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蘿蔔糕》【十一 寒夜】
2013/02/04 08:00:19瀏覽290|回應0|推薦3

【一 巷口】

 小說 《蘿蔔糕》 【十一 寒夜】              編著

 

又是一個寒冷的夜晚……

難道寒冬的夜晚就這麼討人厭嗎?
若是能夠取得溫飽,則冬天的夜晚自然另有一番景緻,清爽的空氣、冷艷的月色、遍地的黃葉,甚至是飄落著的點點細雨,讓人聞起來、看起來、感受起來,也是別有風情。

然而同樣的寒風、月色、空氣、細雨……

對於未能取得溫飽的人而言,或許會恨到牙癢癢的,怨嘆著老天何苦還要如此作弄人!
眼神宛若蜷曲在路邊樹叢間的野狗般,巴望著天空快亮、天氣快暖。寒夜無對無錯、無喜無悲,甚至無感無知,人的境遇不同而已。

 《蘿蔔糕》雲 明 編著
隨著天氣越來越冷,天色也暗得越來越早,今日放學時,天已全黑了。
同學們一走出校門,便快步趕著回到家裡,就是不想多待在戶外。

憶親一個人卻等在校門口……
等著等著從書包拉出了毛圍巾,圍在脖子上,兩手放在嘴前哈著氣,再繼續等下去。
不知為何,良文到現在才走出了校門,看到憶親在這麼冷的天,還在校門口等著,良文靠了過去說:「走吧!回家了……」

「我今天……」憶親才剛要開口。
「哈啾!」良文一個噴嚏打斷了憶親的話。
「嗯?你也感冒了嗎?」憶親問著,眉頭緊鎖,一臉關心。
「沒有啊,不過真的好冷……」良文說道。
「是啊,好冷,最近很多人感冒,你要小心別被傳染了。」憶親說。
「我……妳……」良文欲言又止。

「嗯?我先走囉……」憶親才說完,一輛深藍色的車子在眼前停下,憶親車門一開,迅速上了車。
良文曾經看過,這是憶親父親的車。
「喔,掰掰……」良文揮揮手。
「再見!明天我們再一起……」憶親按下了車窗跟良文道別,但車子很快就開走了,憶親後面到底說了什麼,良文並沒聽清楚。

 

車子奔馳在寒夜裡,車上靜悄悄許久,父女之間的話並不多。

「那男生是誰?」憶親老爸突然出聲。
「那個男生?上次你有看過啊?」憶親說。
「我有看過?」
「嗯啊……」憶親點頭。
「什麼時候?」
「上次你騎車跌倒的時候,他有過去扶你。」憶親說。
「咦?喔……」
憶親的父親還在回想著騎車跌倒的事,車上又靜了許久。

「哦……那個小子!」憶親老爸猛然想起。
「嗯啊……」憶親點頭。
「咦?你們又在一起了?妳上次才說過不認識他,天都這麼黑了……你們怎麼還……你們是不是……」憶親父親難得一句話說了這麼長。

 《蘿蔔糕》雲 明 編著

車子開到一家銀行前停了下來,銀行已經關門,門外招牌的燈亮著。憶親父親下了車,在自動櫃員機領了錢,又趕緊匆匆跑回車上,關上車門,才繫好安全帶。
「扣扣……」外頭有人輕輕的敲了車窗。
剛剛領完錢就有人來敲車窗,這情況似乎有點兒危險,就想趕快開車走人了,不過「扣扣……」外頭的人又輕輕敲了兩下。

透過車窗向外望,可看出外面站著的,是個年邁的身軀。
保險起見,憶親父親轉頭四周又看了一圈,眼睛又盯了車子的後照鏡一會兒,慎重叮嚀著憶親說:「妳不要開門!窗子也別開!」
這聲音如此小心緊張,讓憶親想起之前阿婆所說土匪搶劫的事。

這時憶親父親自己卻開了車窗,才一道約三公分的縫隙,外面傳來一個聲音:「你有沒有錢,可不可以給我一點點……」
是一個駝背的老婆婆,衣衫單薄,孤身站在這寒夜裡。

憶親父親楞了一下,但沒想太多,從剛剛領來的五張千圓大鈔抽出了兩張,把窗子再開大,一手送了出去,放在那老婆婆手上,同時問著:「阿婆,妳吃飽了沒,這個給妳,妳先吃飽了。」
「啊……謝謝!謝謝!謝謝你!謝謝你!好好……」

