自然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04 01:16
說的是好走      但是在還沒走之前 還是可以有其他的心願啊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8-04 15:47 回覆:
生前沒處理好的事,身後將完全無能為力!

吹起了自然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03 00:10
走過了 盡心了
將來如您所願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8-03 13:54 回覆:
已到這把年紀何以奢談將來或心願?

意樵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再說
2020/08/01 21:17

人就是人,別老想當神。

之所以為人,是因為多了會思考的腦子。

若丟了腦子,就只是會交配抱養的動物而已,別太自我感覺高大上的優良。

我從不信任何宗教,只有認同與認可。

至於死後審判,前世今生,七世不離,永世不分,或許有再世為人的可能,卻不是自己認為有就有。

在醫院和養護中心裡看了太多太多自認為可以上達天廳的人,因失智失能而被家人安置在照養護機構裡,包著護墊插著管子玩著自己的鳥,嘴裡一直含糊不清的念念有詞,聽懂之後知道他說的內容。

總聽到他說有感應,自己是誰誰轉世,有權可以管動地藏王,又說他可以前世今生來來去去,天堂地獄沒人能管他......

無法做對談,只能順著他說....對~觀世音派我來幫你換尿布,觀世音還交代你要乖乖,不可以再把手套拉斷。

我充當暫時性的小鬼。

天啊


塵!! 細細的飄飛每個地方 ~ 緣!! 淡淡的遊移無所不在~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8-02 00:46 回覆:
我的原意並不是要否定宗教。"藉著宗教外衣妝點個人身段,這只是少數"非正信者"的情形。武斷地否定所有宗教,又會從右極端跑到左極端去。此事有空時我再來解釋。

意樵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個人好惡
2020/08/01 20:35

藉著宗教的外衣,妝點個人的身段,令人反感。

真實的佛教意涵是勸人向善普度眾生,慈悲為懷布慈為首。

從我開始分辨宗教派別開始,我對佛教的認知就是"迷信"、"鄉愿"、"耍小聰明"、"斂財"、"騙色"、"裝神弄鬼"........

曾幾何時開始,佛教成了隨意批判他人的惡教。

是上人示意還是教徒惡為!?

不懂尊重為何意!?

人心是自由的,宗教是寬廣的。

佛教是勸戒和為善,並無高人一等,也不知誰給他這種不要臉的優越感和要不得的批判,隨意批判與他不同調的人下地獄。

我說,最該下地獄的是隨意批判他人的人。

他吃素就自詡人神無敵!?

他信佛就自比高於他人!?

他追上人就自認高高在上!?

真是活見鬼。

我知道這篇一回,鐵又得罪人,得罪就得罪,那又怎樣呢!?

信佛信到走火入魔,他不下地獄誰下地獄!?

是人就是動物,優劣不是他說的算。

批判別人只顯得他狹隘又偏激。俗話說~人貴自知。

在任何宗教派別之下,並無誰高優誰低劣,一切自有宇宙大氣運行護域。

碰到這種宗教癡狂者,怎不令人惡!?

自己明腦智慧不開,當以為他人都跟他一樣白爛癡愚。

天啊


塵!! 細細的飄飛每個地方 ~ 緣!! 淡淡的遊移無所不在~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8-02 11:03 回覆:
「正義魔人」之所以讓人觀感不好,他們太主觀、太武斷,動輒全盤否定別人的經驗,並一貫採取批判角度對人對事。我們在討論這個情況時,仍須很謹慎採取我觀的方式,否則不知不覺又會成了另一個「正義魔人」。

盹龜雞~ 花東世外桃源 - 池上鄉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01 19:13

文中所說的 都遇過 。 真是從未參予看護的人, 才會對: 病人在大片塑膠棚內洗澡大驚小怪~。這是真正用水在沖洗身體 洗頭髮, 病人很舒服的 ;只有住家裡的病患 才能享受接水洗頭洗乾淨。在 ICU 或病房,有擦澡就不錯了, 想洗頭要另外約人付費洗。

傳教的更是 走火入魔的怪胎 。

我家兩老 一個信基督 一個信佛教,我們家人尊重個人信仰。

偏偏碰到 佛教信徒探望完佛教媽媽後,執意勸爸爸也信佛。 婉拒說尊重老人家 已經信基督了,居然被數落: 就是不信佛,所以業障重,得了這樣的重症。 聽了 快氣爆了 !

