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蘿蔔糕》【十 蒸糕】
2013/02/03 18:00:29瀏覽448|回應0|推薦5

 

 小說 《蘿蔔糕》 【十 蒸糕】                 編著

若不去細細回想,

都不知那塵封已久的記憶只需輕輕揭起一縷線索,

許許多多的一切過往仍可以歷歷在目,

只是蒙上了一層有如暮色般的薄霧。

 

不知是什麼把這些人纏繞在一起,

不知是什麼決定著誰與誰要分離,

亦不知為何分離之後,仍留著一絲牽連在心底……

 

阿婆想起了許多那時母親告訴她的故事,腦中似乎就真的看到了那些驚心動魄的畫面,手裡頭握著這塊沉重的金條,轉口又說給了憶親與良文聽。兩人聽得如夢初醒,良文嘆了口氣說道:「唉!真想不到這金……這蘿蔔糕背後還有這樣的歷史……」說話間仍受到阿婆所說的故事影響,急改了口,也叫這是蘿蔔糕。

憶親卻說:「傻阿婆……沒事拿這麼值錢的東西出來給我們看,萬一弄不見了怎麼辦?」
「不見了當然就找你們兩個囉……這事情就這房裡的人知道!不能再亂說給人聽,尤其是姓錢的……」阿婆打趣著說。
良文與憶親呆住了,話都說不出來。

阿婆才說:「是你們自己要問的,我才會說了這麼多,我也沒想到我還記得……姓錢的也不一定都是壞人啦!故事聽聽就好……」

阿婆收起了紅絨布,站起來拉開鐵門,沒想到外面天色已經開始暗下來了,剛剛把大門關起來在裡面講古,不知已經過了多少時間。
這時門外一人騎著機車停下問道:「咦?阿婆妳好,我想說妳門都關起來了,應該沒人在。這個……還有蘿蔔糕嗎?」

「今天沒有了,明天我會蒸素的蘿蔔糕,素的你要嗎?」阿婆說。
「好啊!好啊!素蘿蔔糕也好啊!記得幫我留一塊……那我明天再來拿啊,阿婆再見!」說完騎著機車走了。

阿婆回過頭說:「天要黑了……快回家好了!」

 

良文拎起這一袋蘿蔔糕與憶親離開了阿婆家,在巷口看著憶親慢慢走遠,才轉身走回家裡。爸媽跟弟弟都坐在客廳看影片。

良文母親站起來盯著良文說:「哇!帥哥回來了!我看你滿臉笑容,這麼高興的樣子,真的是去約會了嗎?」

良文把袋子放在桌上說:「哪有啦!我去幫忙人家蒸蘿蔔糕。」說著躲進了廁所裡裝著洗手,眼睛卻望著鏡子裡的自己問自己:「有嗎?有嗎?我有笑出來嗎?」連忙伸出手指,將嘴角往下壓,卻聽到客廳傳來:「什麼蘿蔔糕啊?就是這個嗎?」
「看起來不錯哦!好香喔!」
「唔?這個好吃耶,味道真不錯……」
「我也要……哇!」

良文來到客廳,三個人已經取了刀子、盤子、叉子……切了蘿蔔糕在吃,雖然媽媽嘴上還說著:「等等要吃晚餐了,別吃太多……」但是這三個人都吃完一片,又切一片,一大塊蘿蔔糕就這麼被越切越小,剩下不到一小半了,三人仍停不下來……

良文有些緊張,心裡想著:「這一塊蘿蔔糕可是憶親她親手做出來的,我自己都還沒吃到……」


 
隔日上午阿婆蒸了素蘿蔔糕,趁熱就送了一籠到門外王老太太靈堂,並留下來,一同幫忙折著紙蓮花。
阿成感激萬分,切了一盤蘿蔔糕供在老母靈前祭拜,其他的便讓前來的親屬朋友當點心來吃。時刻一到,師公過來敲起木魚,誦經迴向,許多假日才得以過來的家屬後輩跟著拜著。

