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輕柔的夢中有你
2011/08/22 00:02:15瀏覽1324|回應7|推薦161

  返回位於大廈的住處,楚雲絮向來是不搭電梯的,為了多消耗一些熱量,而一階階地步行上樓。樓梯宛如琴鍵似的,調子愈彈愈高,音量便愈來愈小,最後對人生已提不起嗓子歌頌。抵達最頂層,她來到迷你交誼廳旁的窗邊,居高臨下,深夜裡的高級住宅區是靜謐的,沒有可親的談論聲或是小販燈光,彷彿她那已達到顛峰的人生,索然無味。一層樓中總有許多戶,也許她選擇的不是最好的那一戶。

  站在家門外,翻遍了皮包,卻找不到鑰匙,近來她經常犯這種毛病,無奈之下只得按了門鈴。應門的是位年輕男士,令她愕然,莫非自己的確住錯了地方?
  「請問找哪位?」艾惟歆說。
  楚雲絮看了看門牌,「我是這裡的女主人。」

  進入屋內,她自客廳的茶几上揀出自己的信件,便要往樓上的臥室去,但沙發上的司湘儀將她喊住了。艾惟歆趁著兩人尚未開口說話之際,悄悄打量著…,這位女主人看上去並不大過湘儀多少,卻是衣著入時,雍容之餘帶著幾分俏麗。卻沒聽過湘儀提起她有個姊姊,艾惟歆感到納悶。
  「妳一定要弄到七晚八晚才回來嗎?如果我也睡了,爸爸又要給妳吵醒了。」司湘儀的口氣明顯帶著不悅。
  「我平常工作到十一、二點,也是週末才有這種約會,」楚雲絮突然踩了煞車,換了句話說道:「約會嘛…,就像妳,怎麼能讓男孩子待到七八點就走呢?」
  司湘儀知道被楚雲絮報復了,卻無法想出什麼來回嘴。艾惟歆倒是知趣,理理背包便站起身來。「真的不早了,我看我先回去吧!」臨走前,再回頭向司湘儀悄聲笑道:「線上見。」
  艾惟歆離開以後,楚雲絮還在原地從容地對司湘儀瞥了瞥,接著留她一個人在客廳裡生悶氣。司湘儀無處發洩,收拾起茶具也就格外用力。

  司漢棠默默躺在床上,他常感到自己的身體明顯鬆弛了,心臟也是肌肉,於是跟著鬆弛了,聽見外面的乒乓聲,感嘆不已。兩個兒子各自成家以後,他退休下來,與湘儀相伴。自從與楚雲絮住了進來,她們便時起齟齬,但想想湘儀也許不久就離開家裡,無需再與雲絮過不去,也就沒有特別去管。有時覺得委屈了女兒,但幫了她,不又委屈了續弦妻子?
  陪伴司漢棠入眠的,是床頭的一張照片,他的前妻。她是幽夢,喜歡在鋼琴或瓶花邊自娛娛人,而從不抱怨丈夫早出晚歸的,十分惹他憐愛。但她也是隻畫眉,在家事與公事間失去自由,積勞而逝。幽夢似的妻,年輕男人相處不起,似乎較適合閑暇的後半生,他們可以一同在小丘上健行,在美術館欣賞油畫,一同牽著手,慢慢地消磨白日的時光。
  漢棠有意將對前妻的歉疚補償在另一個女人身上,他選擇了楚雲絮,迎她入後半生的理想中。當她長髮披肩時,真宛如前妻之幽幽,怎料她似乎才是尋常男人口中的「女人」,。

