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蘿蔔糕》【十二 失心】
2013/02/04 18:00:35瀏覽436|回應0|推薦2

 小說 《蘿蔔糕》 【十二 失心】             編著

真不知靜芬到底跟阿國說了什麼,阿國現在不只放學後認真,連上課時也專心了起來,沒再打瞌睡、也沒再跟別人嬉鬧不專心、更沒再跟老師唱反調了。良文只曉得大概的原因,卻不知這股魔力這般強大,竟然如此神奇,大大改變了一個人。

阿國這人反應很快,記性也不差,只是過去一直討厭著老師跟書本。這或許也影響到阿國對老師與書本的接受力,因為同樣的課程內容,良文對阿國說了,便是一點就通,而老師說的話卻讓阿國毫無反應。

阿國從小由爺爺奶奶撫養長大,或許也沒養成良好適當的閱讀習慣與興趣,此時要再重新接受書本,就得付出相當程度的努力了。
良文是幫手,更像橋樑,讓阿國保持著搞懂這些課文的樂趣,而動力還是來自於阿國自己的意志與那股神奇的魔力。
 
單純只認為阿國是真的不想在考試後抄考卷了,阿宏與阿強跟著阿國的腳步,也漸漸認真了起來,這倒是讓班上許多同學都開始緊張了,只因為不想被過去墊底的人超越,便不敢太過鬆懈,這股用功上進的風氣就這麼在班上悄悄擴散了開來。

「阿國你真的變成這麼認真了喔?」阿宏問。
「嗯!這次是認真的,只有下課十分鐘會跟你們亂哈啦一下,十分鐘後就不會再理你了。」阿國一臉正經說。
「是喔,怎麼會這樣?」阿強問說,望著阿國眼睛。
「對呀!我已經決定今天不回家了……晚上都一直念書,然後直接就睡在學校,阿強,你也留下來陪我到天亮嘛……」阿國求著。
「我……我要先想一下……」阿強有些遲疑了。

「陪我睡在學校嘛!哈哈……」阿國說到這突然笑出來,因為實在忍不下去了,跳起來閃到一旁喝道:「阿強!你還真的想陪我睡到天亮,你想嚇死我……好噁心喔,噁!害我裝不下去了,哈哈!哈哈!」
「哈哈哈……阿強你不要靠過來我這。」阿宏狂笑著。
「竟然是騙我的,騙了我的感情,人家要跟你睡嘛。」阿強娘了起來,看到人就亂抱。眾人四處狂閃,如鳥獸散……有人撞倒了幾張桌椅,發出巨響,一片凌亂,嬉笑聲中還夾雜著眾人頻頻作嘔的聲音。

良文實在是受不了這幾個人,竟然能演出這麼噁心的搞笑戲碼,他們有時就會這樣玩過了頭,搞得教室一片亂七八糟的,待會兒老師過來看到教室這一角有如垃圾堆,或許又要罵人了。

上課鐘聲響了,不料阿國居然帶頭扶起了別人的桌椅,自己也收起了玩心,說道:「不鬧了,要上課了!」眾人才散去,各自回到座位。
班長鬆了一口氣,一臉詫異著,這些人竟在老師來之前就恢復了平靜。

看來阿國是認真的,雖然過去常常喜歡這樣開玩笑,真真假假,讓人捉摸不了,但現在上課時是另一個認真的阿國,只保留了五分之一,在下課時間仍是原本那個愛玩鬧的阿國。
良文望了阿國上課時的表情,心裡想著:「阿國對於考試是認真的,對於說要追小芬這件事,恐怕也是了。」

然而良文這次考試前留下念書,不若上次那樣毅然決然,心無旁騖,每到放學時間,人雖然還在教室裡,但是心已經跑到了校門口,等著想見到的人影。良文自己似乎沒有察覺這點,一看到阿國如此用功,就想著要幫幫阿國,便壓抑著自己,硬把心思拉回書本之中。

 
已經好幾天沒去吃蘿蔔糕了,良文感覺有些難過,渾身不對勁。
這一天晚上在學校看完書,跟阿國等一群人出了校門口,此時的阿國又是嘻嘻哈哈,領著三四人鬧哄哄的離開學校,走在路上。

