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蘿蔔糕》【七 師公】
2013/02/02 08:05:24瀏覽480|回應1|推薦1

【一 巷口】

 小說 《蘿蔔糕》 【七 師公】                  雲  明 編著

三人走回阿婆家,快來到巷口時,阿婆突然領先在前頭,越走越急,連憶親都快趕不上她老人家了,良文後來也似乎察覺到了,於是開口問說:「阿婆妳怎麼了嗎?有什麼事嗎?走這麼急?」

阿婆這時回過頭來說:「沒什麼啦!老人家不像你們年輕人這麼能忍,我要趕著回去廁所……你們不急慢慢走沒關係。」說著腳步仍是沒緩下來,健步如飛。

回到阿婆家,阿婆趕忙著衝進裡頭解手去了,良文看著阿婆這般內急,腳步極快,便不由得笑了出來。憶親睜大了眼睛說:「你竟然敢這麼笑阿婆,等你以後老了,你就知道了……」
「知道什麼?知道年輕人真的可以裝比較多嗎?」良文雖然覺得不好意思,但仍打趣的說著。
「裝比較多什麼?」憶親問,但自己想了一下也笑了出來,回答道:「你在亂講什麼啦……」

「裝比較多什麼?要我說出來嗎……」良文裝傻回道,臉上笑容有一點邪惡。

「不用了!不用了!我知道……」憶親急忙搖手。
憶親收斂了一下笑容,正經看著良文說:「剛剛阿婆的樣子雖然好玩,但是我們也不能這樣笑她老人家啊,我們要將心比心,不然……不然等我們兩人以後都老了,就知道……」
「嗯,我知道。」良文並無惡意取笑阿婆,其實也笑夠了。
良文好喜歡憶親一臉正經看著自己,那粉紅濕潤的嘴唇仍不停動著,多希望時間能就此停住。思量著剛剛所聽見憶親說出那一句話的聲音「不然等我們兩人以後都老了……」

這聲音在良文心裡醞釀發揮著,彷彿隨著血液擴散開來,擴散到全身四肢,擴散到頭腦、耳朵、手指、眼皮……擴散到了他所呼吸的空氣,再擴散到這整個午後昏暗的室內空間,四周都是憶親的聲音。
而門外的亮光變得好不真實,外頭的事物都模糊成星星點點暈開來的光影,那光影彷彿是從一道長長隧道盡頭透過來的光點。
如同是一段人生道路中的隧道,四周盡是未知的黑暗,黑暗之中也不知道未來是否可以與憶親一起「等我們兩人以後都老了……」《蘿蔔糕》雲 明 編著

良文就一直這麼望著,望到憶親撇過了頭看向門外,還是這麼佇立望著她側臉微翹的鼻端與緊閉著的雙唇,兩人站著靜默無語,平靜又不平靜,尷尬又不尷尬,不知過了多久,短暫又不短暫,漫長又不漫長,但至少……此時此刻,兩人是站著杵在一起的,是在一起的……《蘿蔔糕》雲 明 編著

 

是時空錯置了嗎?眼前所見,從門外走進來的竟然是一名身著古裝的老道士,良文意亂情迷的痴心妄想,因為這道人的闖入而更加錯亂,因為這一幕實在是太不實際了。這老道進門後,望著憶親片刻,開口說道:「咦?妳……妳阿嬤有在家嗎?」
「我的阿嬤?」憶親一臉狐疑。
「對呀?令阿嬤難道不是住在這裡嗎?」老道人也一臉狐疑了。
這時外頭停下來了一輛車,下車後快步走過來的是昨天下午就來過的警官侯友忠。

良文昨天看過,所以認得侯友忠,認得這是現實世界中的正常人。
這才恍神回來,猜知這一位老道人應該是要來找阿婆的,於是問說:「你要找賣蘿蔔糕的阿婆嗎?」
「對呀!」老道人與侯友忠同時說。侯友忠剛到門口,以為是在問他。

老道人又轉向憶親問說:「妳不知妳阿嬤嗎?」《蘿蔔糕》雲 明 編著
侯友忠受到這老道人所說的話影響,跟著問憶親:「阿婆是妳阿嬤?」

「喔……不是啦!你們全都搞錯了,阿婆她在裡面,要稍等一下。」憶親笑著臉說著,想說這老道進門找不到人,還以為我是阿婆孫女,連另外這個人剛來到這,聽了都跟著搞錯,實在是莫名其妙。