  楚雲絮不希望表現出幽夢似的模樣,一頭長直髮,坐在樂器旁邊,那將會使她變成已故的奉獻者。她總是將頭髮向上束成各種樣式,讓吹得彎彎的瀏海覆蓋前額,在淺淺的眼摺子上淡抹眼影,一對明亮而清麗的眸子,線條分明的輪廓,使她比瓜子臉多挽留了些時光。旁人看來,她像是個浮華的女主管,浮華罷了。
  記得當初是因為一種觀念而結婚的 - 超過50歲的女人便等於與理想的愛絕緣。如果到那時候還跟一個不像話的男人同居,那表示她接下來的命運註定是殘花敗柳的,於是趁著花瓣落盡之前,趕緊找了一只燦爛的琉璃瓶。但她並不滿意這樣的婚姻關係,雖然司漢棠是那麼隨和,但他們又是如此不同,結婚沒有多久,兩個人便形容「向左走,向右走」。
  在這屋子裡的其他因素催化下,她只能感覺到自己的「將就」。也許是將無法付出的欲望拿來反諸求己,她似乎將花瓣又一片片黏了回去,因為周遭人的誤解與本身的麻醉,連她有時無法釐清自己的年齡,只能從若干細節看出端倪,例如習慣以民國紀元。

  泰半的私人物品,她都留在以前的住處,大而無當的臥室內,楚雲絮面對著孤獨。她望見那張始終擱在牆角的結婚照,婚紗唯美,但從來沒見過美的新娘,也許她們已經預料到那是犧牲的開端,潛意識內的悲哀令臉龐失了顏色,她比以前見過的新娘好看,因為明白自己的目的不是為了犧牲,似乎也明白自己錯得離譜 - 沒想到她也犯了這種將就躍入婚姻的毛病…。

  以前的她不是這樣的,她是另一種夢,絲毫不平凡。

  大學時代的她和許多女孩一樣,也有個心中的白馬王子。但楚雲絮的這個,並不僅僅是以幾句蒼白的形容詞構成,他設計精良,不似少女不切實際的幻想。他有著若干女孩子不喜歡的特點,例如喜歡滾在絨毛娃娃堆中,成為牠們的一份子,又有著一些男孩子們缺乏的性格,例如坐在音響邊,隨著古典音樂翩翩地指揮著,或是粘在她的身旁,依照她的速度閱讀,巧妙地替她翻頁。惟有他的雙眼,得以看透神秘的面紗,懂得她的可愛。他甚至還有個名字,叫「史慕璿」。

  史慕璿,曾經煞有其人,漸漸的,出於從沒見過半次面,更沒有紅帖子,朋友們只當楚雲絮太會幻想了,竟然為了一個夢恆久地執著。她與司漢棠的結合,被解讀為終於認清了等不到夢中情人的事實。

--------

  司湘儀很容易得到滿足,只需要人捧在手中呵護,給予心靈的陪伴,所以她的生活是樸素的,不嚮往豪奢的悅樂。半年來,家中因楚雲絮的出現而暖意驟減,與艾惟歆交往以後,湘儀便時常邀他來家中作伴,書房裡、臥室中增添了許多他喜愛的小物,已儼然像他的第二個家。
  小情侶相會,不是在彼此的臂彎裡踏遍四處,而是鎮日待在屋內,因為司湘儀週末也做著自己網頁設計與翻譯的案子,辦公室就在書房裡,投了不喜歡人群的個性,電腦總是開著一堆視窗聯絡著各處,為她省去了面對面的麻煩。有時艾惟歆還能負責跑腿。但這天司湘儀似乎有什麼談不攏的公事,親自外出,一去便是數小時,艾惟歆無聊之餘,獨自待在房間內尋找新鮮的玩意。

  「你不要過來,再過來我要攻擊你囉!你再過來我要攻擊你囉!」艾惟歆一臉認真,慢慢向後退,繼而從口袋中掏出一把氣球手槍,瞇著眼正要瞄準。說時遲那時快,腦波中製造出無聲的槍響,他被敵人擊中了,倒在白毯子上的小動物堆裡面。
  楚雲絮上樓來,到了書房門前,被這幅景象震懾住了。地面上擺滿了絨毛小動物,牠們被分成兩個陣隊,只見小白熊旁邊放著一只玩具衝鋒槍,顯然牠是一方的首領,而艾惟歆則是另一方的,但他陣亡了,橫屍自己的動物堆中。「糟糕,這些小兵們沒有人帶領了。」片刻,她才在莞爾中開了口。
  艾惟歆聞聲,趕緊爬了起來,見門口是楚雲絮,尷尬地紅了臉頰。隨後,他微微鞠躬,道了「妳好。」因為慌亂而走了音。
  「湘儀不在?」
  艾惟歆搖搖頭,問:「妳有事找她?」
  「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我有兩張音樂會的票,原本要找她一起去的。」楚雲絮答
  「什麼音樂會呢?」
  「包羅定的,第二號交響曲,跟…」
  「包羅定第二號交響曲!?」想不到這種空前的節目竟然在台北出現了,艾惟歆驚喜著,還沒來得及思考,便脫口道:「那麼我可以和妳去嗎?」
  楚雲絮被這突如其來的反應嚇了一跳,但仍舊平靜地答應了。
  艾惟歆為自己適才的行為感到不妥,事後又想著可以同將來的岳母交際,一舉兩得,不禁得意。