毫無慈悲心 口出惡言威脅,真是 信迷了,腦袋也燒壞 人也變惡了。 審判批評婉拒推銷的家屬, 傳不成教,還成為宗教反面教材。 這種人,連一旁掃地的清潔OBS都看不下去 ,直言 不應該這樣說人家。

台灣的習俗裡 女兒是家族裡隱形不存在的,發生事情故時會傳喚,好康的繼承 , 還是交給心愛的兒子。我的好多同學朋友 是這樣 ,也只有認了 。 只是要提醒自己,拔刀相助可以, 別把自己的命也賠上去。

重度疲倦摔到布袋蓮池裡還算好的, 摔到坡下 山下 ,皮肉筋骨受損, 那就慘了。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8-02 11:37 回覆:
家母原是天主教徒,晚年才改信佛,其中有一段比較超現實的原因。家母無論在前後兩種身分時,和其他宗教的朋友都相處得很好,從未在宗教觀點上與人爭執。她在生病住院時,有一群基督徒朋友來為她祈禱唱聖詩,她也欣然接受了。
家裡還有一個修佛修得很勤的人,在處理後事期間擺出先知姿態,仍在不斷罵這罵那,在我看來是真正"走火入魔"了!
常往醫院跑的那十幾年,在醫院裡照顧父母的,的確絕大多數都是那家的女兒。在我岳家,也早就被教育大女兒必須擔當;那個只奉獻不計犧牲的角色。做她的丈夫要安定這個家,我也只能當蠟燭多頭燒了。

靜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01 04:52

真奇怪,每每講到做人處事時,就會有人裝不懂,照顧是應該,花錢也應該。

被照顧的人都沒表示,實在也真不會做人,但照顧者也不能說話,會被疑為是有目的性的當好人,做人真難。其實也不是被照顧者經濟都不好,有的手上也有錢,但就是裝啊。最後把錢給自己喜歡的後輩。

犧牲自己的一切,如果經濟可以的話,心情要平衡,絕對是功夫了。如果經濟又不好,那心情只有自己明白了。即時這些狀況都難,但對自己絕對是挑戰。恭喜您,過關了!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8-01 13:50 回覆:
家裡老人還在的最後幾年,我體會到的人情寒暖,比之前一世的體會更多。沒有在那家生活過,即使相處過幾十年,仍不要太自信已很了解那家的事。大家都說"那是個大好人",你可能看不到他在對待另一個完全不設防的人,能有多冷酷無情!
我喜歡率真的人,他不會是個"濫好人",有一套能平衡事態的價值標準在心中,不裝模作樣。雖不會事事都迎合我,但我相信即使大利當前;他也不會出賣我。

靜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30 01:50

各家狀況都不太一樣,有一種就是父母有偏愛的小孩沒照顧他們不要緊,照顧者的那個還要被嫌棄。最後父母把財產給沒有照顧過的小孩,然後這些人還要懷疑照顧者是否有A了一些放自己的口袋。這是朋友曾告誡過我的狀況。

總括就是,盡責任時大家都推諉,有利益時就開始爭吵了,就很難看啊…

犧牲自己的那個人,隨著時間過去,不但沒有像一般正常工作的人為自己掙一些錢,最後還有可能會被批判,落的裡外不是人。與其批評別人是否孝順,檢視自己能做到哪個程度比較實在吧。但看看都是努力去評論別人的事,自己又不怎樣樣的人居多。

