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極短篇 - 愛情木刀師
2020/02/14 02:14:00瀏覽889|回應2|推薦50

雲明小品

極短篇 - 愛情木刀師 

 

近日在街邊的露天市場出現了一攤賣木刀的小姐。她總是擺在最角落之處,地上一塊布,陳列了好幾把木刀,大大小小,長長短短,皆不相同,有些木刀的表層看得出舊化暗沉,甚至沾染些許灰塵,這樣的舊木刀會有人買嗎?
人潮漸多卻不聞吆喝喧天,這露天市場其實是地下停車場出入口前的廣場,家中若有舊東西不捨丟棄,都可以拿來這裡自行兜售,所以聚集了各方人士,有些人覺得舊事物更添古意,也有人認為二手貨價錢划算,便會來這兒尋寶,挖掘是否有奇特或難得的舊貨。

向這小姐要一把尺餘長的木刀來看,木刀的刃片曲線優美,配合了原材料之木紋弧線而切裁,巧妙在刃部形成帶有鋒利感的層層雲紋,猶如波漾粼粼隱隱,彷彿真能用來切砍什麼似的,然而刀子邊緣全是未開刃的圓鈍觸感。
刀把是帶著樹皮的樟木枝幹,依著刀刃曲線而順勢榫接,還特意保留枝幹的木結微凸在掌緣合手之處,可讓握刀的手感更佳,離手之後,仍餘淡淡樟木香,令人愛不釋手。

 

只賣木刀的攤子前所未見,經過這兒的客人們不免好奇,拿起木刀把玩後,三言兩語問了些問題,而這位小姐的回答卻讓人越聽越奇。

「小姐,妳這木頭刀子賣多少錢?小的木頭刀子能便宜賣給我吧?」
一把賣一萬元,長一點的賣兩萬好了。
小的木刀其實是製作旁邊大木刀時的木片餘料,覺得扔了可惜,便切切磨磨,又弄成小木刀,一直以來,都跟同料的大木刀一起收藏,所以,小木刀只跟著身旁的大木刀相送,是不賣的。

 

「一萬塊錢!怎麼會賣這麼貴?妳這木頭刀子除了擺著好看,還能幹什麼?可以拿來切菜嗎?」
木刀不能拿來切菜!就只能當成擺著好看的藝術品,若有開餐廳或什麼店,或許就擺在櫃檯牆上裝飾。

「妳說好看的藝術品?難道是哪一位藝術家的作品?所以價值不菲?」
這……是我爸以前親手削刨所製,他說他只是一位木刀師。不過,我爸生前一再囑咐,木刀千萬不可隨意丟棄或低價賤賣,但願擁有的人珍惜收藏。

 

「咦?妳這些木頭刀子看似沒有開刃,不過我感覺,應當另有用途,是嗎?」
這一位客人您還真是識貨,看出什麼端倪了嗎?其實我爸說過,這些木刀可用以斬孽緣、斷桃花、去霉運,都很好用。
圍上這攤子的人群漸漸變多,有些人路過耳聞,對這小姐的說辭感到半信半疑,不禁停腳細聽,又問了更多。另有人趁機站近,只是貪看這小姐的姿色。

 

「斬孽緣?難道妳父親是愛情浪子?且不多談。我看這木頭刀子刃狀與握把構形奇特,柔美之中略帶狂放。想問問,妳知不知道為什麼刀子是這樣的造形?」
忘了我爸怎麼說的,他似乎也不知如何講明,當時只低頭出神,嘴中喃喃自問:「是否想過,若要具體化,愛情會是什麼形狀?何方天煞絕美?難斷醉語迷心?面對已然木質化的愛情,無處躲藏還不奮力脫身?」
小姐只是憑著記憶,模糊引述木刀師之言,這題她其實回答不出來,大夥兒當然聽不明白,咀嚼著這幾句話卻如墜霧裡。創作靈感往往是繚繞雲中之一念,刀刃弧線造型在木刀師腦中浮出,冥濛飄渺,靈光一閃過後,或許難以再現。

