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寵物店之王
2011/11/28 00:02:25瀏覽1329|回應20|推薦164

  「英宇,你沒事長這麼可愛幹嘛?把你放在寵物店裡面賣好了。」
  「我太大隻了,寵物店沒地方放。」
  「不會啊!你可以和大蟒蛇擺在同一格。」語畢,她藉機摸摸他薄薄的身子。
  「大蟒蛇!?」聽了這個主意,他滿臉驚恐。「妳想要我被吃掉嗎?」
  「你這麼可愛,大蟒蛇一定很喜歡你。」她精靈地眨眨眼。
  「牠不會關心我可不可愛,只會關心我好不好吃。」他委屈道。
  她又靈機一動,「不然跟門口的柯基栓在一起好了,你長得跟牠很像呢!」
  他睜大雙眼,顯得很不服氣。「哪裡像了?我的腿才沒這麼短。」
  「很像啊!」
  「妳…妳每次都把我當成寵物!」男人的自尊心正在醞釀。
  「沒辦法,你太可愛了嘛!」說著,她開始輕撫他的後腦。
  他再也無法忍受了,大聲發起牢騷:「我~不~是~寵~物~~!我不是寵物我不是寵物我不是寵物!!」

寵物店之王 (featuring UDN Special Guest)

  這兒的每棟建築物都是類似的舊式雙層或三層洋房,仰望時頗具老街韻味,但是水平看去,卻充滿五顏六色的招牌,兩側燈紅酒綠,更有妙齡女子招攬客人的嗲聲嗲語…。在花街的中央,座落著一家寵物店,面積並不大,但有兩層樓的空間,。這天晚上,店主人白英宇與雇員詹娣娣剛張羅完小動物們的晚餐,湯馨茜來到門口,逗了逗栓在旁邊的店狗。
  「柯基,你又亂方便了。英宇不是告訴過你這樣不像紳士嗎?」
  娣娣見狀,推推英宇,表示他的女友前來尋他吃晚飯了。
  「要她自己去吃吧!我不去。」英宇說。
  馨茜與娣娣同時感到訝異,因為這對情侶有共進晚餐的習慣,從不間斷的。「為什麼?」馨茜問。
  「想到妳老是一付看著我吃寶路的樣子,我就生氣。」英宇說。
  「我哪有…」馨茜不服,解釋道:「我只是覺得你吃東西的樣子很可愛啊!」
  「可愛可愛…」英宇嘴裡嘀咕著,「妳說的可愛是狗的可愛,不是男人的可愛。」
  「怎麼回事呀?」娣娣問。
  馨茜於是將昨晚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訴了她。
  「哦…」娣娣有意充當和事佬,向馨茜說:「男人最不喜歡被女人當成寵物了,他們只喜歡把女人當成寵物…。咦!?」她發覺自己好像說錯什麼。
  馨茜似乎抓到了把柄,不滿地問:「所以你也覺得應該這樣來滿足你男人的自尊囉?」
  娣娣趕緊向英宇勸說:「當成寵物也沒什麼不好啊!可愛而且方便管理…。咦!?」她覺得自己好像又說錯什麼。
  「好啊!原來妳喜歡我是因為我可以把玩又方便管理!」英宇勃然大怒,與馨茜的戰爭一觸即發,兩人開始大吵起來。

  「妳一點也不懂男人的心情,我才不想當什麼可愛的寵物,我要當一個有男子氣概的人。」這是他的吵架語言平均意義,也是結論。
  「你才不懂女人的心情,寵物跟男子氣概又不是背道而馳的兩回事。既然你對我這麼不滿,就去找別的女人證明你的man吧!」這是她的氣話。
  「去就去!」
  「這…不好吧?」娣娣居間,不知所措。

  已近深夜,寵物店還未打烊,但醒著的除了兩個人類之外,只剩一公一母的狗兒了。娣娣在圍床前撫摸矮矮胖胖的母狗小肥,一面和她說話,「嘻!柯基不睡,妳也不睡?哎…,妳也快變成熟女了呢!如果再沒有主人要你,就讓你跟柯基結婚好了。」
  門口的柯基大驚,他才不要結婚,路上每天都有許多婀娜多姿的小狗經過,放著溫柔鄉不去,何必躍入墳墓?
  英宇倒是因這一番話,憶起了心中的憂慮。自從合法性交易區設來這裡之後,寵物店的生意一落千丈,每天上門的客人寥寥可數。寵物宛如昭君似地等到老去,舉例來說,黃金鼠來的時候是小寶寶,等到被顧客相中時,已經老態龍鍾了。
  「都這麼晚了,你還不回家呀?」娣娣問。
  「乾脆別回去了,待在這裡當山大王還自在點。」
  娣娣打了個呵欠,含糊地說:「那你要我待在這裡當山…」她想了想,「山什麼好…?」
  「我又沒說妳不能走。」英宇道。
  「不早說!」娣娣開始收拾東西,臨要踏出店門,卻又倒退著回來。
  英宇不明就裡,直到幾個彪形大漢進入,才明白怎麼回事。娣娣火速躲到他的後方。