憶親父親手伸回來,趕緊關上了車窗,外頭那老婆婆點了點頭,往車後方向離去。憶親父親未再多停留,手煞車放開,馬上將車子駛離,眼睛仍盯著後照鏡。
憶親回頭一望,那老婆婆孱弱的身影緩緩走著,最後消失在暗巷。

車子回到了馬路上正常開著,兩旁的車子川流不息,憶親父親坐正了身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再緩緩的嘆了出來,什麼也沒說,車上又靜悄悄了好一陣子。
憶親也深吸了一口氣望著老爸,似乎覺得老爸眼眶映著濕濕的淚光,於是嘆氣說:「唉!剛剛那個老婆婆好可憐……」
「嗯!」憶親父親冷酷應著。《蘿蔔糕》雲 明 編著

憶親又說:「不過也有可能是騙人的……」
「嗯!」

憶親又問:「剛剛你是怕有壞人在外面嗎?」
「嗯!所以叫妳別亂開門,如果跑出其他人,就要趕快把車開走!」

憶親說:「喔……原來老爸你也是很小心的。」
「嗯!」《蘿蔔糕》雲 明 編著

憶親看著爸爸說:「老爸你給她兩千塊錢耶!」
「嗯!」《蘿蔔糕》雲 明 編著

「啊?就這樣?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但是又……」憶親還在想著。
「嗯!給了就給了!妳不是說很可憐……」

憶親說:「說不定回去看,她還一直在那邊等著有人領錢就出來問。」
「嗯!不用回去看了,就給她了……」
「那麼冷的晚上,這樣等著也很可憐……」
「她有拿到錢就好……」老爸竟然連說了三句話。

憶親應著:「喔!這樣啊!但也可能……」心裡仍在想著各種可能性。
「嗯!當作是被騙了也沒關係!」
「她應該能用很久了。」
「她能交代也好……」
「沒關係,兩千塊而已……」
「給了就給了!別再多想,就當成是做好事了。」這次連說了五句!

憶親這才不再去思慮剛剛是不是被騙了。
不過此時卻想起了阿婆,賣蘿蔔糕的阿婆也是自己孤身一人。
後來又想著,如果以後自己老了,如果也變成了一個老太婆,如果有一天自己也沒有錢了,如果那一天也在路邊向人要錢的時候……
真希望能剛好就遇到老爸,一次拿到兩千元耶,那一定會超感動的!
「哇!先生,你真是個好人!」憶親忘情幻想,這一句話叫了出來。
「嗯?」
車子晃了一下。《蘿蔔糕》雲 明 編著

車子終於到了目的地,今天憶親母親的公司老闆大請客,老爸去載了放學後的憶親,直接先到餐廳來等。
一家人飽餐之後,步出餐廳,憶親攙著媽媽的手,媽媽又挽著老爸,三人依偎在一起,走在這月白風清的寒夜之中。

                                       

 

「咳咳……咳咳……」
不知是不是那日在校門口等太久了,憶親幾天來喉嚨都一直怪怪的。

「咳咳……咳咳……」已經三天了,憶親仍不時這麼小咳著,一整瓶枇杷膏放在教室裡喝著,才停了十分鐘,又「咳咳……咳咳……」

「咳咳……咳咳……」雖然並沒有特別難過,但老是這麼咳著,憶親卻相當不好意思,尤其是在上課期間。憶親會有一種感覺,感覺老師望了她一眼,又望了她一眼,再望了她一眼,最後會不想再望向她。
老師應該很想叫這個「咳咳……咳咳……」的聲音快滾出去教室吧!

