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極短篇 - 愛情碎心刃
2020/02/28 02:28:00瀏覽779|回應3|推薦45

雲明小品

極短篇 - 愛情碎心刃 

 

天色轉陰,似要落雨,小雲收拾好攤子,趕在弄濕自己之前,回到家裡。

最近,她開始在露天市場販售父親所留下的木頭刀子。多數的買家只是覺得刀形的弧線優美,便買回去當裝飾,不過也有內行客人看出了這木刀其實另有用途,使刀的法子若是對了,將可透過這木刀來貫穿意念,得以斬斷孽緣、去化霉運、退擋小人……
小雲只是想清一清父親留給她的一間小木屋,那裡頭堆了不知幾把像這樣的木頭刀子,她父親曾經交代,木刀不可隨意丟棄或低價賤賣。

「小雲妳回來啦?」
「是啊!我瞧天色不對,趕緊收一收,頂頭滿天烏雲,看來真要下大雨了。」
「那東西隨便放外頭就好吧!妳人快進來。」
「媽,不行啦!這些木刀好歹也是老爸費了心血弄出來的,放外頭會淋濕啦!」
小雲的媽聽了這話先悶哼一聲,臉上怏怏不悅:「妳應該知道,妳爹弄那些木頭刀子是用來對付我的吧?我不喜歡那東西。」

小雲蹙眉一嘆:「唉……媽!老爸人都已經走了,還計較這些?」

「好吧!好吧!那東西擺在陽台的邊邊就好,妳人快進來屋裡。」
小雲拖著收有大大小小木刀的布包進門,豆大的雨滴急簌簌落到屋頂,天空遠處傳來幾響悶雷,滴滴答答落雨聲中夾雜著母女倆的對話。

「今天賣掉了幾把那東西?」
「一把木刀也沒賣出去,有個客人說要去領錢再來買,但我忘了等他。」
「哼,那就別賣了,我不喜歡妳一個年輕女生在外拋頭露面。」
「老爸說不能丟,妳又不喜歡那東西,我只好拿出去看看有沒有人肯買囉……」

進到屋內,小雲的媽還不肯停嘴:「哼,誰會花錢買那東西?」
小雲挽起母親的手,嘟起了嘴才回話:「偶而也會遇上識貨的客人啊!他們若是問起這木刀的來歷,我只好照實說了。媽,我原本沒想太多的,不過……客人們問一問總會歸結出一件事……」小雲直貼到母親臉前,輕聲問道:「媽,這木刀為什麼對妳都沒用呢?」

「哼,有客人以為我是妖孽,是嗎?」小雲的媽擺起臉色。
小雲淺淺一笑:「呵呵,是啊!那位客人是這麼說的:天啊!妳父親那位心上人究竟是何方妖孽?」
「那妳覺得,我是妖孽嗎?」
「當然不是,在我眼中,媽只是漂亮了些的普通女人,比老爸弱太多了,卻能讓老爸一生捨不下、離不開、斷不了,不過……那木刀明明是有用的,我照著老爸所教的法子使刀,還真能斬斷一些無聊男人的糾纏,乾淨利落!」

「是嗎?妳自己也試過了那東西?真有如此厲害?」
小雲點了點頭,瞧著母親表情。此時窗外狂風驟雨,雷聲隆隆,電光不停閃爍,映在母親臉上的陰影忽隱忽現,顯得面目猙獰。小雲心裡一陣害怕,撲上前抱住母親,急喊:「妳不是……妳不是……妳絕對不是……」

「哼,看妳嚇成這樣,我若是不說清楚,只怕妳也要拿起刀子對付我。」小雲的媽淡淡說著,牽起了小雲的手,帶至她房間內,要讓小雲看一樣東西,床頭邊,雨聲中,娓娓道出幾十年前幾已遺忘的事情。

 


「那時,我跟妳爹求過了,我不求名份也不要錢財,兩人有空能在一起就好。但妳爹狠下心,硬是斬斷了這情緣,我心慌意亂之際,到一處山裡……拜廟祈福,不料在山煙渺渺冥冥之處,遇上了一位白髮阿婆。」
那白髮阿婆的白頭髮與霧白山煙幾乎混在一起,劈頭就問:「妳來這做什麼?」

「我……我的心碎了,人生無處可去。」
白髮阿婆聽了一愣,語氣緩下許多,竟問:「嗯?心碎有聲音嗎?」

「沒!心碎是沒有聲音的,只覺心窩空空鬱鬱,但心碎的裂痕卻刺痛全身。」
白髮阿婆起了惻隱之心,安慰著:「人間相遇自是有緣,緣份也要靠自己把握,我送妳下山去找那人吧!」

「沒用的,他說了,我與他再如何相愛也是世俗不容,他親手做出了一把木刀,跑來約我喫茶,卻在我眼前揮了幾下這木刀,說能斬斷與我之間情緣,然後慌張丟下木刀走了。說也奇怪,我腦子明明還知道這個人,但是,但是……我的心卻忽間沒了他的影子,我撿起那木刀,來到山裡亂走,只想往山煙盡頭跳下去。」
「木刀?妳帶著嗎?拿來讓我瞧瞧。」白髮阿婆接過那一把木刀,仔細端詳後,口裡念著:「哦,是個道行還不錯的木刀師,不過……」

