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洋娃娃的全盛時期 ✍ 電小二推薦
2012/01/30 00:02:22瀏覽1599|回應15|推薦141

  那個時代,熱鬧的東區街頭宛如360度的伸展台,時髦的洋娃娃們來來去去。她們的身材是標準的,頸部以上更講究至極:假髮繽紛,金色、焦糖色、寶石紅、孔雀藍、薰衣紫…,臉型全是黃金比例的輪廓,皮膚似乎打了一層蠟,乍看猶如陶瓷製品,濃密的長睫毛簇擁湖泊似的彩色雙眸,反射人們的目光,映襯她們最燦爛的年華。

  當全世界以目光為流行尖端的洋娃娃喝采之際,衝出了一名狂徒,在大庭廣眾下持刀劃破了妙齡女郎的臉頰。圍觀的路人頓時驚聲尖叫,因為那破裂的皮肉中源源流出的血液,竟非鮮紅,而是奇異的粉色調。他們忘記譴責暴徒,只愕然於眼前這尊似乎不是尋常人類的美麗娃娃,世界不再喝采了,從那一刻起,開始改朝換代。

洋娃娃的全盛時期

  「二十一世紀初,流行洋娃娃式的造型。由於東方女性面孔平扁,故假睫毛、放大片、染眉盛行,甚至注射玻尿酸、微晶瓷或是施以整形使五官達到搪瓷人偶之效果。」年輕的女孩唸著雜誌上的內容,並遞予一群同學傳閱,她們在店裡等待著訂做的戲劇假髮。
  「三十年前的妝看起來好假,照片裡面每個人都長得差不多。」一名同學說。
  曾幾何時,不施脂粉成為普遍,甚至臉上的汗毛、眉下的雜毛都是討喜的生理現象,世界的潮流是一股「陽剛氣」。

  街上來了一位深綠長髮的美艷女郎,乍看如一尊陶瓷塑像,和背景的行人格格不入,引起女孩們的注意。她進了店裡,和熟識的店員交代著訂製兩頂同色不同款的假髮。依照時下的流行,假髮店的生意多是苦於掉髮的民眾,或是表演用途,一般人鮮有需求。女學生們悄悄觀察這名女郎,她的五官像開模壓出來的,臉龐白裡透紅,兩頰雖無鬆弛跡象,卻顯得十分僵硬。但她散發著一股周遭人沒有的傲氣。

  她的美麗存放得過期了。

  回診當天,醫生細心將她臉頰的紗布拆下,清過血塊,取鏡子遞向她面前,鼓勵道:「妳復原得很好。」
  她檢視鏡中倒影,臉頰雖留有一道殷紅,但至少沒有形成凹凸的疤。「只要再經過化妝,就能恢復原來的樣子了,噢,頂多再做點雷射。」失而復得的艷容,是多麼珍貴啊…,她幾乎要喜極而泣。

  整形外科的候診區,一名女子正疾疾穿越,無意間在盆景旁的方鏡中發現了自己,遂佇足在那兒端詳起來。她是很漂亮的,一頭明亮的藍髮下,有光潔的皮膚、綠色的深眼睛、細緻的下巴…,拜化妝所賜,她不需要打開那扇診療室的門。由鏡內朝後方看去,也有幾尊陶瓷娃娃坐在一塊閱讀報紙。
  「『專家籲虛榮心應適可而止』、『人工美女毀容的啟示』…,這些人懂什麼?」其中一人嗤之以鼻,將那張民意論壇扔在一邊。
  她們繼而又看起社會版,一張毀容女郎遮遮掩掩的圖片與另一名受民眾愛戴的美女職員並列。那時,不遠處傳來開門聲。
  「Dear!」一尊娃娃喊道,她們脫隊的夥伴恢復得好極了。一群人上前去環繞著她,「我們去買點新行頭慶祝妳康復!」說著,她們棄報紙於資源回收箱,從容離去。

  毀容事件造成不小的騷動,輿論漫天飛舞,一面倒地抨擊流行為女性製造的負擔,相關的「專家」、「達人」紛紛見風轉舵,發表人工化妝對皮膚的損害以及整形美容的後遺症。洋娃娃式的造型頓時成為眾矢之的,前一刻仍在伸展台上出盡鋒頭,後一秒便突然由燈光聚集處摔入黑暗中。

  但平面上的批判與實際的風氣終究是兩回事,只要能滿足心底對美貌由衷的期盼,人們泰半不去顧慮什麼其他的問題了。在以貌取人的社會中,外表之重要能左右一個人的幸福,所以,裝飾過度的流行照舊。