圍著圍巾,戴著口罩,這一來放學後也不敢在校門口逗留了,就趕著回到家裡,已經好幾天沒去找阿婆了,憶親有點想念蘿蔔糕的味道,不過還是養好身體重要,先忍耐一下,讓身體快點康復才好。

這天放學後,良文在校門口等著,看到憶親走出校門,便跟了上來,憶親走著走著,回過頭問:「怎麼了?」
良文說:「喔!那個……阿婆要我跟妳說,說她有燉了湯,讓妳喝了喉嚨會好一點。」
「哦?真的嗎?阿婆真好。」憶親說。
憶親想了一下又問:「是你告訴阿婆說我在咳嗽的嗎?」
「阿婆這幾天看妳都沒來,就問我怎麼了,我就說妳感冒咳不停……」
「咳咳……咳咳……」良文一說到咳,憶親又癢了起來。

「阿婆聽了有點擔心,說著咳不停啊!然後就叫我今天找妳去。」
「喔,咳咳……咳咳……唉!真是一針見血啊!咳沒停的。」憶親說。

憶親突然問:「咦?小芬有去吃蘿蔔糕嗎?她最近放學都走很快。」
「張靜芬啊?沒有耶,她應該沒在阿婆那裡啦!」
「嗯!真奇怪……最近放學後都沒看見她。」憶親說。

「哦?妳不知道嗎?現在天氣很冷,阿國就沒騎腳踏車上學了……」
「嗯?阿國我不是很熟,這樣也好,免得感冒了。」憶親說。
「啊?妳真的不知道嗎?那我偷偷告訴妳好了……」良文說。
「偷偷?」憶親如此問道,不是很明白良文的意思。
「阿國他家就在小芬家的那條路上啊!」良文說。
「喔!那又怎樣?」憶親說。《蘿蔔糕》雲 明 編著
良文眉毛動了一下,說道:「所以他們放學就約走在一起囉。」

「哦!這個小芬……咦?難怪?最近都不理我了,我還以為是我咳咳的關係,竟然……等我回去打電話給她。吼……這個小芬,換我……我下次偷偷去她家路上等她!哈哈哈……咳咳……」憶親握著拳說。

 

到了阿婆的蘿蔔糕攤位,憶親拉下口罩:「阿婆好!咳咳……」
「妳放學啦!太好了,你們去我家裡坐一下,我就過去。」阿婆說。

憶親跟良文走進巷內阿婆家,就聞到一股麻油香味,循著這香味走入廚房,爐子上小火燉著一小鍋湯,麻油香就是從這鍋內飄出來的。
阿婆這時走了進來,說:「你們自己找到了,太好了,自己拿碗來舀。」過來把爐火熄了,整鍋湯端到了客廳桌上,挽著憶親的手說:「妳來這邊喝,這個湯啊!妳喝下去就會感覺喉嚨好一些了,我出去忙了!」

良文翻開鍋蓋,麻油香氣撲面而來,帶著白蘿蔔久煮過才有的香味,原來湯裡燉的就是蘿蔔,點點黃褐色的麻油浮在上頭。良文取了碗,先舀了一碗給憶親,憶親坐在椅子上,解了圍巾,兩手一撥,長頭髮滑了下來,一手拿起了湯匙,看著碗卻說:「怎麼是大塊的蘿蔔?」

良文再舀了一碗,然後也坐了下來,喝了一口,果然覺得這個湯香滑順口,蘿蔔甘美的精華與麻油香濃的味道通通溶在這湯裡了,喝起來感覺暖呼呼的之外,喉嚨也清爽了起來。
這蘿蔔燉到外面一層微微晶瑩剔透,咬下去內裡的透白之處倒是軟硬適中,恰到好處,正合良文的喜好。

「是你跟阿婆說要吃大塊的蘿蔔嗎?」憶親突然問。
「沒有啊,我不知道阿婆燉的是蘿蔔湯,怎麼了?」良文說。

「我們家蘿蔔湯都是小塊的蘿蔔!」憶親微微嘟著嘴嬌嗔。《蘿蔔糕》雲 明 編著

不知為何,憶親對湯內蘿蔔的大小如此執著,一連三句話都是對蘿蔔大小塊有意見。良文想起上次憶親在阿婆這煮蘿蔔湯,確實就是小塊的,當時自己嫌了一句「蘿蔔怎麼切這麼小塊」,還引得憶親不快。

