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蘿蔔糕》【四 代號】
2013/01/31 20:00:36瀏覽350|回應1|推薦2

 小說 《蘿蔔糕》 【四 代號】                  雲  明 編著

石頭的事情在良文心裡造成了不小的影響,當天晚上良文就夢到憶親那纖細淨白的手指,原本舉筷輕夾著蘿蔔糕,後來卻無端變幻,就抓著那一顆石頭,這石頭似乎活了過來,朝他這方向滾來,越滾越大,越滾越快。這驚喜交替的衝擊實在太大,良文即刻嚇醒,躺在床上,伸出自己的手,在黑暗中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又再沉沉回到睡夢中。

夢境裡自己一腳把那石頭踢走,越滾越遠,越滾越小,然而石頭又滾了回來,又越滾越大。整個下半夜,腦中儘是這些大小石頭滾呀滾的,良文雖然未再驚醒過來,不過著實睡得不好,天亮之後,頭痛欲裂,躺在床上,閉著眼也覺得窗外陽光刺眼。

「阿文!你還沒起床嗎?今天怎麼了?睡特別晚?你快遲到了……」良文聽得媽媽不停的叮嚀才起身下床,恍神中對著自己說著:「改天來跟她爸承認那顆石頭的事情好了……」心裡實在是不願再跟這一顆石頭於夢境中糾纏了。

 
良文快步匆匆,跑到學校,來到校門口對面,正好看到憶親從一輛車走下來,轉身跑進校門,一頭黑髮隨著身子這一轉,甩了開來。
這是一輛深藍色本田廠牌四門車,待憶親下車後,急馳而去,駛離了校門,透過車窗,隱約可認出前座駕駛是憶親父親的樣子。
不容良文多看,因為這時校門口警衛開始推起學校大門,準備關門了,趕緊穿過馬路,剛剛通過校門,上課鐘聲已經響起……

良文趕到教室時,第一節課已經開始,英文老師正在講台上發考卷,只好蹲下身來,偷偷自教室後門溜到自己的座位。
同學們看到良文這樣彎身爬著,都覺得好笑,卻不敢笑出聲來。

「田良文!」英文老師突然大喊。
「有!」良文才剛坐好,又趕快站起回答,書包還揹在肩上。
「上課遲到……以為我沒看見!我的課你敢遲到?」老師相當嚴肅。
「哈哈哈……呵……」全班同學哄笑著,有些人笑得特別大聲,因為剛剛實在是憋了好久。
「哦?不過你這次考試成績很不錯耶!進步很多。來拿考卷!」老師口氣變緩了,說:「這次原諒你,下次敢再遲到,我就告訴你們導師!」

「咦?阿文怎麼可能會考很好……」阿宏小聲說。
「可疑喔!哈哈!」阿國大聲附和著,周圍其他人也跟著笑出聲。


「王建國!你笑什麼?你考這麼差還敢起鬨,給我過來!」英文老師喊得更大聲了。阿國收起笑臉,低頭走向前。周遭人等又想笑,但是已經不敢出聲,大家用手摀住嘴。

「王建國你自己看看你的考卷,怎麼會錯這麼離譜……等等這些錯的自己抄三遍,還可疑什麼?你要學學你同學……快拿去!」
「劉明宏!你也出來……你也抄三遍好了,還錯的跟王建國一樣!」
「曾世強……唉!我不想說你了……」阿宏與阿強都跑出來接考卷。
老師繼續發著考卷,同時一連串責備的話唸個不停。

良文看著自己考卷上方寫著九十七分,心裡也感到相當不可思議,這分數破了自己紀錄,是考最好的一次,沒想到考試之前跟著同學們留下來自習,竟然發揮了效果,看著考卷上的一題一題,確實都是自己寫下來的筆跡,望到出神,台上老師唸了什麼,似乎已經事不關己。

接下來幾堂課所發的考卷,良文的分數也真的都進步了,一些原本跟著哄笑的同學開始轉為肯定的眼神,甚至下課時還有同學拿著考卷來問良文,請他教導一下這裡為什麼對,而那裡為什麼又會是錯的。