 

「那麼,為什麼不用鐵來鑄造這樣的刀子呢?妳有賣這樣的鐵製刀子嗎?」
這很簡單,我爸說過了,不用鐵,而用木頭,較能引導殺傷力,效果更好。

「小姐啊!令尊這般說法讓大家傻眼了,木頭怎麼會比鐵更有殺傷力呢?」
鐵刃能斬斷的是肉身,木刀能斬斷的是意念。
記得我爸還提到,像法師、道士要斬妖除魔,所用也是桃木劍。可能是不同層次的問題,兩者在此根本無法相比。

「真的假的?若能幫人斬斷孽緣,或許賣一萬兩萬,仍是賤賣了,我先去領錢,等等再來。若是有緣,真想看看妳父親是怎樣一個木刀師?」
我爸只是個古板正經的人,老是一直說,他真心不願對不起自己正宮老婆。

 

「原來木刀師的木刀真能用來斬斷情絲,不過,弄出那麼多把漂亮的木頭刀子,看來是位十分濫情的藝術家囉?」
不不不!這些木刀所斬情絲都是同一人……

「哦?難道這一堆木頭刀子都沒用?斬不斷嗎?」
木刀有用,無奈春風吹又生。愛戀情思不斷沾來,木刀師只好一把又一把淬鍊,甚至閉門苦思,勉力造出法力更強、道力更高的木刀,才會弄了一屋子都是。

「呵呵,一屋子的木刀?天啊!妳父親的那位心上人究竟是何方妖孽?」
小姐被逗笑了,嬌媚掩嘴,略顯害臊,明眸一轉卻未答話,也沒人再追問了。

圍著攤子的眾人笑笑之後,慢慢散去。這位小姐坐下歇息,低頭取出手機,傳了訊息:「媽,剛剛有位客人說妳是妖孽哦。我好準備收攤了。」

 

有個奇怪男的在散去的人流之中左右亂走,其實他從一開始,就擠在這攤位前,兩眼只盯著這位小姐的容貌身材。他一直等到問話的群眾散盡,見左右無人,才緩緩蹲至地攤前,竟開口:「小姐,妳願意的話,我可以出錢把這一整攤的東西全買下,我們一起去喝咖啡如何?」

面對如此俗氣的搭訕,那小姐看似非常不舒服,懶懶將頭撇去,根本不想理會。那個奇怪男的嘴角微微一笑,故作瀟灑,右腳往前斜踏,試圖進一步攀談。

孤單女子擺攤做生意的夢魘,遇上別有用心的男子藉機騷擾,該如何是好?

小姐頭也不回,出手摸起地攤上一把尺餘長木刀,忽地朝那男的凌空揮出,輕輕一個迴轉,木刀什麼也沒碰著,卻見她收刀手勢似乎抖落了一絲無形線。
那個男的身子微晃,呆了半晌,摸摸自己的額頭,也不像被嚇著,倒似像夢醒,啥也沒再囉嗦,便起身黯然離開了。

當真?方才那一刀已利落斬斷,俗男原欲牽扯不清、自作多情的糾纏。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oolcatcom&aid=131720676

 回應文章

Sir Norton 志成跳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2/17 18:02
這當下能提筆的人少了,擧世間目光如豆,是因似果。
木刀心刃,快念思遷。
雲明(coolcatcom) 於 2020-02-18 21:50 回覆:
嗯嗯,提筆不如提錢,目光如豆也可裝瞳孔放大片。

感謝閣下留下快步兩腳……奉茶!

四妹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2/14 13:09
快來砍我一下...眼前這看不見摸不著的新型冠狀病毒硬是糾纏不清....比爛桃花還可怕!
雲明(coolcatcom) 於 2020-02-15 20:58 回覆:
可!也是有道士師公拿來辟邪擋煞,凌空亂揮,再噴你一身水酒。
其實病人安了心,睡得飽,抵抗力就好,酒精也有消毒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