法事才剛完,師公還沒說話,就有那多事者圍過來問著:「這個……還有聞到那蘿蔔糕的味道嗎?」另一多事者自答:「怎麼會沒聞到,這蘿蔔糕就供在前面桌上,阿婆蒸的這蘿蔔糕大家都說不錯吃……」
「是啊!後頭還有,想吃的人自己去切,別客氣……」這些人便逕自吃蘿蔔糕去了,或許師公說了什麼,他們也不在意了。

老師公堅定的對了阿成小聲講:「喔!沒問我倒忘記了,都沒聞到!沒事了,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如此最好……」說完看向阿婆,臉露微笑,就喝水休息去了。
阿婆在一旁聽見,心中甚感欣慰,當真如此最好,望著老太太遺照,雙手合十默禱著。

                                       


 
這天氣越來越冷了,每個人身上都裹著厚厚的外套。
放學後,憶親拉了靜芬到阿婆店裡,看看紅蔥頭是生成怎樣的,並且告訴靜芬說:「決定了!我們這一組就來蒸蘿蔔糕吧!」

靜芬一顆紅蔥頭還抓在手裡,整個人繞到了憶親面前,彎身看著憶親說道:「憶親……我知道妳覺得這個蘿蔔糕很好吃,但是……蘿蔔糕跟泡麵是不一樣的,這是沒辦法用開水一燙就煮好的!不可能的!」

「哈哈哈……」憶親相當神氣笑著,接著兩手叉在腰上說:「我已經學會怎麼做蘿蔔糕了!哈哈哈……」

「不可能的!妳上次在學校泡麵都還會泡到冷水……。」靜芬冷冷的說著,憶親聽了肩膀瞬間垮了下來。
靜芬繼續說:「這件事全班都知道了,說不定……全校都知道了!」
「妳可不可以不要提這件事……」憶親剛剛的神氣已消掉了一大半,顯然「冷水泡麵」這件事甚糗,對她打擊甚大,不願再聽人提起。

「沒辦法了!所以這一次……一定要成功才行,才能扭轉大家對我的看法,我已經開始準備了。」憶親一手握著拳,試圖要恢復信心。

「準備什麼?妳要把阿婆直接搬去學校嗎?」靜芬還是冷冷的說著。
憶親卻問:「咦?可以這樣嗎?」

「當然不可以啊!想也知道……」靜芬大喊,看著憶親又問:「妳又有點怪怪的喔?是壓力太大了嗎?到底準備了什麼?」

憶親從書包拿出了她的小筆記本,翻了開來說:「給妳看!我休假時已經先來這裡跟阿婆學過了……」
靜芬看了一下筆記,點點頭說道:「哦?這麼認真,這些是妳記下來的嗎?看起來似乎有那麼一回事,嗯……剛剛我錯怪妳了。」

「哈哈哈……」憶親又恢復了剛剛神氣的笑聲。
「妳也太誇張了,我才說沒兩句,妳屁股又馬上翹起來了。」靜芬說。
憶親收斂起笑容,但兩手叉在腰上說:「妳看了也覺得這樣可以吧!」

靜芬說:「可以是可以……但是妳看看,妳這裡寫說要把在來米泡水之後磨成米漿,可是學校好像只有果汁機而已,要怎麼磨米?」
「還有這裡寫,總共要蒸快一個小時……又寫著還要放著冷卻,口感才會更好……這樣子時間會不會不夠用啊?」靜芬問著。

 

人們在希望一件事能成功的時候,往往都只著眼於自己所能掌握住的部份,而忽略其他一些小細節,形成自己所看不到的盲點,此時或許局外人看了,輕易就能點出這些盲點來,正所謂旁觀者清。

憶親聽了靜芬的這些質疑,呆呆坐在椅子上,像洩了氣的皮球似的,已經說不出話了。

「這樣根本不可能的啦!」靜芬頓了一下再繼續說:「除非我們直接跟阿婆買好了材料才能早一點開始蒸,在來米先磨好了再送到學校,還有蘿蔔絲、香菇絲也都先準備好,哈哈!我這樣會不會太混了!」