  她因社會新聞而瞬間成了名人,接連數日,從前青澀的照片與未化妝的模樣也被挖了出來。出於在意形象,她上網瀏覽外界的看法,不料以譏諷居多,諸如五官不自然、沒化妝有如女鬼、血色怪異,應屬非人類、學生時期之醜、愛慕虛榮才遭致毀容…。看著看著,她不禁氣結。
  「管他們說什麼!」朋友將螢幕關掉,勸道:「妳看報紙,大家都褒揚女明星的凝脂之膚、酥胸美腿,卻在暗諷妳。很多人都喜歡美女,可是又要女人不去整形、不化濃妝,這是哪門子道理!」
  「我只是希望自己漂亮而已啊…」她委屈落淚。朋友試圖安撫,她卻道:「妳不要安慰。最近我每天注意報紙,沒有人譴責暴力,倒是大肆批評我妝前妝後的樣子,指責我追求美貌到了病態的地步,好像把我當成奇珍異獸一樣。」
  「別哭了,這樣扭曲到肌肉,到時只有表面好,底下的組織卻好不起來。」朋友說。
  她聽了話,默默回到梳妝台前,開始塗塗抹抹。既已被批評得體無完膚,倘若還想踏出家門,終歸得再將自己化妝成美女。

  機器咯咯地列印收據,等待的片刻,綠髮女郎佇立原地,女孩子們窺視著她變了色的瞳孔、濃濃妝飾成的迷濛大眼,以及會反光的粉白臉龐。店員送客之後,見了這群女學生的模樣,向她們道:「那位小姐年輕時就是這裡的常客,別小看她,現在那些行頭都得特別訂做,因為不流行了。」
  「以前真的大家都覺得那樣很美嗎?」一個女孩問。
  「也沒有都覺得,正式場合不歡迎這種打扮,但鬧區裡時髦的女生都是這樣的。」店員以中年女性的經驗解釋著。
  「那時候不覺得看起來很假嗎?」
  「我們年輕的時候,化這種妝是自然,注射藥劑也是為了比動手術自然,雜誌裡面,或是那些專家教的方法,都會告訴妳『這樣才美得自然』。」
  女孩子們感到十分吃驚,因為那些「美」,如今看起來都非常造作。

  「哇…,這樣看起來好迷濛喔!」電視上的女藝人驚呼著,但她看似素著一張麥芽糖色的臉龐。
  「用這種方法化妝效果很自然,像素顏一樣,不會像以前那樣把臉塗那麼白,再把一堆顏色抹上去,還戴假髮,看起來好像電子花車,很老氣。」時尚專家手上拿著化妝品,一面道。
  「對!我現在在路上還有看到這種女生,很想說『妳們也太俗了吧』!」
  「觀眾朋友,X老師介紹的就是現在最流行的妝。」主持人說。
  那時距離毀容事件已屆兩年,年輕女性們換了套打扮,仍舊千篇一律,像穿制服。美容節目拼命嘲笑過氣的造型,忘了不久以前它們還將之視為聖經。

  她兒時起就被周遭的人們教育著:西方人的大眼、高鼻、朱唇多富魅力,於是迷戀枕邊的一尊俏麗的娃娃。可惜她天生一張沒有特色的臉孔,倘若不化妝,不施以整形,便得不到稱讚。好容易盼到一種潮流供她肆無忌憚地以各種人工產物掩飾缺點,將外表洋娃娃化,進而躋身美女行列,卻是如此輕易地消逝,她感到十分不甘。
  「如果我當初沒有被割傷臉,也許流行不會變得這麼快。」
  「他會這麼做,仔細追究,實在是因妳的誓言而起。」朋友道。
  外表的美幾乎是神聖的,許多女子以事神的態度待之。她曾於手術檯上發誓,若能創造出一付人工的美貌,寧願視感情如敝屣,因為漂亮的容顏帶來的自我陶醉,會是更嶄新的幸福。當那些目光式的喝采奉獻在她身上,她覺得一切的付出都值得了。為了維持姿色,她愈是下工夫鑽研,致使被忽視的情人暴露出恐怖的一面。

