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一種雲朵似的情調 ✍ 電小二推薦
2011/12/05 00:02:11瀏覽2052|回應19|推薦231

感情有時在一種不連續的狀態下最美。你覺得呢?

一種雲朵似的情調

  在餐室中喝了一下午茶,與同窗閒話青春。她們離去以後,我想起近日整理住處無意間找出大學時期錄製的廣播節目,當時的光碟早已無法讀取,但這些聲音檔經過一而再、再而三的輾轉存放,得以留下。記得授課的師長曾說,嗓音不似外貌,即使經過歲月的洗禮也不致發生太大變化,如今聽來倒真是如此。既然沉醉於少女情懷中,那麼晚些再夢醒吧!我開著音響,讓往日的依凡斯絮絮聒聒地陪伴自己。有時檢視從前留下的隻字片語,不難發現邁向成熟的過程中,人生添了什麼、保留什麼,或失去什麼…

  最美的感情介於戀人與朋友之間,昇華便多了枷鎖,降溫就成了沒有漣漪的愛。這種情調像一朵雲,控制不當,很快便散去了。人們習於將擁有作為感情的終極,一旦情感過剩,限制隨之而來,雙方有如置身水氣,喪失美感。你執著於天長地久嗎?那將會遭到柴米油鹽毀滅。我要追隨浮雲之美,縱然短暫,它將於消逝之際,化為燦爛的記憶之雨,恆久滋潤著一顆心…

  「叮咚」打斷了我的錄音,工作列出現一條小橘槓,推開麥克風,打開視窗,是臣先生興致勃勃地介紹他新落成的積木小宅第,白色的,兩層樓高,周圍有幽幽樹蔭裝飾,像三廳片裡面常出現的老式別墅。但文藝片中的家總是煩惱之源。
  「裡面住著什麼人呢?」我問。
  「不常住人,它是雲遊倦了的棲身之所。在外築踏實的夢,在內可以編隨性的夢。」
  「你鋪了張捕夢網,務實的、虛無縹緲的全都網住了。」
  「是啊!既來人間,怎能忽略掉夢想呢?」
  我向他表示得繼續錄音,他毛遂自薦擔任來賓,要我稍等半小時。

  錄完一集已是凌晨兩點,出於來賓難請,我又央求臣先生多錄一集。但我們都已有些倦意,結果錄出來的內容像一對喝醉的男女胡言亂語。事後,我將節目重新播放一次,每當聽見臣先生在不斷冷場後發出的傻笑聲,我們便笑成一團。

  也許清晨是在歡笑中入眠的,慵懶地甦醒時,發覺嘴角似乎仍遺留著喜悅。因為前一天忘記將冰箱填滿,喜食蔥油餅的人兒落了空,安份於兩杯牛奶、一盤餅乾的早餐。其中幾片餅乾是我們在遊戲中一塊兒吃的,規則是點到嘴唇便雙雙彈開。分離瞬間總是不亦樂乎,更愛的是緊接而來的漣漪,偶爾他嘴邊的乳漬會印上我的唇,讓我在止不住的微笑中將它抹去。這頓早餐漫漫長長,盤子裡剩下餅乾屑時,似乎又醉回清晨了。

  志在四方的男兒,感情是他們暫時的避風港,休息充足便繼續著鵬程。女子的情感有段需要依存的期間,發生於年輕的時候,她們在有默契的陪伴下成長,中年以後便獨立了,在給予與平行的情感交流之間,賦予生命價值。一些女孩子在青春的歲月中找到人稱「情感的歸宿」,交付終生,但過了這段依存期,她們被生活習慣或是另一個人制約,感情因而變質。獨立的情感照亮人生,歸宿其實就在你我身上。

