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蘿蔔糕》【三 細指】
2013/01/31 10:05:36瀏覽371|回應1|推薦2

 小說 蘿蔔糕 【三 細指】                  雲  明 編著

學校的考試終於考完了。
今天是考試最後一天,考完的人就先放學回家了,時間還早。
良文在回家路上走著,腦子裡還想著剛剛國文考試的題目,甚至過了回家的岔路也不在意,反正現在回家也是無聊沒事。
一路思索著那不是很有把握亂寫的幾題,不知可以猜對多少分,右腳卻沒閒著,不經意踢著礙在路上的小石子,一顆一顆踢到路旁草叢,彷彿多踢開一顆石頭進到草叢裡,就感覺剛剛又多猜對了一題,心裡就更好過了一些。

一個不小心,把一顆拳頭大的石頭給踢得遠了,越滾越快,越滾越偏,滾到路中間,晃了兩下,竟然停住了,良文心想:「糟糕了!這石頭若不快點踢開到路邊,等一下或許會害到別人……」
抬頭往前一看,這可不得了,遠方一個女生的身影似乎就是憶親走路的樣子,以前偷偷跟蹤她到這路段,憶親總是會消失不見,這次可要看個仔細,到底她是如何隱身不見的!傻小子眼睛緊盯著憶親身影,直奔過去。至於路中間的這一顆石頭,竟然就丟著不管了。《蘿蔔糕》雲 明 編著

飛身奔往那巷口,就看著前方憶親身子才剛晃過路樹,人又不見了!
「這真是奇怪了!怎麼又這樣?沒理由追丟的……」
「難道偷偷跟著也會被她發現嗎?」
「萬一被認為是變態也不是很好!」
「也許就是被認為是變態在偷跟著她,而躲起來了?」
「這下可不好,還是裝成沒事走回家好了。」
良文心裡猶豫不決,想東想西,卻又捨不得就這麼放掉了。
先裝成沒事在這大路上繼續走下去,猛一回頭,再端詳一圈,人行道、路樹、樹叢、路邊人家院子、竹子林、巷子內……還是不見人影。

良文繞著巷口的這棵路樹附近走了一圈,接著東張西望,再往這巷子裡頭走了進去。心裡不斷想著:「怎麼今天又跟丟了?」
「難道是……見鬼了!」
「呸!呸!呸!憶親這麼可愛的女生怎麼會是鬼,是仙女吧!」
「嗯,最好是仙女……」
「別想了,回家吧!」
「又徒勞無功……」《蘿蔔糕》雲 明 編著

就這麼在這巷子裡邊走邊找,又一邊自己跟自己對話。

正當良文要放棄的時候,忽然背後傳來了:「客人你要吃蘿蔔糕嗎?」
「年輕人!你聞到了蒸蘿蔔的香味喔?」
「我看你仰著頭東找西找的,你要找的東西在這裡啦!來店裡坐。」

阿婆蒸蘿蔔糕時,常有客人路過這裡,聞到香味,而走進巷內尋找,阿婆都會這般請客人進來坐,也有人吃了覺得蘿蔔糕滋味好,日後便會自己走進巷子裡來買。

良文心想:「吃這什麼糕?」心裡正沮喪著,便答:「不用了,算了!」
回過身來一看,這老舊的一樓住家,其實也不是店,一台賣糕的攤車就停在門口,店裡頭幾張桌子上放滿了蒸籠,這身形微胖而面容白皙的老婦對著他笑瞇瞇的招了招手。
良文伸出兩手,不斷猛搖,要再回拒這老婦人,卻看到裡頭一張桌子旁坐著的女學生,可不就是羅憶親!長髮低頭,朱唇微動,正在吃著一盤切成小塊的蘿蔔糕。
良文原本一句回絕老婦的話猛然吞回肚子裡,改口說道:「喔!喔!對!對!對!我要找的東西原來就在這裡了。就在這裡了!嘿嘿!」眼睛直望著那低著頭的長長黑髮,慢慢走了進來。

良文開口說著:「終於找到了!嘿……我終於找到了!」似乎想化解自己剛剛改口的一番尷尬,另一方面,心裡疑惑許久的大謎團也真的豁然開朗了,還什麼女鬼,什麼仙女的……找不到人的原因,竟然只是這什麼蘿蔔糕害的!