  曾幾何時,土著似的黑人兒稱霸了東區街頭,也許這是物極必反的現象之一,精緻的審美觀發展至顛峰,終會開始漸漸向粗獷走去。但可想而知,始作俑者必然來自歐美日韓,而這裡的專家達人照單全收地鼓吹。
  她漫步鬧區,感受著一種孤立,就連店中陳列的物品也幾乎不是為自己設計的,似乎人只要過了時,連金錢都沒了價值,使這些商人不打算計較。遠遠的,她看見一尊自己相似的陶瓷娃娃正雍容而來,當她們即將擦身而過,彼此四目相會。即使雙方都是冷靜的,但似乎有一股喜悅油然而生,因為她們同屬固執的舊朝遺民。
  隨著風潮的消長,那些黑人兒漸漸唯我獨尊,她們幾乎是麗質天生者,才擁有將自己抹污的特權。相貌無奇者一旦效法新的流行,便活像作怪份子,於是被迫作受人忽略的邊緣族群。洋娃娃派的大勢已去,逐漸絕跡了。

  打開衣櫥,滿是耗資龐大的成堆衣裝;攬鏡自照,是精雕細琢,不復本來面貌的臉龐;寂靜的室中無聲地歌頌空虛的感情。為了追隨流行,她付出甚鉅,怎料一切都逐步過時,迎面而來的新紀元卻不適合自己,而她發覺一件更嚴重的事態 - 青春的終點即將到來。

  以貌取人的時代裡,許多人因其姿色得到幸福,卻也為維持姿色而得來苦痛。不甘費心經營的昂貴面貌開始老化,她砸下更多時間與金錢,吃力維持洋娃娃狀。經過一次次東拉西補,她曾假想若再毀容,流出的血色大約更可怖了…。但只要那些目光持續地投射過來,她便能得到自我性的安慰,即使那些注視不再是喝采性的。

  離開假髮店的途中,她望著兩旁商家陳列的服飾,感覺自己彷彿經歷了許多朝代。但服裝店裡永遠只找得到當今的資料,在那兒是無法考據舊朝遺跡的,富麗堂皇的歷代文明先被轉賣、棄之回收箱,穿在孤兒遊民身上,猶如物質過剩的國家慈善地將許多東西丟給第三世界。最後那些流行的產物不知所蹤,成為一些平面記載。而她如一具與世隔絕的活化石,也許後半生又是重覆這樣坐看時尚的循環?那實在太累了…

  她經過一面大型立體電視,驀地停下腳步。裡頭正展示巴黎某名家提出的最新流行。只見伸展台上是修長標準的身材、五彩繽紛的長髮、黃金比例的臉型、化妝得能反光的皮膚…,一尊尊精緻的陶瓷製品優雅從容地來來回回。
  「粗獷的時代結束了,二十一世紀初的復古造型,將在未來引領時尚風潮…」旁白如此說道。
  她不禁掩唇,睜著斗大的雙眼望著那些表演中的模特兒。

  幾個行人注意到這神奇的一幕:電視前站著一尊粉彩娃娃,不知她是趕不及參加流行的盛宴,抑或是被台上那些更光鮮的娃娃們排擠在外。他們站在不遠處悄悄注視。
  「你看,有個模特兒從電視裡掉出來了。」
  像站在鏡子前面,更宛如處在時光隧道的入口,三十年的歲月,彷彿輕輕一碰就能搆著,她的眼眶似乎潮濕了。

依凡斯 2011 / 2012Free counters!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vanceair&aid=6070056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beachboy
真美
2012/02/12 16:08
一般人見面第一印象都是從外貌開始,但是逐漸由交談到其他各種生活互動後,心靈層面的展現,便轉而成為人與人彼此間真實的了解............此時光憑美麗的外表,可能並不具有百分之百的說服力,反而內在真誠善良的美德,使得即便外在並不非常漂亮的人,卻相對地顯出另一種特有的風采............我想內外皆美的依凡斯也會認同這樣的說法吧?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2-02-13 00:26 回覆:

晚安beachboy,我認同!

雙方的關係發展至彼此了解以後,外表就不是重要的,甚至可以忽視了,好像我們不會去介意朋友、夥伴的相貌一樣。所以重視內在的勸導持續地存在,因為擁有美善的性格是良好人際生活的必要條件。

不過在人的來往變得速食或片面的情況下,沒有亮麗外表者也許喪失了不少機會,亮麗的人可能招來許多毫無幫助的緣份,常有人是沖著一個美好的形象而行動的。


郁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基因順著流行演化
2012/02/05 20:55
在我兒時單眼皮的人較多,現在單眼皮反而是很少數了。我們現在都無可避免在吃基因改造食物,若干年後,粗獷也許會被放到動物園裡去陳列。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2-02-06 00:20 回覆:

晚安岡陵!

