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死飛官的玻璃塑像
2012/02/20 00:02:15瀏覽2527|回應20|推薦141

※本文可能包含若干使人恐懼之詞語,閱讀時請留意。

  「兒,不論你於戰時死,或於承平中驟逝,人類將是最大的受害者。」這句墓銘,家屬們曾希望讓他抱於懷中,撫慰那縷忠靈。但那保家衛國的胸膛已炸成碎片,銘文最後是刻於墓碑上。
  一尊迷你的玻璃塑像站在上面,透明的大盤帽、透明的制服、透明的靈魂,靜靜凝視著。

  年輕的女郎,正於捷運站外的人潮聚集之處公開演說,根據後現代的理論,如此最能直接傳達一種聲音,而避免剝削。她的眼界不狹窄,故不作沉默的遺族。她嚴肅地告訴世人,死亡是極嚴重的事情,一句「深表哀慟」是微不足道的,生命重金買不回。也許撫恤金視同他一生將賺回的薪資,但人們再也看不到他親自執行自己生命的光輝,那一顰一笑、洪鐘似的嗓音、炯炯有神的眼睛、托住和平重任的臂膀、溫暖柔情的胸膛…,都在猛烈衝撞而激起的壯麗水花中殞落了。

死飛官的玻璃塑像

  當遺體送往醫院鑑識,兩排士兵列隊恭迎。飛官的三位女性家屬也在其中,奇妙的是,她們均非淚人兒狀。他的姊姊,為免母親崩潰而佯裝鎮定,他的女友表情僵硬,似乎憤怒多過哀傷。至於他的母親則滿臉哀容,之所以強忍淚水,是出於現場洋溢著愛兒的氛圍,沒有他的聲音,沒有他的溫度,卻彷彿被他的雙臂環抱,於是她不能在淚水中浪費了最後與骨肉相伴的一刻。

  「兒子,這次沒辦法問你,捨不捨得媽媽了…」

  救護車上躺著的不是一個人,也稱不上屍體,僅是只袋子,鬆鬆散散,裡面泰半是空氣。他的身軀僅存零星幾片碎塊,放置於檯上,也許將引起鑑識官片刻的狐疑,因為根本看不出這些骨骸來自人類。

  是否有誰會想起這些殘破的肉塊最初源自一位母親的子宮?她使他降生人間,細心呵護他成長,一日日,一月月,她的摯愛逐漸產生了變化,不再是雙手便能捧起的小嬰兒,而愈來愈巨大,終至可以穩定地站立於她的面前,接著以他的智慧語言或輕歌,或是說一句「我愛妳」。成長的過程中,他也曾經跌跌撞撞,因受傷而哭泣,但她能以母親溫柔的手,持著藥膏,撫平心靈的懼怕、身體的傷痕。

  但他的聲帶撞碎了,無法再向她表達愛意,他的身軀也撞碎了,嚴重得不是藥膏可以接合的程度。

  記得他少年時期發生的一場車禍,當她趕赴急診室,焦心地望著受傷的兒子時,他卻回應一抹輕鬆的笑容,從容道:「媽,妳這個可憐的樣子看起來好可愛呢!」從而使她知道,他看見母親傷心的表情也會覺得不捨,而他已有強健的精神,能在面對挫敗時以信心迎接。
  此刻她站在列隊中的表情,正和當年一模一樣,卻無法聽見他的安慰。她仍舊維持相同的神色,出於相信他的精神仍漫步身邊,她要告訴他「你永遠是母親的心頭肉。」

--------

  告別式中,司儀絮絮地讚揚著殉職軍官的貢獻與偉大,話語傳來他的姊姊處,都成了刻板的耳邊風,她自顧自地回憶著弟弟的情操發展史。

  在他邁向成熟的起步階段,認識了許多國家,美國、中國、德國、英國…。兒童們總純真地以為世界是個地球村,卻受騙了,他終於發現它並非如父母教育下的那樣「大家都是好朋友」,國家與國家之間,宛如學校裡面的小團體,以獲得利益為出發點互相競爭。於是當他認清醜惡的事實,開始為憐憫他人而憤慨,萌生了志願保護群眾的熱情,好讓舉目所及的人們不致受到生命的迫害。