良文就照著自己所知道的解釋一番,未料大家也都聽得頭頭是道,聽完後似乎真的都懂了,或是拿著考卷,自己又回去思考消化。這情形倒是讓良文感到有點飄飄然的,因為過去在考試後,總是他在問其他人這題那題的。
後來連這次考得極差的阿國也拿了考卷靠過來,問了幾題,阿國其實相當聰明,良文有時才說個起頭,阿國便已經可以領會而自己解釋下去,反應之快,令人訝異。而阿宏與阿強也跟過來在一旁看著這些考卷題目,但就似懂非懂,只是不住的點頭,沒有其他反應。
阿國、阿宏、阿強這三人一向做什麼事都是綁在一起的。

被這些考卷折磨了一上午,大家都累了,有人看到眼睛都酸了,有人則是被老師罰抄考題與答案,連手也酸了。
終於熬到中午吃飯的時間,感覺今天的便當特別美味……

「阿文!來去買飲料喝,我請你。」阿國吃飽後,正感到有些口渴。
「好啊!」良文回答,心裡一驚,因為阿國很少請客的。
「因為要補充一下阿文的口水。」阿宏也跟來了。
「說得對,阿文!剛剛你的口水噴了我滿臉,哈哈!」阿強也來了。
「你確定那是口水嗎?」阿國問說。
「不然要噴什麼水?」
「哈哈哈……」
四個人笑鬧著來到學校福利社,阿國今天心情特別好,四個人的飲料錢都算他的。四個人一邊喝飲料,一邊繞過操場,走回教室。

「阿文,最近放學後都沒看到你了?」阿宏問。
「對呀!找不到你都不好玩。」阿強說。
「我之前放學後都留在學校念書啊。」良文回答道。
「咦?是喔?難怪這次考試考這麼好……我們竟然都不知道,原來你是躲在學校。」阿宏說。
「對呀!害我們每天還在路上找你找半天。」阿強說。
「真是三個白痴!」阿國說。
「我們當然不會曉得阿文還在學校,我們三個人都是一放學就往校門口衝去了……怎麼會知道還有誰待在教室啊?」阿宏說。

「好!今天起,我們也留下來,一定要等到阿文回家。」阿強耍寶說。「你是阿呆喔……考試都考完了,我還留下來幹嘛!」良文說。
「阿強說他今天放學後,自己一個人要留在學校啦,我們就不要再去阻止他了。」阿國故意這麼說著。
「唉……我今天可能真的要留下來罰寫考卷了,這次實在考太爛了,放學之前是一定抄不完的啦!」阿強認真說著。

「嗯!阿文,你下次考試之前,如果也要留下來念書的話,記得要跟我說一聲,我也來學學你好了。」阿國一臉認真說著。


「咦?可疑喔!」阿宏跟阿強同時叫出,互看了一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阿國竟然會想學阿文,在放學後留下來,只為了準備考試。
「阿國,你……是說真的喔?」阿宏問道,聲音有些發顫。
「對呀!留下來糟蹋其他同學也不好吧!呵呵!」阿強笑嘻嘻的說。

「其實我是不想再這樣罰抄考卷了,手抄到有夠酸的。」阿國回答,同時伸出右手,轉了轉手腕,又甩了甩。
阿宏說:「嗯……這倒是真的。」點點頭表示頗有同感,看了看阿國,右手也伸出來甩了甩,左手拿著飲料,一邊喝著。
阿強笑道:「呵呵!你這是什麼姿勢!哈哈!」同時跟著一手甩著,另一手拿著飲料,頭故意歪向一邊,啜著吸管喝飲料。
「哈哈!超呆!」這三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笑了出來。

良文看著這三人說:「吼!你們三個這模樣,看起來像是被電到耶!」
「哈哈哈!哈哈哈……」這三個人笑得更誇張了。

 

 

「阿文……」一個女生的溫柔叫聲,從操場跑道的另一邊傳來。

四個人都望了過去,有兩個女生正在操場內側的草皮上散步著,其中一位俏麗苗條,長髮飄飄的女生對良文招了招手,示意要他過去。
良文認出是憶親在對他招手,楞了一下,但沒想太多,跨過跑道走了過去,留下另外三個人都張著嘴,手這時也都停下來,忘記再甩了。