憶親聽完眼睛又亮了回來,但是有氣無力的說:「太好了!小芬妳真厲害,還能想到這招。但是我覺得,妳可不可以一次趕快把話講完,我剛剛這樣被妳搞的心情上上下下,我現在感覺心臟怪怪的……」

「哦?妳比較厲害啦!超認真的……我都只會偷懶而已,事情只會叫別人幫忙,我還可以叫我爸來開車,載材料去學校……」靜芬說著。

「太好了!小芬妳真厲害,比妳爸還大……」

由於考試之前英文老師借了好幾堂課來趕課及複習,考試過後,在這星期要把課都還給家政老師,所以從中午開始,到放學之前,都是這點心大會的時間,讓大家可以盡情來展現廚藝,也算輕鬆一下。

 

這一天更冷了,天氣冷的時候,能夠待在暖呼呼的廚房裡是一件幸福的事,除了要用冷冷的水來洗菜、洗碗、洗鍋子……之外。
世間人情冷暖也是如此,可以的話,大家都想躲著,不要去碰這冷水。

在上次分組時被班上眾人躲著的這四人,羅憶親、張靜芬、何婉如、陳曉萍。沒有烹飪天份的這四人最後就這麼湊在一組,原因無他……
沒人想在放學後還要留下來打雜,用冷水洗鍋子。

憶親心裡也明白,自己會被全班同學歸類為「這一組」組長的原因,也是跟她「冷水泡麵」的事件有關。
只是這件事一想到就覺得糗,而且還糗到連別班的人都知道了,如果可以不要提的話,就不願再去回想了……

「怕熱水燙」好歹也要有個限度,至少不能連摸都不敢去摸一下。

那一天這一碗泡麵泡了許久,麵條用筷子去攪也攪不開來,憶親才會叫著說這泡麵奇怪的,不料靜芬過來摸了碗麵的蓋子,竟然是冷的。
當下兩人相視大笑,不過等到全班同學都圍過來一起大笑時,憶親便開始感覺,自己有點笑不太出來了……

事後要去怪飲水機怎麼會突然壞了、怪光線太暗看不清楚、怪自己那幾天心神不寧……而自己在那幾天會如此心神不寧,還不都是那一個欺負阿婆的壞人害的,但是自己連那個人叫什麼名字也不知道,想要怪也怪不了……

怪東怪西,不管怪什麼,都無法改變全班同學對自己的印象了,只能等著時間久了,讓它自然雲淡風輕。

或是,這一次若是這蘿蔔糕能蒸得好,就可能讓大家對自己改觀了。


 
冷颼颼的這一天中午,靜芬爸爸從阿婆家載著蘿蔔糕的原料到學校,隨著材料一桶又一桶抬到烹飪教室,班上開始有人議論著,怎麼憶親這一組今天如此來勢洶洶,這般有備而來,甚至連憶親自己看了,也開始害怕起來,怎麼材料的數量會這麼多,阿婆家裡的蘿蔔……當真全部都是不用錢的。
若不是憶親曾經在阿婆家大廚房歷練過蒸大籠蘿蔔糕的陣仗,只怕這時就已經放棄投降了。

所幸這天其他各組都搶著用烤箱,烹飪教室裡大大小小的蒸籠皆沒人去動。其他各組多為比薩、蛋糕、漢堡、烤餅、蛋塔……這一些才是現今正常年輕人所會想到的點心。
蘿蔔糕?似乎已經是過時的玩意兒了,並無特別誘人之處。

憶親把自己最害怕的紅蔥頭那部份交給靜芬來負責,卻沒想到從阿婆那送來的紅蔥頭連皮都剝好了,靜芬又偷懶,取過果汁機來,三兩下就全部切成了碎末。

開了大火,油鍋一下,紅蔥頭、蝦米、香菇……的味道蔓延了開來,這威力真的非同小可,香味所到之處,皆讓人不禁轉過頭來探尋著,究竟這香氣從何而來?卻是何物?