  「也許你沒有直接護衛他們的安全,但你因為帶著這份使命,而能驕傲於自己的生命。」她願意相信弟弟死後,靈魂是向上升去,因為「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情操是高貴於世俗的。

--------

  他要好的昔日同窗也參與了告別式,離開的途中你我相對無言,他們也許震懾於他的家人們的冷靜,特別是那即將成婚的女朋友,據說惟有她親眼見著了他的遺骸,卻能展現出超凡的淡然。他們換了處地點茶敘,談論這位驟逝好友的一切,似乎欲以言語紀念他。
  「不知他的靈魂去了哪?」有人提出疑問。
  幼稚園同班,高中又得以再續前緣的女孩子說:「也許正在雲霄訕笑人間。」她以自己見證他十餘年間凜然改變的角度,推測他死後的行蹤。
  「什麼靈魂不靈魂。妳該別這麼感性,那些只是『灰質』的作用。」一個男孩不以為然。「所以男人們常說『都過去了』。」突然間,他被賞了一個巴掌。
  全桌人都被這劇烈的反應嚇了一跳。
  「那些灰質都像爛泥一樣塗在地上、滴落在葉片上,就像你把果醬塗在麵包上面一樣。」剛才的女孩子已經站了起來,對著面前的老同學厲聲說道。
  被打的男孩依舊吃驚,只得怔怔望著她。只見她親自示範,取刀子沾了些奶油裹於麵包,扔在桌面上。
  「就像這樣子。這是以前那個會和你嘻嘻哈哈,有難同當的哥兒們的靈魂啊!」她說。「為什麼你可以把死亡看得這麼雲淡風輕?我也希望我像你一樣對生命如此麻木。」
  「人…人都會死…」他說。
  「他不該現在死。別用這種『人都會死』的論調來規避人類的罪惡,有貪婪、私心,就有侵略,有侵略,就永遠得有人以身殉國,也許下一個就是你,或你的孩子、孫子。」

--------

  「忠骸…忠靈袋…忠骸…忠靈袋…,真是可怖的名詞。骨子裡流著忠勇血液的人可曾想過,將來它可能是用來裝你的?」

  他的殉職,造就了無數多夢的,三更驚醒後輾轉難眠的夜晚。她坐了起來,枕著後背,心頭劇烈跳動。他沒有在夢裡重覆自己多愛她,而似乎另有交代。最後的一場夢中,是他面對忠靈袋的影像。

  他熾熱的血液都灑在海中,被稀釋了。柔軟的內臟,曾經砰砰跳動的心,左心室、右心室,在強大的撞擊力下只有血肉模糊的命運。

  「這不是大自然為你安排的命運,祂願你充分體驗世界以後,在衰敗狀態下,走完心臟的最後一次振動。而你碎裂了,不規則的形狀,甚至於裝不滿一只袋子。」

  那首〈戰爭交響曲〉的旋律突然浮現在腦海中,兵兵兵…乒乓乓…丘丘丘…,她笑了,這是在他死後的第一抹微笑,因為她也沒見著他的斷肢,簡直分不清楚棺木中那些碎塊是什麼部位,據說有些還是自椅墊上刮下來的,林林總總相加,甚至不到一顆頭顱的體積。

  「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可惡透了…」她驀地感到憤怒非常,但一會兒又笑了,因為想不出究竟能責怪誰…

--------

  大約經過兩三週,大夥的生活都步入常軌。她在醫院的崗位,最初邂逅他的地方,繼續服務著病患。棉球沾取了酒精,擦拭於臂膀上,「來,深呼吸…」她持著針筒正要動作。
  「等…等一下!」那名男就醫者趕忙喊停。「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
  「好。」她說。不知為何,男性常對侵入式的行為感到恐懼,並且他們更怕可以預期的傷痛

