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蘿蔔糕》【一 巷口】
2013/01/30 21:14:49瀏覽1057|回應2|推薦8

      

 小說 《蘿蔔糕》【一 巷口】             編著

 

  這不知是什麼奇怪的日子,乍暖還寒時,天氣最不穩定了,一下飄雨,一下太陽露臉,一下又颳起了冷風颼颼,天空中散佈著稀疏的雲絲,隨著風勢不斷變幻著形狀。

市場旁不遠的巷子內,薄霧繚繞,也飄著這般稀疏的雲絲,來自一棟老舊住家的一樓,從窗戶不斷透出如雲霧般的蒸氣,微風輕輕一送,讓人遠在巷子口就可以嗅到一股淡淡的清甜芬芳。

是白蘿蔔的香味,沾黏著米製年糕之類的濃稠氣味,如同天上隨風飄散的雲霧,在整條巷子中瀰漫著。大路上的行人走過這巷子口,總會有人不禁抬起頭來,仰起鼻子嗅著,尋找這誘人的蘿蔔糕香氣,究竟是從何而來。


 
下午從這老舊住家裡走出一名老婦人,身材微胖,面容白皙,抬出一籠籠蒸好的蘿蔔糕,放到門口的一台攤車上。因為力氣不大,一次只能抬著一籠,如此進進出出走了好幾趟,再拿出放置蘿蔔糕的菜刀、長切刀、木板台……準備了好一陣子,才推起攤車到巷口的一棵路樹下,另外又擺了三張桌子、幾張板凳,做起了賣蘿蔔糕的生意。
不過看來生意並不太好,這路上的行人沒有幾個,攤子上沒掛招牌,也沒寫半個字。準備好之後老婦人就坐在板凳上納涼等著。
攤子後方一小片竹叢輕輕隨風搖著,竹子的枝幹來回搖晃,發出嘎吱嘎吱的低沈聲響,讓人聽了就想沉沉睡去。

這老婦人有個好聽的名字叫陳心柔,但其實沒有多少人知道這名字,大家只管叫她賣蘿蔔糕的阿婆,阿婆自己也叫自己阿婆,雖然年紀都將近七十了,但阿婆看起來外貌並不會很蒼老,加上原本皮膚白底,面容和善,外觀上直覺只是個五十多歲的老婦人而已。

阿婆這麼坐在板凳上等著,一直待到學校放學的時刻,大路上的行人漸漸多了起來,有些小學生提著書包走過就會買蘿蔔糕當點心,有些家長接小孩放學,半路經過這巷口也會跟阿婆買個半斤一斤帶回家。接著則是較大的中學生放學的時間,又是一陣人潮帶來生意。

天色漸漸變暗,阿婆趁著客人較少時,趕緊把攤車上的電燈點亮了,等待下一波大人們下班時的生意上門。
今天八點不到,阿婆已經開始熄燈收拾,這時仍有人經過或開車停在這巷口攤前,只見阿婆都對他們搖了搖手,或彎身抱歉,看來蘿蔔糕都賣光了,晚來的人只能空手而回。

蘿蔔糕阿婆幾乎每天都會出現在這巷口,就這麼日復一日,天天伴著斜陽暮色,平淡安穩的過日子,已經快二十年了吧!平淡安穩也未必不好,許多人一輩子追求奮鬥,老來但求能平淡安穩的過日子就好,只是人世間許多變化,究竟非個人所能完全掌控的。

這一日阿婆如往常一般在巷口擺攤賣蘿蔔糕,正值放學時間,小朋友們在這街頭巷口跑來跑去,嬉戲追逐著。
一個綁著辮子的國小女生經過,開心喊著:「阿婆,您好……」

「是曉婷啊!妳好啊,今天要吃蘿蔔糕嗎?妳真的越長越高了,都快比阿婆還高了。」阿婆轉過頭來認出了這個小女生,臉露笑容說著。
曉婷說:「要啊,我要吃蘿蔔糕,我媽媽說今天會晚下班,叫我先來找阿婆,還要買一斤蘿蔔糕回家。」說著走進攤子後坐了下來。

曉婷今年國小六年級,身材已經相當高大,父母都上班晚回家,所以常常來阿婆這裡吃點心。
在曉婷身後不遠處,其實跟著一個小男生,走經過蘿蔔糕攤子前,往裡頭望了一眼,才正要繼續走開,攤子後方傳來了曉婷的叫聲:「侯佑明,你假裝沒看到我?」
小男生這才轉過身來回話:「喔,袁曉婷……我有看到妳啦!但是妳在吃東西,我身上沒有帶錢。」這小男生名字叫侯佑明。