阿婆這時從房後走出來,認得這道人是昨日就來幫過世王老太太唸經的師公,忙道:「咦?師公你怎麼過來了,這裡請坐,我倒茶給你。侯警官您也進來坐。」說著把室內的大燈開了起來。
「我一下子就走,不用了!不用了!咦?阿婆,這女孩子是妳孫女兒……她不知……」這位師公還在堅持著。

「不是啦!你認錯了,他們兩個是附近學生啦!今天是來幫我忙的。」阿婆解釋著。
「喔?我看錯了?是嗎?不過……」這師公執迷不悟,這時門外又走過來三人,是王老太太兒子阿成與另外兩位來念經的道姑,全都擠在門口,卻沒走入門,只站在門外。
來買蘿蔔糕的侯友忠這時反而被擠到了一旁。
阿成對著門內阿婆說:「阿姨,不好意思,這麼多人來到妳這裡……」阿成約莫五十多歲,由於王老太太常來阿婆這裡走動,阿成都親切的稱阿婆為阿姨。《蘿蔔糕》雲 明 編著

這師公想起了有事要問才過來的,對著阿婆說:「我早上來唸經時,一直有聞到蘿蔔糕的香味,香到我差一點唸不下去。等到法事做完,我問了大家有聞到嗎?」
師公兩手一拍說:「竟然大家都說有……哈哈!原來是阿婆妳那時正在蒸蘿蔔糕,大家都聞到了,味道很香。他們還笑說這阿婆蒸蘿蔔糕的香味連我師公在唸經時都動了凡心,那是真正夠香……嘿嘿!」

王老太太兒子阿成這時在外頭忙解釋道:「師公你不要當真,這大家講玩笑的,您莫生氣,他們不是有意的啦!」語氣之中似乎真的很怕大家這般風聞言談得罪了唸經師公。

這師公回頭對門外阿成道:「我不會啦!你放心。」轉過頭又對阿婆繼續講:「早上就算了,不過……我剛剛在唸經時又再一直聞到香味,就是蘿蔔糕的味道,我一直忍到法事完了,我才問他們其他人是否有聞到,這次大家就說沒有了……」

師公這時一手掩著嘴,輕聲說道:「又有人說這味道真的是夠香的啦!在早上蒸蘿蔔糕,到下午這香味都還在,什麼可以繞樑三日的……」《蘿蔔糕》雲 明 編著

「是喔?我才剛回到家,並沒在蒸糕啊。」阿婆回答。
阿成這時在門外頭又忙著解釋說道:「師公啊,你不要當真啦,這是大家胡亂講的,您千萬莫生氣啦……」語氣間極是慌張,方寸已亂,想是深怕其母親喪事期間又鬧出其他的人事紛擾。

師公聽了回過身來,卻看見門外的人越聚越多,三姑六婆,七嘴八舌,於是拉了阿成,進到了門內說:「不會啦!你放心。你進來一起聽我講好了,不過……這外頭的人怎麼會變成這麼多啊!」

師公繼續對阿婆說:「我想說早上大家都有聞到蘿蔔糕香味,那我想可能是我搞錯了,就沒再去多想,不過……剛剛在誦經時我明明又聞到了,但大家卻說都沒聞到,這就令人感到奇怪了,我在想我應該不會弄錯,乾脆就先來確認看看,阿婆這兒是不是真的沒在蒸蘿蔔糕,但看起來是真的沒有,那就真的奇怪了。」
這老師公緩了一下再繼續說道:「因為呢,這般情形我也很少遇到,不過……過去我曾經聽我師父提起過,若是遇到有奇特不解的事情,也有可能……是先人想要指示什麼事情,那就要去了解一下。」

阿成聽到這,鼻頭漸漸泛紅,心情十分激動,說道:「啊!我老母還在的時候,就非常喜歡阿姨這蘿蔔糕的滋味,三不五時就過來阿姨這邊吃蘿蔔糕,敢是……如今阿母在天,仍是思念著這味,才會……」