良文走過操場的跑道,一臉傻笑,望著憶親還沒開口,憶親劈頭就說:「三十元,蘿蔔糕的,昨天忘記收錢!」
「喔!」良文心想原來是為了跟我收錢,不說自己還真的忘了這三十塊錢。摸了摸口袋,拿出五十元說:「我沒有三個十元耶。」
「拿來!我找你二十元。」憶親動作倒是很快,伸出手來,拿走良文的五十元,又放了兩個十元硬幣在良文手上。

「阿婆有說,客人下次要再來吃喔!」憶親嬌聲說著,然後拉著身旁同學繼續在草皮上散步,往福利社方向走去。旁邊那女同學回頭瞧了良文一眼,再對著憶親笑說:「妳變成賣蘿蔔糕的阿婆了?嘻嘻……」
憶親兩手掐著那女生的肩,兩個女生一邊散步,一邊笑鬧著走遠了。

良文再跨越過操場跑道,回到阿國等三人面前。
這三個人喝著飲料,六隻眼睛直盯著他。良文奇道:「怎麼了?」
阿國笑道:「呵呵呵!怎麼了?你這個樣子看起來才像是被電到耶!」阿宏跟阿強聽了都哈哈笑了出來。

「而且你這個電比較強喔,你整個人都被電到呆掉了,哈哈哈……」阿宏說著手又開始甩了起來,裝出觸電的樣子,阿強也跟著甩。

良文不知所措,裝傻不說話。
阿國大叫:「可疑喔!」阿國常常說這一句,不過這次是真的可疑了。
「對呀!她究竟給了你什麼?可疑喔!」阿宏附和著問道。

「沒有啦!這是蘿……蘿……蘿蔔糕的三十元……」良文慌張到說話有些結巴了,一手拿著飲料,另一手還捧著憶親剛剛給的那二十元。

「蘿……蘿……蘿……哈哈哈!」阿宏故意嘟著嘴,學起了良文說話結巴的樣子,但一個忍不住,話還沒說,自己先笑了出來。

阿國跟著學,故意把嘴巴嘟尖,說:「羅……羅……那個女生明明叫羅……羅……羅憶親,你以為我們什麼都不知道,講什麼蘿蔔糕?」
「哈哈哈!對呀!她是明明羅……羅……哈哈哈!」阿宏看到阿國也學他嘟嘴的樣子,一句話接不上來,已經笑到無法自己。

阿強也加入這鬧局,故意結巴說:「對呀!她叫羅……羅……羅憶親,她旁邊的女生叫張……張……張靜芬,都是我們隔壁班的。」

阿國實在有點受不了,說道:「阿強!說到張……不用結巴啦!蘿……蘿……蘿蔔糕才要這樣子結巴,哈哈哈!」說完自己也笑了出來。

「咦?為什麼還在說蘿蔔糕?她不是羅憶親嗎?」阿強有點搞不懂。

「對啦!說太快搞錯了!哈哈!」阿國還在笑:「咦?阿強你剛剛說到羅……的時候忘記結巴哦,要說成羅……羅……羅憶親,哈哈!」

這三個人就這麼一直嘟著嘴「羅……羅……」,故意裝結巴搞笑不停,而人在笑的時候,兩側的臉頰會往外一拉,嘴就嘟不起來,便更難說出這嘟尖嘴才能發出的「羅……羅……」的聲音。

良文滿臉尷尬,僵在當場,不敢再多嘴一句了。

阿國終於強忍住笑,再問了良文一次:「不要鬧了啦!阿文!到底是什麼羅……羅……羅憶親的三十元啦!你手上明明就是二十元?」

「就是我昨天吃蘿蔔糕……」良文才正要說下去。
「哈哈哈!怎麼還在蘿蔔糕哇!她是羅憶親啦!哈哈哈……」阿宏又忍不住了,說完狂笑,兩手捧腹,腳不停踱著地,以紓解腹痛。
阿強搶著糾正:「咦?你忘記結巴了。要說羅……羅……羅憶親!」