  當初她親愛的小飛官也是這樣的,怔怔地看著針筒,然後眉毛皺在一起,模樣很討喜。
  「你用這麼大的力氣,這樣我還是沒辦法打針啊…」她好笑地說。
  「喔…」他放鬆手臂,尷尬地看了看她。
  趁著這個機會,她將針尖戳了進去。
  「啊!」他動彈不得,只能無辜地看著藥劑注入身體。

  青銅刀猛烈地刺入胸膛,因為刀鋒不如今日銳利,軀體先受鈍器撞擊的疼痛,隨後才遭刺穿,接著沙場上減損一名士兵。是否直到臨死前,他才得知那是武力註定伴隨的代價?而現在她幫助的病人們,卻如細針管下的小羔羊…,誰言男性的軀體天生是適合戰鬥的呢?

  下午她告假,父親邀約至碧潭一帶漫步,想來是順道計劃至空軍公墓。她特別的父親,因許多摯友死於飛安事故或交通意外,而始終覺得自己距離死亡很近,對這類事務無所畏懼,並熱衷於想像。偶爾她認為不久以前並未崩潰於戀人之死,卻異常冷靜,也是來自於父親的影響。

  「我年輕的時候…,」他們在淺碧濃蔭中徐徐而行時,父親緩慢地開了口「有時和妳媽媽來這裡散步。那時常常有些很新很新的墓葬,每一回過來,都能看見更新的。」
  「我曾聽聞以前的失事率很高。但那些前仆後繼的軍官,現在都成為枯骨了,超越了被思念的期限,也許來悼祭的是兩代以後的家屬,和他們並不熟。」她說
  「可是以前我們來踏青時,這些陳舊的墓地還很新,新得彷彿仍覆蓋著一層淚霧,揮之不去。裡面的屍體還是有血肉的,淋漓的,相對新鮮的…。」話至此,她的父親突然問:「很神奇吧?」
  「神奇?」她不解。
  「我一個從小學一起長大的朋友就是墜機逝世的,他的家人急切地要將他火化,因為看見扭曲的可怖遺容,總覺得他一直承受極大的痛苦,燒掉了就不痛了。」她的父親解釋:「在那些手挽著手、有說有笑,體驗人生美好的青年底下,卻是他們慘烈的死狀。」
  「嗯…是啊…不曉得他們掙扎嗎?」她低語著,自顧自地思慮。

  「是的,年輕人攜手於綠色小徑談著戀愛,或許將創造繼起之生命,而我已無人有能力挽救,躺在泥土底下被碎屍萬段的劇痛折磨。」

  那是電視尚未有彩色畫面的時代。連同飛機墜落以後,他所有的感知均相當模糊,唯獨極端的撕裂之苦不斷地侵蝕著,直到第一位搜索者出現在眼角,他才發覺依稀仍擁有視覺。已經相隔將近一天了,至山上處理的相關人員都有種無法透露的默契。
  「快救我吧!我好疼啊…,請快將我送往醫院。」當他被抬出扭曲的駕駛艙時,迫切地吶喊著。「不管有沒有危險,只要打了針,吃過藥,一定會感到好一些,我真的好疼啊…」
  但他卻被放入袋子中,無法得知自己究竟被送往何處,一股不祥的恐懼開始蔓延。隨著車輛在山路上的顛簸,他依然絕望地期待看見醫院的燈光。

  離開袋子以後,他感到自己不平整地躺在檯上,身體似乎斷斷續續地接觸著底下冰冷的金屬,眼前不是執手術刀的醫生,是驗屍官。他的心終於失去了最後一點溫度,有流淚的衝動而淚腺已焦了。
  「為我塗一些藥膏好嗎?我好疼啊…」他祈求地望著驗屍官。
  但驗屍官解讀不出他的眼神,面前這具屍體連面孔都絞碎了。