「坐啊!」老婦突然出聲。
但店內桌上全是蒸籠,裡頭盡是等待放涼的蘿蔔糕,只剩羅憶親坐著的那一張桌子是空著的,旁邊還兩張小凳。
「這邊一起坐啊,你們制服一樣,是同學校的。」老婦又再出聲。

良文其實也搞不清自己進來後站了多久,轉頭轉腦看著店裡的一切,其實眼睛最後都是轉回到憶親身上,又再故意轉到其他地方去。
「同學你們坐一桌沒關係啦。」
「我沒有空桌子了,等等這些搬到我的攤車上,才有其他空位。」
「你要吃蒸熱的,還是要吃煎過的?」
「要吃涼的也可以,蒸好放涼的蘿蔔糕很Q的喔!」
「阿婆我自己是比較喜歡吃放涼的蘿蔔糕啦!」
阿婆邊忙邊說,良文卻答不上一句話,因為心思根本不在阿婆身上。

站了半天終於拉出板凳,在憶親對面的位置慢慢坐了下來。
良文店裡望了一圈,又望到憶親身上,其實兩人對坐著,會互相看到,本是正常,但年輕人臉薄,青澀年華,總是覺得眼光不知道該放在哪裡才好,而兩手又不知該擺在哪裡才是對的。
只好頭低低的,正好看到憶親舉筷夾著小塊蘿蔔糕的手。

憶親的手白皙細緻,而女生的指骨原本就比男生的要纖細一些,細細白白的手指,拿著竹筷,夾著一塊塊細白的蘿蔔糕,再送入嘴裡。
咀嚼的同時,筷子緩緩撥弄著盤內的薑絲與醬油,之後再夾起下一塊蘿蔔糕,低頭送入嘴裡,這時憶親一側的長髮滑落下來,於是伸出了左手,將頭髮往耳後輕輕一撥,細指纖纖,小指微翹。

良文看到有些呆掉了,吞了一口口水,不敢再瞄,改看著自己的手指,只覺得女孩子的細指,真的是比男生的要好看太多了。

 

「怎麼樣,看起來很好吃吧!看你口水都快滴下來了。」阿婆這時又走過來問:「你要吃什麼樣的蘿蔔糕?」

「哦?喔!對!對!看起來很好吃!好吃……」良文有點手足無措,手指著憶親說:「那……我要吃像她一樣的。」

「呵呵呵……像她一樣的啊!」阿婆自個兒笑了一下。
「阿婆這裡的蘿蔔糕,可沒有像這小女生一樣的哦。」
「哈哈哈!好啦!跟她一樣的,我切剛蒸熟的蘿蔔糕給你吃。」
似乎是玩笑話,或是蘿蔔糕阿婆也看出了什麼端倪而笑著。

不一會兒,送來兩片剛蒸出籠的蘿蔔糕,然後阿婆自個兒又進進出出,忙著準備推攤車去巷口做生意了。

良文抓起筷子,夾起上層一整片蘿蔔糕大嚼了起來,片刻之間,一整片已經吞下肚了,滿嘴都是蘿蔔糕,膠住了牙齒,所以感覺有點口乾。
正要夾起第二片,就瞄到對面筷子已經停了下來,抬頭一瞧,就見到桌子對面憶親一隻手撐著臉頰,滿臉驚訝又似乎很不屑的看著。

「怎麼?」良文一臉狐疑,胡亂說著:「阿婆蘿蔔糕……味道真好。」因為滿嘴都是蘿蔔糕,一句話講得有些含糊。

「你這樣吃蘿蔔糕,會不會覺得有一點點渴呢?」憶親細聲問著。
良文一整口蘿蔔糕趕著吞下再要回話,這一急反而有點噎著了,只好不住點點頭。

「那要不要來一杯冰豆漿?」憶親還是細聲問道,十分溫柔。
良文再用力點點頭,心想憶親人真不錯,還會關心我是否口渴。
不料憶親猛地站起來,朝著外面大聲喊道:「阿婆!他要加點一杯冰豆漿!」這下讓良文著實嚇了一跳。

「喔!好!小妹妳自己拿就好,冰箱在哪妳知道的。」阿婆正在忙。
憶親似乎很不耐煩的板凳一踢,「咚」的一聲,走入內,拿出一杯冰豆漿,往桌上一放,又再坐下低著頭,自己夾著小塊蘿蔔糕慢慢吃著。

