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韓、郭之間:從韓粉與深藍特質說起
2019/09/12 22:39:35瀏覽1745|回應31|推薦21

郭台銘宣布脫黨,大概決定要參選總統。這對國民黨來說當然是一大惡耗。不過,這究竟是不是壞事,我認為還有斟酌空間。郭批評國民黨裡的常委守舊迂腐;國民黨方面則批評郭缺乏民主精神,也有人說他是過河拆橋。郭陣營則表示郭對國民黨沒有一分的虧欠(所以也無所謂過河拆橋)。事情的是非究竟如何,實在不好判斷。

以下是我明顯出於主觀所產生的一些大膽想法。要說出來,心中也頗為忐忑,但是,事關重大,也就不宜太過拘泥。且容我把話坦白說出來。如果讓某些人覺得聽不入耳,還請多包涵。

柯P最近表示:韓國瑜最不適合當總統;郭台銘最有遠見(https://udn.com/news/story/6656/4044464)。我想,郭在脫黨宣言裡說要”做一件翻轉中華民國命運的大事“,兩者正是互相呼應的說法。唯其能看得遠,所以能翻轉國家命運。相對地,郭台銘認為國民黨中的常委們卻太守舊迂腐(所以無法翻轉中華民國的命運)。我對後面一點大體是同意的。另外,我也大致同意柯P對韓國瑜的評價。但是,郭台銘究竟能不能成功翻轉中華民國的命運,我卻無從判斷。我最多只能有所期待。這是很尷尬的事。我因此很難決定我自己應該的選擇。但是,人們其實永遠都處於這種處境下。人覺得有把握做正確決定,其實通常只是主觀上這麼認為,客觀上很可能還是會犯錯。再者,從我的觀點出發,我其實再沒有別的選擇餘地,我只能把希望寄託在郭董身上,希望他有魄力與遠見,能帶領台灣脫困。

如果郭才有帶領台灣脫困所需要的魄力與遠見,那麼,程序上究竟要如何促成他當選總統,其實已經沒有那麼重要,也更不需要有那麼多想法上的羈絆與自我設限,畢竟事關國家興亡,茲事體大。台灣處境格外艱難,要帶領台灣脫離困境,恐怕必須俟諸不世出的奇才,而絕不是一般庸碌之輩。當然,這種關於國家領導者人選的判斷既是最重要的,卻也是最難的。誰會是對的?誰又是錯的呢?顯然,那些對郭開罵的藍營人士是認為應該寄希望於韓國瑜,從而,郭則被認為是打破勝選希望的一種破壞力。既是破壞藍營勝選希望的人,當然應該罵。

但是,我對於上述的後一種想法大體是不以為然的。關鍵在於我也不看好韓國瑜;而且,即使沒有郭董參選,我也不認為韓國瑜能勝選。證據之一當然是他近期民調落後。值得注意的是,民調落後是一種演變趨勢,是從領先變成落後的。如果是雖然落後,卻是在逐漸拉近,那就又可以有不同的意涵。

重要的是,我不曾看過韓國瑜系統而又條理分明地闡述過他的政策與理念。他在媒體前講話的次數不少。但是,很多時候都是在群眾之前大聲疾呼,主要是訴諸感性,希望能感動群眾。有時候,他是感性地或惱怒地與異議者對話,主要也不靠說理,而是在表態。此外,韓國瑜兩度攻擊國民黨中央,一次是他決定參選總統的所謂”五點聲明“中,他指控黨中央搞權貴政治、密室協商。他至今也未對此做解釋或致歉。再是,當聽到有換瑜傳聞時,他表示:如果有這個事,那就是黨中央腦袋進水了。這等於已經是在責備了。怎麼好如此空穴來風地就指責同志呢?