  「不過那終究會過去的,我在棺中逐漸腐化了,流失於大地,隨著親人逐漸減少的淚水蒸發於記憶中。想起我也曾是誰的beloved,不由得為自己現在孤獨的模樣感到淒然。」

  她似乎在腦海中聽見這微弱的聲音,眼眶隨之濕潤。

--------

  愛是極為神奇的,當你看著鍾愛的對方,不由得讚美他的一顰一笑都是造物主的恩賜,雖然那都已於一夕間毀滅。

  不似往昔的女子,得知自己的未婚夫失事,便於悲憤中將婚紗撕碎,為了紀念一個什麼都令她喜愛的人兒,她反而披起了白紗。新娘總予人祥和與喜悅的印象,令他的親人又得到更多微笑的力量- 這可憐的孩子並未因死亡而導致戀人求去,卻永遠擁有這份愛。她並非參加婚禮,僅是象徵性地以這身白色莊嚴的打扮現身於他的生日…不再是派對,而改稱紀念會。她與他的母親及姊姊有了釋懷的談笑,據說今天也有一件專屬於她的驚喜。
  「男主角來囉!」一座覆盒的蛋糕被小心翼翼地推至客廳,他的母親將紙盒掀開,一尊迷你的玻璃塑像就佇立於白色的奶油之間,彷彿雲端上面潔淨的天使。那幾乎是他的縮小版,上面精細地塑出了他的五官與眉眼,但都是透明的。
  她顫抖地玻璃像捧在手中,忽然眼淚決堤。他的形象永在,但那些促使造物主的恩賜運作的細微器官全部消失了。

  「你雖已至天國,我仍無法割捨。」宴後,他的母親至臥房小憩,卻躺在淡淡的酸楚中,難以成眠。

  年輕的兩名女孩仍在客廳,穿著白紗者斜倚落地窗邊,她眉頭微蹙地發怔。「自他走後,我經過一再地省思,感到存在是悲哀的。如果不是因為一件任務,我寧可放棄這個世界。」
  他的姊姊捧著玻璃塑像端詳,帶著主觀信仰地篤定安慰。「別這樣想不開,我相信他的靈魂會護衛著妳。」
  她不願傷誰的心,只是私下咬牙。「當悲劇發生,人類總藉以天國、靈魂等說詞來安慰自己。萬一實際上是沒有靈魂的呢?那麼人類就罪孽深重了,為了侵略、預防侵略、預防可能的侵略,而平白折損了無數高貴的精神,倘若如此,該代他們死的人恐怕多得多了!」

  沒有人有權力要求誰捐軀,以任何包裝過的形式!

  「『犧牲小我,完成大我』是天大謊言。僅僅在你旁邊的那個人,也許便有寬廣於一個國家的氣度。掠奪、貪婪、侵略…,人類,在你歌頌萬物之中唯獨自己懂得愛的同時 可知道你們有多麼汙穢?」

  縱觀人類的時間線,戰爭發生的時機,僅僅是荒謬的一刻 - 走向文明的秒針故障而引起的停頓。戰士們為之浴血搏鬥,殊不知那僅是掌權者鬥爭的遊戲。穿梭時空,人們終能明白,這些上位者泰半不值歌頌,他們是利欲的化身,為此犧牲一些性命算不了什麼。當權謀者之目的達成,戰士們已在親人的淚光裡,於土壤中逐漸腐爛,化為自然界的養份。

  細究起來,軍人被讚譽從事偉大的職業,但整個生態的運作卻是可恥的。他的偉大一部份出於情操,一部份出於自願冒身死的危險,而社會為之覆蓋一層冠冕,以示嘉許,以掩飾人類的自私。數千年文明的發展,仍舊無法避免血腥,與其片面地歌頌和平世界的保護層是軍人們以肝腦塗成的,不如直言他們實則保護百姓免於受到上位者爭權奪益的池魚之殃。

