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蘿蔔糕》【二 隱身】
2013/01/30 21:51:01瀏覽547|回應0|推薦4

 小說 《蘿蔔糕》 【二 隱身】                  雲  明 編著

憶親那日來到阿婆攤位前,看不過年輕小夥子欺負老人家,一把莫名火燃燒上來,不禁大聲斥喝,一張臉都氣紅了。待看到這小混混對自己不懷好意的目光,反倒害怕了起來,後退一步抱著書包。再看到有兩位小姐驚恐逃出,膽子一縮,也跟著逃了開來,只敢躲在遠處觀望。
憶親躲著看了一會兒,心中思潮起伏,雖然不清楚後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眼見那惡人離開,阿婆也沒事就好,便繞路回到家裡。

一連幾天,憶親醒來就想起那個小混混盯著自己的眼神,這件事埋在心裡卻也不敢告訴別人,每天上學、放學走在路上就不免擔心,頻頻回頭,環顧四面,連那個巷口也不敢再經過了,都是繞遠路閃過去。

這一日放學後走到接近這巷口處,憶親腳步緩緩停了下來,身子縮在人家院子外牆的牆角,遠遠望著蘿蔔糕攤車,就看到阿婆如同往常一般在忙著,也跟客人有說有笑,一片正常平靜,顯然是自己過度擔心了,但說什麼,也還不敢放膽走過這巷口,內心躊躇不決。

「哈!妳還想躲……抓到了吧!嘿嘿!」
突然有人在憶親背後大叫一聲,兩手猛地掐住了她的肩膀。 《蘿蔔糕》雲  明 編著

憶親嚇了一大跳,但聽得是個清亮的女子聲音,膽子才沒嚇破,瞬間內心卻由驚恐轉為喜悅,笑了出來,轉過身子來罵人:「妳是要死啦!要嚇死人了……」憶親當真甩起書包就要揍人,繼續罵道:「小芬……吼!妳家又不住在這一邊,沒事跑到這裡來嚇人家!討厭!」

張靜芬是憶親同班同學,兩個人在學校還頗要好,但回家並不同路,放學後並無交集,憶親壓根兒沒想到會是靜芬來搗鬼。

「哈哈哈……」靜芬頗為得意,兩手按著肚子,咯咯笑個不停。
「妳笑夠了沒,換我來嚇妳,啊……」憶親閃到靜芬身後,兩手抓著她的肩膀,兩個女生嬉鬧著,無視路旁仍有其他行人經過。

靜芬手指著憶親說:「我看妳最近都怪怪的哦,所以呢……我今天就偷偷跟著妳,看看妳到底在做什麼,沒想到被我抓到了吧!妳躲在這裡偷看男生對不對?妳在看誰呢?」靜芬說著探出頭來張望。
憶親說:「誰在偷看啊……哪有?小芬妳這個變態,還偷偷跟蹤我。」
「妳還說沒有,我來幫妳看看帥不帥,快跟我說是哪一個啦!」
「噗……帥妳個頭啦!這樣偷偷跟著人家!女變態!」憶親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靜芬捧腹大笑。
「妳這是什麼女變態的笑聲!妳還笑!」憶親說著甩起了她的書包。

「哈哈哈……快跟我說,沒關係啦!」靜芬說完,一手按著肚腹道:「喔!不行了,要先休息一下,笑得我肚子好疼,喔!哈哈哈……」

憶親跟她笑鬧了一陣,忽然靈機一動說:「我請妳吃蘿蔔糕好了。」心想乾脆找個人一起壯膽也好,拉著靜芬一起,才敢往那巷口走去。
靜芬一連幾句問個不停:「真的嗎?哪裡有蘿蔔糕?」
「咦?憶親妳很少請吃東西哦……」
「咦?怎麼會這麼好?妳要請我?帥哥也會在那裡嗎?沒看到啊?」

憶親說:「好啦!對啦!對啦!隨便妳啦!妳注意看就會看到了。」
靜芬聽了這話,眼睛發亮,推著憶親邊走邊說:「真的嗎?那我要去,走吧!走吧!快點。」

兩個女生就這麼一邊說,一邊笑,一邊又東張西望的往巷口那蘿蔔糕攤子走去,一個還是小心翼翼,一個卻是滿懷期待。

怎知她們後方不遠處還跟了一名男子,鬼鬼祟祟,藏身在樹叢之後,只見他左腳跨出了一步,就要再跟蹤下去,但看到了這兩個女生不斷四處張望,似乎也怕自己行蹤被發現,於是又縮回左腳,蹲在樹叢後,想了一下,轉身快步走遠了……
 