阿國這次卻沒笑出,一臉正經說:「唉!你們兩人不要再這樣胡鬧了!既然阿文喜歡叫人家蘿蔔糕,那她就是蘿蔔糕。聽到了沒!」

「是喜歡叫人家蘿……蘿……蘿蔔糕,她就是蘿……蘿……蘿蔔糕。」阿宏搶著糾正結巴,但眼睛一亮,忽然說:「哦!我懂了啦,這一定是他們倆之間的代號!她呢?就是阿文的蘿……蘿……蘿蔔糕了!哈……」阿宏也想裝正經胡扯一番,自己卻忍不住笑了出來。

「代號?嗯,有道理!那阿文你是什麼代號?」阿國真的愛作弄人。
「田良文,田……田……什麼代號?」阿宏認真起來想著。
阿強隨意亂說:「田……田……甜辣醬!」

「蘿……蘿……蘿蔔糕要加甜……甜……甜辣醬!絕配!」阿宏說。
阿國說:「蘿……蘿……蘿蔔糕才要結巴!甜……結巴不怎好笑!」

「蘿……蘿……蘿蔔糕!哈哈哈……」三個人胡扯一陣,越講越覺得好玩,良文心想,這三人都已經笑成這樣了,看來也不用再去多解釋什麼了。此時上課鐘聲已經響起,四個人趕快跑回教室,其中三個人仍一路「蘿……」不斷,然後又笑個不停。

良文則是感到有些後悔,不應該與這三個人去喝這飲料的。

 

下午又發了一科國文考卷,良文不敢相信,有許多考題的答案還真的被他猜對了,因此分數也不錯。
想到猜對答案就想到昨天路上踢著石頭的事,再想到害了憶親她爸爸摔車,接著又想起昨晚睡覺時,夢見的一堆大小石頭……

要不是考試的成績不錯,心情大好,否則此時肯定是鬱悶到底了。

 

                                      

 
終於熬到放學時間,考試過後,大家都想輕鬆一下,三五成群相約去玩了,只剩下兩個特別用功的同學還留在教室,而阿國那三個人則是早就溜到不見人影了。

良文一個人揹著書包,步出校門,獨自走在回家的路上,過去幾個禮拜都留在學校埋首讀書,忙著準備考試,生活過得充實,根本沒時間想東想西,現下課業突然一鬆,今天放學後一閒下來,自己一人反而不知道該做什麼事才好。
就這麼慢慢走路回家,沿途不敢再亂踢小石頭了,又不時停下腳步,前前後後看了好幾回,也沒望見那熟悉的苗條身影……

來到返家的岔路上,良文抬頭看看天空,竟沒半片雲朵,天色還亮,轉念想著,去看看昨日那台摔壞的機車也好,便往蘿蔔糕攤位的方向走去,心裡期待著:「說不定羅……羅……羅憶親也會在那裡吧!」

「咦?我幹麻要學阿國他們這般口吃的說法……」良文驚覺,但仍然試著故意嘟起嘴來說:「羅……羅……」果然會想笑,就說不下去了,心裡一陣好笑,阿國這三個人真是會拿人來開玩笑,不過現在正落寞無聊的時候,卻是想起了他們三人一起時的有趣對話。

還未走到電線桿前,路面上就開始有一道長長的煞車痕,接著是機車倒在地面磨出來的刮痕,然後有許多細小車燈碎屑散佈地面,電線桿前則已經清空了,水泥桿上黃黑相間的警示塗漆被撞掉一些。

良文仰起頭來看著這一根電線桿,總覺得看起來有一點斜斜的,不知是心理因素,還是昨天機車撞擊的力道真的太猛了。

再往一旁繼續走,阿婆的蘿蔔糕攤車正擺在這巷口的路樹旁,看起來甚不起眼,是木頭攤車的顏色與路樹相似的緣故嗎?還是這一片景象融合得太過渾然天成了?
自己竟然會在這裡多次找不到人……

阿婆此時抬起頭來,認出了良文,招著手說:「同學,你今天也要來吃蘿蔔糕嗎?今天要不要吃吃看煎過的蘿蔔糕?」

良文走向前,這時才注意到阿婆身後的板凳上坐著的長髮女生,不禁心下大喜。憶親身旁坐的,是今天在操場上遇到的那個女生,那女生正好抬起了頭,看了過來,明眸一瞥,顯然是認出了良文,匆匆低下頭來,緩緩伸長了手中筷子,偷偷敲了敲憶親的盤子。