剩良文獨自一人站在路燈下,這校門口……感覺好像少了什麼。

良文想起了蘿蔔糕的味道,於是走去找阿婆。
來到這懷念的巷口,阿婆已經把攤車收拾好了,正要推回家,一看到良文走過來,阿婆親切笑著說:「咦?是阿文啊!好久沒看到你了,呵呵呵……」

「嗯,阿婆晚安!」良文說:「阿婆我來幫妳推……」就跟著把攤車推到巷內阿婆家門前。

「來!正好,你進來等一下。」阿婆拉著良文進到門內。
「今天太晚了,這個給你,你帶回去吃!」阿婆拎著一大塊蘿蔔糕。「這麼多我不敢拿,阿婆,這要多少錢?我跟妳買好了!」良文說。
「這些……那就算五十元好了。」阿婆說。
「這麼便宜!一大塊蘿蔔糕才五十元,阿婆妳騙人。」良文說。

「沒關係啦!你就讓阿婆騙一下。」阿婆堅持只收五十元。
「這是幫客人留的,結果那個人沒來拿,你不拿回去吃,我明天一早散步也是拿去育幼院了,但這才一點點,不夠大家分。」阿婆說。


「那五十元,謝謝您,阿婆。」良文掏出硬幣給阿婆。
阿婆卻拉了良文的手過去,在燈光下瞧著,說:「手給我看一下。」
原來阿婆還記得,良文之前在這裡傷到手指,這手指上留了道一吋長的疤痕,阿婆抓著良文這手指細細看著,然後說:「嗯!已經都好了,你媽媽有沒有罵你?」
「我媽媽她不知道。」良文說。
「喔,真是對不起她了……」阿婆懷著歉疚說道。
「好吧!你趕快回家,晚了媽媽會擔心,路上小心哦!」阿婆說。

良文心想:「雖然我心裡只想著蘿蔔糕,但是阿婆還是對我很關心,真是不好意思,要在心裡頭調整一下,調出一點想念給阿婆。」

回到家裡,良文的家人又有好吃的宵夜可以吃了。
良文也吃了幾片,算是解了嘴饞。

 
已經吃了蘿蔔糕,良文心裡還是感覺有些怪怪,依然是渾身不對勁,生活中好像少了什麼。
讀到深夜,真的累了,就上床睡了。

                                       

 

良文心裡想念的是蘿蔔糕,不過其實心裡還有更想念的……
只是沒有承認而已,又或許是不敢去想。
那為何會不敢去想?

為何不敢想,明明很想的是,良文勇敢的告訴了自己,是……羅憶親。
在內心深處,無比大聲,吶喊了出來。

「我真的好想好想,在放學時的校門口能看到憶親……」

 

 
這一覺睡得好沉好沉,一閉眼,一睜眼,天就亮了,好奇怪。
奇怪在睡夢裡好勇敢,內心裡最深處的話都能說出來。
大聲說了出來!
人要在內心裡說出真的聲音來,只有在夢境裡才能辦到。

 

不過醒來之後,很多夢裡的事就都忘光光了,明明還記得一點點的,要去抓住,要再回想,卻是不見了!彷彿這夢境留了一撮小小尾巴,但抓著這尾巴一拉,卻是沒有身體,隱隱約約知道這夢境就藏在腦海裡,自己也是無從找起。
到底夢到什麼?到底自己在夢裡大聲說了什麼?想不起來……

就想不起來了,只好晚上再回到夢裡去找……

                                       


 
讀書、吃飯、睡覺、醒來,再讀書、吃飯、睡覺,就這麼把整天填滿,沒時間去想其他的事,這樣看似充實的生活,感覺也很好。

就要考試了,這天放學後阿國只胡亂吃了碗泡麵,人就蹲在椅子上,拿起課本又用功了起來。
阿宏過來問:「阿國你真的都只休息十分鐘喔?」
「對啊,怎麼會這樣……」阿強又湊過來了。
阿國仍拿著課本,頭晃了兩下回答:「嗯……學如不及,猶恐失之。說得真好啊!」這阿國當真是讀書已經讀出了心得。
「啥……」阿強搔頭不解,阿宏還略知其意,就沒再出聲哈拉,兩人回到自己座位,也拿起課本看著。