「阿婆,我們要兩份蘿蔔糕!」憶親說。
「咦?小妹呀!我有好幾天沒看到妳囉。來來來,這裡坐。」阿婆說。
憶親跟靜芬找了張桌,拉出板凳坐下。靜芬坐著仍不安分的轉頭左右亂瞧,臉上笑意漸漸收歛,顯然沒看到她想要找的東西。

一會兒阿婆端來了兩盤蘿蔔糕。
憶親說:「謝謝。」接著站起身子,緊靠著阿婆小聲問說:「阿婆……那一天後來沒事吧?」
阿婆看了憶親一眼說:「沒事啊,沒事沒事……阿婆好的很。」

「是喔?我好擔心,那天我看到……」憶親還是細聲說著,想問明白。
阿婆一手撫著憶親的背說:「沒事的,他不會再來了,妳不要怕哦。」

「是喔?不會來了嗎?」憶親半信半疑,擔心阿婆,其實也擔心自己。
阿婆解釋著:「有人來幫阿婆趕走他了,就沒事了。」

憶親這才綻出笑容,說道:「真的喔!沒事就好,太好了!」
「對呀!阿婆不會有事的,妳自己要小心自己,妳別這麼勇敢的。知道了嗎?」阿婆看著憶親說著,心中感到親切又窩心。

兩人過去不曾這般靠近,也沒多說過什麼話,阿婆望著憶親細白的臉龐,下巴微尖,長髮烏溜溜的,真想伸出手摸摸她頭,卻不好意思。

靜芬從剛才就一直側耳聽著,就想聽出什麼端倪來,一直強忍到現在才出聲,連連問道:「什麼什麼他不會來了?他今天沒有來嗎?」
「那天看到什麼啊?」「是看到帥哥嗎?」
「勇敢的?勇敢的帥哥?」靜芬自己一連串胡言亂語,不停問著。

阿婆在這裡做生意,其實能平靜的過日子就好,不願再另生枝節。
那天阿貓來鬧的事情已經落幕,過去就過去了。這裏客人七嘴八舌,萬一讓發生的事情又傳了出去,可得沒完沒了,於是不再多話。

憶親看阿婆真的沒事,盤繞心頭多日的擔憂與胡思亂想也就隨之煙消雲散,眼見阿婆不想多說,心底略知其意,於是坐下來應付著靜芬:「還什麼帥哥?這裡只有蘿蔔糕好吃而已。妳趕快吃一口看看,吃了妳滿腦子就只有這蘿蔔糕的美味而已,不會再亂想什麼帥哥了。」

靜芬嚐了一口,果然覺得滋味不錯,細細咀嚼,嘴中儘是蘿蔔的甘甜香味,直讚道好吃,一時忘了再問東問西,吃完後還向阿婆買了一斤,說要帶回去給家人當早餐吃。
 
這一天之後,憶親的生活便恢復了正常,上下學也回到正常的路線,每天回家經過巷口時都會跟阿婆問好。小芬則仍不放棄,三天兩頭就問著憶親到底在偷看什麼。

雖然無事,不過那個藏身在樹叢之後,偷偷跟蹤在憶親身後的男子仍不時會出現。但憶親已經不再前後觀望,小心注意了,自己被跟蹤好幾日,猶渾然不覺。

 
這偷偷跟蹤的人並非什麼不懷好意的惡人,原來是憶親隔壁班名字叫田良文的男學生。
良文放學回家的路與憶親同方向,但還沒來到阿婆攤位的這個巷口就已經不同路。憶親這長頭髮的女生在學校很難不受人注意的,再加上日前放學之後,她總是偷偷摸摸走在路上的怪異舉止,引起了良文的好奇,於是一連幾日,放學後都特別慢下腳步,跟蹤觀察憶親。