良文發覺攤子後座位的一旁有矮樹,後面有綠竹叢,實在相當隱蔽,也相當愜意,即使自己走到了那麼近,也是到這時才瞧見憶親就坐在這裡吃蘿蔔糕的,難怪以前會找不到人。
良文自己搖了搖頭,跨步走了進去,再瞄到旁邊的一桌,這才是真的被嚇到心臟差一點就停止。

竟然是阿國、阿宏和阿強這三個人,已經在這邊佔了一桌,三個人都不斷的搖頭晃腦,六顆眼珠子骨碌碌不停轉呀轉的,左望右望,就是故意不瞧向良文身上。

良文得伸出手來,在自己胸前拍個三下,才感覺這慢了一拍的心跳,漸漸恢復正常跳動的節奏,而兩腳一前一後,還卡在原地站著,不知要該往前走,還是要往後退。

 
良文已經走進來了,這時要溜走反而更奇怪,於是跟阿婆說:「好啊!今天我吃煎的蘿……蘿……蘿……」然後直接走到阿國這三人所坐的這一桌,拉開板凳坐了下來說:「咦?你們……怎麼會都在這裡?」

阿婆切了兩大片蘿蔔糕放入油鍋中煎著,過一會兒,翻了個面。

阿國這三人卻一直沒回話,他們這麼久都沒出聲音是十分少見的。
正要再問一次,阿國突然開口說話:「喂!這一位男同學,我們都不認識你耶,可不可請你坐到別桌去,那一桌的空位比較多……」說著筷子伸向憶親那桌,指了兩下,阿宏和阿強兩手掩著嘴就想笑。

良文轉頭看了一下憶親,仍是用她纖細的手指拿著竹筷,夾著小塊的蘿蔔糕送入嘴裡,旁邊的女生也是慢慢吃著,一邊跟憶親小聲說話。良文再看向另一桌,則是被四個老人坐滿了,只好裝傻,兩手一恭,說道:「看來這一桌坐的都是響噹噹的好漢,在下失禮了……」
阿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阿強則拍了一下良文的肩膀笑說:「阿文!你是在演什麼歌仔戲,說話文謅謅的……」

阿國跟阿宏這時都白了阿強一眼,這個阿強自己叫出了阿文的名字,豈不是自打嘴巴,這下如何還能繼續裝成不認識?

阿國這時跟著演了起來說:「這位大俠果然好眼力,竟然認出了我們,原來是有名的阿文大俠,失敬!失敬!請坐!請坐!」
阿強奇道:「唔?還要繼續演喔?這樣要叫店小二來倒酒嗎?」

「當然要呀!不然大俠要怎麼乾杯……」阿宏回答。
「阿婆這裡只有賣豆漿。」良文說。
「那這樣我們只好以漿代酒,敬一下大俠了。」阿國說著跟阿婆要了四杯豆漿。

 

阿婆煎好了兩片蘿蔔糕,跟著四杯豆漿一起送來。
良文去取了小碟子,倒了些蒜末醬油膏,再夾了一些細薑絲回來。
先用筷子切斷一小塊蘿蔔糕,輕輕夾起再沾了一些醬油膏,放入嘴裡慢慢咀嚼著,這外皮微微焦黃,別有一番口感與香氣,咬入裡頭依然細嫩又帶著彈性,蘿蔔的香味在口中,另外這一口咬到了香菇絲,也是良文喜歡的,透過這滲進了蒜末滋味的醬油膏提味,這一些普通的食材都活了起來,而各種味道都能協調搭配,又充分的融合在一起。

良文只是如昨日一般,感受著這蘿蔔糕在口中翻滾所散發出來的各種味道,但這時阿國、阿宏和阿強望著良文這細嚼慢嚥又陶醉的樣子,只覺得想不到用眼睛看別人吃蘿蔔糕,會比自己剛剛用嘴巴亂嚼一通還更加有滋味。
阿國不禁出聲問說:「阿文,原來這蘿蔔糕要這樣子來品嚐的啊?」
「嗯啊……不然你們都怎麼吃?」良文答得理所當然。
阿強夾起一整塊蘿蔔糕,故意大口啃食了起來,十分豪邁,這般狼吞虎嚥,不一會兒嘴裡塞了滿滿的蘿蔔糕,嚼不動,也吞不下去了。