教室裡就這麼維持著安靜的讀書氛圍,偶而幾個人細聲討論著考題,出去用餐回來的同學一踏進教室,心也跟著靜了下來,不敢破壞大家用功的氣氛。
從教室窗戶看出去,校園漆黑一片,就教室外的走廊上幾盞燈亮著。

良文靜靜看著課本,隱隱聽得教室外頭似乎是憶親的聲音,好奇抬頭看了窗外的走廊,是幾個不認識的女生背著書包要回家了。

過了一會兒,聽到有女生經過,良文又抬起頭來看了窗外,望著那些女生的身影。課本才翻沒幾頁,聽著對面教室傳來椅子翻倒的聲響,良文又站起身來,觀望著究竟是發生何事。

這時阿國出聲了:「阿文啊!你再一直這樣,我要跟你割席了!」
「唔?什麼割席?」良文坐了下來問說。
阿國仍是拿著課本,頭晃了晃說道:「嗯,管寧割席啊!你今天怎麼有點不專心哦,可疑喔!哈哈……」

沒想到阿國見良文在旁讀書,卻一直被外面的聲音牽引而分心,竟然連國文閱讀測驗中「管寧割席」的故事都用上了。
古人管寧與華歆一同讀書時,華歆也是這般戶外一有聲音就望外看,管寧便一刀割斷了兩人讀書共座的席子,不再與華歆為友。

良文知道「我要跟你割席了!」雖然是阿國開玩笑的,但這一句話倒真的讓他感到警惕,阿國不但自己用功認真,心無旁騖,這時還能夠反過來督促他。
良文這才收回胡思亂想的心思,全心全意放在準備考試上。

 
連日來天候也不是很好,淒風苦雨之中,期末考終於結束了!
學期的最後一天,原本可以輕鬆一下,早一點放學的,不過良文班上的整潔成績最後一名,所以在休業式後全班還得再留下來打掃。

這班上常常有人玩到課桌椅東倒西歪,抽屜紙屑四散,在地上亂飛,整潔成績怎麼可能會好。
所幸這次班上考試成績似乎很不錯,班導師才沒發飆訓話。

考完了,放寒假了,也快過年了。

                                       

 
這農曆過年真的是越來越沒味道了,一樣的節目、一樣的菜色、一樣的煙火、一樣的人潮、一樣的塞車……感覺一樣的了無新意。
難道是現代人太幸福了嗎?無苦無難,平平安安,平日飲食也不會比過年的時候差多少,所以感覺過年與一般假日相若,甚至更沉悶。

良文一家在大年初一這天到鄉下親友家拜年,車子在路上堵到尿急沒處去,初二這一天不敢再出門了,索性全家好好休息一天,良文無聊透頂,下午騎了家裡的小機車出門兜風。

沒有多想,直接就騎到了阿婆家那巷口,一樣的電線桿,一樣的路樹,一樣的矮樹叢,後方的竹林隨風搖著,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好熟悉的聲音,過去在這吃蘿蔔糕的時候都會聽到這竹子的聲音,但是今天阿婆的攤車卻沒在這裡。
再騎進巷子裡阿婆家門前,阿婆的攤車也沒擺在門口,門也都關著,看來沒人在家。今天是初二,阿婆也回娘家了嗎?

於是再繼續騎著,不覺就來到了憶親家門口,門窗緊閉,窗簾也都拉了起來,一部大機車鎖在院子裡,卻不見憶親家的車子,仔細聽也沒聽到屋裡半點兒聲息,看來家裡沒人,良文自言自語:「難不成他們也回娘家了嗎?」

機車調頭再繼續騎著,一路騎到學校,校門口空蕩蕩的,沒半個人,良文還在想著再來要騎去哪裡才好,卻看到了一輛深藍色四門車駛過校門口,依稀就是憶親家的車子,一方面太無聊,另一方面也好奇,油門一催,跟了上去。
不知道憶親一家人還要再去哪裡,車子並未開往回家路上,一直過了市場,來到大路上,再開進了一家加油站,良文繼續跟了進去。