  而我在依存期間發現了一抹雲霞。

  「妳覺得二十年後的我們是什麼模樣呢?」那天,我們在台北市尋找老車站遺址,最後落腳在鄭州路上,臣先生眺望曾經是一片鐵路的區域,忽然這麼問。
  「那時我們大概分開了。」我輕輕挽起他的手,看著車水馬龍。「你也許在另一個像這樣的地方雲遊,作獨行者,當你覺得疲倦了,會有一個人兒在你的白別墅中給予撫慰。」
  臣先生向我微笑,「妳為什麼會往這方面想?」
  「自由的人不受拘束,所以很輕易地就各奔東西了。但也因為他們的交集是自由的,將來會成為彼此生命中燦爛的一筆。」
  這時候承諾多半不會缺席,但臣先生沒有作聲,不濫用誓言是他超然的可取之處。
  「能讓對方在心中輕舞,偶爾雲遊到他的身邊,還有什麼比現在這樣的狀態更美好的呢?」
  當你從我這裡雲遊而去的一天來臨時,我將因由衷地祝福白別墅中的你而昇華了感情,得到幸福。

  婚禮在教堂舉行,原以為他的終生大事會是那種簡約的,在法院中戴上戒指,想來有其他人喜愛熱鬧,非得隆重盛大不可。一對新人正緩緩往紅毯那端的證婚者步去,女方的席位也許來賓眾多,形成一片朦朧的霧氣,宛如每個人對未來所知的模樣。男方這兒,是他一位舞蹈系的老同學以及蔥油餅小販,我們三人大約隸屬於同一單位。

  我凝視臣先生的背影,一如許多個跟在他後頭,期盼長大的日子。但今天的心情截然不同,而在心中作想:「再過不久,你便踏入嶄新的人生階段。如果感覺了任何壓力或是緊張,只要回眸,你的星星會以微笑鼓勵你。」
  臣先生默默地回過頭了,看看跟隨在後方的我。噢,沒有人站錯位置,一切按部就班,惟有他的伴郎是我巧扮成的。
  我遵照自己的想法,回了一個微笑,並且在心裡問他:「要我推你一把嗎?」
  臣先生不置可否,他的父兄式的眼神似乎透露著「推自己一把,情感獨立的日子裡面,將不再有獨行者陪伴,而妳已有能力領著他人成長了。」
  這門學分假如給自己審核,那麼我想再有個暑修,但我仍舊點了頭,繼而看著他恢復面向前方的姿勢。

  我是婚禮中的第二女主角,被一群人,被自己的眼睛注視著。也許我應該像電影中的女子那般,滿臉淚痕,或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大喊Wait a minute!但是沒有,我安份地待在一頂英倫頭、一襲男士西服中,靜靜地陪伴臣先生走向一個階段的終點,然後,我將會轉化為他的時間線上的一條短短的箭頭。

  新娘似乎是透明的,我在她眼中大約亦然。也許我們根本看不見對方,因為彼此分別代表兩個不同的時期,看守著兩塊不同的領地,一塊現實,一塊是夢,或者,一場新夢,一場舊夢,端看臣先生追逐什麼。
  證婚人開始唸起稿子,我感覺自己的影響力正逐漸淡化,身體愈來愈輕了,終至走入回憶中,不再是進行式。當他與未來並締連理,我成為記憶體裡面的幾張照片、幾篇文字,成為舊日中燦爛的一筆。

  「小箭頭,我該向妳說什麼呢?」

  高樓之間,風神肆虐,我撥開遮蔽眼前的長髮,看著陽光下的臣先生站在前方。他背過身,說:「人際之間的關係像流動的雲朵,妳看那朵雲…」一面高高舉起手,向我指著一片廣大的雲,倘若將它平鋪地面,也許像座島嶼般遼闊。
  雲朵正於氣流中疾行,在藍色的蒼穹下,飄向遠方。
  「一朵雲可以囊括萬千人物,飄渺之間,我們微不足道。妳或是站在前端遊歷人間,而我在後端,縱使相距甚遠,但彼此是相繫的,當我們還是同行的箭頭時。」
  「你看,那朵雲一分為二了…。」我說。
  臣先生改變他的步伐,八拍一個循環,輕舞漫行。我跟著他的動作,一同並行過了馬路,來到站前廣場。「這裡很多水窪,看看我們的默契如何!」
  我與他分開,各自在積水之間的乾燥處轉著圈圈,我手中的傘因離心力而飛了出去,掉在一處水灘中,將它隔成左右兩面。我們來到水灘前,左側水中的倒影是我,右側是他。
  「人有悲歡離合。」臣先生說。接著,我和他不約而同地面對面,他握起我的手。「有時,永恆以另一種形式進行。」
  在倒影中,我們仍然是分離的,但實際上,我們手牽著手。心心相印端看人們如何定義。看著臣先生那抹陽光下的微笑,我將它清晰地印於心中的底片…。