「你這樣吃不怕噎死嗎?你當作是牛在吃草喔!」良文這樣說阿強,同時想起這話實在熟悉,原來昨天憶親看不下去也是這麼跟他說的。
阿強趕緊喝了一口豆漿,緩了一口氣之後,慢慢咀嚼著嘴裡的蘿蔔糕。
其實食物留在口中久了,味蕾才會有時間去反應,才更能品嘗出食物原本的滋味。

「咦?這樣慢慢嚼著有比較香耶。」阿強突然覺得。
阿國與阿宏則已經照著良文的方式,夾著小塊蘿蔔糕吃著,感受到了各種食材組合出來的美味與香甜,兩人細細品嘗,同時不住點頭著。

良文一邊吃,一邊又問說:「你們怎麼會跑來這裡?」
阿國挑眉說道:「跑來這裡,當然是吃蘿蔔糕囉!要不然呢?」
阿宏回答說:「後來我才想到你中午所說的蘿……蘿……蘿蔔糕應該就是在這裡。之前放學也在這附近遇到過你。嘿嘿嘿……」

「嘿嘿嘿!所以我們一放學就先跑到這裡來等著了。」阿國說。
「對呀!結果……沒想到阿婆的蘿蔔糕還滿好吃的耶。」阿強說。
「之前經過竟然都不知道,都沒來吃過。」阿宏說。
「我只記得我上次在這路上還差一點摔車。」阿強說。

「想不到後來這一個蘿……蘿……蘿蔔糕竟然出現了,我們決定繼續等下去,一直等到現在,你才出現。」阿國說著,眼珠子轉向憶親,若有所指。
「哈哈哈!這一個才是甜辣醬他心裡真正的蘿蔔糕啦。」阿宏說。
「是甜辣醬跟蘿……蘿……蘿蔔糕,要結巴!」阿國糾正著說道。
「阿婆這裡明明就沒有什麼甜辣醬的。」良文只能裝沒事狡辯。

「蘿……蘿……蘿蔔糕總是會跟著甜辣醬!」阿宏繼續說著,顯然這三人根本沒在理會良文到底說了啥。
「蘿……蘿……哈哈哈!」阿強又故意嘟起嘴說,卻笑了出來。

 

阿婆看到這群男學生吃得歡喜,如此哈哈大笑,於是走了過來問說:「哇!你們吃得這麼開心喲……阿婆的蘿蔔糕很好吃吧?」

「嗯!阿婆這個蘿蔔糕應該是自己做的吧?因為我覺得跟其他地方吃到的差很大。」阿國相當認真的問著,但望著良文又說:「而且這裡的蘿……蘿……蘿蔔糕真是又白又嫩又漂亮,阿文,你說對不對?」一聽到阿國說到這個,阿宏和阿強又跟著哈哈笑了起來。

「呵呵呵……說阿婆的蘿蔔糕漂亮啊?」阿婆從來沒聽過有人這樣子稱讚她的蘿蔔糕,所以笑了出來,十分高興。

良文聽了都覺得想笑出來,但不想讓阿國再這樣繼續瞎扯下去,於是顧左右而言它,問說:「阿婆,這蘿蔔糕是用什麼做的?」

「是用糯米做的對嗎?我剛剛吃太快,牙齒都被黏住。」阿強插嘴。
「不是……用糯米做出來就變成麻糬了。」阿婆搖了搖手。
「蘿蔔麻糬嗎?這樣也不錯吃。哈哈!」阿國開玩笑說。
「蒸蘿蔔糕要用在來米。」阿婆說。
「在來米?什麼是在來米?」阿宏亂問。
「我什麼米都不知道啊……蝦米我也不知道啊!」阿強耍寶,這般跟著亂答,大家都笑了出來。

「蝦米我知道,阿婆的蘿蔔糕裡頭就有加了蝦米,咬到蝦米時,就會覺得特別香。」良文說。

阿國笑完又裝回認真的表情說道:「哎呀!你們現在這一些年輕人,吃米都不曉得米長成什麼樣子,連蒸蘿蔔糕要用的這一種在來米竟然都不知道,真是……唉……」
「咦?你知道?」阿宏訝異的問道。眾人連同蘿蔔糕阿婆也都懷疑的望著阿國。
阿國這時說:「嗯啊!蘿蔔糕就是要用這個在來米,為什麼要用這種在來米呢?因為這樣客人吃了才會再來呀……」

