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極短篇 - 樹枝小鹿店
2022/03/03 00:22:00瀏覽880|回應0|推薦46

雲明小品

極短篇 - 樹枝小鹿店 

 

樹枝小鹿店位於城市東區一處面向東方的街道上,從店門口望出去,對街是一座森林公園,景觀開闊,環境清幽。

這店面被設好了自動系統,每天早上十點開啟店前的防盜鐵門,同時也亮起店內照明,鐵門後是整面的落地玻璃窗,玻璃後可看到店裡擺了八隻大大小小的樹枝小鹿,最大將近兩公尺高,最小約莫三十公分。店面的玻璃門不曾開過,也不曾看過有店員出現或誰來敲過這店門,八隻樹枝小鹿就一直靜靜地待在店內,動也不動,任憑光陰流轉,日落月出。

晚間十點五十分,店內照明漸漸暗去,稍過一會兒,店門與店內有許多小指示燈開始進行特定程序的一明一暗,黃黃綠綠閃閃不停,是防盜系統在執行各項功能測試,十一點整,防盜鐵門緩緩落下,樹枝小鹿店結束了這一天,直到隔日早上十點再開,如此日日夜夜,月月年年。


店門外有大樓管理單位委託的清潔公司來定期打掃,店內沒有任何人進出,空調與清淨機也設好了自動運轉,看不出任何髒汙灰塵。店門口還擺了一張樹枝構成的扶手椅,用了樹枝頭端較粗的部分,看得出來,應該是製作樹枝小鹿時所剩下的過粗樹枝,收一收餘料之後,還能如此妥善利用。
樹枝小鹿店門外沒有招牌看板,沒掛商號店旗,連住址字牌都不知掉哪兒去了。

偶而有行人走累了,會坐在店外的樹枝扶手椅上頭歇一歇,也望一望落地玻璃窗後方的幾隻樹枝小鹿。
春去秋來,落葉飄過,沒什麼人多去注意,這家樹枝小鹿店到底這麼開了多久。

 

 

林鹿鹿之樹枝小鹿創作展」的竊案發生之後,開始有錯失觀展的民眾發現這一家店,進而來此駐足徘徊,仔細看過店內的人便會知道,這八隻樹枝小鹿肯定與林鹿鹿之樹枝小鹿展是同一來源,囂張鹿角、帥氣翹尾、躍動的腳步……
不知誰在網路地圖上標示這裡是「樹枝小鹿店」,沒有其他說明,於是來此一遊的人數漸多,但也只能拍拍照片之後離去。這家樹枝小鹿店每日開了防盜鐵門,也亮起店內的照明,然而就是沒有店員會來開啟玻璃門營業,沒人清楚這一家店究竟弄著什麼樣的生意?而這樣的店又有什麼搞頭?

如此過了幾個月,店門口漸漸恢復冷清,前來朝聖的遊客稀稀落落。
某日,一位梳著油頭的大老闆來到這店門外,來回踱步,探頭探腦,伸手敲了敲落地玻璃窗後才離開。這位大老闆曾經在「林鹿鹿之樹枝小鹿創作展」的第一天現身展場,意圖在天亮警衛交班時盜走所有的樹枝小鹿,不料卻被搶先一步。


這晚十點四十幾,這位油頭大老闆出現在對街的森林公園,找了一張椅子坐下,拿出望遠鏡,遠遠監視著樹枝小鹿店。

晚間十點五十分,晚風透涼,街上無人,店內照明正漸漸暗去。
一名全身黑裝的蒙面小弟邁大步走至店門口,翻開大衣,取出一把裝了消音器的長槍,噗嘶一聲悶響,玻璃窗邊角被打出一圈茶碗大的蜘蛛網,這子彈咚地回彈落地,正巧打穿蒙面小弟自己的右小腿。
蒙面小弟叫了聲:「哎呀!」連忙摀住自己嘴部,跪下身撿起彈殼,胡亂擦一擦地上自己的血跡,接著拿著長槍當拐杖,死命站起,一跛一跛逃離現場。