配料都爆香之後,便把所有原料都混合在一起,蘿蔔絲、在來米漿……憶親與靜芬開始心急的算著時間,只怕來不及蒸好蘿蔔糕,接著這組的四個人其實是在玩弄著一大堆加了配料與白蘿蔔絲的在來米糊,連班上導師過來烹飪教室逛過一圈之後,也忍不住加入她們四個人一起攪和著,算是幫忙,也算是體驗著新鮮感,更是對這些食材、蘿蔔絲、蝦米、香菇、米糊……一起蒸熟之後的滿心期待。

三個爐子都用上了,蒸籠疊了一層又一層,總算把全部的材料都塞進了蒸籠裡頭,憶親壓根兒沒想到這次竟然會搞成這麼大,趕緊開起了大火,滾水沸騰著,成敗現在還沒有把握,此時就只能等著時間慢慢過去,讓蒸氣盡情翻攪,在蒸籠打開之後,才會知道結果了。

暖呼呼的烹飪教室裡,大家正忙到不可開交,而憶親這一組的四人卻已經在清洗剛剛用來裝材料的空桶子、油鍋、鍋鏟……
方才聞到香氣過來關注的同學們又開始議論著,怎麼這四個人已經在洗鍋子了,卻沒有看到任何成品出來,難道是失敗了嗎?
也難怪其他人會如此懷疑,與剛剛油鍋爆香的開場氣勢相比,現下這一組看起來像是已經玩完了,毫無成果,徹底放棄,正收拾殘局之中,然而這一切才正在蒸籠裡開始醞釀著。

靜芬明明就說要負責整理食譜的,這時卻把寫蘿蔔糕食譜的功課丟給了陳曉萍,自己拉著何婉如到其他各組去逛街閒晃,兩人就這麼一路嘻嘻哈哈,摸摸這個,捏捏那個,四處玩弄著別人的食材。

憶親頻頻看著手錶,翻著筆記本,依照當時阿婆蒸蘿蔔糕的方式,與曉萍一起顧著蒸籠滾水的火侯,等待著蒸籠頂端可以冒出白白蒸氣,不耐心煩,只感覺時間一分一秒過得好慢好慢,等了好久好久。

                                       

 

熊熊爐火的熱力透過滾滾沸水,貫穿了層層蒸籠,慢慢開始有水蒸氣在蒸籠頂上裊裊透出,隨著蒸氣瀰漫開來,如雲霧般繚繞,一股淡淡的清甜芬芳漸漸飄出,先是淹沒了整間教室,再從窗戶洩出走廊上,然後擴散到校園,盡是這誘人的蘿蔔香味。

憶親心裡想著:「這樣子應該就對了……」心裡十分感動。
就是這樣的味道,跟阿婆家蒸蘿蔔糕時的感覺一模一樣,憶親心裡又多了幾分把握,盤算著時間,依照阿婆所叮嚀的,把火都稍稍關小了,讓沸水繼續慢慢滾著,又舀了些水加到底層的鍋子中,免得水燒乾,會冒不出足夠的蒸氣來,曉萍就坐在一旁,照著憶親的時間與步驟都記錄在食譜裡。

這時烹飪教室外傳一陣來急促的腳步聲,這聲音來到教室門外,倏然停下,接著教室的門緩緩打開來。是班上的導師又偕同了英文老師與另外兩位老師過來,原來這香味已經飄到了老師休息的辦公室。

英文老師的來意甚是明顯,手上就拿著便當盒與叉子,一進到教室就問說:「味道好香喔,蘿蔔糕蒸好了沒?」

憶親這時臉上現出了開心的笑容,這下似乎也能體會,阿婆做生意時為何臉上總是如此開心笑著。看到有客人遠遠聞香而來,這一番辛苦都是值得的,於是學著阿婆說話的語氣回答:「蘿蔔糕就快蒸好了,客人還要再等一下喔……」

另兩位老師因為還有課,趁這下課十分鐘繞了教室一圈又快步趕回去上課了,英文老師把這兩堂課還了出來,此時閒著也是沒事,就捧著便當盒迫不及待的等著,在這教室內繞了一圈又走回來問著:「快好了嗎?蘿蔔糕蒸好了嗎?」

