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氣球正緩慢航行
2011/05/03 00:02:13瀏覽1555|回應12|推薦169

樹葉

  我在郊外的石階邊,體驗春天的聲音。…鳥兒嬌語,處處生機供牠們作為新聞談論。微風屢次在耳際呼呼,並自相反方向將你的髮流吹拂成亂七八糟,但,它卻總是逗弄得綠樹嘻嘻笑著,不由得令人感到差別待遇。還有一種似耳鳴的高頻聲響,我猜那是屬於電波的,如果心電感應真實存在,那麼也許正有一股思念在傳遞。

  小小的腳步聲在附近徘徊,片刻,我感覺手背有微濕的物體輕撫著,睜開雙眼,見柴犬試圖以鼻尖喚醒我,繼而,用牠一雙圓圓的眸子向我盯著。據說柴犬熱情的眼神只留給自己熟悉的人物,「那麼我是你的舊識囉?不知曾在哪遇見過你呢…」
  牠沒有回答,還是盯著我看。
  我發現牠的頭上頂著一片葉子,想起臣先生曾說,落葉是降臨人間的小天使,便問道:「呵!這個是你的小天使嗎?」
  柴犬望著我,眼神宛如一個同伴,於是我摸摸頭頂,在瀏海處也發現了樹葉一片。「我也遺忘了我的小天使了呢!」

小天使

  晨間位於山腰的面試,被那雙高跟長靴施了魔法,導致我來回爬了趟好漢坡。總算回到平地,但我的一日之計已因冷場而成了團結子,只是反覆想著自己是否在睡眠不足之下說出什麼意識外的話語。

  心情落寞的時候,似乎該有個陌生的伴侶方能解憂,在同時,我看見臣先生蹲在樹下收集葉子。原來他也跟來了,「但缺的不是這種精神型的同伴」我想。他將樹葉放入紙盒裡,抬起頭發現了我,打個招呼,便來到我身旁的站牌,開始興致勃勃地研究。今天他戴著頂畫家帽,帽沿底下一截短短的緞帶,像露出精裝書籍外的那種軟性書籤,彷彿輕輕一拉,就有現成的故事可看。

  他似乎正計劃起行程,回眸卻見我臉色有異,遂絮絮輕語一段屬於他的,好溫柔的鼓勵。那是好多流淚的時光內,我最盼望聽見的。
  「你沒有必要對一個loser這麼gently。」我縱容了口是心非。
  臣先生攔了輛計程車,向司機道:「把我的溫柔送去仁愛圓環。」並付了兩百元。「它搭計程車走了。」話畢,立刻換了種低沉而剛毅的語氣,「別管什麼考試,loser才是人之多數。走吧!跟我去玩。」
  這絲毫不像他慣常說話的方式,有時我會欣賞他的表演天份,但那時並不識趣,只無奈地說:「我不習慣你這個樣子。」
  臣先生等來一輛停靠的公車,步入其中刷過卡,又下來了。「把它送去東區了,沒問題!」
  「你還剩什麼留在身上呢?溫柔、凜然…大概只有尊嚴了。」我也攔下一輛計程車,「把這位先生的尊嚴送去…這附近就好。」,並付一百元。臣先生似乎靜靜地看著,我回過頭,才發現他的表情已經變得可憐兮兮。
  「我現在只是個可憐蟲了,妳…妳陪這隻小蟲去玩好嗎?」臣先生哀求似地問著。
  我向迎面而來的公車揮手,只將他送了上去。

氣球

  無情地對待了那個會活動的小天使,令我懊悔,差遣電波傳話,卻都是同一人禮貌性地交代未開機狀態。煩惱之餘,我坐在石階上想辦法,不知怎的卻聽起春天的聲音,精神渙散之際,思考模式總是很跳躍的。

  不曉得公車將那一縷遊魂載往何處了?他分崩離析的性格,現在分散在台北市的各地,想到這裡,我竟因說服自己而開始惶恐。

  我帶著一顆氦氣球來到午後染著些微淡棕色的仁愛路,彷彿透過公車車窗漫不經心地瀏覽世界一般,搜索著臣先生的足跡。至圓環旁的斑馬線,我鬆開手,讓氣球緩緩升空,那裡面塞著一則訊息:「無論你去到何處,請停下來等等我。」
  當它上升到一定高度而爆炸時,地球也許正好自轉到他的位置,那封信會飄啊飄的,降落在緩緩步行的臣先生手中。至少在除去那些物理定律之後,這點子大約是可行的。

  沿著林蔭大道朝熱鬧的商圈前進,遇見遊憩中的小黃狗,牠也載著一片小天使。正研判是否巧合之際,瞥見有領帶繫於鄰近樹上,咖啡色的,沒有一點花樣。那是被計程車送往東區的「gently」,但周邊並未留下隻字片語。我好氣地笑了:一點提示也不給,這可是在考驗我與你有多麼契合?