  位置坐得不太滿,原以為艾惟歆也許是在停頓時鼓錯掌的那一類人,他卻表現得非常成熟,連音調也隨著低沉了,不若前兩次見面時留給她的印象。他談到喜歡第二號交響曲在音樂廳內的效果,放慢速度又帶一點ECHO,比CD的版本更加恢宏了。楚雲絮對這些行為有似曾相識之感,她覺得時光倒流了,但意外之餘仍有所保留,沒有明白表示自己的喜好。

  在廣場的路上,他們針對音樂會的討論結束了,話題突然間中斷了一會兒。艾惟歆稍作思索,重啟了新的題目,第一句話總是比較拘謹的。
  「伯母還聽什麼作曲家呢?」他問。
  楚雲絮一陣悵然,他將她帶回了現實。「我聽馬勒,還有…」她其實不喜歡澎湃的交響樂,包羅定是史慕璿向她介紹的。他了解古典樂多一些,而她永遠只依照感覺欣賞,從來沒有任何留意樂派或是主義,於是增加了現在偽裝的困難度,幸而突來的汽車喇叭聲解救了她
  「我常聽拉威爾、德布西。」他說出了她心中的正解。「妳聽馬勒,那麼聽貝多芬嗎?」
  「沒有特別喜歡。」這是為了顯得不那麼刻意。
  「我也是。」艾惟歆說。

  絨毛娃娃、包羅定、拉威爾、德布西…,不就是史慕璿的翻版嗎?楚雲絮心裡覺得衝突。當晚開始,她盤算著如何更加了解艾惟歆,但頻繁出門似乎不妥,身邊攜著一個小十五歲的年輕男子,倘若落入他人的話題中,不曉得成了什麼組合?

  翌日下午,司漢棠泡了壺茶,特意要楚雲絮端去給樓上書房中的女兒。楚雲絮將茶杯放在司湘儀的身旁,無意間發現電腦中的視窗是她的FACEBOOK。繼母偶爾友善的表示,湘儀總想以誇張的笑臉回報,但屢屢壓抑自己,她們的嘴角都掛著微笑,代表兩個截然不同的欲望。

  楚雲絮找出一張舊照片,畫面中的陽光強烈,在臉上產生了大片陰影,遮蔽了雙眼。她特別調整過色澤,使它看起來像是張近照。為假身份設立了一個帳號以後,她藉由司湘儀的FACEBOOK搜尋到了艾惟歆。

--------

  夜間,司湘儀總是習慣與艾惟歆在線上聊會兒天才就寢,但這晚他的麥克風故障了,只能以文字斷斷續續地與她交談,她感覺有些無趣,便提早回臥室去了。

  一牆之隔,楚雲絮在黑暗中望著明亮的電腦螢幕,在大而無當的孤寂中,那像是顆在精神中閃耀光輝的星點。她與螢幕那端的Ives (艾惟歆)一同看著電子書,不時透過麥克風談論其中的內容。電子書是可以同步換頁的,每個段落,她都等待著他的默契。這頁Ives似乎翻得快了些。
  「你翻錯時間囉!」楚雲絮說。
  「哦?一定是妳決定多想想那一句話。」艾惟歆說。
  「哪一句?」
  「『妳像一個輕柔的夢。』」