當然,我更想要在此檢討韓國瑜的主要支持者---韓粉/深藍。他們的表現,很讓我憂心。我承認他們是很有行動力的一群,但是,我既不認為他們是選民中的足夠多數,更不樂觀認為他們能促成一種最理性的政策路線。

總之,我雖然大體屬於泛藍成員,但是,我對現在的韓粉與他們的主要屬性“深藍“(註一),卻有些求全責備的意見。此刻,因為韓國瑜參加總統大選,深藍的角色重要,讓我更覺得有話要說。

坦白說,對於深藍或深綠,我都比較有些質疑,因為我覺得他們可能不是最理性的一群,而比較可能會受意識形態與思考模式的捆綁而衝動或固執行事。這在涉及國家層級的事物上是很危險的,有可能會誤了大事。

以近期間發生的一些事來說。韓國瑜在新北造勢,馬英九上台致詞,被部分聽眾轟下台。這些聽眾大體應該是所謂的韓粉。但是,他們這麼做,是嫌韓國瑜票太多嗎?這時候,不是應該盡量包容,海納百川,才能壯大聲勢,怎麼會這樣對待可能的支持者呢?

韓粉可以懷疑馬英九沒有盡心力挺韓國瑜,但是,在造勢的時刻,怎麼也要盡可能吸收所有可能吸收的支持力量。怎麼會把力量往外推呢?

當然,我對於韓粉的排外主義也是有所領教的。還在國民黨黨內初選之前,韓粉痛批郭陣營,我試著在臉書上勸和,立即被罵為“爛貨”。我並不覺得意外,但是,不覺得意外正是因為我預期他們會是這樣的反應。預期的準確,其實絕不是什麼好事。如果他們的反應是好得讓我覺得意外,那麼,我就會對藍營的選情非常樂觀。

韓粉當然有許多不同成分,但是,大體上,可能是以深藍為主。尤其在過了選前蜜月期以後,支持者更會趨向單純化。韓粉,以深藍為主,特別是以有軍人、軍眷背景者為主。最近媒體討論的那句詞“他XX的”,其實是早年(外省)軍人常講的粗話。而這些外省軍人講的粗話,其實正在台灣社會裡逐漸消失,所以反而會讓一些有懷舊心理的人覺得親切。

深藍韓粉在造勢時樂意唱軍歌,樂意拿國旗,都有某種懷舊情感在。只不過,這比較是屬於外省(軍人/軍眷)群體的懷舊感情。有些人懷念這份感情,但是,聽在另外一些人的耳裡,倒有可能會覺得很不舒服。從選舉的關懷來說,重要的是,這種懷舊心情究竟是不是多數人共有的心情。我想,恐怕比較是屬於少數人。就人數來說,它激起的反感可能大於親和感。

深藍人士的特質,從好的一面來說,可能是對黨國最忠貞。但是,從另一面來說,他們也可能不是最理性的一群,特別是可能有點不識時務,甚至帶點幫派意識。後者對於凝聚群體有益,但卻可能只限於特定範圍的少數群體。

兩蔣威權時代已經過去了,這是深藍人士必須認識到的第一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一些屬於威權時代的“美好”不可能再回來。再者,台灣面對的統獨之間的路線選擇,遠比兩蔣時代更困難。簡單說,台灣現在處於嚴重的兩難處境中。法理台獨固然行不通,拒絕(現在)統一卻是台灣絕大多數民眾的主流態度;即使是想要繼續維持現狀,也面對中國大陸崛起所帶來的劇增壓力。

很多深藍人士對馬英九的執政表現非常不滿意。特別是覺得他對綠營做了太多讓步與禮遇,而對藍營人士照顧不夠。

我大體可以理解,韓粉中有不少人是對綠營執政深惡痛絕的,所以,馬英九對綠營讓步(而且沒能得到什麼積極回報),讓他們覺得窩囊,甚至會覺得這是在國家認同上失去應該堅守的立場,所以對馬也極為痛恨。問題是,從我的觀點看,國家領導者必須能包容異己,必須盡量保持中立立場。而且,傳統國民黨的國家立場現在其實已經難以堅守。譬如,現在誰還講“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更不要說什麼”反攻大陸、解救同胞“了。更甚者,在現在的台灣,如果有人公開講自己是中國人,就會在網路上被許多人當成人民公敵。這種情形合理不合理是一回事。但是,它所反映的主流思潮卻是非常清楚:主流台灣年輕人厭惡中國人,當然也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