你的襯衫

  白色的窄版襯衫,鋪在百貨公司後方小公園內的花圃邊,那對棉質的肩章,代表主人溫柔的性格中,兼容的凜然氣概。拿在手中,它彷彿還留有些許暖意,但分不清是餘溫,或是我記憶中那種腆然的熱度。

  那是微寒的一月,臣先生該是雪人似的了,但為求與我平衡,而穿了件復古的軍裝大衣,看來直直挺挺。他說,一個穿著單薄的女孩子,手挽的如果是個裹四五件衣服的男人,將得來譏笑。那套帥氣的軍裝大衣,引得我頻頻稱讚,臣先生總藉機詢問:「借給妳穿好不好?」
  我總以自己不會冷為由,外加一句「走在我身邊都沒有做英雄的機會,很無趣吧」,讓他摸摸鼻子。其實那時,我身上的新衣已近無法支撐。為了於上午的活動中亮相,而趕在前晚熨燙,卻意外將它熨壞了。倔強如我,在破損處的內側黏上膠帶,照樣穿了出門。

  在新公園周圍宛如時光倒流的區域,臣先生蹲在路邊與街狗問好,我一個彎腰,卻將熨壞的部份整個撕裂。難得性感演出,不知臣先生作何感想,但他只是很滿足地將大衣披在我的身上,好像終於有機會服務女性一般,然而,一陣冷風經過,他的表情倏地變得苦哈哈的。

  我們溜入咖啡館的洗手間,軍裝大衣歸還給不耐寒風的人兒,我則穿上臣先生的肩章襯衫。正對鏡將大一號的部份折得合身些,無意間發現他在後方靜靜注視著,我轉過身,與之相對。他沒有作聲,仍在微笑中端詳著我,溫柔的眼神似乎帶有許多無法解讀的含意。
  我報以一個羞赧的笑,低下頭。其實…像我這樣狀況百出的人,機會是源源不絕的,但他不做邀功的英雄,而宛如兄長,那雙深遂的眼,偶爾還成熟得像個父親。

  也許從前並非不怕冷,只是將之視為必須忍受的當然,穿著那件襯衫,暖暖的感覺不僅在身邊洋溢,似乎也煽動著心中的幸福。或許不是這種質料比較禦寒,只因為那是你的襯衫…。

小帥哥

  在BREEZE附近,又遇著一隻頂著葉子的小土狗,但遍尋不著任何臣先生遺留的物品。傍晚將屆,人群驟增,加以那一帶有若干攤販聚集,也許他的尊嚴早已被撿去充當商品了。

  途中遇L,她欲將易碎、不可重壓的貴重物品委託於我,打開迷你的毛毯,竟然有一雙清澈雪亮的大眼睛盯著我看。我不由得倒抽一口氣,「這個人是…?」
  「他叫小帥哥,」說著,她精靈笑道:「妳覺不覺得?他長得很像妳的臣先生呢!」
  「哪裡像了!?」
  「妳看他眉毛好柔順,還有一對大眼睛啊!」L說。
  那臣先生該有一付英俊男性的眾生相了。但是,嬰兒的長相都大同小異,對我來說。

  小帥哥是L的親戚剛蒞臨人間數月的孩子,而這位大姊,為了散小財去搶購超值物件,竟然隨興將「大財」散在我這兒,小帥哥的父母若知,一定要急壞了。

  嬰兒在我的世界裡是種稀奇的角色,見了他們,我總是很難產生自然的反應,更別說是與他們互動。記得有個長輩說過,只要嬰兒來投懷,妳就自然懂得怎麼抱他了,如今小帥哥投懷,我還是搞不懂怎麼個抱法…。

  想起此處設有育嬰室,我按著圖示走去。一路上,許多人對穿著迷你裙、踩著三吋鞋跟,卻抱著嬰兒的女郎投以特別的眼光。小帥哥倒是靜靜的,專注觀察著周遭的一景一物,偶爾回頭稀奇地看看我,引我莞爾。
  「你為什麼這樣看我呢?是因為我像其他世界來的嗎?」我摸摸他的小臉蛋。
  他的眼神,彷彿我是這新鮮環境中最稀奇的那個。該說他敏銳嗎?我常覺得自己不屬於這個人間。