師公聽阿成說了出來,便安慰著他說:「是有這種的可能,不過……你聽我說,親人走了,在世人難免心情不定,六神無主,但是這時若是我們又胡亂講話,恐怕會擾亂到你們家屬的心情,而世間如此趁人之危,向家屬騙東騙西的騙子也是有的,所以我剛剛才不願再去多說什麼,我也很怕我自己弄錯了,結果這般擾亂到人家!」

「嗯,這樣講也是對……師公,那現在呢?」阿成說完淚水已經落下,就見阿婆她也跟著眼眶都泛紅了。

師公對阿成說:「不要緊,你先莫激動,若是照你這麼說,也是有這可能,不然我怎麼會一直聞到。不然這樣,我們明天供一些阿婆這的蘿蔔糕,來請阿婆蒸一些素的蘿蔔糕就好,咱們拜素的就可以了!」

「好啊,好啊……」阿婆與阿成都齊聲說好。
「素的蘿蔔糕就放蘿蔔絲跟香菇就好。」阿婆說。
「太好了……阿姨啊!真的是謝謝妳,來這麻煩您……」阿成說。
「不會,不會,你別這樣說。老太太一直以來都對我極好。」阿婆說。

這師公怕這裡人多嘴雜,大夥決定了這麼辦之後,趕緊拉著阿成要走出門外與道姑們離開這裡,師公離開前又望了憶親一眼,卻沒再多說什麼了,轉身就走。

一群人也跟著散開,慢慢走回棚子。《蘿蔔糕》雲 明 編著
但這件事已經慢慢在巷內傳開了,眾人七嘴八舌,談論著這王老太太在天之靈會如此擾到這位師公幫她誦經,就是因為還捨不下人世間這蘿蔔糕的滋味。

                                       

 
這群人剛散走,又闖進來一人,劈頭就說:「真是誇張!剛剛擠都擠不進來,想說怎麼會突然過來這麼多人圍在這裡,聽人說什麼師公在這裡面起乩問事情。」進來的是剛剛被眾人擠到一旁的侯友忠。

阿婆說:「才沒這回事,別聽人家亂講……」
「喔!擠過來這麼多人,我還怕買不到蘿蔔糕了。」侯友忠說。
阿婆大叫一聲:「哎呀!我還真的忘記了……糟糕了!」阿婆今天所蒸的蘿蔔糕都送去了育幼院,根本沒有幫侯友忠留下什麼東西來。

「什麼……忘記了?」侯友忠急問。
「哎呀!不對!我想起來還有一塊蘿蔔糕在裡面,我進去看看……」阿婆想起廚房還有一塊蘿蔔糕,是早上憶親在一旁學蒸蘿蔔糕時一起弄的,趕緊走進了廚房,侯友忠也不知在心急什麼,緊跟著阿婆走了進去,一邊說著:「喔!原來還有嗎,太好了!太好了!」
這屋內又只剩下憶親與良文兩人。

大門外停著侯友忠的車,坐在後座的是侯友忠讀國小的兒子侯佑明與今天來他們家玩的袁曉婷。
曉婷跟佑明之前正巧看過憶親兩手叉著腰,大罵阿貓的兇樣,當時都對憶親極是欽佩,還幻想著憶親書包內裝了石頭會出手打人。
之後的幾天,兩人放學後曾經到阿婆攤位,特別留下來,要找這一位大姊姊,但那時憶親還害怕,一連數日都繞路躲著阿貓,所以這兩位小朋友根本找不到人。
佑明這時從車後窗認出了這位大姊姊,對曉婷說:「喂!妳快點來看一看,那個是不是那個大姊姊?」
曉婷探出頭來,看了一眼,也認了出來,開心說道:「是耶,原來她是住在蘿蔔糕阿婆這裡的嗎?」這時看到憶親也正看向她,趕緊把頭縮到車窗下躲了起來,又換佑明探頭出來偷看著。
「她有帶書包嗎?有裝石頭嗎?」曉婷問。
「我看一下……好像沒有。」佑明一邊偷看一邊說。
「你跟她招手看看啦!」曉婷說。
「哈哈!我不敢啦!說不定她會打人哦……」佑明說。