  捷運站外,路人照常來來去去,義正詞嚴的演說成為被忽略的獨腳戲,她默然了,低下頭凝望他透明的背影。軍人的家屬遭逢死別並非駭異之事,於是過客們泰半帶著理所當然的神色。正因為這麼多的理所當然,人類與和平的距離始終遙遙。

  玻璃塑像筆挺地站在小講桌上,透明的眉宇、透明的眼神,靜靜注視著喧囂的世界。

依凡斯 2011 / 2012Free counters!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vanceair&aid=6127056
 引用者清單(1)  
2012/02/20 00:41 【歷史劇場】 殉職飛官的玻璃塑像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希望只是暫時的結束
2012/03/15 16:49

很驚訝 !

從來沒有想到妳會結束這裡 ,

雖然不知道原因 ,

但是希望這只是暫時的 ,

期待下次復出的日子 .


止善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休止符!?
2012/03/03 17:13
依凡斯畫下了休止符!? 那會讓止善覺得城邦這兒有些失去光彩呢!

真的很欣賞依凡斯筆觸所透出觀察人事物的角度和細膩度。依凡斯的才華是掩不住的﹐一定會大放光明。正如樓下格友建議﹐止善同樣鼓勵依凡斯敞開心胸﹐走向更大的舞台。

祝福  依凡斯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2-03-06 00:07 回覆:

早安止善!

呵呵,您真會鼓勵人,我感覺很安慰呢!雖然一直在努力使文章的能見度提高,但我覺得自己其實和這裡有點格格不入。

不曉得將來的舞台什麼模樣,或甚至有沒有舞台,至少對於專心創作這個基本面來說,離開的決定會是好的。

謝謝您!微笑


Empty Travel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可憐無定河邊骨 猶是深閨夢裡人
2012/02/29 03:33

軍人的眷屬總是這樣的牽腸掛肚

死後身體的感覺 也總是這樣令人心碎

我父母過世在殯儀館火化時 我是全程參加的

感覺到目睹生命真相的平靜

倒是很感激佩服那些工作人員的盡職 日復一日的感受人們生離死別的情緒

不論怎麼死的 都不會好看

就是一個甚麼冒險理想都沒的人 不曾飛翔的人 他也是終要這麼死的

死了的冷軀殼只是塵土 重要的是他們曾經飛翔

不論是精神或肉體

那些黑貓中隊 那些反共救國軍 ...

肉體是消失了 但是因他們的而倖存的後代 會繼續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2-03-01 03:12 回覆:

午安Empty Traveler!

每當我想像那句無定河邊骨的畫面,總覺得相當心痛...。這已是唐朝的詩句了,今人並不會去緬懷這具千年以前的骨骸。如果他生前知道自己死後留下這種不堪的景況,被淡忘了,朝代依舊覆亡並不斷地更改,會後悔從軍嗎?

我常在想人死後精神到哪裡去?人生中有許多美好的時刻,如果它們只能於在世時把握,那麼為何要製造一些禍害使一個生命嘎然而止?


郁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把一切都還給天空和大海
2012/02/27 22:20
我也曾想過,曾經飛機失速,如果沒有脫出陀螺,下一刻會到哪裡去?曾經船身座底,如果沒能遇到海流轉向又上浮,下一刻會到哪裡去?以後所有的儀式或是否榮譽?那將與我無關!因為還歸天空或大海後,就只屬於天空或大海了。

終究我還在這裡,彷彿經過透鏡看過幾番人世,戰爭與和平仍會交迭,生死猶如左手握右手,放開手,看這一切都是自然。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2-03-01 02:05 回覆:
晚安岡陵!