蘿蔔糕阿婆一向喜歡小朋友,尤其是小男孩,於是對著這小男生招手說道:「哦?你們是同學嗎?阿婆的蘿蔔糕很好吃的,小朋友你沒有吃過嗎?那阿婆我來切一片請你吃好了,快點進來這裡面坐。」
小男生侯佑明嘟著嘴走了進來,在曉婷那桌坐了下來,望著阿婆送來的一盤香噴噴的蘿蔔糕,垂涎欲滴,卻是沒有動手,只用眼睛看著。

阿婆關心道:「你吃沒關係呀!」
「你讀幾年級了呀?你們是同學還是鄰居?」阿婆又關心問著。
阿婆這一問,讓佑明與曉婷兩個小朋友開始你一言,我一語:「我們以前有同班,現在沒有同班了。」
「我們現在都是六年級的。」
「他家在我家對面隔壁的隔壁。」
「是對面的隔壁的再隔壁再隔壁……」
「我們上學路上常常會遇到。」
「放學有時也會遇到。」
「但有時也不會遇到。」
「有時我爸來載我放學回家,就不會遇到……」
這兩個小朋友一想到話,就說出口了,也不會去思考是不是廢話。

阿婆說:「是嗎?你們是同年級的?曉婷妳真的特別高耶。」
「我以前比她還要高的!」這小男生大喊著,一副不服輸的樣子,但佑明坐在這板凳上,兩腳還可以前後晃著,腳尖才點到地面而已。
同樣的板凳,曉婷長腳及地,坐著也可以明顯看出兩人高矮。

佑明與曉婷曾經是同班同學,住得又近,兩個小朋友過去常常玩在一起。但五六年級之後,女生發育比較早,突然長高,也開始有了女人的樣子,佑明卻仍然是小男孩的模樣,感覺矮人一截,也開始發覺到男女有別吧,剛剛在路上只敢遠遠走在曉婷後頭,感覺不再像是過去可以玩在一起的那樣了。

阿婆看著佑明默默低下了頭,顯是自卑,過來一手輕輕撫著他的背說:「你要多吃一點,男生以後就會長得比女生高了。」

「真的嗎?」佑明說著夾起盤子裡的蘿蔔糕大咬,嚼一嚼,吞了一口說:「哇!這蘿蔔糕的蘿蔔味道很香。」

「什麼蘿蔔糕味道很香啊?」走過來問著的是佑明的爸爸,對著佑明又說:「小明啊,爸爸剛剛開車經過,看到你走了進來。」
「哦?妳是曉婷對不對?妳已經長這麼高了?我都快認不得囉。」

「嗯,叔叔您好!我是曉婷啊。」這小女生總是有禮貌的向人問好。曉婷過去也曾經去佑明家裡玩過,認得佑明的爸爸。
曉婷說:「叔叔你沒吃過這裡的蘿蔔糕嗎?阿婆的蘿蔔糕很好吃。」

「真的嗎?喔,小明他媽媽都很早煮晚餐,所以我們比較少吃點心。」
佑明爸爸轉過頭對阿婆說:「老闆娘,我也來一份很香的蘿蔔糕好了。」說完拉開椅子,同兩位小朋友坐了下來,又對著兒子說:「小明啊,你看你同學好像都比你高。媽媽一直叫你要多吃一點……」

「爸爸你不要再說了啦!」小明厭煩了大家一直提他的身高。
阿婆很快就送來了一盤蘿蔔糕,卻未多話,捧著托盤,把另外的兩盤蘿蔔糕送至旁邊一桌,然後走回攤車,兀自忙著。

                                       
 

天色微暗,路上行人漸少,此時一名男子從對街快步走了過來,不停左右張望,似乎不懷好意,一頭探入蘿蔔糕攤車內,對阿婆小聲說話。
這是綽號叫阿貓的男子,經常出沒在附近市場的小混混,偶而趁著店家生意正忙時,想辦法偷點小錢。最近手邊的錢又花光,看到這阿婆總是自己一個人在這巷子口擺攤,覺得好欺負,躲在對街左看右看,最後鼓起勇氣走到攤前,跟阿婆東牽西扯,說這裡擺攤賣東西是要交租金的,給了就沒事,若是不給,會發生什麼事就很難說了。

不過畢竟是個小混混,來收保護費卻也不敢大聲驚擾太多人,順手拿出一把蝴蝶刀壯膽,頭卻一直伸著,藏在這攤車內對阿婆小聲勸說。
眼看阿婆也不想惹上這麻煩,正要掏點錢出來,息事寧人。