  此處先前沒有地痞流氓,性交易專區設立以後,一干遊手好閒的男子認為性工作者好剝削,四處勒索。怎料她們早已無所畏懼,使這些流氓的利益大打折扣。之所以仍有進帳,說穿了只是避免他們逞兇鬥狠,當女人各方面都凌駕男人時,唯一輸在沒有對方那麼像野生動物。
  「嘿…不是每次都要賴帳嗎?怎麼今天還敢待到這時候?」頭子開口。
  「我開店光明正大,為什麼不能待到這時候?」英宇說。
  「看你的口氣,應該是打算乖乖配合了?」
  「配合?」英宇不以為然道:「你們這些遊手好閒的傢伙,想和我收保護費,門都沒有!我問你們,這家店哪裡給你們保護過了?」
  「不交錢?」頭子向跟班們揮了揮手,「來啊!我說過不給錢就打爆他!」
  跟班們正要動手時,英宇突然擺好接招姿勢,「像你們這種好吃懶做、靠暴力勒索的人,根本是男人之恥!」
  頭子飆出髒話,喊道:「把這些寵物都給我砸了!」
  娣娣前去護住一部份寵物格子,英宇擋在一群惡霸面前,學著李小龍舞弄著功夫招式,在鎮定中開口:「誰敢碰我的動物…」突然,他狠狠地瞪著頭頭,「我就摘掉他的性徵!」
  娣娣很想偷笑,但是不敢。
  一夥人似乎被震懾住了,向後退去。「好,你給我走著瞧!」頭子撂話,領著嘍囉們離去。
  看他們的模樣大概沒什麼本事,顯然他是猜對了,英宇鬆了口氣。
  「哇…果然是山大王呢!」娣娣十分佩服。
  「只是不必給保護費而已,店還是照樣沒賺。」英宇搖了搖頭。
  「換一個地方開嘛!」娣娣說。
  「都跟妳說過幾次了,這間店是我爺爺交給我的,換地方經營,這裡就得易主。」說到這兒,英宇忽然有了主意,盯著娣娣,「再虧下去就把妳解雇好了,一個月省好幾萬。」
  「什麼!」娣娣急中生智,「我有個方法,可以救你於水火之中,聽不聽?」
  英宇湊向娣娣,她向他吱吱喳喳地悄聲說了什麼。

  翌日上午,寵物店外聚集了一群圍觀的路人,對著眼前的景象議論紛紛。因為英宇徹夜未歸,湯馨茜特地趕在工作以前過來探視,發現群眾聚集,以為出事,連忙跑了過去。好容易穿過層層人牆,來到店門前卻傻住了。只見白英宇盤腿坐在櫥窗內,將notebook放在膝蓋上,正專注地算著帳,一旁有條五公尺長,黃白相間的緬甸蟒大寶冉冉而行,對於主人搬來和自己同住感到納悶。
  「各位!」眾人往聲音來源看去,是詹娣娣拿著張板子站在門口。「這是我們店裡最新的活動,歡迎大家來競標白英宇,喏,就是櫥窗裡這一位。這個活動為期一週,想要下標的朋友,請來店裡將金額寫在這張板子上面。最高出價者,嘿,這可愛的小傢伙就是您的囉!」深怕不夠,還補充道:「將來要他做牛做馬也行,做雞做鴨也行…咦!?」她覺得自己好像說錯什麼。
  路人們開始議論紛紛。
  詹娣娣不解,看看四周全是青樓娼館,恍然大悟,趕緊道:「啊…他不是牛郎呢!大家別誤會了,他潔身自愛,是個乖孩子。」
  櫥窗裡的英宇睡眠不足,打了呵欠,眼神愣愣地望著地面,在蟒蛇的身邊顯得像隻小動物。一些圍觀的女子們開始讚美起他的長相,對投標蠢蠢欲動。
  馨茜見狀,感覺頗不是滋味,嘔氣離去。

  「今天一天進來的客人就比前一個月加總起來還多呢!不錯不錯。」晚間,娣娣得意洋洋地捧著記錄本。大寶纏繞在英宇肩上,令他幾乎脫臼,看來馨茜說得沒錯,牠挺喜歡自己的,可能因為會認主人的緣故。好容易擺脫了熱情的大寶,英宇打開櫥窗的小門,探頭詢問競標的情形。娣娣看了看懸掛於入口處的板子,回答:「現在的最高出價是三萬元。」
  「三萬元?原來我這麼不值錢…。」英宇又問:「是從多少錢起標的啊?」
  「三塊錢。」娣娣向他眨眨眼睛。

  經過兩天,拜新聞媒體的披露,英宇變得小有名氣,前來下標的人也增加了。記者們想訪問英宇,娣娣搶著上鏡頭。
  「小姐,販賣人口不是非法的嗎?」記者問。
  「真的嗎!不過…」娣娣湊向麥克風,悄聲道:「他不是人口耶…,他是寵物。」

  馨茜前來探看競標的情形,赫然發現板子上的最高出價者,已由三萬躍升至兩百萬。
  「英宇炙手可熱呢!妳要不要把握機會把他搶回來?」娣娣藉機向她慫恿。
  馨茜轉身望向櫥窗,發現英宇也在注意她,不過兩人視線重疊,他便別過頭去了。「我不要,把他賣掉算了。」馨茜說:「乾脆賣到動物園裡,放在可愛動物區裡面。」
  英宇氣極,恨不得立刻就被賣掉,好向馨茜證明別的女人會將他當個男人看。