兩個小腦袋瓜就這麼輪流探頭探腦的張望著,憶親搞不清為什麼這兩小朋友這般打量著她,怎麼今天遇見的小朋友都對她興趣十足,原來受人歡迎這件事是會上癮的,彷彿是受人關注的明星,有一種莫名的虛榮感,一種神奇的滿足感,儘管他們不過是小朋友而已。

憶親本能的先對他們招了招手,又笑了一下裝可愛,這兩張小小笑臉立時都探了出來,擠在小小的車窗,小男生問著:「妳叫什麼名字?妳……妳是住在蘿蔔糕阿婆這裡的嗎?」
憶親被這突然一問給問傻了,不知該如何來回話,一時呆望著。
良文頑心一起,乾脆幫憶親回答,說道:「她是蘿蔔糕姊姊啊!」《蘿蔔糕》雲 明 編著
憶親眼睛睜得大大的,兩手叉在腰上,看了良文一下,卻也無從辯解,自己都笑了出來。
「哇!」擠在車窗的這兩張小臉笑得更誇張了,原本對這大姊姊尚有一絲絲畏懼的心理陰霾,此刻完全雲消霧散,只剩下對這位夢幻勇敢偶像的深深景仰與無比崇敬,透過車窗連連叫喚,吵個不停……
「哇!大姊姊妳好厲害喔!」
「蘿蔔糕姊姊耶……真是棒呆了!」
「妳……有沒有帶書包來?」
「妳是阿婆的女兒嗎?」
「大姊姊……我覺得妳很勇敢!」
「大姊姊妳家住在這裡,對不對?」
「妳明天還會來這裡嗎?」

這般熱情的程度讓憶親無法招架,更別說要去回答他們什麼了,臉上雖然還維持著笑容,心裡卻完全摸不著頭緒,支吾應著:「嗯?什麼書包?阿婆的女兒?我很勇敢?奇怪了……阿文!都是你……」
良文一句話就害得憶親如此,自己卻躲到了鐵門後捧腹笑著。

阿婆跟侯友忠這時從廚房一起走了出來,侯友忠看來極是高興,拎著一袋蘿蔔糕,上了車趕忙走了。曉婷跟佑明還想跟大姊姊多問兩句話的,此時只能用力揮著手,興奮叫喊著:「蘿蔔糕姊姊再見……阿婆再見……掰掰!」
兩人稚嫩的叫聲一直喊到車子出了巷口才消失。

 

侯友忠適才聽兩個小朋友如此叫那位女生,便從前方駕駛座回過頭來問說:「小明,你們怎麼叫人家蘿蔔糕姊姊啊?那是誰?」這一問又讓曉婷跟佑明靜不下來了……
「是他說她是蘿蔔糕姊姊的呀!」
「對呀!我覺得超酷的!」
「所以才會跟蘿蔔糕阿婆住在一起的。」
「她是阿婆的女兒……」
「我們本來都不敢跟她說話的。呵呵!」
「爸爸……你怎麼會不知道她啦,我們上次有看過的。」

侯友忠奇道:「我們上次有看過?她又變成阿婆的女兒了?奇怪?」

「怎會奇怪!吼……爸爸,你怎麼會不記得?」
「對呀!上次一起在這吃蘿蔔糕時看到的。」
「她還有罵那個阿貓?咦?還是阿鼠的……」
「她差一點就要拿書包揍他了!」
「後來沒再看過阿貓,就是被她打不見的……」
「嗯!那時候我覺得她很勇敢,也很兇。」
「嗯!可是今天她並沒有很兇哦。」
「對對對!今天不會兇。」
「今天她很可愛,我……我有一點喜歡……」
「是她先跟我們招手的……」

這車就這麼一路鬧哄哄的駛回家了。

    

【一 巷口】 《蘿蔔糕》【六 傷痕】 <<         >> 《蘿蔔糕》【八 黃金】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oolcatcom&aid=7274104

 回應文章

雲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蘿蔔糕的滋味
2013/02/02 08:23

老母還在的時候,就非常喜歡阿姨這蘿蔔糕的滋味,三不五時就過來阿姨這邊吃蘿蔔糕,敢是……如今阿母在天,仍是思念著這味,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