  「我像嗎?」楚雲絮自枕邊坐了起來,「我大學裡的教授說,女性雖然成熟得早,但超過了25歲,心智就停留在那個階段,男性則相反。」
  他們正趴在床上看書,史慕璿將書籤置入篇頁,掩卷,小心翼翼地起身,因為他的頭上頂著一隻趴著的小熊。「那大概是信口開河,不是應該顛倒的嗎?」
  「如果可以這樣的話,那一定是種恩惠。」楚雲絮回眸望著史慕璿。「將來我就不是個輕柔的夢,因為老了,我的心靈會隨著生理枯萎,令人生厭。」
  「我相信妳不會變。等妳40歲的時候,不論外觀上有什麼變化,內心也會是個輕柔的夢。」
  「為什麼?」
  「我五歲了耶!」史慕璿將小熊湊過去吻著楚雲絮的臉頰。「表示我們也認識五年了。從妳看起來像個小姑娘,到現在變成大家閨秀的模樣,可是妳的個性都是一樣的。妳很可愛,很執著於妳的理想。」
  「到你40歲的時候,還自認是個夢,凡夫俗子只會將你當成笑話。」楚雲絮說。「那時你不曉得在哪囉?」她對小熊說。
  「在你們的娃娃屋裡啊!那時妳是女主人,慕璿是男主人。」史慕璿模仿小熊的口氣說。
  楚雲絮一笑。
  「妳追求者眾,為什麼偏偏要我這個只會幫妳翻頁的?」史慕璿問。
  「呵,因為只有你懂得解這場輕柔夢,輕柔的夢裡面永遠有個你。」

  又是一個週末,整個樓中樓是寂靜的,因為每個人都待在房間內。司湘儀在小沙發上憩著,艾惟歆面對著他的NOTEBOOK,在鍵盤敲擊之中,不時發出可愛的微笑聲。湘儀並沒有完全睡著,只是盹著,她聽見幾次惟歆的呵呵,感到好奇,心裡想著除了她以外還有哪個人能這樣頻繁地逗笑他。但她沒有作聲,趁他去了洗手間時,悄悄地來到螢幕前面看著,桌面下有許多縮小的視窗,MSN的對話閃爍著,打開一看,是個叫Claudia的年輕女子,他們已滿滿地聊了一籮筐。她又開了FB的視窗,同樣有著Claudia的許多私密訊息。

  她透過惟歆的頁面連結到Claudia,發現她的好友除了一些化妝品之外,只有艾惟歆。

  連續三週,湘儀都在週末午睡,讓它變成一種假性的習慣,好藉機觀察情況。這兩個人似乎愈來愈熱絡了,惟歆的頁面滿是Claudia的留言,他們看來十分契合,天南地北地聊,幾乎要開始談情了。
  「妳希望我們的關係是怎麼樣的?」Ives問。
  「就像現在這樣,不需要黏在一起,但是心心相印。」Claudia答。
  「聽見妳的聲音,我就覺得我們好像已經黏在一起了耶!」Ives說。
  「真的嗎?」
  「嗯啊!妳的聲音甜甜的,我想著它,晚上都會睡得很香。」
  那些文字像豐富的油料,燃起司湘儀的怒火,直到她看見一句話,終於無法忍受地發了脾氣…,艾惟歆表示自己沒有女朋友。

  「男孩子同時有幾個異性朋友是常見的事,既然有了女朋友,還是收斂點。你告訴人家沒有女朋友,就太不應該了。」司漢棠說。他們四人在餐廳裡談判,艾惟歆始終低著頭,連餐點也不敢吃一口。
  「妳希望惟歆怎麼處理和那個女生的關係呢?」司漢棠問湘儀。
  「我希望他們不要再來往了。」
  「說不定這個女孩子更適合妳男朋友。」楚雲絮開了口。「物以類聚,相吸的自然會在一起,不適合的就慢慢邊緣化了。」
  「妳是故意要這樣對我的嗎?」司湘儀沒好氣地質問。兩人開始一來一往地辯駁。
  「夠了!」司漢棠無可奈何,怒道:「妳們在家裡還不夠,連在餐廳也要這樣吵嘴嗎?」說完,便扔下餐巾逕自離去。
  楚雲絮若無其事,繼續喝著自己的咖啡。
  司湘儀咬著下唇,她愈來愈厭惡眼前這個女人。