「你在做什麼!欺負阿婆?」突然一聲驚呼怒叱。
阿貓心頭一驚,縮起了脖子,轉頭一瞧,不過是個高中女學生,長長頭髮,身材高瘦,兩手叉在腰上,看來怒氣不淺,血氣上衝,在細皮白肉的臉蛋上透出血色,粉紅的面頰倒是好看,阿貓瞧著反而呆了。
女學生被這惡意的目光盯得渾身不自在,心生膽怯,向後退了一步,兩手緊抱著自己的書包,又尖聲大喊:「看什麼?想欺負阿婆!」

阿貓見到對方退步了,膽子越大,回嗆一句:「快閃一邊!少管閒事。」眼睛仍瞧著這女生粉嫩的臉蛋,手上的一把刀子卻仍向著阿婆。

攤子後吃蘿蔔糕的客人這時聽到了聲音,都轉過頭來看,阿貓心虛,再出聲壯膽,惡狠狠道:「看什麼!沒事快閃!看啥……」
一旁桌子原本坐了兩位小姐,見阿貓這般凶惡,嚇得趕緊起身退開,小步奔離,頭也不敢再回。兩個小學生嚇到低下頭來,不敢再多看,腳卻動也動不了,曉婷淚珠已經在眼裡滾動著。
阿婆萬般不願客人也被嚇著,內心慌了,急忙說道:「沒他們的事,你別這樣,我給你啊。」同時把錢從身上圍裙抓了出來

阿貓出聲奏效,心更狠了,對著阿婆惡言:「快一點!錢都拿來。」眼看阿婆身後那桌的一名男子轉過身來,還對著自己一直望著,阿貓晃了一下手上蝴蝶刀,露出獰惡的表情喊道:「你看什麼看!吃你的蘿蔔糕!顧好你自己的小孩……就沒你的事。」雖然是小混混,阿貓很清楚如何打擊別人的弱點,恫嚇佑明爸爸。

佑明的爸爸卻突然冷冷的說了一句:「錢人苗,你的貓膽子真的是越來越大了。」同時拿起了筷子顧自吃起桌上的蘿蔔糕,再輕聲安撫兩個小朋友說:「你們不要怕,都乖,來!都吃蘿蔔糕啊,沒事了。」

阿貓被這人連名帶姓給點了出來,嚇了一跳,不知這人是什麼來歷,就不敢再出聲,頭再伸了進來,想看個仔細,阿婆這時倒還算鎮定,兩手抓著錢,慢慢閃過了身子,好讓這什麼阿貓的男子能夠看清楚。

「錢人苗……呵呵!阿貓你今天沒去市場偷東西喔?怎麼跑來這裡買蘿蔔糕吃?」佑明爸爸依舊冷冷的說著。
「怎麼了?你不認得我,那麼那輛車子你認不認得?」佑明爸爸說著往攤子外的電線桿旁一指,阿貓順著一看,不過是輛福斯廠牌的普通轎車,但是再看到前方擋風玻璃,頓時全身從頭涼了下來。
擋風玻璃一張警局的標誌,員警開自家車上班可停在警局前的車格。

佑明的爸爸侯友忠,正是這區警察局的分隊長,其弟侯恭孝也是一名警察,兄友弟恭,忠孝兩全,是軍警世家。

這錢人苗,人人都叫他阿貓,幾個月前才在市場裡偷摸菜販錢箱裡的硬幣,卻被人逮個正著,市場眾人圍起來賞了一頓拳頭,讓他跪地求饒,那日侯友忠開車到達現場,同事卻只來了兩部機車,只好先押著阿貓躲入侯友忠的車內,免得為了幾枚硬幣卻鬧出人命來。
阿貓今日在這還認得這輛曾經救了他的車子,才想起眼前這人是誰。

「阿貓!你偷錢被人揍得還不夠,改成來這裡收保護費?」
「奇怪!你明明是姓錢,怎麼會老是缺錢……」
「我才想說今天沒什麼事,可以早點回家,結果在這裡抓到你亂來。」
「我第一次來阿婆這吃蘿蔔糕就有功績,抓到持刀搶劫,太好了!」
「來來來!你再跟我到局子裡坐一下好了。」
侯友忠吃了一口蘿蔔糕就說一句,而阿貓聽著一句,腳就軟掉一截,一連五句,阿貓已經快要跪倒在地,面如土色,滿腦子空白。