  到了結標當天,眼看出價增至四百五十萬,英宇總算鬆了口氣,好歹他還算是個值錢的人。中午送完一筆生意,他返回店中,發現娣娣正悠閒地坐在那兒,背對門口,講著電話。
  「莉莉呀!我要委託妳一件事,妳的老公不是出差去了嗎?」
  「妳竟然在上班時間講私人電話!」英宇喝道。
  娣娣嚇了一跳,「我等等再跟妳說。」掛上電話,她轉身向英宇低聲道:「好嘛…我錯了。」說著,拿起手機改傳簡訊。

  深夜,兩名記者守候在門口,等待結標時刻來臨。11:59,一位穿著華麗的女子徐徐而來,進門便從容道:「我出五百萬。」
  「沙小姐,」娣娣迎了上去,「您真是出手大方呢!」
  沙小姐瞪了娣娣一眼,自皮包中取出支票遞予她。那時,鐘聲響起,記者拿著相機前來拍攝得標者,娣娣在英宇腰間繫好緞帶,交予沙小姐,並且和她眨了眨眼。
  「他不是小狼狗吧?」沙小姐問。
  「怎麼會呢?我向妳保證,他是柯基。」娣娣回答
  英宇不明就裡,愣愣地被沙小姐帶走了。娣娣在櫥窗內的空位立起一面牌子「高價售出」。

  搬入豪華的新居,英宇感到不太習慣,但又刻意佯裝出男子氣概,結果成了行為僵硬,說話粗聲粗氣的滑稽樣。沙小姐不解,趁英宇在沙發上看報時,刻意親近他問:「你為什麼行為舉止都這麼像具機械呢?」
  「我…我本來就這樣…」英宇回答。
  「那太好了!」沙小姐稍作思考,道:「既然這樣,表示你的男性荷爾蒙很充沛。我老公平時太懶惰了,正好找你代替他!」
  英宇大吃一驚,即將被撲倒以前,電話鈴聲突然響起,他遂趁隙逃進臥室。
  沙小姐接起電話,那端傳來娣娣的聲音。「這裡是寵物店,請問英宇還讓您滿意嗎?」
  「妳不是向我保證他像柯基一樣可愛的嗎?」沙小姐抱怨著。
  「他不像嗎?」娣娣問。
  「外表像,但是行為一點也不像。我本來以為自己買到一個伴侶,哪知道現在只能當點心…」
  英宇將房門開了一個小縫聽著,他感到納悶,女人不是都喜歡有男子氣概的男人嗎?

  隔天工作結束時,英宇將他的納悶告訴娣娣,她聽了直搖頭。
  「哎唷…,你們認知中的那種粗獷的男人早就不流行了,現在又不是洪荒時代。整天跟個猩猩似的男人在一起多可怕呀…,當然是光滑細緻的男生好點,好抱又好摸呢!」
英宇聞言,這才知道自己被騙了,以為賣出去可以證明男子氣概,沒想到他仍然是寵物型的男人。
  「寵物很好啊!」娣娣眨眨眼,「女生都比較喜歡和寵物談心喔!很多尋常男人聽不懂的,寵物都聽得懂。」
  「喂…,不是下班了嗎?跟我回家。」門口傳來慵懶的呼喚,兩人看去,發現是沙小姐。英宇摸摸鼻子,跟在她的後頭去了,不知娣娣竊笑著。

  當晚又重演了前一天發生的事,奇妙的是,娣娣的問候電話又在英宇險些失身之前打來。趁著沙小姐熟睡以後,英宇決定擺脫寵物的生活,收拾好行李,溜了出去。

  晨間開了店,英宇便忙著找出沙小姐的支票,心想將它交還之後,自己便恢復自由,但是寵物店又重回大虧狀態了,不禁情緒低落。那時,一幫流氓又進來找麻煩,頭子見英宇手中的支票,心花怒放。
  「嘿嘿…小傢伙,沒想到我們這時候來吧?」頭子曖昧道:「『高價售出』啊!這下有錢交保護費了吧?」
  英宇將支票握緊,「我說過,想和我收保護費,門都沒有!」
  頭子目光一狠,吆喝道:「來啊!把這些寵物都給我砸了!」
  嘍囉們正要動作時,又被英宇張臂擋住,「你們該記得碰我寵物的下場吧?」
  頭子下身一涼,改口道:「搶他手上的支票!」
  一群人為支票扭成一團,英宇情急之下,將支票揉成一團,喊了聲「大寶!」接著將它丟入櫥窗的小門中
  嘍囉們回過頭要撿拾,赫見支票銜在一條蟒蛇的口中。大寶盤著粗重的身軀,長頸豎立,直視著一干人,嚇得他們不敢動作。頭子氣得咬牙切齒。
  「老大,乾脆把他綁走,不信沒有人付贖金。」隨從這麼建議。
  頭子答應了,一群人便將英宇抬了起來,往門外去。英宇不停掙扎,大喊救命,卻被不耐的流氓們摀住嘴,五花大綁。
  娣娣自街上來,驚見英宇被擄,連忙向四周呼救,「綁架!綁架呀!」但鄰近的店家都呈打烊狀態
  「閉嘴,」頭子猙獰地向娣娣喝道:「再吵連妳一起綁!」
  「喔…好…那我不叫了…」娣娣十分配合,在旁靜靜觀看。
  英宇簡直要氣壞了,在他被丟入發財車之際,誤以為主人要出遊的柯基興奮追來,跟著躍入貨艙。英宇這才發覺他竟可以隨時掙脫項圈,不知在外已鬧出多少「狗命」。