良文原本想說要不要把蘿蔔撈到盤子,大塊切成小塊就好,不過想了一下,覺得現在還是不要去提蘿蔔的大小好了。

「阿婆這湯真的對喉嚨不錯哦!」良文轉了個話題。

「嗯!我也覺得非常好喝,喝了感覺很舒服。」憶親這才有了笑容。把湯喝光,蘿蔔也通通都啃了下去。不過還是吃不習慣吧,憶親自己只再舀了湯喝,沒再舀大蘿蔔塊了。

喝了兩碗,阿婆又走了進來,看著兩人說:「這樣就好,你們喝完就自己趕快回家吧!明天妳再過來……」
「阿婆真辛苦,天氣這麼冷,還要在外面做生意」憶親說。

「天氣冷好啊!天氣冷了,蘿蔔生得越好、越甜……」阿婆說。

「哦?是喔?」憶親與良文答。年輕人連蘿蔔長在田裡是什麼樣子也沒瞧見過,亦不知秋冬之時,正是蘿蔔的季節。

阿婆過來看了兩人一下,說了聲:「喝完碗放著就好,我再一起洗……」人又跑出去顧生意了。

                                       


 
隔日放學後,良文又在校門口等著,等了許久,才看到憶親手上提了個空桶子走出來,良文伸出手說:「我來幫妳拿。」
憶親卻說:「不用,不用,我自己拿就好。」
不過才走了一段路,桶子從右手換到了左手,走著走著又從左手換到右手。良文一路走在憶親身後,就看著她兩手這般換來換去,提著這桶子似乎有些吃力,想幫忙卻沒再出聲音了。

靜靜的走了一段路,憶親回過頭來說:「你怎麼跟在我後面,也沒出半點聲音,害我感覺怪怪的……一起走啊!」

「喔!」良文才跟了上來。《蘿蔔糕》雲 明 編著
良文說:「我……我要跟妳說,期末考要到了,從明天起,放學後都會留在學校跟同學念書……」
「這樣很好啊!你上次好像進步很多,這樣很好。」憶親說。
「但是這樣,這樣就……好吧!考試完再說了。」良文心中略感惆悵,從明天開始,放學後便沒辦法像現在這樣,兩人走在一起說話了,但憶親卻只說很好而已。
「但是也沒有辦法,為了考試啊!」憶親說。

「嗯……妳說話好像沒再咳咳了。」良文望著憶親說。
「咳……你沒說,我都忘記了!呵呵……」憶親說。
兩人相視一笑。

「阿婆的湯真管用,我們再去喝,走!」憶親說。

 

來到阿婆這,阿婆正忙到沒空理他們。想來真的是冬天的蘿蔔好,連蘿蔔糕也特別好吃的緣故,雖然天氣很冷,阿婆攤位卻坐滿了客人。
兩人自己到廚房端了湯出來喝,憶親知道這湯真的有效,自己不只舀了湯,碗裡也放了一大塊的蘿蔔,搭配著這蘿蔔甜,麻油香的湯汁,甘心都吃了下去。
良文看了憶親如此,想著這樣極好,不然以後……如果以後,若是在一起要煮蘿蔔湯時,湯裡的蘿蔔也有大塊,也有小塊,這樣也是不成。或是又要分開各煮一鍋,這樣也是不好,想著想著不知想哪去了。

阿婆趁著空檔,走進來問憶親:「妳有沒有好了一些?」
「有啊!有啊!昨天晚上喉嚨就舒服多了,到今天只有咳……沒有再咳咳……咳咳……這樣了。」憶親還真是高興。
阿婆更是滿臉笑容:「這樣就好!」

「這是阿婆的獨家秘方嗎?」憶親問。
「是土方啦!也不知道其他人知不知,有用就好。」阿婆說:「我們小的時候在鄉下也沒醫生。有人這樣咳不停的話,我媽就用大塊蘿蔔加入黑麻油這麼燉著,這樣喝了幾次就會好了。」
「喔,用小塊蘿蔔不行嗎?」憶親又問,嘟著嘴,皺著眉。
「嗯,太小塊燉久了……怕燉爛了。」阿婆說。
「是喔……」憶親發出可惜的聲音,心裡還是站在小塊蘿蔔這邊。

 

離開的時候,良文搶先提起了憶親提來的空桶子,說道:「我幫妳拿一下好了」
「好啊,謝謝!」剛喝完熱蘿蔔湯,憶親心情極好。
「這桶子是做什麼用的?」良文隨意問。《蘿蔔糕》雲 明 編著
「這個呢,是上次在學校蒸蘿蔔糕時,我從家裡拿去阿婆家裝蘿蔔絲的,然後小芬她爸過來拿去學校,用完後卻被小芬他們給載回家了,昨天小芬電話裡就說今天要拿來學校給我,我再拿回家,就這樣。」憶親這一長串說來極是順暢,良文仍然聽不懂為什麼一個桶子要這樣拿來拿去,但是注意到了「昨天小芬電話裡」這句重點。
良文就問了重點:「妳昨天打電話問小芬……」