侯友忠吃完整盤蘿蔔糕,站起來轉過身子,笑著說:「哈哈!你拿這支這麼小,阿婆切蘿蔔糕的菜刀都比你大支,你還真是有夠白目……」
兩個小朋友此時比較不害怕了,舉起筷子,繼續吃著蘿蔔糕,笑看著佑明爸爸修理這個小混混。

阿貓整個人呆掉,這時才趕快收起刀子,腦中開始想著該如何脫身,沒話找話,一連說著:「是!是……對!對……」
「原來是侯……侯……原來是隊長在這吃蘿蔔糕。真巧,真巧!」
「我……我這個刀是要切蘿蔔糕的啦!哈哈!哈哈……」

「噗……」曉婷聽到都笑了出來,臉上掛著乾掉的淚痕。

這阿婆真的人好心軟,看著阿貓簡直嚇到快尿褲子了,此時反而過來幫他脫身,說道:「對啦!他來買蘿蔔糕的。沒事,沒事……」
阿婆快手包了幾片蘿蔔糕,拿了走出去,就掛在阿貓手上,打圓場說著:「來!來……你快拿好啊!阿婆的蘿蔔糕很好吃的。」
阿婆拍了拍阿貓的手,如同對所有客人一般的說道:「好吃下次再來。」

侯友忠站在一旁,聽了眉頭一皺,真是無言,只揮了揮手。

阿貓此時心裡實在不是滋味,面無表情,紅了眼眶,強忍著對阿婆說:「阿婆……妳真正好……」話還沒說完就趕緊轉過了身,拎著阿婆給他的蘿蔔糕越過馬路,頭也沒回,快步走入對街的小巷裡。

兩個小朋友已經吃完了蘿蔔糕,這時也都走到攤子的前面,眾人一起望著阿貓越走越遠,皆不再說話。

「咦?他買蘿蔔糕卻沒有給錢……」侯友忠突然這麼說。
「唉……沒事就好了。」阿婆長嘆了一聲,沒再多說什麼。
「阿婆妳沒要緊吧?」侯友忠問著,又對阿婆說:「阿婆妳真的心腸太好了,剛剛妳叫他下次再來的時候,我差一點都快暈了。」

「噗……」曉婷笑出聲來,又說:「對呀,哈哈哈!這怎麼可能……他要是再來的話,我們都不敢來這吃蘿蔔糕了。」
侯友忠摸著曉婷的頭,說道:「不會的……他不敢再來了。別怕!」
「或者應該說……這樣他還能忍心,再來找阿婆的麻煩嗎?不會……不會的……」侯友忠低著頭,若有所思的說著。

阿婆這時拿出了一大塊包好的蘿蔔糕,雙手捧著,送上來給侯友忠,說著:「管區大人啊!今天多謝你了。」頓了一下又說道:「剛剛我有認出你來啦!但是我在這擺攤,怕你開我罰單,所以不敢亂認你。」

侯友忠推拒著說:「阿婆啊!妳不用這樣啦!」
「拿著……多謝你啦!」阿婆直接把蘿蔔糕掛在侯友忠的手上。

侯友忠說:「不過小事一件而已,今天好險……剛好我在這裡。」
「妳在這裡賣蘿蔔糕沒事情啦!這裡沒有紅線,也沒有妨礙交通,又沒有人檢舉,應該不會有警察沒事來這裡開單子吧!有嗎?有嗎?」侯友忠不太確定的問著,然後掏了錢包,拿出錢來。
「來來來!曉婷吃的也算我的。今天是叔叔請客。」侯友忠說。

阿婆再推不願收錢,侯友忠說:「唉!像阿貓那樣的人才會買蘿蔔糕沒給錢……我們可不能這樣。阿婆妳蘿蔔糕真的不錯吃,但妳這也沒招牌的,我以前都沒注意到,下次還要再來吃,不過,我要下班經過才能來吃,上班的時候經過不行。嘿嘿!」
阿婆點點頭,才把錢收了下來。

阿婆說道:「總之謝謝你們,歡迎下次再來吃阿婆的蘿蔔糕。」
「曉婷也不要怕。」阿婆說著,拍拍曉婷的肩膀。
曉婷笑著臉,手心擦了一下面頰的淚痕,答說:「好!」

「走吧!曉婷也上車,我們順便載妳回家。」侯友忠帶著兩小朋友。
曉婷拎著書包進入後座,一向搶著要坐前面的小明這時卻跟著曉婷,在後座一起併肩坐著。
「阿婆,再見。」

 