「不過?不過什麼?婆婆,您看得出這木刀真有什麼門道,是嗎?」
白髮阿婆點點頭,望向別處,似在自言自語:「木刀師竟斬去了自己的桃花緣,不過這把木刀並不是什麼刁毒的東西,算是個正派的木刀師了,這樣也好。」

「婆婆,怎麼會也好?那我該怎麼辦?他何苦如此?我又不會害他,嗚嗚……」啜泣聲在迷濛山霧間傳響,嗚嗚咽咽,草木同悲,白髮阿婆想伸手輕撫安慰,卻兩眼一閉,又將手顫顫縮回了。

 

「對了!婆婆您有辦法對吧?好婆婆,我跪下來求您了,請幫幫嗚嗚……」嗚咽之聲被壓抑成悶沉沉的哀哽,更加入耳椎心,白髮阿婆再也忍不住,睜眼彎身,將人攙起,大嘆了一口氣,柔聲勸著:「別哭了,別哭了,我有一件東西給妳,快先起來。」
白髮阿婆從布包拿出一件碎心狀的木片,手掌大小,兩側邊緣都被削薄了,像是沒有手把的怪形雙刀刃,入手溫潤如玉。

白髮阿婆呼了一口氣,再深深一吸,便化解掉自身的情緒狀態,臉如菩薩低眉,輕聲細語:「小姑娘,妳這哭聲讓我想起了許多年前的自己……失魂飄零,傷心之際,我入山修行,觀日月,覓山煙,御心念……終而化碎心為木刃,此刃銳利至極而反,可以逆斷人間法器所斬斷之情緣。」這話讓人聽得半信半疑,如墜霧裡,眼前這一位白髮阿婆不知是妖是仙?

「逆斷?婆婆,您有了這法寶,那怎麼……不出山去找他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白髮阿婆連笑數聲,豪氣之中卻感蒼涼,沉默半晌才又出聲:「呵,怎知我修行了太久,等我出山再去找人,他已經離開人世了……」

「啊?」一聲驚呼打斷了婆婆的話。
白髮阿婆續道:「我正要將這燒去,卻遇上了妳。小姑娘,妳心地也真好,眼下還先想到,要挽救阿婆我的愛情,碎心刃……這就交給妳了,妳只需藏於枕下,正常就寢,便可接回妳那木刀師以木刀所斬斷之緣。」

「愛情……碎心刃?」小雲的媽望著手中木刃,口裡喃喃自語,再抬頭,那白髮阿婆已藉由千絲萬縷的白頭髮緩緩隱入山煙,茫茫渺渺不見人,卻聞其聲叮嚀:「此刃因妳我有緣相贈,待無用之時,只可燒去,切勿傳人。」
忽來一陣怪風將山煙散盡,眼前一亮,小雲的媽倏地置身山下,揉眼一瞧,就見遠方夕陽正沒入西山暮雲,只餘一抹紅暈,才知已經回到人間。

 

 

「愛情碎心刃?可以逆斷人間法器所斬之緣……」小雲跟著口裡喃喃,聽得痴迷神往,彷彿也身處那霧白山煙之中,母親所訴這段詭異故事不知是真是假?

緩了緩心情,小雲才問起:「為了自己的愛情,修煉出這樣的碎心刃,那位婆婆究竟是菩薩化身,還是……妖孽?」
小雲的媽回答:「對我而言,婆婆就是一位許多年之前,同我一樣心碎的女子,但比我堅強多了。所幸遇上了那位婆婆,妳才見得到我還活到現在,所幸有了這碎心刃,妳爹才會一把又一把,不肯死心弄出一大堆那東西……」

 

木刀師窮盡一生卻切不斷的情緣,背後原來另有高人作祟,小雲恍恍陷入長思,也理不清這是誰對誰錯,明眸一轉,望向母親床上的枕頭,再問:「咦?所以,媽,妳要讓我看的一樣東西,愛情碎心刃現在還藏在妳枕下?」

小雲的媽點頭,從枕頭下取出一張舊相片:「妳爹過世之後,我依著婆婆的話,已把碎心刃燒去了,只留下這相片,妳要就給妳吧!」

相片中的木刃是扭曲後的碎心形狀,若要當成木刀來使,只在碎心裂處僅容兩指的縫隙可以勉強握持,然一旦入手,指掌全讓刀刃給護住了,對手將無處可攻。小雲所見過的木刀,無一能至此境界,轉念想想,只能感慨:「愛情不是輸贏,這兩人卻弄成這般千奇百怪,老天爺讓他們湊在一起,或許也有道理……」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oolcatcom&aid=131857673

 回應文章

旭日初昇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20/03/06 16:25
木刀能斬妖孽,斷不了情緣~~~
雲明(coolcatcom) 於 2020-03-08 07:22 回覆:
「哈哈哈哈哈哈哈……」白髮阿婆連笑數聲感謝您來捧場……

Sir Norton 志成跳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3/03 13:49
吼吼吼,您太愛「木刀一流」,索性寫個長篇,看先累垮看官,或先寫禿您筆。😝
雲明(coolcatcom) 於 2020-03-03 20:13 回覆:

長篇太過燒腦,絞盡腦汁仍是缺墨水,暫時不敢。

短篇不拖泥帶水,讀來較暢快。

那木刀再來一篇,敬請期待。


飛天破學校的費歐納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3/03 12:00
引人入勝的碎心刃。
雲明(coolcatcom) 於 2020-03-03 20:16 回覆:
「哈哈哈哈哈哈哈……」白髮阿婆連笑數聲謝謝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