憶親算了算時間,關掉了爐火,但是此時還不能馬上開鍋,要讓蒸籠裡熱燙的蘿蔔糕先慢慢降溫下來,仍要耐心等候。
這英文老師當真是減肥餓壞了,發現到這兒的蒸籠都熄了爐火,人又趕緊靠過來等著,卻不好意思出聲再問了,不過徘徊了五分鐘,實在是忍不住了,便說:「火已經熄了耶……現在還不能打開嗎?」

靜芬、婉如、曉萍,另外有其他同學也圍過來巴望著憶親,憶親有點不知所措,甚無把握,翻著筆記本說道:「我再來看一下……」
靜芬她整間烹飪教室都已經逛遍玩膩了,這時不耐煩的把臉湊過來,一手抓著憶親的筆記本,大聲唸了出來:「要先放著降溫……太熱的話,蘿蔔糕還軟趴趴的,雖然可以吃了,但是筷子一夾就散開了……要稍微放涼之後,口感才會比較好……」這是憶親照著阿婆當時交代的話寫下來的。
「妳看吧!」靜芬對著憶親叫道。
「對呀!阿婆就說過,這時還不行吃……」憶親說。
「妳在看哪?妳這不是寫『可以吃了』四字?」靜芬指著筆記本大叫。
「哇!妳真厲害,能這樣解釋,這前面寫著還軟趴趴的……」憶親說。「又沒關係,可以吃就好啦!我喜歡軟趴趴的……」靜芬硬辯說著。

拗不過靜芬這般強解,又眾人殷切期盼的目光射向自己,憶親只好把小蒸籠最上面那一層取下來,先偷看一下這蘿蔔糕究竟如何了。
熱氣騰騰,香味撲鼻,不過切下幾片,筷子一夾,果然還軟趴趴的。
但是這一群餓狼仍將這蒸籠內的蘿蔔糕給切開分食了,而且還是這位英文老師帶頭的。儘管還熱呼呼的、軟趴趴的,但筷子夾著,用嘴巴吹涼了,口感也不差,眾人吃得津津有味,味道著實不錯。

憶親才擺出阿婆準備好的醬油與薑絲,這一籠蘿蔔糕已經見底了。

大家意猶未盡,伸手又要來拉第二層小蒸籠,班導師在這時候才知道蘿蔔糕已經開動了,跟著圍上來之後,赫然發現自己手上並無碗筷,於是趕緊快步跑回辦公室去洗便當盒。

圍著第二籠蘿蔔糕的餓狼群更多了,一陣瓜分之後,靜芬評論說著:「原來筆記本所寫的才是正確的,這一籠吃起來就比較Q……」
「嗯!吃過這個之後……就會知道軟趴趴的不好。」英文老師附和。
「嗯!我也不喜歡軟趴趴的……」婉如說著。
「那要休息一下再吃嗎?」不知是誰如此說道。
「嗯?不用啊!涼了這麼久,那下一籠的口感就會更好啦!」靜芬說。
「妳知道嗎?沾著這個醬油也吃不錯耶!加薑絲更讚!」曉萍發現。
「啊?我剛剛都沒沾醬油……下一籠再試試看。」英文老師說。

「那要再去搬下一籠蘿蔔糕過來嗎?」不知是誰如此說道。
眾人齊聲道好,顯然這一句話大家都認同。

憶親看了看時間差不多了,把靜芬從狼群中硬拉了出來,一起幫她把每層蒸籠都搬下來放涼,以免蒸籠內部凝結出水滴後,反而又沾濕了已經蒸好的蘿蔔糕。
班導師這時才取了食器回來,卻不好意思與大家擠著爭食,看見憶親與靜芬兩人搖搖晃晃抬著大蒸籠,便跟家政老師都一起過去幫忙抬,順便先感受一下這蘿蔔糕剛出籠的陣陣香氣,大大小小的蒸籠都攤開放涼,在這教室講台四周擺了滿滿的蘿蔔糕,香氣四溢。