「先生!機車加油請往這一邊……」加油站的工讀生在入口指揮著。
「啥?」良文沒辦法,莫名其妙加了油,還是這輩子第一次,慌亂之際,找不到機車上的油箱蓋,最後是工讀生幫忙找到並打開來加油。
加完油,良文大膽的騎到加油站出口旁先等著,壓了壓頭上安全帽,自己跟自己解釋著:「看到就看到,被發現就被發現,就路上剛好遇到而已。搞什麼?沒事加了一百塊錢的油。真貴!」

不久憶親家的車子加完油,駛了出來,良文從車前窗看進去,整個人不禁站了起來,怎麼這車上坐的全是大胖子,這哪是憶親她家的人,看來只是同色同型的車子而已,自己竟然認錯車,不但跟了這麼遠,還用掉了一百塊錢……看來下次要記一下車牌號碼。

良文悻悻然往回家的路上騎去,又開始自己對自己安慰著:「反正是無聊出來兜風的……認錯車就算了,到處看看也好……明天跟後天、大後天都要再出來,把自己的油錢騎完……真是大白痴!」罵了自己幾聲,心裡好過了一些。
等紅燈時,又看見一輛深藍色的車子慢慢彎過眼前,眼睛跟著一亮,那開車的人看起來明明是憶親她父親,不過最後看到車尾,認出了這車子的廠牌不同,不是憶親家的車子。
自己差一點又要認錯車了。

回家路上經過市場,再看到一輛疑似憶親她家的深藍色車子,往憶親家方向開去,速度飛快,良文心裡卻想:「算了!還是慢慢騎好了,天快黑了,而且自己還沒有駕照,別貪快亂跟而出事了。」

回程這一路上,不管是停在路邊的、跑在路上的、等著紅綠燈的……只要看到相似那深藍色的四門車,良文就覺得憶親便坐在車裡頭,而前座便是憶親父親在開著,這天色越昏暗,視線越差,越看不清楚,越覺得這些車子每輛皆是,都有可能。
良文自己先入為主,心裡頭想見到這車,想找到這車,縱使眼前所見不是,也直覺認為自己見到了,找到了。

這樣不行,良文投降了,停止在路上這般胡亂尋找,直接繞過去憶親她家,卻看到這輛車已經停在門口了,不知是何時回來的,也不知這是否是剛剛在路上看到的哪一輛,抑或剛剛根本就沒看到過這輛。
無從知道,自己苦笑一聲,看了這車的車牌號碼,先偷偷記在腦中。

正要轉身回家,上次看到的那隻瘦瘦的小黃狗又跑了出來,一樣哀怨的眼神,盯得良文覺得自己也同牠這般哀怨了,才走過去要摸摸牠,小黃狗一轉頭,退到了老遠,不知牠是經歷過何事,以致於對人如此懼怕。這時憶親她家的大門打開,看似憶親父親聞聲出來查看,良文跳上機車,趕緊閃回家了。

 

隔日年初三,下午無事又出來騎車,反正油錢已經花下去了。
良文決定先往學校方向騎去,一路上仍是對憶親家那輛車十分敏感,但症狀已經不像昨日那樣嚴重,對自己說了一句:「以前都沒發現,這顏色的這款車竟然在路上有這麼多……」

經過學校大門後再騎一段路,就發現了路旁有個熟悉的背影,竟然是阿國,而他身旁好像是張靜芬,兩人並肩走在一塊兒。
良文從兩人身旁騎了過去,偷偷在前方遠處迴轉,又再騎回來,這次是朝兩人正面經過的,臉孔看得清清楚楚,阿國正在比手畫腳,不知說啥,靜芬咯咯笑著,甚是開心。良文在他們身後不遠處迴轉,停車望了一下,再騎車超越過去,來來回回跟著,看他們要去哪裡。