  週末午間,楚雲絮至公司開會。她正取出那些文件準備簡報時,連帶發現自己的另一支手機不在皮包內,近來她經常犯這種毛病。
  司湘儀專注地在書房內繪圖,她打算在工作中忘記所有的不愉快。傍晚,艾惟歆捧著一隻新的小熊來向她道歉,他很可愛,使她不知道究竟該不該原諒,畢竟他與Claudia還沒見過半次面的。司湘儀一面為圖像著色,一面考慮著,於是沒有話同艾惟歆說。他見她遲遲沒有給予答案,也不好在寧靜中繼續待著,臨行前,到洗手間去理理髮型。司湘儀趁著機會,將艾惟歆的手機藏了起來。

  艾惟歆誤以為自己忘了手機,折回來遍尋一番,帶著手機,又離開了。在前面的空檔內,司湘儀已查清楚通訊錄裡只有一個陌生女子的名字,取Claudia的諧音,而通話記錄曾有她頻繁的來電。也許是出於較勁的潛意識,司湘儀突然想聽聽她的聲音。按照號碼撥了通電話,鄰近的房間內卻同時響起鈴聲,她緩緩地走向聲音來源,發現在楚雲絮的臥室內。起初司湘儀以為是巧合,但是隨著鈴聲愈響愈長,她開始麻痺了。取消通話,再撥出一次,她確認鈴聲是同步的…

  楚雲絮來到停車場取車,一輛熟悉的轎車飛快地衝來,在她眼前煞住。下來的是司湘儀,手裡拿著被遺忘的另一支手機,楚雲絮見狀,不由得瞪大雙眼,卻無計可施。
  「妳…」對於楚雲絮,司湘儀再無合適的稱謂了。「沒想到惟歆背著我來往的女人竟然就是妳!」說著,將手機一把擲向老遠,任其摔得粉碎。
  楚雲絮趕緊鑽入自己車內,卻被司湘儀拉了出來。兩人在車門邊一陣拉扯,楚雲絮趁隙逃進汽車裡,門還來不及關上便飛奔而去。司湘儀也跑回車內,加足油門追了上去。

  兩輛飛車一前一後越過了大半個市區,彷彿電影中的情節寫實地發現,沿途引起許多民眾的注意。楚雲絮原可以不必逃避,她並不害怕司湘儀,她害怕的是面對那個犯下過失的自己,而司湘儀正像一面鏡子。司湘儀呢?一路上她都想直接衝撞楚雲絮的轎車,兩輛車幾度發生磨擦,但她保留的理性,阻止了車禍發生。然而,一旦起前方的汽車內坐著的是完全沒有母性的女人,恨意又驅使她踩著油門。

  她們駛進深夜時分昏暗的山區,無止盡的轉彎,令司湘儀幾度被遠遠拋在後方。無人的山路上,司湘儀已沒了橫衝直撞的浪漫,楚雲絮成了她唯一的陪伴,也許她仍舊在追,但那是一種將母親追回來的欲望。司湘儀沒有心思去分析自己,前方的一處岔路口,楚雲絮猛然轉入小徑,她不及反應,沒握制好方向盤,看著一棵樹向擋風玻璃撲來。