  抵達目的地,我因輕微迷路而誤入洗手間,女客見了,連連讚美著「她好漂亮!」
  「他是小帥哥呢!」我笑答。
  「啊!小色狼。」她佯裝驚慌,一溜煙去了。
  我愧疚地看著小帥哥,「真是對不起,原本是美女的,現在害你變色狼了,請你原諒我的無知。」我輕撫他的小額頭。

  育嬰室裡有面鏡子,小帥哥似乎特別喜歡它,目不轉睛地看著其中的世界,彷彿發現了新大陸。「沒想到你也喜歡鏡子呢!」我抱著他來到鏡前,讓未來的小哲人盡情探索。鏡子也是我的鍾愛之物,原因無非它最客觀。人們總是輕易相信自己建構出的公義,然而很多肉眼看見的方正,一旦入鏡,即暴露出歪斜,於是千百道理都有被推翻的一天。
  「將來希望你能像鏡子一樣忠實…」我向小帥哥觀察得出神的倒影說。
  他笑了!

  餵食畢,我將他放在長椅上,和他嬉笑。不知什麼緣故,在與我共處的一小時內,他都保持斯文。「L說你像臣先生耶!」小帥哥不認識他,我心血來潮,將咖啡色的領帶掛在他的胸前,「每次和他在一起,我就會長大一點點。」
  聽見「長大」,小帥哥的雙眼一亮,想必這是他最耳熟的一種期許。
  「能作一個使人成長的精神伴侶最好了。因為那形象最使人眷戀,並且也代表你成熟得像個哲學家。」
  他圓圓的眼睛看著我,似乎很疑惑。
  「這對你還太深奧了嗎?」我將他抱了起來,「沒關係,你現在還好小呢!我只是你生命中的小龍套,在你慢慢長大的時候,還有很多人,很多道理等著你認識。」

新皮鞋

  將萍水相逢的小帥哥交還給L,不知那一縷遊魂是否仍在等著,我再次拿起手機撥打,這次接通了,但正要講話之際,卻失去電力。想起當時將他推上往大稻埕的公車,我於是拖著疼痛的步子,行至後站。屋外已是星光下的世界,後站像個美的供應處,我彷彿是在飾品配件閃爍的光芒中,為了自己的執著四處張望。不過,踩了十二小時的高跟鞋,我的行動力幾乎來到極限,膝蓋以上的身體猶如隨時會自小腿上方脫落。

  來到重慶北路,經過兩個街口,終於發現臣先生了…,除了那頂書籤帽以外,他看來煥然一新。不論變化如何,臣先生的計劃永遠有辦法很快趕上,他大約玩了一下午,正安然地坐在那兒品嚐小吃。我疲憊地走向他的面前,撥撥被風吹亂的長髮,「對不起,中午不該對你那樣的。」說著,置領帶與襯衫於桌上,「你的尊嚴我沒找到。」
  他抬起頭來看我,一邊臉頰因食物而鼓鼓的,那模樣總是逗我喜愛。
  我一個微笑,「好了,我要去搭車了。」說著,轉身離開。
  「新鞋子給妳穿,好不好?」
  聞聲回頭,見臣先生拿出一只鞋盒,掀開盒蓋,自裡面取出一雙嶄新的皮鞋。望著那雙男鞋,我為難地向他看了一眼。
  「呵,沒有妳的膝上靴氣派,不過穿起來比較舒服喔!」臣先生說,一面將皮鞋遞給我。

  穿起臣先生的新皮鞋,我的高度瞬間減去九公分,平時能與他平起平坐,如今倒真像個小女孩。彷彿帶著女兒外食似的,臣先生又為我叫了一套餐點,看著我吃完,才手牽著手漫步離去。

  他的新鞋不如馬靴那般堅硬,但因大了兩號,使我只能以半拖行的方式舉步,為免跌跤,始終讓臣先生牽著。經過新圓環的玻璃帷幕邊,我無意間看見自己的倒影而笑起來,那雙尺寸不合的鞋子,使人想起卓別林。獨行時那些在鏡前的佇足,都是為了填補心中的缺隙。現在有了臣先生的微笑,只顧沉浸在與他比肩齊步的感覺中,造型滑稽或身材比例都不重要了。