  發財車在馬路上奔馳,英宇被綁得像只蛹,動彈不得。柯基仍舊興奮不已,見汽車的速率比自己快得多,心血來潮,蹲在貨艙邊緣,舉起一條腿,沿路做起「記號」。
  英宇見狀,十分無奈,「柯基!不是教過你不要這樣亂上廁所嗎?這樣很像粗人,不像紳士。」

  「老大,我們好像忘了記寵物店的電話號碼…」副駕駛座,隨從轉身向頭子說。
  「X的,你這個白痴,等一下回去再上網找啦!」頭子答,似乎完全沒有人想到可以問英宇這回事。
  「誒誒老大…」隨從又想到什麼。
  「又怎樣啦?」
  「如果寵物店已經報警的話,我們打電話,那些警察一追蹤就會找到我們耶!」
  頭子恍然大悟,「這下好了,綁了兩個累贅回來是怎麼樣?早知就不聽你這豬腦的建議了!」

  「怎麼都還沒有勒索電話呢?」接到通知趕來的湯馨茜焦急不已,她拿起話筒。「英宇被綁走,妳怎麼不叫警察過來呢?」
  「叫警察?」詹娣娣將話筒掛上,「這裡的警察如果有用處的話,哪還有那些三腳流氓生存的餘地呀?」
  馨茜來回踱步,看見櫥窗中的支票紙團,撿了起來,急躁地向娣娣問著:「妳當初怎麼不把這支票交給他們嘛!」
  「這支票是假的啦!是我串通沙莉莉出價把他買走的。要是真把英宇給賣了,你們倆哪有和好的機會?唉…,誰叫妳這麼拗,不跟英宇和好呢?」娣娣一派輕鬆,在小沙發上坐下。「反正都籌不出錢了,讓他們揍一揍放回來就沒事啦!」
  「妳說什麼!」馨茜難以置信,「給他們揍一揍還得了,英宇那麼單薄…」
  「哦!」娣娣來到馨茜身邊,故意問著:「妳開始擔心他啦?不是還說要把他賣到動物園的嗎?」
  「哪有!我只是怕他出不起醫藥費。」馨茜辯駁。
  「妳如果承認自己捨不得他,我就和你去把英宇救出來。」
  「哎呀…,好啦!我擔心他擔心死了,他這麼可愛,萬一有個三長兩短…」
  娣娣打開圍床,讓小肥跑了出來。「哪,給妳機會搭救美男囉!」她轉身向馨茜解釋:「門口的柯基最喜歡隨意方便了,路上一定有他的氣味,我們帶小肥跟過去,就能找到英宇了!」

  英宇被鬆綁後,繫在一張椅子上,混混們倒是挺體貼,在旁邊擺了水。看看自己的窘態,似乎真的和被限制行動的寵物沒有兩樣了。正當他想低頭喝水時,卻發現柯基站在身旁喝得不亦樂乎。
  「柯基…,那是我的水耶!我平常待你不薄,你竟然這樣報答我。」
  「老大,我看就用那隻狗抵債好了,咱們可以把它賣掉。」頭子的隨從說。
  「這主意不錯!」頭子說著,前去將柯基抱了起來。
  「你們做什麼!」英宇開始扭動身體,想掙脫繩索,「那是我的店狗。」
  「你不給保護費,牠就歸我們。」頭子說。
  「可惡…」英宇向柯基看去,「咬他!」
  柯基從命,將頭子咬得哇哇大叫,只好將牠放回地面。「臭小子…」他往隨從看去,「咬他!」
  隨從遵命,將英宇咬得哇哇大叫。柯基見主人遭襲,也衝上去對著隨從一陣亂咬。小嘍囉們見狀,也加入行列去咬柯基,大夥兒咬成一團。頭子簡直不敢相信親眼所見。混亂之中,英宇身上的繩索鬆脫,自椅上滾了下來。
  「柯基!」英宇與柯基擺好架勢,準備迎戰,但還沒出手便又被嘍囉們抬了起來,在那兒掙扎。
  「嘿…小傢伙,你太單薄啦!」頭子得意道。「再吵,恁爸輕輕鬆鬆就能把你扔下山!」
  「慢著!」
  頭子聽聞女人聲音,才發覺娣娣帶著一群警察圍在門口。

  一干流氓就逮以後,馨茜開心地奔向英宇,怎料他似乎不怎麼喜悅,只是低頭默默離開。小肥第一次脫離圍床,終於有機會與心儀的柯基來往,沒想到當她雀躍地奔向他時,卻發現他居然在和野狗交配,當場心碎。
  娣娣將小肥抱了起來,看著她失落的眼神,安慰道:「哎…這就是動物的天性啊!妳要早點認清事實,公的動物都這樣半斤八兩的。」