--------

  朦朧中,司湘儀看見灰色的天花板,日光燈是熄的,左下方的昏暗中,是一個纖瘦的、長髮披肩的女子,似乎正俯視著她。那溫柔的身影多麼熟悉,是她坐在鋼琴與瓶花邊,優雅的母親。
  「媽媽…」淚水瞬間模糊了她的雙眼,她是失去母愛的可憐人,湘儀激動地坐了起來。
  「湘儀…,乖,醫生交代妳要好好躺著。」
  湘儀不顧勸告,張開雙臂緊擁著面前的人兒。「我好想妳…,讓我多抱妳一下。」
  那雙顫抖著的手,也緩緩擁住湘儀,她輕柔地問:「為什麼哭得這麼傷心呢?妳過得不開心嗎?」
  湘儀在暈眩中,沒有意會到這並不是母親的口氣,只是將自己的想法一股腦兒說了出來。「我一直期盼爸爸再婚的人會是個新的媽媽,像妳一樣疼我。我一再交代自己不可以表現得陌生,不可以炫耀妳的好,可是…」
  「我知道。」楚雲絮憶起那時的情景,突然愧疚已極。為了不使湘儀認出自己,她用的一直是與艾惟歆通電話時的柔性嗓音。「妳也沒有表現得討厭她,這麼為她著想,妳真是個好女孩。」
  「真的嗎?」湘儀在淚眼中抬起頭看著楚雲絮。「但她為什麼很討厭我,不願意對我好一點?」
  「她可能覺得自己沒有義務做這樣的犧牲,只是換個地方,繼續作她自己而已。」楚雲絮紅了眼眶,刻意佯裝鎮定道:「但妳要相信她不討厭妳,因為妳是個好女孩。」
  「可是,她誘發了惟歆的貳心。我一直以為,只要不讓男人碰到會誘發他的對象,就不會有事,沒想到這對象就近在身邊。」
  楚雲絮沉默半晌,問:「妳怨恨她嗎?湘儀。」
  「我討厭她,但不是為了惟歆的事,是我對她的期望沒有實現。她對我比較好的時候,每次都讓我想到妳呢!」
  「妳要長大,有一天妳得學著獨當一面啊!」楚雲絮說。
  「如果我離開了惟歆,會是種成長嗎?」
  「可能是吧!」楚雲絮若有所思,「但妳要弄清楚自己是真的成長了,還是有了看似成長的執著。」
  「什麼意思?」司湘儀剛問完,又感到極暈眩,便在眼淚中昏睡過去了。

  她下一次醒來,身邊陪伴著的,換成了父親。那時,她才清楚意會到自己躺在病房內,於是慌張地詢問司漢棠,「爸爸,我為什麼住院了?很嚴重嗎?」
  「妳很好。」司漢棠拍拍女兒的手,道:「其實可以在急診室裡休息的,但楚小姐知道妳討厭和一堆人在一起,為妳安排了間病房。」
  「楚小姐呢?」湘儀問。
  「她離開了。要我和妳說,今後妳都不會再看見她。」司漢棠握著湘儀的手,「妳要放棄惟歆,不和他在一起啦?」
  「他已經留下了感情的汙點。」湘儀說:「女人有一種愚蠢,明知男人出軌的機率相當高,卻還是傻傻地將心交付出去,總覺得這樣的事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司漢棠苦笑,「何必這麼說呢?小湘儀。」
  「因為我要學著獨當一面。」湘儀也反握父親的手,「爸爸,現在我們又像從前一樣了。」
  「是啊…」
  「以後換我疼你。」湘儀說完,甜甜地笑了。

  蒙塵的娃娃屋,沒有電,只有玻璃窗透著暖黃的陽光,那些穿了灰塵的絨毛玩偶們都成了剪影似的,彷彿透露著一段過去的時光。「主人回來了,但還是沒能找到愛你們的男主人。」楚雲絮靜靜佇立在牠們的面前,她自身旁的音響邊拿起一張包羅定的CD,那是20年前,史慕璿特別自國外訂購的,在那後面,還有許多拉威爾、德布西等作曲家的唱片。
  「妳像一個輕柔的夢。」史慕璿的話語猶在耳際。但夢總有醒的時候,她也記得那封自國外寄來的信,當初他要她等待,去遠方深造了,造出了兩個洋娃娃。不知是誰誘發了他的貳心,使他忘了台北這裡始終有個等待男主人歸來的娃娃屋。
  楚雲絮流下悲哀的淚水,將CD擱在一邊,想不顧玩偶身上的灰塵,伏在那裡哭泣。但她沒這麼做,而佇立原處,抱起那隻史慕璿習慣頂在頭上的小熊,在無聲中任憑眼淚流著。她不是在懷念他,只是在為自己的執著悲傷。