「呵呵!」憶親看著良文,眼睛都笑瞇了起來,卻是相當小心。
「小芬說阿國都在放學路上等她,然後再一起走……」憶親笑容詭異。
良文只好問道:「然後怎樣?」希望別人繼續說下去的時候,要記得問這一句。

憶親猶豫了一下,說道:「嗯……好!我偷偷跟你說,你要答應我不能跟阿國說,你如果跟阿國說了,也不能說是我跟你說的……」說了這麼多,有如繞口令,良文還想了一下,不就是怕被靜芬知道她亂說。

良文都還沒答應,憶親似乎不吐不快,自己直接說了:「小芬說昨天阿國跟她說要追她……」

「啥?」良文還真是震驚,心想:「沒想到阿國這小子比我還敢說。」
「我就說阿國好像不是很好,小芬卻說不會啊!他說話滿好玩的呀!很好笑,反應很快,騎車也很……」憶親不停說著。
「然後呢?小芬說好?」良文問。
「小芬說還沒說好,只說考試快要到了,等考試完再說……」憶親說。

「原來是這樣的啊……」良文想著,原來阿國這小子今早過來找他,不知為什麼認真了起來,說放學後要開始留下來準備考試了,還叫他也要一起開始留下來讀書,真不像阿國啊!
原來……
「這樣也好,我來幫幫阿國考好一點好了!」

 

兩個人沒再說話了,一路上靜靜走著。
憶親看到良文提著的桶子,突然想起一件事,真的很想知道別班的人是否真的也知道,卻不敢問過別人。
「我問你喔?」憶親還是問了出來:「你知道……我們班上有一個人用冷水泡麵這件事嗎?」
「知道啊!這人就是妳,不是嗎?」良文說來很自然,完全不加掩飾。

「呃……」憶親感到有些懊惱,兩手掩著臉,沒想到答案真是如此。

憶親真是難過,但心一橫,既然問了,就一次問個清楚,掩著臉說:「為什麼?為什麼你會知道啊?誰去告訴你的?」

「就……有一天,妳班上突然一陣大爆笑,超級大聲的,又笑很久。有人好奇,跑過去問了……回來就說羅憶親用冷水在泡麵!」
「呃……所以是全班都知道囉?」憶親想到這件事就糗。
「當然!我們後面那一班也有人跑過來問發生什麼事……」良文說。

「喔……那班上的人都怎麼說?」憶親已經面如死灰了。

「就跟著笑啦!有人說笨,有人說真可憐,也有人說這樣很可愛呀!哈哈哈……」良文打哈哈說著。

「你們班上也笑很大聲嗎?」憶親問說。
「還好,沒很好笑。我是覺得要現場看到才會比較好笑。」良文說。
「哼!把桶子還給我。」憶親面無表情說著。

「嗯?怎麼了?」良文心想是妳自己要問我的,怎麼似乎又生氣了。
「我家到了!」《蘿蔔糕》雲 明 編著

 

「哦?」良文抬頭一望。眼前是一棟兩層樓的房子,前頭有個小院,停了部新的重型機車,又一輛深藍色的車子,良文認得這車。
原來兩人慢慢走著,已經到了憶親她家。

「再見……」憶親進了門。
良文揮了揮手說:「掰掰!」看到自己的手上空空,卻不知那桶子是怎麼被憶親給接回去的。

「原來憶親她家就在這裡。」真想不到這樣就知道了,過去偷偷跟過憶親好幾次還跟不到的。良文退了幾步到街上,過了一會兒,便看見二樓右邊窗戶的燈光亮起來,那可能就是憶親的房間了吧!

這時一旁的小樹叢裡走出了一隻瘦巴巴的小黃狗,哀怨的眼神巴望著良文。天氣這麼冷,這狗這麼瘦,不知如何能夠捱過這寒夜,良文想摸摸牠,小黃狗卻是害怕的轉過身,遠遠躲開了。《蘿蔔糕》雲 明 編著

【一 巷口】 《蘿蔔糕》【十 蒸糕】 <<  >> 《蘿蔔糕》【十二 失心】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oolcatcom&aid=7278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