剛剛這一槍打在店面防彈玻璃上,雖然沒有射穿,但瞬間的震動觸發了保險系統的無聲警報,防盜鐵門直接關了下來,店內警示紅燈閃爍不停。


油頭大老闆在對街望著這一切,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晚間十點五十八分,兩輛保險公司的特派車迅速抵達店門外,十一點零五分,警方也來到現場。

陸陸續續又來了幾台車,有幾人拿了手電筒照向地面,應該在尋找子彈的彈頭與彈殼,有幾個人圍起了封鎖線,但是過沒多久,保險公司的人又撤掉了封鎖線。店門外,保險公司的人似乎與警方有一些言語往來,從對街根本聽不清楚。

 

油頭大老闆裝成一般路人,穿過馬路,走近觀看,好聽聽他們在爭執什麼。
保險公司那方有人說明著:「店面所有權人與保險委託人是林鹿鹿的父親,早已身故,繼承人林鹿鹿從來沒出現過,也沒來辦理過任何手續,但依照雙方契約,只要保險費能順利從銀行自動扣款,這保險就一直是有效的啊!保險內容議定,只要防彈玻璃門窗未遭受外力突破,連我們保險公司都不得擅自解除保險系統並進入店內。現在你們警察一直說要開門進去看,如果到時真的有什麼財物損失,變成是我們保險公司要承擔耶……」

警方有人問:「好啦!好啦!你說你們保險系統顯示,防彈玻璃門窗仍然堅固,未遭外力突破,那麼,外頭這一塊鐵門可以開起來讓我們看一看嗎?」

保險公司的人低頭看了看文件,才說:「這……應該可以,眼前狀態是外觀幾乎沒有損失,我們可以恢復成展店模式,防盜鐵門就會自動開啟,同時也點亮店內的照明。但是……如果你們要求開啟玻璃門,就一定得由保險委託人或其繼承者所持有的遙控器來解除門鎖,不然我們無法負責……」


警方的人不是很耐煩:「好啦!好啦!可以開的話,你們就幫忙開一開,我們也只是稍微看一看而已,如果真的沒出什麼事,我們附近找一找有沒有什麼,然後就要收隊了!三更半夜,晚上又冷……」

保險公司的人沒再多說,只提起一手提箱,按了按幾個按鈕,消去了店內閃爍的紅燈,轉為黃黃綠綠小燈一明一暗,沒過多久,防盜鐵門緩緩上升,同時也亮起店內的照明,乾淨潔白的店內就八隻樹枝小鹿直挺挺站著,沒有其他東西了。

防彈玻璃窗的邊角處有一子彈打出來的蜘蛛網痕,有幾人開始拍照蒐證。

「咦?店裡面這……這是……什麼東西?」一名警察忍不住問,結結巴巴。
「是樹枝小鹿,之前樹枝小鹿展全部跑光光的就是這東西了。」不知誰回答。

警察又問:「啥?什麼?所以店裡頭就只有這一些樹枝而已嗎?不是啊!我們的紀錄中,這裡應當是珠寶銀樓啊!怎麼變成什麼樹枝了呢?害人緊張得要死!」

保險公司有個人說明:「我們這邊的資料是寫,珠寶銀樓是林鹿鹿父親的友人所經營,應該好多年之前就關店了,不過保險契約仍然是有效的,因為保險繼承人林鹿鹿從來沒出現過,也沒辦理過任何變更手續,只要保險費能順利扣款……」

這位警察真的不耐煩了,粗魯插話:「好啦!好啦!知道狀況了,珠寶店關了!現在只放樹枝而已……謝謝,沒事我們就收隊了!」他說話時,轉身招了招手,於是拍照蒐證的、四處找尋彈殼的、趴在地上採檢血漬的、還在採集指紋的……警方各隊人馬收了收自己帶來的辦案傢伙,一一散去。

 

 

 

保險公司的人則等在樹枝小鹿店外頭,零時二十二分,林鹿鹿的後人林森森開車趕來店門外,臉上睡眼惺忪,對著保險公司的人一番解釋:「不好意思,我找了好久才找到,你們說,是一個黑色橢圓形的遙控器,那大概是這一個吧?」
保險公司的人臉上現出懷疑之色:「咦?你不是林鹿鹿的後人嗎?怎麼這般重要的事都會搞不清楚呢?」