  夜寐時分,馨茜梳洗完畢,爬上床舖,在微笑中擁抱英宇,滿足地說:「終於又可以抱你睡覺了,幸好你平安回來了…」
  「妳不要抱我…」英宇掙脫馨茜雙手,鑽入棉被。
  「英宇…,你怎麼了嘛?」馨茜隔著棉被輕輕搖著他。
  「我一點生意也做不好,賣出去人家也不喜歡,被綁走想反擊…一下子就被抬起來了。妳不要喜歡我比較好,我根本不是個男人…」英宇在棉被中說。
  馨茜笑了出來,「就是這樣才讓我這麼愛你啊!我不喜歡有侵略性的男人,像你這樣的才適合當一輩子的伴侶。」
  英宇鑽了出來,看著馨茜。
  「而且生意這麼差,你還是能將這麼一大群動物從小養到大,表示你很有耐心和責任感啊!」
  聽見這番鼓勵,英宇感到很窩心。
  「生意不好可以再想辦法嘛!明天我們去逛書店,看看有沒有什麼經營管理類的點子可以參考如何?」馨茜提議。
  英宇點點頭,馨茜在喜悅中擁著他睡了。

  寵物店休了天假,英宇與馨茜一塊兒到大型書店去尋找生意經。正當他們專注於挑選書籍時,後方不遠處發生小小的騷動。
  「哇!你看那隻貓,牠的主人在幫牠買書耶!」有女孩子輕聲驚呼著。

  「泰迪,你不站好沒辦法幫你量身高喔…」

  馨茜聽見聲音,轉過頭查看究竟,驚奇莫名。「嚇…英宇你看!」她趕緊拍拍他的肩膀。英宇隨著回頭,只見UDN Special Guest:Steiff Bear正蹲在地面,拿著量尺替一隻站立的黑貓測量身高,旁邊是兩疊書,一疊數十繪本,另一疊足足有成人身高,搖搖欲墜,大約是貓主人的了。
  英宇與馨茜上前去,向熊了打了招呼,接著道:「請問為什麼要替貓量身高呢?」
  「買好書要求等身。」熊回答。
  馨茜看著地面上的小疊繪本,訝異地詢問:「這是買給這隻貓看的書!?」
  「是啊!」
  「你家的貓會看書!?」英宇也感到稀奇。
  「嗯,牠可以看故事書的插圖,也看得懂繪本。」說著,熊取出一本《You and Me, Little Bear》遞予英宇。
  英宇接過書,翻閱一陣,與馨茜面面相覷。

  不出多久時間,寵物店已經完全翻新,絡繹不絕的人潮幾乎壓過了鄰近的買春客,像風月區中的一點淨化劑,正逐漸發揮它的作用。原本狹窄的店面經過重新規劃,還設置了遊客動線,可以參觀會看書的寵物。娣娣負責擔任導覽,出盡鋒頭,得意極了。這天,她帶著一群觀光客逛完了兩層樓,參觀正在讀書的寵物,當然,有些趴在書上瞌睡。
  「還有三樓嗎?」似乎有遊客意猶未盡。
  「三樓…」娣娣靈機一動,「有,跟我來,不過腳步得輕一點。」她帶著人群自牆外的階梯來到頂樓陽台,遠遠看見小凳椅上有一對男女依偎著。
  「誒,那不是高價售出的那一位嗎?」有人問。
  「對呀!」娣娣向他們介紹:「他是我們的鎮店之寶,不過現在是非賣品了。」

  店裡生意轉好,英宇經常睡眠不足,他靠在馨茜的肩膀上酣睡著,聽見後方的嘈雜聲,醒了過來,惺忪地望著她。
  馨茜一笑,撥撥英宇亂掉的短髮。「你現在是名人了呢!還這麼乖,只睡在我的肩膀上…。」
  「因為我是寵物,」英宇憨憨地回答:「妳有看過寵物會變心的嗎?」
  馨茜喜極,禁不住緊緊地擁抱英宇。「你真是我心目中最man的男人!」

依凡斯 2011.11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vanceair&aid=5876738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Huru77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天下本無事
2011/12/25 03:05
我可沒那個命,如果有女人把我當寵物似乎也不錯?不過要我當個完全沒主意的寵物,這可就很難了!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12-25 16:48 回覆:

午安Huru77!

每種型態的人都有自己的主意,即使真正的寵物也有牠們的想法,只是權力的輕重差異讓某些族群的聲音減弱而已。

很開心看到您的回應!


TonySky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EQ高,脾氣好,那表示還可以欺負
2011/12/06 13:24

我從妳言論中得到一個結論,千錯萬錯都是男人的錯,那代表要被治療的是男人

把男人治好,不就天下太平嗎?

可是妳是"嘴牙痛糊下巴,眼睛痛糊目眉"

我還是覺得男女應該互為唇齒,而且要有時當唇,有時當齒,互為表裡互相掩護

當每個家都幸福美滿,那有嫖與妓?

當今社會最大問題是政客表裡不一

把"王道"掛在嘴巴上戴在頭上,更有一票人狗腿的幫他們化妝騙人

因此人民被邊緣化,得到得只有國債與嘴砲共生

人人都表裡不一,笑貧不笑娼,才會吃喝嫖賭樣樣盛行

豈是貼個狗皮膏藥就能掩人耳目,豈是有口無心唸個佛經就能消災解厄



精彩的辯論
2011/12/06 11:12

不是說辯論會比正文精彩 ,

而是辯論會本身就會有吸引力的 .

任何事情的正反兩方 ,

彼此是永遠無法讓對方認同自己的 .

就像選舉的政治立場 ,

很不容易改變的 .

性工作者的問題也一樣 ,

有人是把已存在數千年的事實拿出來討論 ,

有人是認為性行業根本不應該存在 .