東方人的基因多半仍是單眼皮或內雙,但製造雙眼皮的工具日新月異,除了手術之外,也有多種膠帶與膠水,造成現在大多數人都是雙眼皮的表象。

一般認定的粗獷經常不是指原始的活力,反而與後天養成的男子氣概有關,我認為這並非文明世界的必需。


小管
小管回應 1/2
2012/02/04 04:46

依凡斯您好:

這裏不知怎麼?回應太長要分成兩篇?還因為時間過短,不能連續發表?昏倒了天啊

 

如果沒有記錯,這次是我今年第一次來這裏,如果從農曆新年算起,還是很早哩。

美,是每個人所想要追求的。以前有個 x 做廣告,說:「自然就是美。」,那麼整形外科不是都要倒閉了?

以前,我曾聽人說,男人的身價,決定身旁女人的美醜。現在,是女人口袋中的鈔票,決定自己的外貌。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2-02-04 21:32 回覆:

你應該是先在WORD打好字再複製貼上,這樣會有許多的語法,其實可以先複製到記事本再貼到回應欄,就不會有字數太多的問題了。

現在的整形流行整得很自然(含蓄),例如許多人喜歡小巧的鼻子,和以前要求高挺的美感不太一樣。

女人利用口袋中的鈔票決定自己的外貌之後,可以再進一步決定她身旁男人的身價。因為男性擇偶多半重視外表,自然形成這種生態。


小管
小管回應
2012/02/04 04:40

看完了您的文章,好像覺得,現在的化妝方式,真的讓女孩子,彼此之間愈來愈像。有時我怎麼覺得,這個人好面熟?那個人好像在哪裏見過?也許是雙胞胎哩?Who Knows

「棄報紙於資源回收箱」,沒有隨地亂丟。很有公德心、很有環保意識的依凡斯,讓我看見了您內心的美。

大笑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2-02-04 21:32 回覆:

晚安小管!

其實還是很容易分辨的,大概十幾二十年後的人們回頭觀看現在的流行,就會覺得大家都像洋娃娃,類似現在的人們覺得以前的明星長得都很接近,我的靈感是來自於此。

紙類、塑膠袋等物,如果不資源回收,我就會渾身不對勁。我也很不喜歡看到A4列印只印單面的人,除非他會再利用這些紙張的背面。


chen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很好的切入點
2012/02/03 10:57

你的小說有很好的切入點,與你使用的頭像正好形成一個呼應。故事的情節發展相當完整、精彩。

曾經想寫一篇這個主題的小說,但是缺少一個適當的切入點,所以暫時還擱著。過一陣子搜集完資料,說不定可以試著寫寫看。

假日愉快。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2-02-04 21:31 回覆:

晚安chens,謝謝您的稱讚!

頭像確實是與文章呼應的,本來想後製將髮色改成深綠,但是效果不好。您真細心,仍舊看出它們的關聯。

一些美容類的奇聞應該會是理想的切入點,您可以作為參考。

期待您的新作品,週末愉快!



選美與化妝
2012/02/02 16:31

22年前 , 我認識一位住在博愛路 , 輪廓深邃的漂亮女孩 , 民國59年次的她 , 當時才19歲而已 .

次年她參加選美只獲得第4名 , 她對我說過 : 「如果大家都不化妝的話 , 我一定不只是第4名而已 . 」, 說的很有自信 , 但我認同她講的話 , 因為從電視轉播的畫面上看起來 , 她並沒有本人那麼漂亮 .

我有一位女同事 , 她也是美女 , 可是她的照片看起來就沒那麼亮眼 . 所以有人長的雖然漂亮 , 但拍照並不見得上鏡頭 .

這是化妝技術的關係嗎 ?   但是我參加女性朋友的婚宴 , 也常看到濃妝的她們(新娘) , 不但沒有比平常漂亮 , 還更成熟了許多歲 .

電視不是有藝人卸妝亮相的節目嗎 ? 她們真的相差很多 , 還有平常人的素顏亮相再化妝的節目 , 也同樣的讓人感到化妝技術的厲害 , 她們真的是醜女大翻身 .

我想是因為臉部線條輪廓的關係 , 有人不管再怎麼化妝 , 就是漂亮不起來 , 但卻有人連素顏都漂亮 , 她們只要輕描淡妝就夠美了 .

參加選美會好像都在比賽化妝 , 如果有素顏美女選拔賽 , 那就不一樣了 .

看過不少的歌唱比賽節目 , 總會發現 , 女生是越到比賽後面就越漂亮 , 不少人的樣子是從臨家女孩變成舞台巨星 ,  這顯示出化妝與穿著打扮的效果 , 所以 , 化妝還是重要的 !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2-02-03 00:59 回覆:

晚安書!