自然有它的定律存在,其中一種是演化,如同文明世界不斷改頭換面,人類的行為也會有所不同。

宏觀地看,我們是自然中小小的現象,可是微觀來看,每一個體都有它的重要與獨特性,兩者必須兼顧。


大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春天來臨,睡夢清醒...
2012/02/27 10:21

年紀大就會... 動作慢,

晚來了一星期,已經散場,

伊凡斯休假去,觀眾也跑光 !

(伊拉克,克克科科科←──忍不住搗亂,搞笑一下


大道尚未實行,
同志仍須努力。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2-03-01 01:57 回覆:
晚安大同,你這番回應讓我想到一個畫面…

好像散場以後的戲院裡,有個清潔人員在整理環境,一邊即興作曲,哼著「依凡斯休假去,觀眾也跑光!伊拉克,克克科科科…」然後自己呵呵地笑得很開心。

呵…感覺好有意思!得意


beachboy
生命
2012/02/25 18:20

感到有些突然.........怎麼才剛開始發揮沒多久,就一下子要喊卡了...........是否有新的計畫要忙?還是有些疲累,想要小歇一會兒................適時地放鬆一下,對身心將有所助益.   這篇文章再度提到與生死相關的話題,其實這是我們大家在生命歷程中,人人都會遇到的課題,而在這樣的重大現象中,到底真相是怎麼回事,而生命的意義又究竟為何..........聰慧過人的依凡斯一定有些獨到的見解!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2-03-01 01:55 回覆:
晚安beachboy!

一年九個月好像不算很久,對人的一生來說卻很長了。總覺得這麼一段時間應該換來更大的進步,可惜沒有,所以我想給自己更寬廣的空間專心寫作。

噢…,我想起開格沒有多久就遇見您了,謝謝您作了這麼久的讀者呢!我覺得很開心。希望將來有新作品的時候,還能有您給我意見!微笑


愛的記事簿 (宛如走路..)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等待也是一種愛
2012/02/24 02:50
期待伊凡斯再度帶來浪漫綺思和獨特夢境。@@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2-03-01 01:55 回覆:
早安愛的記事簿!

知道有人願意期待自己的作品,使我感覺很欣慰。微笑


柔怡~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暫時休息
2012/02/24 00:27

暫時休息

有空再回來

希望別太久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2-03-01 01:48 回覆:
好的,柔怡。微笑

老仔仔~信手拈來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打一下瞌睡無妨
2012/02/21 23:10
莫道結束,累了打一下瞌睡無妨,也許您頓個頭被自己無意識的嚇醒時,睜開惺忪眼卻見大夥兒還正睜著眼瞧您等聽您繼續說故事呢!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2-02-22 02:19 回覆:

老仔這形容真美!

剛剛醒來的片刻都帶著一點惺忪的幸福,這時看到身邊是自己的聽眾正靜靜等著,我一定會感動莫名,接著每人都來個緊緊的擁抱。

我最喜歡這種陪伴的感覺…,如果有新的作品,不會忘了和您們分享。


阿勇(ayo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雖然很想留你
2012/02/21 14:21

雖然很想留你 但我不敢
因為 我也不知 何時會在這裡畫下休止符  ............

創作發表 不只udn  還有很多可以走的路
鼓勵你 勇敢的走出去 拋開(無視)那些風風雨雨 走出自己的路
可確信的是 我對你的支持 永遠都不會改變


加油了 好友 創作的路途  既艱辛又孤獨  一定要堅持
當你累了的時候 別忘了 我這個好友
也希望你偶爾出現一下  打聲招呼 ..........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2-02-22 02:15 回覆:

謝謝阿勇!

常來往的格友裡面,和你認識應該是最久的了,謝謝你一路以來的支持與鼓勵。

網路上的關係和現實中一樣,都是來來去去。很慶幸這一年九個月裡面沒有遇上太多分離,更開心在這裡的旅途有許多人相伴,使我感覺緣份的神奇,相信真的有緣的朋友不會輕易淡去的。

雖無法預知未來的路程會有什麼難題,但我一定會繼續堅持!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