兩個小朋友在車上還想著剛剛發生的事情,侯友忠專心開著車,車上就這樣安靜了好久。
侯友忠這時問起了兒子,說道:「小明,剛剛你怕不怕?」
佑明想了一下說:「嗯……我一開始很害怕的,因為那個人手上還有刀子,我們手上卻只有筷子。而且,他是大人,我還只是小朋友。」

身在警察世家,侯友忠想給自己的小男孩一些機會教育,正經著說:「爸爸剛剛也沒有刀子啊!對不對?你只要夠勇敢,壞人也會怕你。要記得,壞人若是兇你,你就要比他更兇,你會怕他,其實他更怕你。你只要讓他怕了你,他手上有刀子也沒有用,爸爸剛剛就是這樣。」
就像是在傳授「侯氏警察世家心法」般叮嚀著佑明。

佑明點了點頭說:「但我還只是小朋友。」
侯友忠說:「嗯!你要多吃一點,趕快長大,就不用怕這種小混混了。你以後就會長大的,就像爸爸這樣。」
「嗯……」小明點了點頭。

「曉婷呢?妳怕不怕?」侯友忠也問。
曉婷想了想之後說道:「嗯……叔叔你剛剛好威風喔!你才一說話,那個什麼阿貓的就快嚇哭了,真厲害!」
「當警察真好,我以後長大也要像叔叔一樣當警察,那阿貓還敢來嚇阿婆,看我把他抓起來……」曉婷雖然還童言童語,卻相當有骨氣。

侯友忠聽了回頭一望,心裡想:「這女孩子剛剛還嚇出淚珠來,現在卻敢說要抓壞人,小小年紀,志氣卻不小,自己若是有個女兒也這般勇敢……那該有多好。小明我可要再多加教導,要像她這樣才好。」
過了一會兒侯友忠才說:「嗯,曉婷是女生,卻很勇敢。」

曉婷想了一下子,說:「不!剛剛那個大姊姊才是最勇敢的,她自己一個人就敢大聲罵那個什麼阿貓的,我還記得她大聲說:『看什麼?想欺負阿婆!』就在那個時候我最害怕了……」
佑明也附和說:「對對對!我記得那個大姊姊罵超大聲的。」
「她應該會用書包來打阿貓。」
「哈哈哈!用書包敲牠的頭……」
「有有有……我剛剛有看到她用兩手抓著她的書包,準備攻擊。」
「哈哈哈!她書包裡一定有放石頭……」
「哈哈!放超硬的那種石頭。」
「打下去阿貓就……歐咿歐咿……就暈過去了。哈哈!」
這兩個小朋友一言一語,胡亂說著,就這麼忘記了害怕。在他們幻想的世界裡,阿貓已經倒地了,大姊姊會英勇守護著他們。

「大姊姊?」侯友忠剛剛因為背對著攤車,一開始並未特別注意到,所以完全不曉得兩個小朋友是在說誰。

這位剛剛出聲遏止阿貓,頭髮長長的高中女學生名叫羅憶親。

憶親放學後也曾經來這裡吃過阿婆的蘿蔔糕,每次都是她自己一個人低著頭默默吃著,話並不多,阿婆看著這身材高瘦,臉蛋白淨的女生,相當令人討喜。
但阿婆生意經營久了,深知順著客人的性子最好,有些客人話多愛聊就陪著聊,有些客人想靜靜的吃著,那就不會多加打擾,是以對這個女學生也沒多說過什麼話,亦不知其名。

不料這一天經過這巷口,路見不平,竟這般勇敢,還出聲幫了阿婆。

 

《蘿蔔糕》 <<         >> 《蘿蔔糕》【二 隱身】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oolcatcom&aid=7268523

 回應文章

Aisha / 拙陶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3/08/03 14:00

曾在popo拜讀過這一篇。

您的描述走筆相當細膩!^^

雲明(coolcatcom) 於 2013-08-03 22:27 回覆:

POPO!!啊!我自己貼到忘了,十分感謝您!寫完《蘿蔔糕》之後,意猶未盡,又衍生出《蘿蔔乾》的故事,底下兩篇連結可略窺其大概。

目前《蘿蔔糕》在此切片連載,或許能讓閱讀者更好咀嚼。個人在某些篇章下了一些伏筆,希望看第一次與看第二次能有不同的感覺或更多的發現……

              

《蘿蔔糕》後序

創作連載小說 《蘿蔔乾》【後序】

 


雲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蘿蔔糕......
2013/02/02 23:45

您是否也聞到了那薄霧繚繞,稀疏如雲絲般的淡淡蘿蔔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