林森森抓了抓自己後腦杓:「哦哦,不是啊!我根本不知道林鹿鹿在這街上還有這一店面,我第一次來這裡,她之前從來沒跟我提過這事啊!」

保險公司的人語氣變得嚴肅些:「其實我們也是聯絡不到林鹿鹿,才會臨時通知到你這邊,不過,你確定你這樣真的可以代理林鹿鹿來處理這事情嗎?」
林森森又搔搔頭:「哦哦,算可以吧!林鹿鹿她之前就交給我一個紙盒,裡頭有存摺、印章、提款卡、車鑰匙、幾個遙控器……有些事情就可以幫她跑腿處理,她一直沒在管人間這些亂七八糟的麻煩事。」


保險公司的人微微點頭:「那好吧!林鹿鹿她自己要把遙控器交給誰,其實保險公司這邊也管不著。」
林森森想了想,一時間想不透這話什麼用意,於是拿起遙控器,問著:「所以,你們電話裡說,必須要由我親手按下遙控器上,綠色圓形這個按鈕,就可以進去玻璃門後,那我現在要按下去了哦!」

保險公司的人這時卻搖搖手:「不要,不要,現在可以不要開,沒有必要就不要開了。我們現場說明一下狀況,這防彈玻璃窗被打出一些些紋路,不過,這樣並不損傷任何功能,如果你這邊決定要換掉整片玻璃窗,之後可以再聯絡我們。我個人偷偷建議,不必為這一點點花紋而破費,那我們就先離開了,晚安!」

「哦哦?」林森森愣在這店門外,手上握著遙控器,心想:「不開門嗎?那你們打電話叫我翻找出這個遙控器,半夜匆匆趕到這裡要幹嘛哩?」

 

 

夜深人靜,連狗都不叫了。
大街上只這一家樹枝小鹿店亮著燈,林森森一人坐在店門外的樹枝扶手椅,手上的遙控器左晃右晃,似乎還在想著,自己要不要開門進去看一看?
此時,梳著油頭的大老闆從黑暗街道中走過來,刻意裝傻:「咦?請問,你就是這家店的老闆嗎?我正巧路過這,想跟老闆買一隻樹枝小鹿,可以嗎?」

「哦哦?」林森森愣了愣,忽間語無倫次:「這個……你真的想買這樹枝小鹿嗎?我也不知道該賣多少錢耶,哦哦……你還真是客氣,怎麼會叫我老闆……」
油頭大老闆雙眼炯炯亮起,勉強按奈住自己激動的心,直接開始出價:「老闆你願意賣的話,我可以用十萬元……跟你買一隻樹枝小鹿。」

「哦哦?」林森森大愣,只能微微張嘴,臉上看來沒有同意或不同意的反應。

油頭大老闆一時盤算不出對方心意,只好再加價:「不行嗎?不然我出二十萬元跟你買一隻樹枝小鹿,還不行嗎?那不然,我出五十萬……」
在這商人的眼中,沒有買不到的商品,只有買不到的價格。

林森森嚇到回神了,連忙開口:「行行行!你真的想買樹枝小鹿,我可以賣你,這個……這個……」說話時,順手在遙控器上頭慌慌一按,從未正常開門營業過的樹枝小鹿店終於開張了!玻璃門感應到店前有人影,正自動緩緩開啟。

林森森從樹枝扶手椅站起,一邊領路走進這自動玻璃門,一邊說著:「那你進來自己挑一仙吧!看你想買大仙的或小仙的樹枝小鹿。」

 

油頭大老闆腳步翩翩,走進樹枝小鹿店時,不禁笑容滿面,如沐春風,雙手微微顫抖,輕輕捧起一隻約莫六十公分高的樹枝小小鹿,眼眸之中激動難掩。
他心中策劃許久,想要擁有一隻樹枝小鹿的心願終能達成!