有一天,良文看著憶親怎麼突然轉了彎,往他家的方向走去,還幻想著難道憶親是要來找他的嗎?良文心裡還想了一下:「我往我自己家裡走,這樣就不算是在跟蹤人家了吧!」結果這一路上越跟越是不解,為什麼這個女生會繞了一大圈,又回到原來的大路上?
另外有幾天看到她等在路邊人家院子外牆,左顧右盼,良文越看越覺得好奇,到底她在等什麼?又幻想難道憶親會是在等他嗎?有可能?不可能?心裡一番糾結,沒有解答,後來竟跟出了興趣,便認真起來,想跟出個結果,決定要看一下憶親到底是住在哪裡。

這一天放學後,良文還是故意在憶親後方遠遠的跟著,不敢靠太近,望著憶親的頭髮隨著身子走路的步伐擺動,彷彿有一股催眠似的魔力牽引著良文的腳步。不一會兒來到了良文返家的岔路,心裡還思索了一下:「今天要繼續跟著走下去,還是要直接回家好呢?」
不過兩腳卻是沒有停下,依舊跟著走,只是速度稍微緩了下來,良文眼睛望著憶親身影越離越遠,越來越小,在閃過路旁一棵路樹後,就不見了她的身影。
良文腳步加快,向前追了過去,過了路樹後有個巷子,但也看不到人,前後左右全望了一圈都看不到,人就這麼消失了。
「羅憶親是故意跑掉了嗎?」

                                       

 

良文實在搞不清楚這是什麼狀況,緩步在這路上走著。
忽然有人「呼」的一掌打了他的後腦杓,一部自行車從他左邊快速的經過,車上的人回過頭來,邊騎邊看著說:「阿文!你走路不看路的,怎麼走在路中央,你的大頭撞到了我的手。」原來是同班的阿國。

良文才正要開口回話,又「呼」的一掌,後腦杓又被打了一下,另一自行車從他左後方快速閃了過去,車上的人大叫:「喔!你也撞到我了啦……阿文!你在這裡搞什麼?哈哈……」這人是老跟著阿國一起的阿宏,回過頭來詭異笑著,但目光卻是看向良文的身後。

此刻不容多想,良文趕緊就地蹲下,彎身低下頭來,只聽得頭上「呼」的一聲掠過,閃過了又再揮來的這一掌,幸虧夠機警,才躲過了這第三毒手。
這第三部自行車從良文左後方快速騎過,車上的人剛才空揮這一掌,一陣左搖右晃,眼看就要失去平衡而摔車了,趕緊兩手穩住車頭後才大叫著:「哎呀!沒打到……阿文你這麼厲害,知道我在後面。」
這人是阿強,班上任何事若有阿國與阿宏,那鐵定也有阿強這個人的份,這三人總是玩在一起,剛剛良文就是想起了這點,倘若腦袋再多遲疑片刻或身手慢了一點,就躲不過阿強這第三掌了。

這三個人齊聲哈哈大笑,騎著自行車迴轉之後,加速騎了過來,接近到良文身前,才突然煞車,良文只好跑退兩步,避免被撞到。
「哈哈哈!阿強你真笨,這樣都沒打到。哈哈哈……」阿宏笑個不停,說著:「你剛才快要翻車的樣子實在有夠好笑的啦!哈哈哈……」

「還不是你笑太大聲了,他當然就知道我在後面。」阿強剛剛險些摔倒,心還在跳著,雖然覺得好玩,但此刻還笑不太出來。

「咦?你們兩個人怎麼可以這樣打人呢?人家我是真的不小心才被阿文的頭給撞到的……」阿國說著,裝得一臉正經又說道:「阿文!你的頭有沒有怎樣?怎麼走路都不靠邊的……」

阿文無奈的看著這三人,摸了摸頭:「呵呵!沒什麼事……」
「你的頭沒事就太好了,但我的手被你撞壞了……哈哈!」阿國這時裝不下去,大聲笑了出來。
「哈哈哈……阿文你的頭真有夠硬的,我的手痛到現在。」阿宏仍在笑著,但這時轉了轉右手腕,又甩了幾下,似乎真的頗痛。

「什麼手痛?我來幫你治好了,你的頭過來讓我打三下,你就不會覺得手痛了。」良文笑著說:「是真的!頭會比較痛,手就忘了痛……」
良文舉起手,作勢就要敲過來,這三個人因為還跨在自行車上,一時無法躲掉,只能兩手抱著頭大叫,四個人亂哄哄笑鬧了一陣。
良文平時在學校也常跟這三人玩在一起,不過這三個人愛捉弄人出了名,有時玩過頭反而會惹上麻煩,或被人告狀而遭到老師處罰,所以良文也都稍微與他們保持一些距離,玩鬧時也知道要有所節制,此時並未真的用力敲這三人。