這兩人一直說說笑笑,最後走進了一棟大樓。

良文還在遠處等著,幾分鐘後,阿國自己走了出來,還多了個書包背在身上,兩手插在外套口袋,左右張望了一下,離開了這棟大樓。
良文猜想:「難道靜芬她家就在這裡了。」
心裡還猶豫著要不要去鬧阿國,騎著機車再從阿國身後經過。

「喂……阿文!」阿國大叫了一聲。
良文嚇了一跳,煞住機車回頭說:「咦?阿國你竟然剛好在這裡嗎?新年快樂!」
阿國說:「什麼新年快樂!你有毛病啊!剛剛一直在路上騎來騎去,煩死了!你的油都不用錢的嗎?搞什麼!」原來阿國早就發現了。
「哈哈哈……沒想到你這麼厲害,這樣都能認出我來。哈哈!」良文把機車停到路邊,脫下了安全帽。

阿國這時衝過來,一掌就打向良文的後腦杓說:「哈哈!我是在等你脫下安全帽啦,你這個大頭我怎麼會不認得。哈哈!」
「哎呀?我剛剛都沒鬧你,你竟然恩將仇報!」良文舉起安全帽擋著。
阿國這才放下手說:「嗯,說得好!失敬失敬,請恕在下無禮,他日必當登門負荊請罪……」
「怎麼最近說話變文謅謅的,你要到我家賠罪啊?」良文說。
「對啦!對啦!你可以慢慢的等……哈哈!」阿國是隨便亂說的。

「剛剛那個到底是誰?」良文裝傻發問,要開始套話了。
「剛剛?喔……張靜芬啊!她家就在這邊六樓。」阿國倒是大方。
「原來是她呀!你們……剛剛在路上……幹嘛?」良文繼續問。
「我們……剛剛去看電影啊、逛街、吃吃喝喝……」阿國說。

「阿國,請問一下,你是怎麼跟小芬說的,她會答應跟你出來玩?」良文相當認真請教阿國。
「嗯?可疑喔!問成這樣?還請問一下哩。你……」阿國甚是機警。
「跟我說吧!我不會跟別人說的。」良文說。

「好啦!我就說想追她呀,約她出來看電影。」阿國說來很輕鬆。
「那後來小芬說什麼呢?」良文故意問。
雖然憶親告訴過良文一個大概,但在阿國面前,必須要裝成一切都不知道的樣子,才不會洩了底。

「靜芬竟然說她媽要看我考試成績再說。」阿國有點生氣的說。
良文驚了一下,說:「哦?小芬會這樣說?但你怎麼這樣罵小芬呢?」

「啥?沒有啊,吼……我是說……靜芬她就跟我說,她媽媽說,說要看我的考試成績,說成績不能比她還要差,不然就不給她出來,怕會影響到她的功課,怕她變成了壞學生,其實應該是怕我把她帶壞啦!你聽錯了,不是靜芬這樣,是她媽才這樣的……啊!是她媽媽這樣,唉……」阿國一長串解釋著,又再更正著自己的話。

良文聽完笑了出來:「呵!你就說小芬媽媽就好,什麼她媽她媽。」
「喔!靜芬她媽說……靜芬她媽媽說……靜芬媽媽說。」阿國改了好幾次口,說到臉紅,也有些激動。阿國努力要改變自己,似乎心裡也藏了委屈,成績不想被人看輕,連說話也不想被人誤會。

良文拍了拍阿國的肩膀,安慰著說道:「加油啦!阿國你很厲害了,你看你今天不是跟小芬出來玩了……嘿嘿!」

「咦?你幹嘛沒事都叫靜芬『小芬』,可疑喔!我只叫她靜芬而已。」阿國現在才發現,竟有些吃醋了。

「沒有啦!我是學憶親才這麼說的嘛……這樣子計較。好啦!小芬是你的,啊!不,是靜芬……靜芬是你的。我要叫靜芬,你叫小芬啦!哈哈哈!」良文說著,笑了出來。

阿國這才推了良文一把,說:「阿文,謝謝你啦,我都是學你的。」
「學我的?這也沒什麼啦!後來都是你自己認真念書才考好的,我並沒有教你很多。」看到阿國考試成績變好,良文也很高興。