  二十年前的聲音繼續在音響中播放著。
  感情的結果不一定需要等於擁有。不知他於另一個時期中擦出什麼火花,但是我會記得那全宇宙的溫柔,或是浩瀚的心,是我的白衫至交所有的。
  接著是片刻寧靜,又冷場了。
  做個結吧!呵呵…是他可愛的傻笑聲。

  「臣先生…。我年輕時的關鍵字,記憶中的永恆,I miss him…」

依凡斯 2011.11

相關作品:〈微笑夜行〉〈氣球正緩慢航行〉

※這篇文章搭配的歌曲是奧莉薇亞紐頓薔 (Olivia Newton-John)演唱的〈Love You Hold The Key〉(1976),聆聽與否,格友可自行選擇。

Free counters!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vanceair&aid=5897987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jazzway
彷彿階段的結語
2012/04/25 12:23

相隔許久,再翻閱到臣先生的近況,居然結婚了.......

字裡行間,著實滲透著一些轉折與結語,我不知是階段的?或是自此的人生愛情觀?!!Anyway,還是很欣賞幾段形容男女婚姻關係的詞藻,有點羅曼羅蘭的智慧小喟嘆的感覺~~

Nice reading~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一種雲朵似的情調
2012/01/18 13:44
記憶中的永恆...I Like It!

(為什麼不能推文了?)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2-01-20 23:54 回覆:

謝謝妳!

因為彩妝那篇的推薦與瀏覽不成比例,所以先關閉推薦。這裡的推薦機制是統一性的,所以一關就等於所有文章全關。


beachboy
朋友
2011/12/28 02:57
兩性之間的情誼,似乎以朋友的關係,相較於情人更能持久,彼此間始終保有一些適當的距離,則自然而然會產生某種程度的尊重,同時也能因有所保留而形成一些特殊的美感,不知伊凡斯以為如何?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12-29 00:24 回覆:

晚安beachboy!

我的看法和您一樣的,朋友關係也許少了一點溫度,但是細水長流,可以是種沒有保存期限的感情。情人的狀態無論如何綿延,終歸會走回平淡,一旦沒有熱戀的護航,許多絆腳石便出現了。


TonySky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你那朵雲不在天上
2011/12/17 12:50

早安 依凡斯

妳的雲在黑暗角落沉降

人的思路與行為都是跟生活經驗相關,我由妳長期作品得知妳很痛

幹嘛因為錯過星星而怨恨太陽

要真正做一朵藍天的白雲才對吧?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12-17 16:17 回覆:

首先我要感謝您長期的閱讀,但您的嘗試分析只是導向一種錯誤的結果。我覺得我們的立場完全不同,您永遠自認正義、光明與真理,而我卻處於黑暗或掩耳盜鈴,我們雙方永遠不會產生共識。

您知道明亮舞台上的人們看不見台下嗎?他們只看得到自己,認為表演是一流的。但黑暗中的觀眾卻能看清台上的一切,甚至品頭論足,而台上的人卻不自知。因此我願意待在與您相對的黑暗中。

如果您所謂「藍天的白雲」指的是那些與丈夫一體的妻子、渴望太陽恩澤的女子,那麼她們終將因陽光酷熱的照射而蒸發為無形,變成男人主體的一部份,而你們以自己雙手指揮世界的目的便達成了。


大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果然優秀
2011/12/17 11:16

不愧是伊凡斯,

將愛情融入了 " 雲端的技術 " ,成為

雲朵似的情調,接下來將會...