可能有人認為這種認同轉變正是國民黨執政者對綠營讓步所造成的結果。但是,我想事情絕非如此。如果國民黨不稍讓步,只會讓這個黨更被台灣社會邊緣化。綠營在台灣有先天優勢,時間越久越明顯。並不是因為馬英九對綠營讓步而促成台灣民眾的國家認同轉變,而是台灣的外在艱難處境及原先台灣人對國民黨威權統治的不滿情緒促成這種轉變。馬英九只是不能扭轉這種趨勢,而不是造成了這種趨勢。馬英九也不可能再憑藉武力來強行扭轉回來。以為問題只在於馬英九的膽識、魄力不足,實在是對時勢缺乏體察。而且,台灣在現在這種艱難時刻,如果內部還絲毫沒有互相的諒解,只知道彼此毀滅性對決,對台灣的未來前途絕沒有好處。台灣承受不起缺乏大局觀的政治動作。

韓粉當然極力想要讓藍營能夠重回執政。當看到韓國瑜似乎中興有望,他們就成為韓國瑜的堅定支持者。當然,他們支持韓國瑜,絕不只是這一點理由,也包括他們認為韓國瑜與他們有相同的理念,乃至相同的‘庶民’式作風。這裡面,有一部分可能是源於對馬英九執政的失望。對他們來說,馬英九顯得太沒有魄力。這個魄力,大概包括打擊綠營(的某些囂張作為),恢復“正統”的國家認同路線等,以及強有力的政策執行力。從而,馬英九的溫良恭儉讓也連帶成為令人厭惡的特質。韓國瑜則大體呈現相反的特質,讓韓粉更覺得親近與可信賴。

馬英九與綠營間的互動模式究竟應該怎麼評價,對我來說,很難有個準確的說法。其實,我也覺得馬的確是少了些魄力與手腕,政策執行力的確有所不足。但是,話說回來,我寧可馬對綠營讓步,而不希望他表現太多的魄力,而以強力或狡猾手腕來制服綠營。如果他真這麼做了,對台灣整體發展絕非好事。

但是,顯然有些深藍人士並不是這麼想的。他們強烈責備馬英九未能壓制綠營氣焰,未能讓台灣恢復傳統藍營執政時的國家認同路線,以及展現更高的政策執行力。如果讓我猜,我認為他們並不很在乎馬英九採取什麼樣的手段來對付綠營(合法與否、人道與否),重點是要能夠壓制綠營。威權時期的一些統治手段,綠營常常拿來批判國民黨,但是,有些藍營人士卻未必很在乎曾經的那些不人道手段。部分深藍人士可能正是那些不人道手段的實施者,或者是他們的子弟。實施者是不是一定秉承上命,還是為積極表現而自行取巧,或者自己秉持著主觀認為的”正義“原則行事,恐怕永遠都說不清楚了。重要的是,其實保持類似心態的人也許仍然存在,只是在伺機而動。如果因為他們的行動而種下內部敵意惡果,最後卻還是要由領導者承擔主要責任。

威權時期的做法有其不得已之處。但是,也已經造成了嚴重的後遺症。今天,許多台灣人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不喜歡國民黨,與之前的威權統治(及二二八等事件)曾經的不人道統治作為有一定程度的關係。我們不能再陷入這種悲劇當中,也必須努力消除那種作為的背後相應心態(當然,現在的執政政府也不太可能有這種控制力,這點固然可喜,但是,卻並不足以保證問題確定不會再度發生)。

強力壓制異己勢力,這不應該是現代化的國家應該有的作為。藍營人士如果有類似心態固然應該自我調整,同樣地,現在綠營執政,也不應該出現這種現象。現在綠營政府對藍營所採取的各種壓制做法,我也同樣難以接受。這樣做可是會讓台灣走上絕路啊!