阿婆在門外頭聽到「咚」一聲,走進來問:「怎麼了嗎?好吃嗎?」抬走一旁桌上一蒸籠的蘿蔔糕又走了出去。

良文自個兒答著:「嗯嗯,好吃,阿婆的蘿蔔糕味道真好。」
手再舉起筷子,夾起第二片蘿蔔糕,正要大口咬下……
這時憶親在桌子對面抬起頭來說:「吼!你這樣吃怎麼會知道好不好吃啊?又不是牛在吃草,你這種吞法,剛剛不是差點快噎死了……」語氣中似乎是真的相當不耐煩。

「哦?對,剛剛我咬太大口了,吃太快。」其實莫名奇妙走進店裡,良文根本沒在注意,自己到底是吃了什麼。

「對呀!你可以用筷子夾小塊一點再吃,這不是很好嗎?」憶親口氣緩了一點,良文就照著做,用筷子將一整片蘿蔔糕夾斷,弄分開了一小塊再送入嘴裡,嚼著米糕裡頭還透著一絲絲白蘿蔔的鮮香甜美。
這蘿蔔融合著米香,所結合在一起的美妙滋味,才算是真的嚐到了。

「而且阿婆這裡的蘿蔔糕跟別的地方吃到的不一樣哦。」憶親又接著說,自己手上的筷子反而停下來了。

「哦?有嗎?有什麼不一樣嗎?蘿蔔糕不都是長一個樣,其實現在每一家店都是拿工廠做出來的貨在賣的。」良文把蘿蔔糕夾成小小塊,再慢慢吃著,這樣講話就清楚多了。

「有……」憶親這尾音拖得長長的,一副一定要說服你的樣子。
「有不一樣啊,你再吃,吃了你自己就知道什麼不一樣,快吃啊!」憶親剛剛還說要吃慢點,現在反而催起人來了。

良文夾起一小塊蘿蔔糕細細嚼著……
「嗯……這次有吃到蝦米,還滿香的!」

「看吧!再吃再吃,快吃啊。」憶親臉上開始有了笑容。
「哦!這次吃到香菇,哦!還有肉末耶……」細細品嚐,慢慢體會,良文還真的吃到了這一塊蘿蔔糕裡,摻合了更多不同的好滋味,當然心中更高興的,是能與憶親這般坐著一同說話,一起品味蘿蔔糕。

憶親開心問著:「會不會太淡?覺得味道太淡的話,可以沾一點醬油,而且阿婆這裡還有提供這細細的薑絲喔。我這還有一些醬油跟薑絲,你來試試看。」憶親一邊說,一邊把自己盤子往良文那邊推去。

良文順手夾過來一些沾有醬油的薑絲,攪和在蘿蔔糕上,原本的清淡鮮香再加上一絲辛辣薑味與醬油甘醇,果然又是一種美味口感。
而且……這是憶親剛剛沾染過的薑絲與醬油。
「嗯,真的有許多滋味,真的好好吃喔!」良文滿懷開心,咧嘴笑著。

「哦?你們認識喔?我就看你們穿一樣制服。」這時阿婆又走過來,看到這兩人有說有笑的,因此這麼說。

憶親冷冷的回答:「喔,看過,不認識。」一手把自己盤子抽了回來,繼續自己吃自己的。

阿婆看了一眼良文盤內的蘿蔔糕,說:「哦!少年,你吃蘿蔔糕內行的哦!夾成小塊沾醬油,再配一些薑絲就對啦!有些客人也叫我不用切成小塊了,他要自己用筷子夾成小碎塊,才可以看到微微的白蘿蔔細絲,我切好送來是比較方便,但這蘿蔔細絲就切斷,看不到了。」阿婆又說:「而且刀子切的邊緣比較平整,有些客人說覺得沾醬油時滲不進去,你自己用筷子夾,邊緣就比較不平整,醬油才沾得住。」

「咦?是嗎?我喜歡吃阿婆妳切好的,醬油沾一點點就好啦!而且這醬油感覺有點甜甜的耶,配蘿蔔糕超棒!」憶親伸出大拇指說著。
良文直盯著這纖細嫩白的拇指,根本沒在聽憶親說啥。《蘿蔔糕》雲 明 編著