阿國一手搔著頭說:「你到底在說什麼?讀書當然是我自己苦讀的,我是說追女生是學你的。」
「呃……」良文一時無言,也無從辯解,心裡想著:「說到底這小子苦讀還是為了女生,還牽拖說是學我的,學了我什麼?我……我只跟憶親一起去蒸過蘿蔔糕而已。」

兩人又哈啦了一陣,良文騎機車先載阿國回去,自己才回家。

                                       

 
「阿國都說是學我的了,那我也要更加努力用功……約憶親出來。」
「看電影好了……」
「不然……吃蘿蔔糕也可以啦!」
初四這天,良文想起昨天阿國所說的話,在家裡幻想,又自言自語了起來,這一天寒流來襲,良文還在考慮著要不要繼續出門兜風。

下午在房間內翻箱倒櫃,找出防寒的手套,一臉得意的出門了。
直接往憶親家騎去,半路經過那巷口,阿婆已經出來準備賣蘿蔔糕了,良文跟阿婆問好,寒暄了幾句。
不知是不是因為過年的關係,蘿蔔糕攤車前多了一條用紅絲帶繫著的白蘿蔔,看來像是這的招牌,告訴來往的路人,這裡有好吃的蘿蔔味。

良文摸著這蘿蔔問阿婆:「咦?阿婆妳這攤車前多掛了這一棵蘿蔔,還用這麼漂亮的紅色帶子綁著,這樣看起來非常有過年味喲,真的是好采頭。」
阿婆笑著回答:「呵呵!客人說什麼都好囉。這是小親剛剛拿過來的,說這是她小時候綁頭髮的絲帶,已經沒用了,但是捨不得丟,就拿來這裡,幫我繫了這蘿蔔,我也覺得很好看。呵呵!」

「憶親剛剛來過這裡了?」良文急問。
阿婆這才說憶親剛剛跟一位女同學來過了,兩人往學校那邊走去。
良文剛剛騎車太專心,來路上並沒多去注意,這時才想起來,印象中似乎有看到兩女生迎面走過,於是便往學校的方向騎去,沿路注意著是否有憶親的身影。

不久就望見了憶親長髮的背影在前面,騎車趕上去一看,不料竟然是個男的,良文被他嚇了一跳,心裡暗暗咒罵著那人:「男的沒事頭髮留那麼長幹嘛!還出來在這路上亂走嚇人。」
回神再繼續騎,又望到了一個女生走在路上,分明就是憶親走路那樣的娉婷步調,那樣的髮絲微微晃動著,來到了人家面前一瞧,這女的一臉濃妝,媚眼直拋,卻又不是憶親。

如此又亂認了幾人,良文心想這樣不行,騎到市場旁的飲料店,停了下來,買杯熱茶要鎮定一下。
才點完茶,卻發現憶親怎麼會就在這飲料店裡頭打工,兩手拿著調茶的杯子,在店後頭搖著茶,良文一直盯著,要等她轉過身子來,等了好久好久,等到時間似乎又變慢了下來。

結果當然不是,明知憶親不太可能在這打工,但是在第一眼看到的當下明明就是。良文喝著熱茶,在路上走著,看著市場邊人來人往……

「哇!好多的憶親呀!」

來買茶的、路上走的、等紅綠燈的、背著書包的……甚至連騎機車的、賣豬血糕的、跟男生手牽手的……
她們都是了,在看到這些女孩背影的那當下,都覺得是憶親的身影。

這是怎麼回事,良文甚至有一點高興,雖然自己知道這不是真的。

自己心想,看來這症狀又來了!
前幾天只是對車子如此,但是今天竟然直接對人起了幻覺,而且似乎更加嚴重了。
從考試前到現在,已經不知幾天沒遇見憶親,沒一起說說話了。
此時急著在路上找人,竟使得遮攔著思念的堤防崩潰,束縛這情感的枷鎖瓦解了,良文如失心般總覺得憶親就在附近,人就在眼前。

 

【一 巷口】 《蘿蔔糕》【十一 寒夜】 << >> 《蘿蔔糕》【十三 狗語】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oolcatcom&aid=7280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