不過,本文並不想針對綠營做什麼批評,理由很簡單,我希望藍營能夠重回執政,對我來說,檢討藍營或泛藍,讓泛藍少犯錯,以便能贏回執政權,這才是重點所在。

韓國瑜一度帶給許多藍營人士很大的希望。但是,我卻也親眼看到,韓國瑜又給自己挖了很大的坑。他如果努力做好高雄市長,獲得穩定的民意支持,來日再圖更上層樓,大概沒有人會對他有什麼異議。他所獲得的廣大群眾支持,可以用來力挺適當的藍營總統候選人。效果會很好。但是,他卻決定立即自己攻頂。不但是如此,他在決定攻頂的同時,也攻擊了國民黨中央,說什麼“權貴政治”、“密室協商”等(其實還有背後開槍等語)。這究竟是在為自己鋪路,還是在給自己未來的路挖坑呢?更重要的是,藍營因此再度陷入了困境。

韓國瑜的登頂決定,大概部分是有感於一批死忠韓粉的力挺,但是,韓國瑜還是應該做出自己的理性判斷。眼前熱情群眾的力挺,有時候會製造假象,讓當事人誤以為大勢已定,不必再有懸念。當然,關鍵還是在於當事人自己的衡量:自己真是(此刻)合適的人選嗎?國家領導人的位子絕不是投機嘗試的選項。

在我看來,韓國瑜與韓粉們大體都是屬於深藍群眾。作為深藍群眾,他們彼此互相吸引,並且因此形成一定的聲勢。但是,他們並不是台灣的主流群眾。而且,他們也陸續表現出一些讓人遺憾的作風。譬如說,一些韓粉似乎想要造神,所以,對於批韓的言論都極力進行反駁,謂之“黑韓”。

“黑”照說是指不實指控才應該叫黑。但是,有些對韓的批評確實有所本(也許是過去式,但終究還是事實),那應該不叫“黑”,而是批。面對批評,也許比較好的策略是坦承錯誤,力求改進,而不是反批對方是在黑韓。不容許他人批評韓國瑜,這對韓國瑜來說,並不是好事。當然,韓國瑜本人應該出面,不是批所謂的“韓黑”,而是調整“黑韓”說的攻擊性。

另外,像是天下雜誌,報導民調結果2019各縣市首長支持度,韓居22縣市之末。結果也遭到抗議者洗板。其實,韓粉可以檢討說民意也許認識有所偏頗;或者,直接道歉或提出解釋,說韓國瑜用心國事,所以對市政府的事物用心暫時稍有轉移,但是最終必然會對台灣整體做出更多的貢獻。用洗板來對付民意報導,雖然可能讓韓粉自己得到情緒發洩,卻可能流失更多潛在可能的支持者,實在不是智者所為。

類似這種心態其實並不少見。在綠營裡,同樣也有些人的態度是只要能壓制藍營,甚至消滅藍營,用什麼手段並不要緊。當初促轉會張天欽那些人的言行,也就反映出類似的心態。幸而其言辭被批露,“東廠”一詞才得以成為流行諷語。

但是,不管藍綠,這種心態都不應該,都應該努力調整。藍營如果希望重回執政,而且是擁有執政正當性,就應該努力自我調整。韓粉在這一點上尤其應該要注意。

從一開始,我其實就希望,韓國瑜能憑藉選市長的聲勢,力助藍營候選人競選總統。如此,藍營勝選機會就很大。但是,沒想到卻是韓國瑜自己跳出來了。此刻,我仍然希望韓國瑜能懸崖勒馬,能成為更適合人選的助選員。而郭台銘仍然可以被考慮作為藍營的代表人物出馬。

重要的是,韓粉們願意調整自己的思維嗎?