阿婆回答:「呵呵!其實看客人喜歡就好啦!阿婆知道小妹妳習慣吃切好的,就都幫妳切好再送來囉。至於這個醬油妳會吃出甜甜的那就對了,阿婆有加了一些些白糖下去調過,如此鹹中帶甜,配米糕類的蘿蔔糕、碗粿……滋味都很好。」阿婆一說起蘿蔔糕,滔滔不絕。
「我這裡還有蒜頭醬油膏,有些客人吃煎過的蘿蔔糕喜歡沾這種的,這蒜頭都用菜刀拍碎再切,然後加入醬油膏,下次妳可以試試看。」

「是嗎?我不喜歡蒜頭耶。我這種的比較好吃啦!」憶親嘟嘴說著,同時也把盤子內的蘿蔔糕都送入了嘴裡。
阿婆瞇著眼笑道:「呵呵呵……客人說什麼都好,喜歡就好。好囉!你們倆慢慢吃,阿婆我推攤車去巷口做生意了。」

「我吃完啦!阿婆,我來幫妳推車子。」憶親起身,要一起走人了。
原本慢慢咀嚼著蘿蔔糕的良文一聽到,又開始大口嚼了起來,一心就想跟著憶親一起走。

「沒關係……小妹妳在這等他吃完好了啦,等等幫阿婆我跟他收錢,蘿蔔糕三十元。」阿婆畢竟是賣蘿蔔糕的。
憶親只好再坐了下來,說:「喔,好吧!收錢我最喜歡。」
良文聽了才停下筷子,拿起一旁的冰豆漿,送進滿是蘿蔔糕的嘴裡,心也才放了下來。
「你慢慢吃啊,阿婆說的。」憶親說著一手拿起筷子,但自己盤子內已經沒有蘿蔔糕了,只好撥弄著盤內剩下的薑絲與醬油,一會兒又將筷子前端放到嘴裡啜了一下,微微傾著頭,感受這醬油中些些白糖的隱隱甜味,烏溜溜的長髮在憶親傾頭時滑了一下,室內半晌無語。

                                       

 

盤子裡剩下兩小塊蘿蔔糕,吃完就得走人了。
良文就想延續這難得兩人同室對坐的時間,只好沒話找話講,拖一些時間也好,便說:「咦!剛剛妳說看過我,但不認識。」

憶親仍沉浸在品嚐分辨出醬油中那微微白糖甜味的世界裡,嘴裡啜著筷子答道:「剛剛?剛剛我都沒有說話啊……」
良文自討沒趣,只好自己繼續接話:「我知道妳叫羅憶親,在隔壁班,有時放學的路上會看到。」

「喔,我是知道你同學都叫你阿文。」憶親說。
「哦?對啊!我叫阿文,妳也知道喔。」良文心裡覺得好過了一些,繼續找話問:「那妳在哪裡看過我的?我們是隔壁班的耶。」

憶親終於放下了筷子,緩緩說著:「就在阿婆攤子吃蘿蔔糕時,看過你在東張西望,從前面走來走去,有點阿呆的樣子。有一次你同學叫你阿文,過來打你的頭,然後一堆人又跑走了,不知道在玩什麼。」
良文一聽才想起,之前在找不到憶親人影的那時候,好像看過阿婆的攤車就在巷口路樹下,但那時哪管什麼糕的,當然連看都不看,原來自己是這般找不到人的。
良文頓時覺得自己真的是有夠蠢的,以前找不人的呆樣還全被憶親看在眼裡了,這糗態光想起來,自己都覺得丟臉,低頭不敢再問了。
腦中尚自想著:「這蘿蔔糕固然是好吃,卻是害人不淺。」
再吃進一塊蘿蔔糕,默默咬在嘴裡。《蘿蔔糕》雲 明 編著

 

室內又靜默了下來,這時從外頭巷子口遠遠傳來一陣煞車聲,緊接著「咚隆……」一聲巨響之後,再來是有人議論紛紛的吵雜聲。

「阿婆……」憶親想到阿婆在巷子口,不知是否有事,心裡頭一慌,書包一提,起身跑了出去。
良文也慌忙跟著站起,卻不忘一手拿起盤子,將最後一塊蘿蔔糕塞到嘴裡,再一手把整杯豆漿往嘴裡一倒,一嘴淋漓,跟著奔了出去。