我同學是,她的經濟能力好,所以她出錢,她的兄嫂出力,倒也互相配合的很好。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7-31 14:24 回覆:
如你所述,有些家庭的預先措施很明智,早已分配好誰該擔什麼責任。這須要老人在未亡前就做妥善安排,也須要子女們都先有共識。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7-31 14:35 回覆:
岳母生前有一天忽然迴光返照清醒,告訴我她在很多處藏了積蓄,這件事連岳父和其他人都完全不知。岳母不久後就去世,我載岳父去老宅,從幾個暗處挖出來成疊或打包的鈔票,在岳父面前堆到膝蓋那麼高。岳父當天就去銀行換成幣值,立刻匯給台北的大兒。老天知道,我在清理過程中連一文都沒私藏過。
那時久未工作,其實我的經濟已有點窘迫,又要時常帶岳父去高雄看診,岳父從未幫我加過一次油。他的兒女們來醫院看他,我有時還得自掏腰包給他們買便當。老婆後來完全放棄繼承,我沒意見。但我的經濟再也無力起死回生,也讓我體會到一些;別人可能永遠看不到的另一面殘酷現實。

靜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29 03:51

照顧老人家這件事對一個家庭來講,自願者的那個人處境最後都會變的很艱難。不出力的人有可能會出張嘴,但一點力都沒出。

照顧的那個人犧牲自己的工作和時間後,物質上的東西都沒得到什麼,比如那個人無法工作就沒有收入,家人也不見得會諒解,是個苦差事。

如果真需要請人照顧,外人也不要評論別人的家務事,但這種人真的太多了。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7-29 19:03 回覆:
靜若曾經長年獨力照顧父母,這些事一說就能了解。還有一件事是更少人注意到的,有些第三代反應出來的態度可能會更讓人感到傷心!
第三代有照顧爺爺奶奶經驗的更少,這些"草莓"們的直覺反應,親屬中會守在病禢旁的人,應該就是最沒工作能力的。因此有些"草莓"對這個長輩;可能會不自覺就顯露出有點輕蔑;或"懶得理你"的態度。更甚者還會有人說出︰「我爸果然英明!早就知道甚麼事該管?甚麼事須要趨吉避凶。」
其實,會落到肩膀上就卸不下來的人,各家原因都不同。較早時因為我在報社都是晚上上班,白天看來最閒,但不會有人想到上午我還需要睡覺。接著有一就有二,到三個老人都躺進醫院時,我左支右絀;千呼萬喚,也只能喚到弟弟請假幾天來支援。那時真是五內俱崩,欲哭無淚啊!

和煦秋陽(但願人長久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28 21:05

人就是這樣   總是用自己的認知來批評別人

我照顧生病的先生7年    也曾照顧生病的婆婆     非常了解箇中的甘苦

現在都過去了   您要好好照顧自己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7-28 22:48 回覆:
多少舊事已如黃葉落盡。把往事梳理完,就可一點點逐步摸索那未來要走的長路。

月光邊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28 16:05

大哥您的故事我先前已經知道個大概

但是岳母這樣的老去真是折騰人

人家照顧一位已經吃不消您還兩頭跑

超人也會累的 您也太太太偉大了

這篇我看到那些傳教的幾句有嚇到

我們人真的很自以為是

要學習的很多 嘴還是不要太快的好(我自己要注意)

祝福大哥一切平安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7-28 18:19 回覆:
本不想再重提舊事,但現實生活裡有些風風雨雨仍未完全停歇,不想辯駁的人並不表示就認同了。考慮後寫下本文,覺得還是須要留下個說明和紀錄,讓未經事端者也知有這麼回事,此與UDN這裡無關。
宗教都在勸人為善積德,但有些人的個性和痼癖,並不會因有了信仰後後就完全改觀,有些人更會藉宗教的外衣,來妝點個人的身段。這只是一小部分的情況,不是概括論述。妳很單純,所以有些社會檯面下的情況;妳可能會接觸不到。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