  「你留下什麼尊嚴?」我問。
  「原來要放這件褲子的,後來想想,如果尊嚴沒有被妳找到,卻給別人撿走,那就不好了。」他說。
  知道他話中有話,我不禁莞爾。「那你怎麼沒有把帽子留給我呢?」
  「帽子代表我的智慧,這個丟不了,到了我生命終結的那一天,才能放棄它。」
  每每想像自己在那遙遙之日的模樣,便使我恐懼,「那時候的世界不知道是什麼光景?」
  「世界不會變的。」臣先生的眼神流露著自信,他舉手遮天,「妳看,我是不是能蒙蔽一大片天空?」接著,他回頭問:「可是有嗎?」
  我搖搖頭。
  「是啊!我們編織的永遠是小小的夢,」他劃了一個小小的圓,「無論每一個夢想如何大起大落,對整個宇宙仍舊是微不足道的。」然後,昂首蒼穹,「這就是一個大世界的模樣。」
  我在喜悅中,依偎一顆浩瀚的心,伴他遙望無邊的宇宙。「今天,我和一個小小的你說,每次和你在一起,我就會長大一點點。」
  「我們都在生命中不斷成長…不管是妳,不管是我。」
  「你跑得好前面,希望我不至於到你旅程的最後一刻,才終於追不上那些消失的思想。」
  臣先生笑著看看我,「不會,妳會長大得很快的。」
  我不解。
  「妳愛寫夢,造訪不同的夢鄉需要很多睡眠,人說『一暝大一吋』啊!」
  我瞪大雙眼,偏過臉去,「你一定還沒原諒我。」
  臣先生呵呵地將我的手放入他的臂彎內,輕吹口哨,攜我穿過馬路,向遠方的站牌走去。

獨行者

  倘若以往他坐在最前方的日子都不計算,今晚是我們第一次共乘X路公車。雙人座中,我欣賞著入夜後的舊市區,一會兒側過臉去看臣先生。他也轉了過來,與我相望,每當這樣近近地注視,他的一對眼睛便顯得大大的,可愛得讓我總忍不住微笑。
  我輕輕拉了拉他帽沿的軟性書籤,問著:「這本書的第十五頁有些什麼故事呢?」
  臣先生將我按壓在他的肩上,開始低語…

  第十五頁:有個年輕的女孩子,她是好多人生命中的配角,很漂亮的配角。她沒有太多的對白,也許只是陪在一個更重要的角色旁邊微笑。人們會記得關於她的什麼呢?記得她長長的頭髮、櫥窗模特兒一樣的臉龐、很有個人特色的穿著,卻不記得她蘊涵什麼,記得她的瀟灑,卻不記得她在乎什麼。沒有人關心她的結局,縱使她也曾淌過眼淚,因為她只是配角。不過,她是獨行者心中的一顆星。

  「是那個不存在於任何戲劇中,總是在深夜佇立街頭,凝望紅綠燈倒數的秒數,希冀追隨往日的真摯的獨行者?」我問。

  嗯,他只存在於那女孩子的故事裡,永遠使她漣漪,永遠眷戀於她

  倚靠著臣先生的肩膀,我透過車窗看著樓房間狹窄的天空,那氣球不曉得飄到哪兒了?不似科技的產物,急於飛越對流層,繼而平流層…證明人類的偉大,氣球的速度是很悠閒的,但不要緊,慢慢飄行吧…因為裡面的信將永不過期。

  「獨行者,無論你去到何處,都記得停下來等等我,我會和你一起長大的。」

依凡斯 2011.04

※這篇文章搭配的歌曲是史蒂芬畢夏 (Stephen Bishop)演唱的〈It Might Be You〉(1982),聆聽與否,格友可自行選擇。

Free counters!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vanceair&aid=5162099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Sunny Tsai(催眠諮商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好奇
2011/06/02 21:11
創作這些篇文章的背後
是一個怎樣的靈魂啊?
Sunny Tsai,Certified Consulting Hypnotist執照催眠諮商師
Sage Hypno:3000 Hwy7, Suite 202,Markham, Ontario, Canada
Tel:(905)910-9859 website:www.sagehypno.com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6-03 00:12 回覆:

晚安 Sunny!

我想想…,應該是一個易懂、期盼知音,但又不希望太輕易就被瞭解的靈魂。


小管
小管回應
2011/05/22 19:16

這裏是一個依凡斯式的“夢,然而文章的內容時而真真假假、虛虛實實,時而捉摸不定,是為“幻

所以我說依凡斯是“夢幻的,別生氣噢Fox無言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5-22 21:38 回覆:

我很喜歡「夢幻」這個形容,但每個人對它的定義不同,有些人說起來像恭維,有些人像嘲諷,還真是令我無法捉摸。

先有「真真假假、虛虛實實」,才「捉摸不定」,這解釋挺中肯的!