班導師這一忙完,忍不住挑了一籠蘿蔔糕另闢戰場,與家政老師品嚐著,馬上有其他同學圍了過來一起分食。家政老師嚐了一片,說道:「這裡頭的蘿蔔特別香甜,唔?這香菇也很有味……老師自己也蒸過蘿蔔糕,不過……不過……如此道地的滋味,我卻沒弄出來過。」
這第二戰場的規矩倒是還好,同學分別跟在兩位老師身後,等前一位切了蘿蔔糕取走,舀了些許醬油,後一位才跟上來切蘿蔔糕,後頭的同學依序一一跟著,自行在蒸籠兩邊各排起了隊。

消息不知如何走漏了出去,又有六七位老師走了進來,英文老師探出頭來,招了招手,師群一塊圍了過去。
眾學生不敵,也不好意思,便一一退了出來,到另一邊排隊去了。

憶親剛剛聽到家政老師說這蘿蔔糕的香味道地,又看到大家也都如此捧場,心裡頭當然高興得不得了。
這一次雖然大成功,但似乎搞過頭了,同學間有人看不過,叫嚷著不公平,一陣閒言閒語,話傳一傳,變成羅憶親家裡就是賣蘿蔔糕的。

 

家政老師繞了繞各組,眼看放學時間快到了,準備叫大家收尾,拿了麥克風站到台上說著:「各位同學,都先暫停一下,請注意前面……這次同學表現都不錯,只有一組想不出要做什麼,另外有兩組東西還來不及烤好,那也沒關係……我們等一下就先開始收拾好了。要記得各組食譜寫好就快點交上來,我們下次上課一起討論。」

家政老師接著開始長篇大論:「我們人對吃永遠都有需求、有慾望。不過再好吃的點心也要有人能煮得出來、有人能吃得到、食物能放在嘴裡,則好吃才是有意義的。若沒人能煮出來,或煮出來之後不准吃,那麼再好吃也是沒有用。所以各組要寫出食譜,大家若是喜歡就可以互相研究、分享,這裡的點心也請大家盡量吃完。」

家政老師繼續說:「像這個蘿蔔糕這組……表現很好,咦?羅憶親!聽說妳家在賣蘿蔔糕,老師想要買一些……」大家聽了笑了起來。

羅憶親站了起來說:「不是啦!弄錯了,蘿蔔糕是在我回家半路上,有一位阿婆在賣的……大家放學後可以去買。」
「哦?是這樣啊……」老師的聲音帶著惋惜,頓了一下,接著又說:「等一下妳跟老師說是在哪裡。」

家政老師緩了一下,說:「各位同學!這一次讓大家自由發揮並非要比哪一組做的點心比較好吃而已,而是要讓每個人都去投入、參與、體驗、認識、規劃、練習……才能對烹飪食物的過程與結果都能更加了解,也希望大家在這樣的過程中,都能感染到對烹飪的熱情。」

「另外,其實不管再好吃的食物,若一次吃太多、吃太飽,也會感到麻痺或厭煩的,所以要有所節制,更要愛惜食物,如此才能保持對這食物好吃的感覺在印象中。」
「能保持住這一點點對食物的慾望,那麼下次再吃之前,便會先懷有期待,下次再吃到的時候,才能享受到同樣的,甚至更加熱情、更為好吃的喜悅與感動……」

老師這一席話才讓同學們放下了比較,轉而用心去品嘗著自己今天所努力的成果,回歸到對於烹飪本身的樂趣。家政老師說到最後節制與感動的部份,連在場的所有老師都紛紛鼓掌了起來。

家政老師雖然是這麼說著節制與感動,但是走下講台後,又來到憶親這一組,切了蘿蔔糕,細細品嚐著,吃完一片,又切了一片……

 

 

【一 巷口】 《蘿蔔糕》【九 土匪】 <<  >> 《蘿蔔糕》【十一 寒夜】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oolcatcom&aid=7277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