阿婆家距離巷口並不遠,阿文來到巷口攤車旁,只見阿婆與憶親都站了出來,阿婆一臉驚恐,似乎真的被剛才那巨響嚇到了,憶親一手緊握著阿婆的手,一手貼著阿婆的背。
往大路上望去,一部翻倒的重型機車側翻躺地,貼折在路旁的電線桿下,電線桿離蘿蔔糕攤子不過才幾步而已,若不是這根電線桿擋著,或許阿婆的蘿蔔糕攤子就遭殃了。
兩位捧著盤子的客人也站到外頭來,就在這攤子外頭吃起了蘿蔔糕,議論著剛剛有多可怕,不敢再回去攤子內的椅子坐。附近住家有人走出來,就聽著這兩個捧著盤子的人,一邊吃一邊描述剛剛發生的事。

順著這機車翻倒在地上的磨痕看過去,馬路前方不遠有一名騎士蜷曲著身體側躺在地,正慢慢爬起來,這時天色漸暗,所以看不太清楚,這人的身上是否有受傷或流血……
「我們要不要去幫幫他啊?」賣蘿蔔糕的阿婆心慈,但自己不敢貿然前去幫忙,又道:「誰也有騎機車的來幫幫忙吧!男生比較有力氣。」

良文原本不想多事,不過看到那撞毀在電線桿旁的重型機車,全黑又有點舊,認出了這就是之前載著憶親的那一部,好奇心的驅使下,就想看看這小子究竟是生成什麼樣子,於是鼓起勇氣,走上前去關心。

 

那騎士站起身子,望著地上轉了一圈,彎身撿起一個什麼東西,大聲吼著:「吼……該死!誰……害我……」接著往蘿蔔糕攤位與他摔壞的機車這方向走來,安全帽還戴在頭上,腳步平穩,人應該沒事。

良文上前去問著:「先生,先生,你還好吧?」
「先生,你還記得自己叫什麼名字嗎?」良文其實想問的是你跟憶親是什麼關係。
黑衣騎士這時脫下安全帽,原來是個老伯了,看起來似乎很生氣,說道:「嘿!臭小子,你話不要亂說,什麼不記得自己叫什麼名字!」《蘿蔔糕》雲 明 編著
良文心想,原來這人這樣老,卻不知這老頭騎士跟憶親是什麼關係。自己被兇了一下,便不敢去扶了,閃開身子讓他走過去。

此時天色已接近全暗,只剩遠山一抹紅雲的微微亮光。
憶親這時才看清楚了,急著走上前去扶,緊張叫著:「哎喲!你有沒有怎麼樣?怎麼會摔在這?我剛剛聽到你大叫的聲音,還在想著不會這麼巧吧!結果真的是你啊!你有沒有受傷呢?要到醫院嗎?現在要怎麼辦?老爸……」憶親心裡真的慌了,一連串問個不停。

「哦?他是妳老爸喔?」剎那間,良文解開了心裡的疑惑。剛剛還閃在一旁的,現在反而上前來裝乖,興奮異常,關心的問著:「老伯?你沒事吧!我來扶你,我來扶你。」

「什麼老伯?我很老嗎?這小子,你話不要亂說。」這老伯剛剛摔車,氣到現在還沒消。

「喔!是,是,伯父您好。」良文說。
不料老伯連連怒道:「什麼伯父?跟你很熟?」
「小親啊!他是誰?妳跟這小子很熟嗎?」
「咦?你們是同班的嗎?怎麼天快黑了,兩個人還在這裡?妳……」
良文心想:「糟糕!第一次見到憶親父親就說錯話……」

人與人見面時的第一印象十分重要,會影響到日後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發展,倘若已經烙下了某種成見,儘管日後一直努力要再彌補,或許也難以扭轉回來了。《蘿蔔糕》雲 明 編著

憶親說:「哎喲!老爸你在說啥啦!他……我不認識啦!亂說什麼!」一手攙著老爸,一手接過老爸手上的安全帽,一翻轉過來,安全帽背後滿是刮痕,看了很是嚇人。
「老爸你……到底有沒有受傷啦?」是真的擔心爸爸吧,憶親的聲音微微顫抖,幾乎快要哭出來了。

「我人沒事啦!妳不要擔心……還可以走回家。機車我再叫車行過來載去修就好。」憶親爸爸也不捨女兒這樣擔心,轉頭向憶親繼續說著:「走吧!走回家吧!剛剛下午騎車去兜風,想說路上若找到妳就順便載妳回家的。唉……」