「呵呵呵……這是樣子的啊?」阿婆聽了覺得很有趣,良文與阿宏、阿強則感到有點冷,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良文只好繼續再問:「要用在來米,然後要怎麼做?」

「喔……在來米要先洗乾淨了再泡個水,然後用機器打成米漿,再加入炒香過的紅蔥頭、蝦米、香菇絲、豬絞肉、白蘿蔔細絲……要煮到蘿蔔絲都軟了,再跟在來米漿混合攪拌均勻,然後全部都放到蒸籠裡蒸……蒸蘿蔔糕的味道最香了,要一直蒸到蘿蔔的香味都跑出來了才可以……」阿婆說起怎麼做蘿蔔糕可就得心應手,滔滔不絕。

憶親與靜芬吃完蘿蔔糕,也走到阿婆身後聽著,連另一桌有兩位老人也都好奇的靠過來,聽阿婆說著蒸蘿蔔糕的過程。阿婆這時發覺身旁圍了那麼多人,頓時感到不好意思,便停了下來。
「嗯……原來還有加紅蔥頭啊!」憶親若有所思的說。
「什麼是紅蔥頭?」靜芬望向憶親問著。
「我也不知道!呵呵呵……」憶親說,兩女生互看笑了出來。
「不知道妳也問……」
「不知道才要問啊!呵呵……」

阿婆也笑了,說道:「呵呵呵……改天阿婆拿紅蔥頭給妳們看看。」

「嗯……這原來是阿婆蘿蔔糕的秘密,沒想到今天都跟大家說了。」阿國開玩笑這麼說,這一群男女老少,大家都被逗笑了。

「呵呵!阿婆的蘿蔔糕沒有秘密啦!喜歡吃就好,客人說什麼都好。呵呵呵……」阿婆一邊說,一邊走回攤車忙去了。

眼看天也黑了,大家付了錢,各自回家,阿婆正在忙著,憶親也不忘對著阿婆揮手說:「阿婆,再見!」與靜芬各走一邊回家了。
阿國等三人牽出了停在矮樹後的自行車,阿國故意大喊著:「阿婆,再見!蘿蔔糕,再見!甜辣醬,再見……」

憶親已經走出了一段距離,似乎聽到這聲音而回頭望了一下。
這三個人只敢偷笑,跨上車子,良文雖然很無奈,也只能靜靜不語,同他們走離蘿蔔糕攤子。

「阿婆這裡沒有放甜辣醬,阿文你的代號改成紅蔥頭好了!」阿國說。
「那我們也要有代號嗎?」阿宏問。
「哇!好主意……那我的代號就叫做在來米。」阿國說。
「我的代號是香菇絲好了,我喜歡香菇。」阿宏說。
「那我的代號是……蝦米!」阿強說。
「哈哈哈……什麼蝦米,這是什麼代號?爛透了!」阿宏笑了出來。
「蝦米就是蝦米啊,蝦米也是很香的……」阿強不服輸。

良文看著他們這般無聊當有趣,突然打了一個超大哈欠,一方面也是昨天睡不好,真的開始覺得睏了。
「好吧!我們也走了,阿文快被我們逼瘋了。哈哈哈!」阿國說。
「逼到瘋還不夠,要逼到死……哈哈哈!」阿宏大笑。
「走囉,紅蔥頭!哈哈哈!」阿強說。

良文還能如何,學阿婆的話:「隨便啦!喜歡就好,客人說什麼都好。」

「再見……紅蔥頭!再見……蝦米!」
「哈哈哈……再見……香菇絲!」
「哈哈哈……別鬧了!」
「哈哈哈……」

三個人騎著自行車加速離開,笑鬧聲越來越遠……

 

        

【一 巷口】 《蘿蔔糕》【三 細指】 <<         >> 《蘿蔔糕》【五 感念】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oolcatcom&aid=7270701

 回應文章

雲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羅……
2013/01/31 20:24
試著故意嘟起嘴來說:「羅……羅……」果然會想笑,就說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