註一:
韓粉當然未必都是深藍人士,也有些其他背景人士,譬如一些本省庶民階層人士。但是,我以為,最近一連串的事件,可能會使這些原本因為相信韓國瑜是庶民而挺韓的人漸漸離去。這也是韓國瑜支持率下滑的因素之一。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ag&aid=129299995

 回應文章 頁/共 4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拙拙
2019/09/14 05:42
國人大多仍未脫聖主明君專制心態, 藍綠皆不敢捨去列寧式政黨. 深藍甚認政黨輪替為奇恥大辱,馬一干人等罪大惡極 ! 韓說穿了二分法的階級鬥爭,搞革命或成,拿到解嚴三十年現下台灣操弄選舉,就更打問號. 國家的命運和發展不真靠個人意志而決定, 能見此,這場獨特的總統大選也不過就是四年一次,行禮如儀, 難不成真有人相信,明年自己挺的人沒當選,中秋也沒的過 ?!

看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9/14 02:57
只覺得悲哀,不敢抱希望

Taiga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9/13 18:28
維基百科:「2017年10月27日,加泰隆尼亞議會宣布獨立成立加泰隆尼亞共和國。同年10月30日,西班牙政府實施憲法第155條,接管加泰隆尼亞自治區政府,加泰隆尼亞自治區政府主席卡萊斯·普吉德蒙在西班牙政府接管之前逃到比利時。」

看來習近平處理香港問題得向西班牙政府學習、取經才行。

另外,加拿大的魁北克問題,時候未到,我相信版主也不敢拍胸脯保證什麼,因為加拿大人就是英國人。英國人對於國際政治鬥爭是很有一套的。你看,英國人離開香港已二十多年,但今天還能在香港引發暴動。所以,蘇格蘭問題英國人會否動粗?看愛爾蘭和北愛爾蘭的先例不就知道了嗎!

註:愛爾蘭,流血後獨立成功,這是拜英國打第一次大戰精疲力竭的關係,否則,不是那麼容易善了;北愛爾蘭,流血後不了了之,到現在還是沒解決,現在英國要「脫歐」,北愛爾蘭決定不跟隨,看來,北愛爾蘭問題還有得吵,英國人,你準備好了嗎?別在香港搞事了,你家後院又要起火了!

Taiga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9/13 15:45
版主說:「綠營其實也是內部多元的團體」

任何團體都是「多元的」,中共也是多元的啊!以目前來講,習近平和江澤民顯然就不在同一元裡面。所以,不能用「多元」為理由來免除罪責。每個團體都有個「代表人」,民進黨目前的代表人當然非蔡英文莫屬。蔡英文是「反中華民國」的,我這樣說她,她不但不會否認,她反而會說:「知我者Taiga也!」版主以「多元」為由替民進黨脫責其實是多此一舉,民進黨認為中華民國是外來政權,消滅之乃理所當然的事。這是他們的「基本理念」;而我所謂的「叛國」,這是從藍營的角度來看。世界上的國家中,左派可以「包容」右派,右派可以「包容」左派;中國大陸內部,習近平派可以「包容」江澤民派;但還沒有看到有一個國家領袖可以像馬英九這樣「包容」叛國者。

版主說:「中華民國受到的挑戰實際上是嚴峻無比的。在這種情況下,台獨主張就有一定的legitimacy。」

在馬英九時代,台灣受到中共的挑戰有「嚴竣無比」嗎?馬和習還在新加坡見面,哪來嚴竣無比?所以版主說:「在這種情況下,台獨主張就有一定的legitimacy。」這不是顛倒因果嗎?是蔡英文明目張膽的台獨主張與行動才會有嚴竣無比的中共挑戰。否則,習近平被川普修理得焦頭爛額,哪還有閒情逸致理會蔡英文。

版主說:「國民黨即使再執政,能夠怎麼去合法壓制台獨勢力呢?」

國民黨已經玩完,目前能壓制台獨的唯靠中共。馬英九無能中興國民黨,荒腔走板的領導方式且讓國民黨軍心渙散,分崩離析,國民黨沒戲了。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9-09-14 08:39 回覆:

關於兩岸的情勢,且讓我引用一段政治評論家范疇先生的“《2022:台灣最後的機會窗口》上面的一些說法,也供Taiga兄作為參考。

中國大陸的經濟一定是硬著陸也就是說,一定會崩盤。而且,中國經濟崩盤所產生的效應是非常嚴重的。從而,台灣也面臨著重大危機:要面對土石流没頂危機

2022年是台灣面對危機的關鍵時間點。如果能夠平安渡過,台灣或許又能夠海闊天空。而這個時間點涉及五個重大的算總賬的問題。其中,中共因為受美國逼迫,可能在情急之下轉而對台灣算總帳。中共對台灣算總帳的相應問題是:中共會不會武力犯台?

中共現在「壓力山大」,外有美國霸權要求它經濟補票、政治收斂;內有強烈通縮、物價高漲、失業普遍;上層幫派家族互鬥,中層幹部消極抵制,底層百姓焦慮煩躁。這不是習近平一人或一個派系能夠掌控的局面

2020-20222年,台灣必須認識到自己已經進入急診室,應該以加護病房的規格看待自己。過去曾提出,台灣急診期的大原則就是12個字:(對美)不掉隊,(對中)不插隊,(對政府)清內弊,(對民間)固社區

另外,疇先生在接受鄭麗文女士訪問時,又特別提到此刻的香港問題。他的邏輯是:美國的死穴在中國(的崛起)、中國的死穴在經濟、中國經濟的死穴在金融,而中國金融的死穴在香港。所以,香港現在的動盪,對中國而言是非常嚴峻的考驗。(當然,也越發顯示2022這個關鍵時刻的到來)

我當然並不能確定范先生的整個推論究竟對不對,準不準。我希望他不準,因為他對中國大陸的情況非常看壞,而台灣受到波及,也是前途暗淡。這對我來說,怎麼都沒辦法覺得舒心。不過,他的推理大體是有道理的。我無法直接推翻他的推論。我只能懷疑他的推論未必準確,而且可能差之毫釐,謬以千里。但是,戒慎恐懼的心理,我們恐怕是必須要有。相對來說,我不免覺得Taiga兄的看法又過於樂觀了,對於兩岸所面對的危機缺乏充分體認。

對於蔡英文的動作,我也覺得是過了,有去撩動對方敵意的味道。但是,究竟是哪一方做得比較過分,可能外界會有更公允的看法。我之所以也認為蔡的動作過分,其實隱含的假定是中國大陸本來就是像隻老虎(絕對不是羊),或是精神不太正常、可能具攻擊性的人,所以我們應該能避則避。卻不是說中國大陸很理性、和善、美好,所以,兩岸如果衝突,完全是台灣方面的錯。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9-09-14 08:52 回覆:
關於legitimacy這個字,我之所以不翻譯,因為很難翻譯,可能翻譯成“合法性”或“正當性”。問題是都容易誤導理解。正當性往往讓我們想到正義性(因為正義所以正當)。但是,在現代的政治社會學裡,正當性主要是指有沒有得到多數人的支持。如果得到多數人的支持,就是擁有正當性。在現在的台灣,主張台獨是具有正當性的,因為是多數人支持的主張。當然,不是所有的人都接受這個正當性。深藍或藍轉紅的人當然是不接受的。對我來說,先不論我自己的個人心態,先處理客觀現實、把握現勢,推論未來,再進一步討論是非。是非判斷絕對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觀察者
2019/09/13 11:37

觀察世事須事理一致 如有分別心 即會現示有雙重或多重標準

觀察郭台銘先生 在下的論點是 可惜了這台灣首富的名器

以郭先生慨借國民黨四千五百萬及到處賑災自是義行可風 但如選總統是否這就足夠

國民黨困難之時 張榮發基金會干冒大不韙 出資買黨部大樓 前主席洪秀柱為黨部開銷要賣自有住宅

四千五百萬對郭九牛一毛 洪秀柱要賣積蓄唯一的住宅 何者可貴

沒有人完全否定郭 是郭自己証明 他不是一個值得信賴的國家領導人


狐禪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9/13 11:03
選賢與能,這倒底是要民眾來做還是高層來做,中國(含台灣)都認為只能有一個標準答案。但,是嗎?浪擲萬本,只求一利,是少不更事的人才會做的。看來文革真還未了。不過看盡陰暗面之後,對整個中國也許是好事。