攝影機與相機畢竟不是肉眼,我們現場看見的美女,可能拍了之後卻感覺差一截。另外光源與光線強度也是構成影響的因素之一,所以在強光下表演的藝人都必須化濃妝,才能在鏡頭中顯現自己的五官。當然,攝影角度也很重要,所以一個人上不上相可能有非常多的原因。

每個人的輪廓不同,確實有些人化了一點妝就能產生巨大落差,但並非五官理想者就有這樣的條件。其實以我的經驗,每一種輪廓經過化妝以後都能使外觀變得好看一些,真的會使妝後比妝前更糟的情況多半是由於皮膚狀況較為不良所致。

至於新娘化妝可能是見仁見智了,我目前看過的實例都是妝後收到良好效果的。結婚是許多人心中的終生大事,化妝師都會事先和新娘溝通好妝容,萬一沒化好又顯老,不僅會大大影響化妝師以後的生意,也許當場就惹得客人不開心了。


柔怡~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2/02/01 22:33

今天去曼X剪髮,雖然和設計師相識十年,卻只給她燙髮和剪髮,要賺我的錢不容易

助理給我一本雜誌,有篇報導頗有趣,對台灣某些女星做連連看遊戲,發現相似度都在七成以上,呵呵,拜整型和化妝所賜,每個人幾乎長得一樣,說真的,沒特色

你看國內外許多女星,打肉毒或玻尿酸打成什麼樣子,好像換了一張臉似的,覺得很恐怖。雖說每個人都必須為自己的臉負責,但我想合宜的裝扮、優雅的儀態以及內在修養蘊涵而散發出來的歲月風華,才是最美的。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2-02-02 02:35 回覆:

晚安柔怡!

女明星可能也有不得已之處,其實某些我們會覺得很有特色的臉孔,上了鏡頭並非360度都上相,如果光源不對,影響就更大了。觀眾緣和明星的財路有一定的關係,也許這是為什麼許多人冒著失去特色的風險去整形的原因。

記得以前看過國外一個女子,為了挽回外遇的丈夫,不計代價將自己的神韻整得和「豹」相似,原因是她的丈夫對這種動物非常迷戀。

我想多數女性對美的標準都很類似,但真的要對自己的外表負責時,卻非常容易被外在因素左右,因為當社會或是周遭人物檢視一個女性,幾乎都會包括外表這個項目。


海朗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美女
2012/02/01 12:25
老婆崇尚自然美,與氣質美,常常指著螢屏上的美女,說這是做出來的,那是做出來的。

現在所謂美女都是一個樣,覺得自己自然,又有氣質最美。

常常買了新衣,或是做完頭髮,一定要我替她拍照,照到她滿意為止

照不好都是我的錯,照得好是她麗質天生,呵呵呵!女人是不是都如此啊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2-02-02 02:33 回覆:

早安Steven!

呵呵…,夫人真可愛!我常覺得,崇尚自然與氣質美、又能比擁有自信再多喜歡自己一點點的生活態度應該是最理想的,就像她這樣。

不過並非女人都如此喔!

朋友替我拍照時,常常說我不上相,我都回答:「沒辦法…,我只適合用肉眼看,連自拍都常常拍壞,真糟糕…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不落俗套
2012/02/01 08:20

來這里不錯,都能看到一些或許算“小眾”但主題總是非常新穎的文章。

異色其實也喜歡看小眾電影,也佩服愿意服務那怕只有一個知音的作者。

依凡斯堅持不落落俗套的創作,使得我們來此有一定的驚喜,也得到

不一樣的view。如這篇還是教人驚艷的文章。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2-02-02 02:31 回覆:

晚安異色,謝謝您的勉勵!

我有一次和朋友半開玩笑:「小眾可以分為兩種,第一有著帶領眾人往更高層次邁進的潛力,終有成為主流的一天,但我屬於冷僻型的第二種,最好的境界大概就像電影中的cult classic那樣吧!」

無論如何,當我知道這些作品能帶給大家不同的視野,甚至驚喜、驚艷時,都是極感動的!


多硯坊 (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心存善念最美!
2012/01/31 14:23

臺北街頭,

看到為數不少的六,七十歲的貴婦,

是同一張臉孔,

像極了當她們年輕時的偶像明星,

這不是歲月的痕跡,

是當年人工的雕椽!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2-01-31 22:47 回覆:

晚安多硯坊!

1960~70年代盛行小針美容,有不少女性的臉部都注射過液態矽膠。當時的整容風氣不如今日,據說得要極時髦而注重外表的女子才會為之,但因為注射的部位大同小異,後來又會產生副作用,於是被戲稱「統一面」。

即使經過三四十年,這些人的穿著打扮仍然比同年齡的婦女講究,因為她們始終是最愛漂亮的那一群。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