能夠從中瞭解雙方的緣由 ,

這是很值得看的 .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12-07 00:42 回覆:

晚安書!

我倒不是很熱衷於辯論會,因為它的意義不在於說服對方,要對服的對象是那些看不見的觀眾。傾自己所能證明一些觀點,但無法立即看見它的影響力,其實讓人有點索然。


TonySky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怎麼可以總結呢?
2011/12/05 17:13

我都還沒有檢討我的恃強凌弱,藉機栽贓,打錯名子道歉

也沒有讚美妳為了突顯問題,不惜犧牲自己形象的用心

總之謝謝妳的耐心與寬宏大量

誠執的跟妳說對不起

這樣才算總結沒遺憾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12-06 01:36 回覆:

晚安T.Edison!

不曉得您的恃強凌弱、藉機栽贓所指為何?

這些回應往返看來並無什麼失禮之處,應該是沒有道歉的需要,再者,爭辯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



很精彩的辯論會
2011/12/05 11:57

在這篇文章的回應中 ,

我看到了一場很精彩的辯論會 !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12-06 01:35 回覆:

晚安書!

真沒想到引起你的注意,這些辯論比正文精彩嗎?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一點感想
2011/12/04 22:17

關於結尾的感想,確時想說點什麼----
“文章若僅是說了故事,再怎麼精采,就是個故事,不會是「文學」作品,但是文字句讀間適度的停留營造空間,那意境不斷延伸,一種文學況味便油然而生,,,”

我想以巴代先生對我的某篇小說的回應送給依凡斯,,

或許只摘取一小部分即可--

覺得依凡斯一開始其實并無強烈的企圖一定要說服男人或女人,依凡斯對男人的生理宿命根本非常清楚,但依凡斯不只是想說個故事,而是注重創作過程所呈現的藝術性,,亦即,投以一種可不斷延伸的意境,,“文學況味”或許不局限在我們一般定義的文學作品,也可以是很實驗性質的,,,

我認為依凡斯至少在這方面的努力,是值得嘉許和期待的。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12-05 01:34 回覆:

晚安異色!

其實我初嘗試小說創作時,只是持著把故事寫好的概念,那時候不曉得說故事與文學之間的差異究竟為何。後來才認識文學本身也有分別,不過這些區分令我對這條道路感到有些迷惘。在任何一種領域求進步都是不容易的,文學亦然。

記得有一次和朋友討論起來,她表示我的作品似乎無法歸於任何一類,也許這是因為我對文學所知無多,一邁出腳步就呈蛇行狀態所致。即便如此,我不希望僅僅用一句「我只是想說故事」來搪塞自己的興趣,既已上路,我還是盡自己所能,為故事與意義設計理想的結合方式。

一部富有餘韻的電影,除了故事主體與它的環節以外,一切細部都要緊扣motif,我對好的文學作品的認識也是如此的。可以創作出普遍認同的文學況味,是我一直很期盼的。

謝謝異色,很開心能得到您的分享與鼓勵!每次得到格友的殷切鼓勵,我都承諾自己會繼續努力,不過創作的路走得愈多,愈是發覺自己平庸,現在倒連這句話也不太好意思說了。


TonySky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午安, 依凡斯
2011/12/04 12:01

妳我都在描繪一幅畫,爭論不休

妳是古典浪漫派,認為畫畫必須要線條分明嚴謹,是非黑白清楚

我是印象派,認為愛是由一連串平凡小事,鬥嘴,爭吵,合作,共享...等元素組成的,身處其中或靠近看,只覺得亂七八糟粗俗無比,遠遠的看或者回味的看,妳才會發覺美妙無比,過去的抱怨都是白受罪,但也是組成的色彩之ㄧ

我能理解妳的不平,但是我認為妳的方法只會製造更混亂更多不幸,與妳的理想朝反方向進行,我的方法是叫男生要乖乖不要欺負女生,妳的方法是要女生死命的爭,好拼個你死我活

恨會製造更多的恨,只有愛會滋生更多的愛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12-05 01:32 回覆:

晚安T.Edison!

這席話倒是不錯的註解,那麼以它作為總結吧!

無論印象派或是浪漫派,終有一天會走入藝術史,人類價值觀的興亡也依循著類似的模式。


TonySky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晚安,伊凡斯
2011/12/03 19:56

我搞不清楚你對婚姻制度與男女相處哲學,妳不認同一夫一妻的婚姻關係是因為有"壞"男人,(但其實也有"壞"女人),但是你說的這個"壞"其實是站在一夫一妻立場來論證,如果站在多夫多妻制的妳來看,這些"壞"人應該是妳要表揚的"勇者"與"聖人"才對阿

其實因為女人會生孩子要撫養,一夫一妻制其實在保障女人和小孩,會想要抗議的應該是被束縛的男人才對吧?