  那是一棟老舊的四層公寓,沒有電梯的。楚雲絮緩緩步下階梯,她聽見了高跟鞋踏地的聲響,記得以前母親總是責怪她上下樓時的粗魯,殊不知那是她在歌頌人生的憧憬。如今這聲音多麼親切,她輕快地奔下樓梯,聽著鏗鏘的樂音,當她來到一樓時,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楚雲絮錯了,她已隨淚水逝去。從今以後我將是一個嶄新的人,堅定地相信著我曾有的輕柔的夢,而那裡面有個你…。」

依凡斯 2011.07Free counters!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vanceair&aid=5566430

 回應文章

電老大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窗外有藍天
2012/09/14 12:29

離開 心境寬

好聚好散咩..女人有自主經濟 或是離婚後 財產分一半 (如果台灣恐龍法官有良心)

日子更舒服.. 我老婆一點都不怕我在外拈花惹草 

謝謝妳跟我老公喇舌!- 未滿21歲勿入

不要玉石俱焚..太慘了.

Victor


[AVの館:電老大][溫哥華 千里傳音]

思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輕柔的夢
2011/09/04 10:28

夢中的你

原來只存在

虛浮世界中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9-05 03:19 回覆:

晚安思于!

其實我相信,多一點執著,多一點奇蹟。


平平安安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輕柔的夢中有你
2011/08/25 07:38

依凡斯的文章不錯呢

看起來很好...

年紀又很輕呢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9-05 03:18 回覆:

晚安開心小屋,謝謝妳的稱讚!

但我希望自己的年紀可以再輕一點...呵呵...


Jazzway
輕柔的夢裡,有衝擊的現實~
2011/08/23 18:54

布局很吸引人的故事~!文字愈發精鍊存菁,更提高閱讀時的精采度與認同度;沒刻意堆砌,沒努力深奧!很喜歡這樣的結構.

持續一個夢卻過著現實的日子,是很多人生的衝突點與戲劇力.....,這裡面巧妙地安插一些在現實裡發現夢想,卻因夢想而敗壞穩定的現實,這樣的衝突,想必製造很多讀者的"貳心",勾起某些回憶,這是寫作者與閱讀者最具悸動的交心,精采小說的必備!每每閱讀了這種精彩的故事,就會欲罷不能,希望(甚至埋怨)作者醞釀更長的篇幅!

個人也對司漢棠的心情有興趣~~,或者,也暗忖艾惟歆發現更多現實時的反應~~~覺得怎麼發展都精采!!是,精彩~~~~


柔怡~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精采
2011/08/23 01:17

錯綜複雜的劇情其實是簡單的人性

司漢棠的情緒轉折太少

但是若著墨太多,旁枝又太複雜了

或許這樣安排剛剛好

給予伊凡斯熱烈的掌聲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8-23 23:05 回覆:

晚安柔怡,謝謝妳的掌聲!

如果篇幅再長一些,或是寫成劇本,司漢棠的部份就可以添補了,其他人的描繪也可以更細緻。

總長增加的話,比例上旁枝應該不會太複雜。


老仔仔~信手拈來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夢可以只是夢
2011/08/22 12:40

將停留在25歲時輕柔的夢移植,未嘗不是一種安慰,楚雲絮夢中有史慕璿,艾惟歆彷彿現身眼前,從FACE BOOK裡重溫,現實世界裡將距離再用另一種情愫拉近,我覺得這很好呀,沒有所謂走私的罪孳感,司湘儀應該成熟面對,也許深入了解後,將視山中的追逐是一場兒戲。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8-23 22:52 回覆:

晚安老仔!

您賦予了故事新的走向,司湘儀如果寬心一些,也許這三個人會達成平衡狀態。

但人總是不甘讓美夢只停留在夢的階段,楚雲絮重燃希望,終究會離開這戶屋子,出走去尋找更理想的穩定。


大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啊,
2011/08/22 10:02

電腦老舊,記憶體太少,網路頻寬不足,

捲軸... 捲... 不動...

手指抽筋~~~(先離開,有空再來)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8-23 22:47 回覆:

晚安大同!

那你可能下次光臨的時候還是會碰上問題呢!即使記憶體與網路都更新了,難保手指不會再抽一次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