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極短篇 - 愛情小說家
2021/10/10 10:10:00瀏覽582|回應0|推薦36

雲明小品

極短篇 - 愛情小說家 

 

她自認是個小說家,是個「」的小說家

這兒的「」裡頭為何沒放任何的形容詞呢?
「」裡頭要放形容詞的話,根本挑選不完,很好、好爛、多愁善感、薄情寡義、天馬行空、千篇一律、風格獨特、恣意揮灑、毫無章法……太多太多了。結果,恐怕看不到形容詞之後的小說家三個字,所以乾脆任由空無。
空無才可以包容萬事萬物,甚至整個宇宙。

「所以,妳算是個空無的小說家嗎?」
「也不算是……」她想了想,還認真地回答:「空無,也不過是宇宙萬事萬物的一部份。」

問話聲又出現:「空無包容了整個宇宙,空無又只是宇宙一部份,豈不矛盾?」
她想了想,闔上雙眼,懶懶地回應:「矛盾也不過是宇宙萬事萬物的一部份。」

「……」問話聲無言了,這樣根本講不過她。
這個問話聲很奇怪,經常繚繞在她耳際,亂問一些莫明其妙的事情。
她卻不在意,還能與這莫名的問話聲對話或鬥嘴,似乎早已習慣。

 

小說中所描述的人物可能是生活中遇到的人,有部分的小說,為了保護當事人,名字或身份就不公開了。

「當事人多半是自己嗎?所以刻意不寫出來……」
「不是!你囉嗦什麼?管我要不要公開!」她的回話近乎怒吼,問話聲無言。
有時候她會這樣,突然跟問話聲吵架,可能在淋浴時,或在餐廳獨坐,或在公園散步運動,比較尷尬的是在搭乘捷運的時候,周圍的乘客恐會被她忽來的喊叫聲嚇到。

所幸現在很多人都戴著無線耳機,這社會漸漸習慣有人搭車時會自言自語。
其實也不算吵架,問話聲往往不會再吵,靜默無爭,空蕩潛隱,這問話聲的性情還算不錯,願意如此與她相伴,也算是一種小小幸運。

小說所描述的內容多半與愛情相關。
也可能與愛情無關,硬是掛個愛情的標題上去,較容易吸引心還年輕的讀者。
心還年輕的人與年齡大小並無關聯,某某老阿婆也可能是心還年輕之人。

 

「問話聲其實是她之前失戀的對象。」
或許那段愛情只發生在她的腦海中,或單純沒來由的胡思亂想,連失戀的對象都可以來自空無。又說不定,這才是她一直寫小說的原因。
小說本是胡思亂想的東西,要有足夠強烈的意念才能支撐整段的胡思亂想,而非沒頭沒尾,不成故事的短短幾行字。
那意念可能是仇恨、可能是愛慕、可能是信仰、可能是恐懼,甚至也可能是……無聊,那樣的話,真的是很無聊很無聊的人了。
可能,無人可聊的人,只好自己跟自己聊,漸漸形成強烈的胡思亂想,從空無中幻化出屬於自己的小說宇宙。

她利用小說之技,在空無的腦海中模擬了愛上他之後,那人物可能會怎麼做,再模擬了周遭的人物會如何反應,如此層層疊疊,推敲過兩人之間無窮無盡之千變萬化,最後選中一條不算十全十美卻無傷自己的終局之路,她的愛情與小說都不追求十全十美。

其實,某某電影中,某位懂得操控時間的英雄人物就是這麼做,才讓自己的聯盟進入最終勝利的時間軸。
如此的技法也非毫無根據,而是借用她過去所學「社會學想像」的方式,再加上一些些加油添醋的烹飪技巧。

 

她也覺得,愛情形成的過程就像寫小說一般。
也可能與寫小說無關,愛情在每個人的腦中由空無冒出,也可以套上挑選不完的形容詞,愛情囂張起來也可以包容宇宙萬事萬物,推展出無窮無盡之千變萬化。
只是一般人沒法去操控或梳理,只是任由情絲擺布纏繞,一切就順其自然,跟著愛情的過程並接受其最終結果,或許可以稱之為未經編輯過的愛情。

 

小說的人,小說的事,說白了,就來自胡思亂想。
偶爾想到什麼,就寫了張紙箋,隨手擱在桌邊或貼在牆上,有時,任由靈魂飄渺遊蕩,在靈感如浮光掠影冒出時,伸手捻來,再利用文字記錄下來而已。
紙箋生出的速度永遠快過小說完稿的速度,畢竟空無宇宙的時間並沒有現實宇宙那樣的時空限制,所以漸漸地,牆上、桌邊、筆記本、電腦中、手機裡……全是這樣的紙箋了。

如今世人意圖以資訊科技創造出具象化呈現的「元宇宙」,在網路的雲端,任何天馬行空的想法都可以建構模擬出來,透過網路與地球上所有人分享。
而她的空無宇宙僅存在她腦子之中,是個只能以文字型態對外分享的元宇宙。
她深深明白,這樣的空無宇宙不可取代自己在現實宇宙的生活。
不過,空無宇宙之中所體驗、推演過的生活經驗絕對可以用於現實生活中,用來應對一切不確定的未來。

例如,她就用了這招在之前失戀的對象身上,化解掉被分手時的一絲絲尷尬,而這話在她的小說人物分手時,就已經說過:「好吧!分手就分手,我也只是利用你,刺激我寫小說的靈感,而你還算滿癡情的,這段時間提供我很多材料。」

勇敢說出這話的當下,她失戀的對象面如死灰,張口無言
感謝她小說人物的悲慘經驗,她自認完美地扳回一城,不僅保住了顏面,鎖住了眼淚,更牢牢撐住了自己瀕臨崩潰的內心。
小說歸小說,現實歸現實,她卻因此成了她筆下小說人物的真實案例,或許她還渾然不知,她漸漸變成她小說人物的性格。

 

甚至她深深覺得,小說真的太好用了!
所寫一切,無論是非黑白,只要冠上小說之名,便可推得乾乾淨淨,其中對錯皆與我無關。
反正,那只是小說人物的行為或論調,連尷尬經歷、不知所云、引錯經典、偷句抄襲,甚至連錯別字等等,只要放入「」裡頭,就通通可以怪到那位虛構的小說人物身上。

「就是喜歡這樣胡弄瞎搞,難怪自古以來,小說家不入流!」問話聲又出現了,語帶輕蔑,卻非十分刻薄。

「小說家不入流?」她複誦時,緩緩睜開雙眼,最近鮮少被那問話聲扳倒,內心氣惱之餘,趕緊上網查了查,才知真有這麼一說。
所幸她眼睛骨碌碌幾轉,便想到該如何扳回:「小說家不入流,那太好了!不需入流從品,更得以擺脫世俗,恣意揮灑。」

「……」問話聲遁入無言,澈底地。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oolcatcom&aid=1692398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