「啊……不敢了啦!這樣車會壓壞啦!」阿強求饒了。
「對啦,小心一點好,這車可是我的寶貝。」阿宏說。
「嗯嗯嗯!頭跟手都可以敲壞,車可不行……嘿嘿!」阿國說。

「阿文你真的知道我在他們後面喔?」阿強問。
良文答:「差一點就沒能躲過。你下次再騎快一點就會成功了。」
「還要再快啊?剛剛差點沒翻車,還快呀?」阿強懷疑的說著。

「嗯!反應算不錯了,能躲過我們這『快車連環三掌』的,你可算是第一個。」阿國這般說著,另兩人也點了點頭。
如此聽來,他們這三人騎著車在路上還捉弄過不少人。

「咦?阿文你走到這裡來做什麼?」阿宏突然想起,奇聲問道。
阿國附和著說:「對呀!剛剛沒注意到,你家不在這裡吧!可疑喔!」

「我……走過頭了!」
「我正要回家……明天見!」良文想起剛剛正在這路上東張西望找不到憶親身影,自己心虛,怕被發現,支吾回了兩句,轉身趕緊走人。留下還跨在自行車上的這三個人,低聲討論了一會兒,騎著車離開這巷口,不知是否又去捉弄其他人了。
 
翌日放學後,良文一走出校門,就望到遠處那長髮擺動的娉婷身影,低頭默默想著,老是這樣偷跟著人家實在有點奇怪,自己都覺得自己心理有毛病,心裡對自己說:「今天還是早點回家好了,若是再這麼跟下去的話,或許有一天會被當成變態或色狼。」
「昨天也差一點被阿國、阿宏和阿強那三個搗蛋鬼抓到,萬一被他們三人發現我是在跟蹤人家,那三張嘴肯定傳不出什麼好話,要是那樣的話……」
良文內心繼續胡思亂想,但是腳步依舊沒停下來,一直遠遠跟在憶親後方,身體絲毫沒有腦袋內這番掙扎與遲疑,兩腳反射神經自行獨立運作,跟著憶親走,甚至已經過了往自己家的岔路亦不自覺。

不一會兒,快來到昨天阿國那三人出現的那一個巷口,良文不由自主的回過頭,望來路上觀察了一下,確定沒有人跟來,才又轉過頭來,繼續跟蹤。然而這時良文夢遊般的身軀突然清醒了起來,兩眼發直,越睜越大,百般不敢置信,因為憶親的身影再度消失無蹤了。

「怎麼會跟昨天一樣就消失在這裡了?」
「每次都變這樣?」
「世上真有隱身術……不太可能吧?」各種想法在良文心裡頭打轉,兩腳仍繼續往前走,轉頭轉腦,張望著找人。
「難道她家就在這?應該不是……」
「還是我被她發現了嗎?」
「這路上也沒看到什麼洞可以躲……」
「身手看來如此普通的女子,怎麼會這般隱身的伎倆?」
「這又不是武俠小說?」
「這麼恐怖……」

沒有答案!就是沒有答案!良文雖然裝成沒事在這個路段來回走了兩次,心中一邊思索著一切的可能性,看著眼前路旁的行人來來去去正常走過,剛剛的事卻又無從解釋。

沒有答案!只好回家。

                                       

 
或許是不甘心,或許是怕自己被愚弄了,或許只是想找出真相,或許不解憶親為何?又如何?能這般隱身不見的,又或許良文只是單純的想跟著那女孩的身影而已……
人內心的想法有時是整團混合在一起的,根本無法去細分清楚,總之良文滿腦子就想著,要用什麼辦法才能跟出個結果。

 

這天一早,良文就準備好了,一整天不管上課、下課、吃飯、上廁所、午休、打掃……良文都期待著放學時間可以快點來到。
終於熬到放學時間,無奈班上導師今天的叮嚀與訓話特別久,良文心不在焉,老師在說什麼完全沒聽進耳裡,也沒心去管發生了什麼事,只看到阿國、阿宏和阿強三個人被叫出來站在前頭。