「哦哦,不過……」林森森站在店裡說話,店內空曠,聽來有些回音:「我必須老老實實跟你說哦……這店裡的樹枝小鹿應該只是過去林鹿鹿手做,普普通通的樹枝小鹿而已……」

油頭大老闆詫異:「普普通通的樹枝小鹿?你……意思是說,這些樹枝小鹿並未附藏鹿仙法力嗎?你又如何會知道……這些只是普普通通的樹枝小鹿呢?」

林森森老實回答:「哦哦?原來你也知道鹿仙法力這事,因為我過去曾經在山中森林遇過真正的樹枝小鹿,能感受到小鹿讓人身心恢復完好的療癒感。不過……我剛剛坐在店外那椅子上一會兒,並沒有這樣的感覺。」

油頭大老闆不自覺學著人家的發語詞:「哦哦?所以……你親身經歷,世上真有鹿仙之事,所以……樹枝小鹿展的那些樹枝小鹿晚上真的會動嗎?真是樹枝小鹿自己跑光光的?但是,警方的說法,那女盜賊只是戴著林鹿鹿年輕模樣的面具,犯案還裝神弄鬼一番,無聊多費工夫。」

 

「哦哦?林鹿鹿年輕模樣的面具?」林森森一臉不以為然:「我所認識,林鹿鹿的面貌一直都是那模樣哦!完全沒有年輕年老之差別,她會出現把樹枝小鹿展的樹枝小鹿全部帶走也沒什麼好說的囉,那本來就屬於林鹿鹿的。」
油頭大老闆喜道:「哦哦?所以,一直以來,我所聽到的鹿仙故事都是真的了?那麼……林鹿鹿現在人在哪裡?她帶走的樹枝小鹿真的全部都活起來了?」

林森森抓抓頭:「哦哦,你可問倒我了!詳情我也不大清楚,林鹿鹿與愛上她而投胎成人的樹枝仙鹿在一起,兩人應該雲遊四海去了,我根本不清楚他們倆到底身在何處。也或許哪一晚,林鹿鹿忽然現身在此,這裡這些普通的樹枝小鹿也會自己動起來逃走,那也說不定……」

油頭大老闆看著自己捧在手上的樹枝小鹿,心情有些沮喪:「哦哦?是嗎?所以這些只是……普通的樹枝小鹿,不過也可能會自己動起來逃走……」他自己究竟想要普普通通而不會動的樹枝小鹿,或自己會動卻可能逃走的樹枝小鹿呢?眼前這一時間,他內心思量,卻想不出答案,店內就這麼沉靜了一陣子。

世事變化難測,世人想要擁有什麼卻未必就能擁有什麼。
有時費盡千辛萬苦,最後真的擁有在手,卻又不是自己所想那樣。

 

林森森隨口一問:「所以,你買這樹枝小鹿要做什麼?」

這位油頭大老闆難得臉上慈祥:「原本我想送一隻給我的情人,她病得很嚴重,我希望她可以好起來,不過,我想……可能也不用送了,她應該沒剩多少日子。這早上她跟我說,她老了、病了、不漂亮了,要我別再愛她,也不要因此花太多錢了,如果還有緣,我們下輩子一定會再見面,到時,她一定會漂漂亮亮的……我想,我想……她應該是我這輩子……唯一不愛我的錢的女人!」

林森森沒說話,原來眼前這個人真心想擁有一隻樹枝小鹿。
這油頭大老闆一手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冷不防一聲大叫:「啊!現在我身上沒帶那麼多錢,可以先讓我出去領個錢嗎?老闆你千萬別關店,再等一等我……」

林森森只揮揮手:「哦哦,沒關係啦!那樹枝小鹿就送給你好了,希望你們心情都能好好的,你想再拿另一仙樹枝小鹿嗎?你快挑吧!然後,我是該關店了。」

「不用了!這樣的神奇之物,一輩子能擁有一件也真是足夠了……」這位大老闆對著自己說,看似心有所悟,他兩手捧著樹枝小鹿,點頭道謝之後,走出店外,步履輕鬆,靜靜消失在暗夜街道上。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oolcatcom&aid=171867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