... ... ...

... ... ...

從32位元,推展到64位元 ? 從二核心,推進到四核心 ? 從區域網路,推向廣域網路 ?


大道尚未實行,
同志仍須努力。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12-17 16:16 回覆:

哈哈…大同,最後一句讓我笑出來了!您也不凡,竟然能將這兩回事銜接在一起。

現在已經有四核心了嗎?這方面我實在一竅不通呢…,「廣域網路」也是我第一次聽說。


TonySky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靜謐的可怕
2011/12/17 00:06
連一根針掉到地上都會震碎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12-17 00:12 回覆:

晚安T.Edison!

這是從哪兒得來的感想?



異性的友誼
2011/12/13 18:09

日本人說的「朋友已滿 , 戀人未達 .」,

也就是妳說的「最美的感情是介於戀人與朋友之間 .」.

前幾天才在自由時報的副刊看到一篇這方面的文章 ,

作者是女生 , 她的那位異性好朋友後來結婚了 , 新娘當然不是她 .

這不是失戀的文章 , 而是一篇快樂的祝福記述 .

男女要保有這樣子的情誼是有可能的 ,

但似乎只存在於熟男熟女之間 , 年輕人大都是不會懂得的 .

會當好朋友 , 當然是互相喜歡 . 誰會跟不喜歡的人當好朋友呢 ?

有一句話說 : 「喜歡就是淺淺的愛 , 而愛就是深深的喜歡 .」

男女的關係很唯妙 ,

許許多多的因素讓彼此喜歡對方的男女沒有發展成戀人 ,

但卻維持著非常好的朋友關係 .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12-16 00:27 回覆:

晚安書!

我記得這句「友達以上,戀人未滿」,但它實在被運用得太廣泛,以致於變得俗氣,所以我寧可用白話文敘述這種狀態。

感情裡面一旦有了戀愛的成份,我覺得,不論男女都會因此萌生獨佔的欲望,差別在輕重而已。當一個人「深深的喜歡」時,還能保有對方完全的自由,這就是真正奉獻式的愛,但牽涉到戀人或是夫妻,即多了私有制的氛圍。

所以我才形容「最美的感情是介於戀人與朋友之間」,因為少了「佔有」,卻多了幾分愛。但這種關係因為是全然自由的,所以不容易將兩個人緊緊相繫。


止善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雲朵似的情調
2011/12/11 23:33
一剎那在靈魂中深邃的共鳴也是永恆。

依凡斯式文筆風格真有雲霧渺茫夢境似的美感。

拜讀!拜讀!感謝分享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12-12 02:07 回覆:

早安止善!

現實中的美往往是短暫的,但我們可以將它收藏於心底,以另一種形態使之永恆。

最近有朋友說我以前的文章比較柔美,所以我嘗試在這篇裡面把當時的感覺找回來。

謝謝您的讚賞呢!


六朝布衣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聲音不變
2011/12/10 22:51
基督山恩仇記中,
隔了近20年不見,鄧蒂斯的形貌完全變了,
可是女主角梅爾賽絲苔還是立刻知道那是他,
因為鄧蒂斯的聲音變不了。

文中提及聲音不變,引發我的聯想。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12-11 01:11 回覆:

晚安六朝布衣!

能以聲音為關鍵發展出這種情節,我想應該都得是關係匪淺的兩個人。

我覺得人對於聲音的記憶,較外貌更容易隨著時間而趨於模糊,例如現在想得起十年前同學們的模樣,可是他們的聲音似乎愈來愈不清晰了。


山楓 @ 薪火相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存在的依據
2011/12/09 20:42

有人選擇拿在手中的木缽

有人寧願沉於湖底的碎鑽

都有它的美、也都有它的代價

只要完成了自己就好了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12-11 01:06 回覆:

早安山楓!

這個「完成自己」的說法真讓我耳目一新,我相信人生確實是如此的。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