「好了!今天就說到這裡好了,放學了。」
老師的這一句良文倒是聽得很清楚,書包背了就往校門口衝去,跑出校門直接過了馬路,從巷子內騎出一台小機車,這是早上從家裡偷偷騎出來的。
這就是良文思索過後的辦法,騎著機車,可以在憶親隱身不見的時候迅速的跟上,好好看個究竟,另外,頭上帶著安全帽可真是個好主意,不必擔心被發現而躲躲藏藏的,即使阿國那三人再來搗蛋也有這一頂安全帽保護著自己的後腦杓,可說是十全十美的好主意。

老師放學前的一番訓話耽擱了許久,不過時間算起來應該還來得及,加緊油門,急馳而去,還沒來到轉往家裡的岔路,果然望到了心裡所期盼遇見的那身影,同樣的輕盈步調,同樣的髮絲微微晃著。
良文暗想著,今天的計畫肯定沒問題了,慢慢放鬆了油門,沿著路邊緩緩騎著,還放大了膽子,越跟越近,顯得毫無顧忌。

「叭叭……」怎麼後方一部重型機車靠了過來,還輕按了兩聲喇叭。
良文覺得很奇怪,這裡路面還算寬,自己慢慢靠著路邊騎,也不至於礙到別人。停下機車來,回頭一望,不是警察就好,因為自己還沒有駕照,今天是偷偷騎車出來的。

這是一部有點老舊的黑色重型機車,車上一名騎士全身黑色皮衣,連頭上安全帽也是全黑的,帥氣的騎過良文身邊,之後慢慢靠向路旁,竟然就阻在他面前,又再「叭叭……」輕按了兩聲喇叭。

良文心裡面嘀咕著:「這個人到底是怎樣?機車比我大台也不用擋在我面前吧!而且還叭了我……兩次!」
這時走在前面的憶親也聽到了喇叭的聲音而回過頭來,良文頭上帶了安全帽,不怕被認出來,所以仍停在路邊不動,望著憶親轉身看了過來,良文心裡想:「哇塞!機車果然是大台一點才比較帥,難道……這黑衣騎士是看到了長頭髮的女生,才這般愛現一下的。」
「憶親看起來這麼乖的女生,怎麼會隨便就理你?」良文自言自語。

就看到這機車直接停在憶親的身旁,憶親也沒說什麼話,一手搭著那騎士的肩膀,腳輕輕一抬,直接跨了上去,動作相當俐落,兩手抱著那騎士,頭倚靠在他寬厚的背上,接著那機車發出「嘟嘟嘟……」的引擎聲,就這麼把憶親載走了。

憶親長髮隨風飛舞,飄呀飄的,很是瀟灑,良文望著這影像越來越遠,越遠越小,越小越模糊,越模糊越心痛,最後消失在道路的盡頭。
「嗯?憶親沒戴安全帽呢……」良文發傻,還未回過神,腦海中儘是憶親飄逸的長長秀髮。
「大機車還真的是有夠帥氣,但是……憶親就這麼被載走了,嗚……」
「怎麼會這樣……」
「怎麼可能?」
「不對,不對,哪這麼簡單?他們應該是本來就認識的。」
「豈止是本來就認識的?顯然兩人是相當熟了……」
「這小子到底是誰?載走了憶親……」
「我這小小機車……怎麼能追得上呢?」是要追上車,還是想追上人,自已也不知了。
良文看到了這一幕,可是比之前看到憶親會隱身消失的事,更加不敢置信,腦中自言自語了許久也毫無頭緒,心中更加的不甘心,但是也無能為力,只好黯然騎著機車回家。

這一次的打擊對良文影響相當大,此後放學便不再故意跟蹤人家了,有幾天,在回家路上遇到憶親也未再多想,就各自走各自的。
不過對於「嘟嘟嘟……」的機車引擎聲,良文耳朵可就敏感許多了,路上聽到「嘟嘟嘟……」的引擎聲都會再多看一眼,後來有一天放學時,果然又看到這一部全黑的重型機車快速呼嘯而過,也還認得車上就是同一位黑裝騎士,心裡也不知是羨慕、嫉妒、厭惡還是茫然。

另外考試的日子也快要到了,良文不再去想那麼多,心思都放在學校課業上,整整兩個禮拜,放學後都跟著一些成績不錯的同學們,留在學校自習,全心準備著這次考試。

《蘿蔔糕》【一 巷口】 <<         >> 《蘿蔔糕》【三 細指】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oolcatcom&aid=7268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