路過
2019/09/13 10:19
郭董曾在國民黨最困難時伸出援手,幾次賑災也從來不落人後,是值得尊敬的人。不應該為了選舉得失,就被完全否定。

至於韓國瑜的暴起,除了笑一笑,沒什麼好說的。萬一總統選舉輸了,韓粉夢醒時分,巨大的失落感反撲,以後的處境可能會很悲慘。

世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
登高難致遠。樂極險生悲。

Taiga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9/13 10:19
版主說:「國家領導者必須能包容異己,必須盡量保持中立立場」

領導人當然最好能包容異己,但領導人不可以包容「叛國者」。舉例來說:英國不可能包容美洲殖民地(今之美國)的叛離;美國北方的「Union」不可能包容南方的「Confederate」的叛離;今天的西班牙不可能包容加泰隆尼亞的叛離;將來的英國不可能任由蘇格蘭叛離……等等,就算他們都擁有「全數民意」的支持也不可能。

版主可能忽略了現在民進黨的「言」與「行」都是「叛國」的事實。這種事不是可以用「民意」或「民主」來包裝的,這是極為危險的玩火行為。

在現實世界中,叛離者與被背叛者最後都是用武力解決的,認為我說的話不對的人可以舉出反例。

馬英九是個很好的學者,但不是領導人的材料。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9-09-13 11:41 回覆:

說"民進黨的「言」與「行」都是「叛國」的事實”,我認為還有幾項疑點。首先,綠營其實也是內部多元的團體,有許多種的不同聲音與行動,似乎不宜一鍋端,應該要分別對待。所謂叛國的言行,也就是最激進的言行,可能比較不是以民進黨的名義所正式發出的。

當然,更重要的是台灣的實際處境。如果中華民國仍然是世界公認的主權國家,也沒有受到像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挑戰,那麼,台獨的勢力比較容易被壓抑。問題是,這個假定並不成立。中華民國受到的挑戰實際上是嚴峻無比的。在這種情況下,台獨主張就有一定的legitimacy。

世界各國面對對國家存在正當性的挑戰,還很難依據既有的觀念與法條平順處理。但是,先進民主國家背景還是有比較文明的做法。以加拿大來說,他們只能努力說服魁北克的人民,不要支持脫加。但是,他們還不至於直接打壓脫加的勢力。類似地,英國面對蘇格蘭的脫英運動,也只是努力說服,而不是打壓。西班牙傳統上還不是那麼民主,對卡獨的動作也比較強悍。但是,畢竟也還是不敢有太大的打壓動作。

國民黨即使再執政,能夠怎麼去合法壓制台獨勢力呢?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9-09-13 11:43 回覆:
背景--》畢竟

剛好路過
2019/09/13 07:56

雖然我們基本立場不同, 格主卻是我見過藍營中 少數具有反省能力,能夠客觀分析, 面面俱到, 不被意識形態和情緒掌控的人之一, 大大的讚一個 ...... 讚啦


觀察者
2019/09/13 01:04

格主多次表達對韓國瑜的學經歷及人格和對其支持者的程度不足的擔心 而忘了這一群人也是一人一票 

君不見 郭有盡力爭取他們的認同嗎 郭五個月就將當初的榮譽黨員一腳踢開 這種人格 豈不更不可信賴

離開也罷 用這種不屑的口吻 不懂禮數的方式宣佈退黨 這種人就高級了嗎

何況他將當初黨內勸進舉才的大老們 置於何地 難道這些大老就是他口中 身在曹營心在漢的那一群人嗎 

頁/共 4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