我不否認有妳說的,女人既要賺錢養家又要服侍大男人老公,更可怕的是大男人老公還只拿一點點菜錢出來家用,其它絕大部分自己存起來或者去賭博或者炒股,我家五個小孩四個婚姻都算正常,惟獨我二姐就碰到這種情形,孩子大了以後突然放鬆,卻搞起自閉症而分居,連我媽媽都不見,我那二姐夫卻是有一個大女人媽媽培養出來的,我也無法讓他放軟

但你不能因為有20%的不幸,就否認其他幸福(或者死心認命)的80%

我認為做人要誠實,夫妻更要誠實以對,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我既不能容忍老婆外遇,我就不能外遇,不合就離再找我就沒意見,如果男人會找小三,那就會繼續找小四小伍小六,每個都說是真愛,我認為如果不誠實就沒有真,那就沒有真愛,我若誠實跟老婆說,老婆同意另當別論,但結果不會是樂觀

一夫一妻制來自性別約一比一,來自人類是後熟動物需要長期養育子女,就算在回教世界男人可以合法取四妻,一夫一妻家庭應該還是最普遍

再論嫖與妓

你一直說應該要找出讓男女妓可以脫身的就業方法,因此主張禁娼,我同意你的理想,但是我懷疑妳有通天本事, 或者有哪一個政客有通天本事,唐朝貞觀之治常被歌頌明君偉大,但是妓女還滿街都是,我們真實世界政客都很阿斗只有嘴巴很厲害,把他禁了只是掩耳盜鈴,讓這些事情更幽暗更被剝削,如果政客的目的是製造犯罪集團絕對利益,那他得逞了

這種無法施行的制度,如果加上嚴刑峻罰,根本就是法律挖坑等人入甕,或者逼有事實需要的人投入犯罪販毒強姦殺人,如果這是政客們的目的,那他們也得逞了

我會說的這麼難聽,因為妳只有理想沒有配套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12-04 03:19 回覆:

晚安T.Edison!

男性在面對這種質疑的時候絕大多數都會搬出壞女人來作為反證,顯而易見的是,社會新聞天天有淫慾難耐、逞兇鬥狠的丈夫,大家習以為常,人們所謂的毒婦或是淫娃得久久才能見到一位,而且一出現就引起熱烈討論。壞女人的比例必然鮮少許多,這並不能歸因於新聞沒有披露,以社會大眾的口味,放蕩女子絕對是炙手可熱的焦點。

您說男女是互相互相,一個丈夫能嚴以律己,對妻子持相同標準,那麼一夫一妻就不壞,但很多男人嘴裡闡揚著婚姻的重要,要求妻子對丈夫忠貞,可是自己呢?買春通姦全都來。如果一個男人喜歡拈花惹草,而他也認為女人可以周遊異性之間,那麼我讚他公平。可惜這些「壞」人泰半都是「寬以律已,嚴以待人」,自己倒是淫得理直氣壯,卻把風流的女人貶為破麻、婊子。

為何說一夫一妻保障女人?您認為女人天生就喜歡生孩子,喜歡養育嗎?女人在成長過程當中,主動的性慾望多半被壓抑或斬除,她們被訓練得被動,等著男人前來才小心翼翼地擇一而終,這也是豪放的女人不多的原因之一。女人進入婚姻之後顯得沒有什麼束縛的問題,並不代表沒受到束縛,只不過男人向來不需要束縛自己,結了婚才有這種反差。

另外,一夫一妻經常被詮釋為「夫唱婦隨」,許多女人就生活在丈夫規範的狹小世界當中,被約束的反而是女人。雖然有了這種制度,男人仍舊向外發展,別說它保障女人,經常連孩子也保障不了。

我不相信幸與不幸的比例是80:20,這80裡面必有許多是「歡喜做甘願受」,還誤以為自己找到一個好對象的盲目者,有一天他們發現對方是「歡喜享受」時,這20就會變成30、40、50…。不論多夫多妻是好是壞,台灣社會是一夫一妻制,但徵信社歷久不衰,一家接著一家開,新聞一天到晚在捉姦、家暴,既然缺失這麼明顯地攤在眼前,我自然可以不信任目前的婚姻制度,而且是很合理的。

談回娼妓以前,我插入一個相似的例子。

健康教育沒有教導生育全是男人的功勞,我沒看過有男人為了自己生不出孩子而恐懼,相反的,他們還能把生育後代和自己自鳴得意的播種論結合在一起,他們的性慾太重要了,千萬不能被委屈,因為孩子的誕生都歸功於此。實際上,一個男人即使讓十個女人懷孕,這些女人都不願意生產的話,他還是等於沒生孩子,不論男人再怎麼會播種,女人才是嬰兒出不出生的真正決定者。但父權社會將女人教化成了胎兒的暫時存放處,她們花十個月孕育孩子,生出來卻乖乖讓他成為夫家的人,鞏固父權制度的延續。

可是沒有什麼人質疑過生產這回事,大家都不疑有他,孩子生下來就是跟父姓,將來賺的錢養的是夫家的人。很少女人有這種自覺,積極讓孩子從母姓,甚至對公婆說:「這孩子我生的,他是我們娘家的人。」

莫非這又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有需求有供應」?誰叫妳要提供子宮呢?誰叫妳要供應孩子呢?

娼妓也是一樣的,她們是因應男性的需求產生的行業,因為男人的播種慾實在太重要了,大丈夫能屈能伸,就是不能屈到性慾。娼妓歷史之悠久,早已被人鞏固得理所當然,自古以來多少女人的命運就這麼毀了。一個想性交的男人,和一個同樣想性交的女人為之最合理,這個女人如果拒絕,他就沒戲唱。今天有了這些因為生計而不得不從事性工作的女人,原先應該沒戲唱的男人才有了發洩管道。

可是也沒有什麼人質疑過娼妓這回事,大家都不疑有他,認為「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有需求有供應」。沒有人說得出一句:「你有性慾就得有女人提供陰道嗎?為什麼男人不學著自制?」

我的要點並不在娼妓如何轉業,也不管政客的目的究竟為何。現在我只問您兩個根本的問題:
1. 性產業之黑暗、被剝削,或是淪為犯罪集團的把柄,這些「惡」是從何而來?
2. 今天一個男人有了性慾,電腦裡存了許多A片,情趣用品店有五花八門的自慰器,他其實能有許多自慰的花樣,請問您同意他找妓女嗎?