我會問你是不是玩笑,是因為那隻狐狸啦…,它實在讓我很難推測你的語氣。


小管
小管回應
2011/05/22 01:06

Evance 您好:

我想我的資質比較遲鈍,這篇文章,我看了幾次,雖然不會看不懂。

除了聽到音樂,就會想起變裝後的達斯汀霍夫曼,就是參不透文章內涵的意義。

依凡斯真的好夢幻喔........Fox想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5-22 02:01 回覆:

這篇文章沒有中心主旨,但有一些思想分散在各個小節裡面,有「臣先生」參與的散文,風格大概都類似如此。

想必你對《窈窕淑男》的印象應該很深刻囉!但我沒有看過這部電影,所以聽到歌曲時就不會浮現預先留下的畫面了。

你最後這句...是玩笑話嗎?


柔怡~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伊凡斯
2011/05/08 21:44

伊凡斯的小說充滿戲劇張力與懸疑

伊凡斯的散文如行雲流水令人再三拜讀低迴不已

小小年紀的伊凡斯美女聽的是媽媽年代的老歌

伊凡斯就像萬花筒令人目眩神迷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5-09 23:11 回覆:

謝謝柔怡!我好喜歡萬花筒這個形容,因為期許自己能做一個多采多姿的人。

其實我不只聽媽媽年代的歌曲,奶奶、甚至曾祖母那個年代的也聽。以前覺得這是個使人感到寂寞的嗜好,現在不同了,它好像讓我的想像力可以垂直延伸。

希望將來我真的是只萬花筒,輕輕一轉,便是連篇使人目不暇給的作品!


Sir Norton 鑽心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起飛向夢境
2011/05/07 23:18
您的創作真是意象萬鈞, 將夢境的與驚心, 作出奇情的組合排列。
我品讀到, 不只是小小說的懸疑, 新詩的精雅, 散文的直率, 哲理小省思。
好精采的安排!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5-08 00:35 回覆:

謝謝Norton…也許該說您是誇獎了呢!「意象萬鈞」對我而言是好可貴的。

我喜歡在文章裡面放入許多元素,當然,也希望閱讀者能自其中接收到這些我想傳達的思想。

很開心能得到您的欣賞!


夢真姑娘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致候問安
2011/05/07 10:04

特來拜訪並欣賞您的大作!品味雅,意境深遠,描繪流暢!讚!

委實不虛此行,得益良多,祝福安康快樂,順心如意!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5-08 00:29 回覆:

感謝夢真的欣賞與稱讚!往後也歡迎您常來看看。

Wish you have a wonderful May!



像看藝術電影
2011/05/06 11:28

像看了一場藝術電影 ,

有些場景好似可有可無 ,

但是卻又有牽連 .

看這篇小說 ,

要在自己腦海中浮現畫面 ,

這樣子就能進入故事的情境裡 .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5-08 00:21 回覆:

我有時在想,「像藝術電影」是不是一種婉言。

但有藝術電影的氛圍是件好事,不過我希望有一天能發展出更獨特的敘事手法。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很美的文
2011/05/04 21:27
在別人的劇本裡 我們都是不起眼的配角...

只有在妳的人生劇作裡 在獨行者的心中 才能譜寫出專屬妳的彩色夢幻情節...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5-05 15:22 回覆:

有些人可以連做好幾部劇本的第一配角,但有些人怎麼樣都像是花瓶或龍套。

如果可以,我也希望做個獨行者,只是一旦如此,我必須有「完全獨行」的心理準備。


阿勇(ayo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小品式的文章
2011/05/04 16:56

是我很喜歡的

閱讀者好像與作者漫步聊天一樣的

說著 一個個小故事 ..........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5-05 15:21 回覆:
呵呵…和作者漫步聊天嗎?那麼這次我和大家的距離比較近了,來,牽個手試試!

Café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很棒的佳作
2011/05/04 15:51

說真的,讀這篇小說很感動,尤其是讀到小腳穿大鞋那一段……。

在這個短篇裡跳躍著許多有關於孤獨的形變,思想的巨人是否更讓人覺得自己的短小與柔弱?依凡斯對瞬間發生的事轉喻能力頗強,那些轉喻代替了結果,讓許許多多的事件仍然停留在它們的交界之處。

一氣呵成,很棒的佳作。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5-05 15:20 回覆:

謝謝Café的讚賞!很開心它有著使你感動的成份。

不妨說,思想使人感到更明顯的存在,於是換來孤獨。結果有時不是最值得期待的,甚至令人恐懼,我們經常希望在事件的進行中擷取任何能填補心靈的永恆,以便最後能忽略那個代表結束的句點。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