「老爸你怎麼會摔在這裡?還說你騎機車都很穩,結果摔成這樣子,你這樣我下次哪裡還敢再讓你載呀,要嚇死我了!」憶親看爸爸真的沒什麼損傷,才放下心來,但手裡摸著安全帽上一道道長長的刮痕,心裡由擔心轉為生氣。

「唉!一直都騎得好好的,這路也很平,想在路上找妳,左看右看的,沒注意到這路中間,不知是誰放了這麼大的一塊石頭。我看到時已經來不及了,前輪閃過去,後輪還是壓到了,車子一歪,再也拉不回來,眼看是閃不開這根電線桿了,我只好趕緊自己先滾下車,這車滑了出去,幸好沒再撞到別人,真的好險,沒有人受傷就好。」
摔車的人都很希望別人能了解一件事,就是自己摔車絕非技術不佳,而是什麼什麼原因,因此話就多了起來。

三個人走到電線桿前,蘿蔔糕攤車上的昏黃燈光映著這翻倒的機車,車身折在電線桿,幾乎快攔腰而斷。
「老爸你騎太快了!以後就不要再騎了,這樣最好!」憶親的氣還沒消盡,抽回攙著老爸的手,兩手抱住安全帽,指尖仍摸著上頭的刮痕。

老伯說:「一心想快點找到妳啦!就騎快了。不小心的,人沒事就好。」
「可惡!不知是誰放石頭在路中間害人!可惜了我的機車……唉!竟然可以撞成這樣,現在一台變成兩台了……哈!」老伯自己乾笑著。

「你還能亂說笑,怎麼可能變兩台……」憶親白了老爸一眼。

 

良文在這父女倆旁邊跟著,一直無語,這時突然問道:「什麼石頭?」
同時心裡頭浮出了一個很不好的感覺。《蘿蔔糕》雲 明 編著

憶親老爸舉起了左手,秀出一顆拳頭大的石頭說:「就是這一顆……我剛剛還走回去,找到撿了起來。不知是哪一個臭小子!」
良文瞪大了眼睛,細細端詳過後,幾乎可以確認,這一顆就是他最後踢出去那顆拳頭大的石頭,頓時感到全身僵硬,一陣心虛不敢再看,也不敢再多話了,心裡只想著:「我完了!慘了!毀了……」

「丟掉了吧!你還一直拿著這爛石頭要做什麼?」憶親說。
良文甚是贊同憶親這話,心裡就想著:「快丟掉,快丟掉……」

憶親父親卻說:「本來想要丟到路邊,免得再害到別人的。但我現在要撿回去找出兇手。」
這話明明是隨意亂說的,良文聽了卻更加不知所措,內心一陣惶恐,就懷疑著別人會懷疑到自己,只好說:「天黑了,我要回家了……」

憶親父女都沒去理會良文,逕自走往他們回家路上,邊走還依稀可以聽到憶親傳來的聲音:「丟掉了啦……爛石頭……怎麼可能……」
而憶親父親又說些什麼,則完全聽不出來了。

良文呆呆站在原地,看著憶親父女越走越遠,說話聲音越來越小,只盼望能看到她爸爸將石頭丟掉,不過顯然沒有,心裡想著,今天發生的事情還真多,還意外發現到憶親不見人影的原因。
回想起來,阿婆的攤位一直都在那巷口的,只是良文過去在找人的當下,總是對阿婆視而不見,連那攤子在賣什麼東西,都未特別去注意,伸出雙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慢慢走回家,心情沈重又複雜。

蘿蔔糕攤子前圍了更多人了,其實摔車的人沒事就好,但是大家看著憶親這三人比手畫腳的,不知在演什麼戲,越看越覺得熱鬧。
反正大家沒事就好,後來人數不斷增加,七嘴八舌,聽到的人又再說給後來的人聽,說得有如親眼看到剛剛摔車實景似的,整個蘿蔔糕攤子四周就這麼鬧哄哄的,阿婆已經快忙不過來了。

不一會兒,停下了一台烤香腸的腳踏車,順路經過,眼見人多,機不可失,也跟著做起生意來了......

 

   

《蘿蔔糕》【二 隱身】 <<         >> 《蘿蔔糕》【四 代號】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oolcatcom&aid=7269461

 回應文章

雲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細指
2013/01/31 10:12

一側的長髮滑落下來,於是伸出了左手,將頭髮往耳後輕輕一撥,細指纖纖,小指微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