如果男人有了性慾就非得找女人解決,不懂得忍耐或是自行發洩,那麼他和公園裡面見了母狗就興沖沖地跑去交配的公狗有什麼兩樣嗎?

許多的剝削勾當與犯罪,都因一點簡單的性慾而起,我想請問您,究竟該治的是標還是本?性慾是很容易解決的事情,娼妓沒了賺頭,誰打她們主意剝削呢?但如果男人都不願意克制、自愛,娼妓就算轉業也是無濟於事,那我只能提醒所有女性朋友,小心走在路上就突然被拖去強姦,或是哪天生計陷入困頓,就被人慫恿為娼!


TonySky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說壓榨太沉重
2011/12/02 13:08

1. 如果不認同夫妻是一體的,那何必結婚呢?那真愛又是什麼呢?

如果妻計較生小孩做家事是受到壓榨,夫計較上班賺錢養家是受到壓榨,那就會把家搞成戰場,後面的小孩屬誰家產屬誰,當然各不相讓,沒有贏家

歡喜做甘願受才是真愛

有計較有抱怨是人性,端看如何溝通化解

但是鼓吹夫賺夫的,妻賺妻的,把小孩當財產搶來搶去,這是不對的

 

2.性交易自古以來都是被詬病與打壓,但是從來沒斷絕,這是實情,不會因為你主張嫖妓皆罰而消失,也沒有因為教育程度提高而萎縮,妳的主張恐怕是一廂情願,掩耳盜鈴

我不是鼓吹男女要出賣肉體來營生,但是我自認為救不了在火坑無奈求生的人,所以主張應該給予他們保護與尊重,如果妳能救她們,那就提出解法,但是現在說提高教育程度就能解救她們,是乎是不食人間煙火,多少標榜有學生証的學生妹?學位與道德有時候是成反比

3.要解決男女地位差異我同意,但是要鼓吹的是道德與真愛,減少不幸就能減少嫖妓需求,化解於無形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12-02 22:54 回覆:

晚安T.Edison!

我對夫妻一體的觀念存疑,很多人打著這個口號,底下行的卻是界線分明的分工論,使夫妻一體淪為要求對方的說詞,「因為我們是一體,所以你必須….」

舉一個單方面的例子 (當然也有相反的),早先人們以為婦女就業可以消除夫妻之間的權利分化,結果現在很多情況是妻子上了一天班,回家還得繼續操持家務、養兒育女,丈夫的觀念卻是明顯的「男主外女主內」,實際上妻子的薪水同樣也負擔著家計。做妻子的體諒丈夫辛勞,「歡喜做甘願受」,把自己累得半死,丈夫還天真地為了他們「夫妻一體」多麼得意呢!某天妻子累壞了,萌生離意,卻揹負所有的罪名,丈夫倒是問心無愧:「我虧待了妳嗎?妳為什麼要漠視我們好好的婚姻呢?」

撇開夫妻問題不談,社會上既有第三者、重婚、販賣人口、性交易等行為,表示人類並不安份於「道德」與「真愛」。婚姻建構在這些條件上面,地基脆弱,雙方步步為營,我同樣對它持質疑看法。

--------

如果性交易被視為一種當然,那就很難有斷絕的一天,只會朝向日益嚴重走去,而不會逐漸萎縮。有男人付錢短暫租用妳的身體,自然吸引一些女子認為這是生財捷徑,如您提到的學生妹,或是其他各類兼差的應召女郎,但並不足以作為生計被迫賣淫女子的註解。

您認為減少不幸就能減少嫖妓需求,但有句話「飽暖思淫慾」。有性慾卻不安份,想在性伴侶或自慰以外的管道尋求發洩,這就是娼妓問題的根本所在。不論立法者是否假道學,我相信主張嫖妓皆罰就是源於這點道理,性的「道德」也不外乎如此。

既然鼓吹道德與真愛,終極的辦法絕對不是將性工作者留在窠臼之中。性產業存在,就有嫖妓者,您能說這些買春之徒奉行道德與真愛嗎?將性交易合法,反而為那些視身體為發財途徑者以及縱慾之人大開方便之門,不僅未必能保護弱勢女性,反而使她們的處境雪上加霜,那還談什麼道德與減少不幸呢?

將娼妓拉出火坑不會有錯,一如您所謂「講究女權不如講究人權」,都是放大眼界的處理方式。

我自認無法提出更實際的解決之道,否則何必坐在電腦前紙上談兵?早該起而行了!


郁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甚麼針沒那回事
2011/12/02 01:29
我問過在外島駐守的弟兄,他們照樣須要常請「五將軍」治水。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12-02 22:51 回覆:

晚安岡陵!

原來沒有乖寶寶針,我親戚還說得煞有其事呢...,讓我不疑有它地牢記在心。

五將軍治水是某種別稱嗎?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