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憂香港!
2019/07/30 20:46:39瀏覽2039|回應33|推薦17

吾友蔡錦昌教授對香港近況發出他的感慨,他憂心中共可能出動解放軍來鎮壓及維持秩序,並且產生許多後續的問題。蔡教授本來是澳門人,對於香港事物當然關心,而且對香港事物可能有比一般台灣人更深入的理解。我也非常憂慮香港的情勢。但是,我的意見大概也一樣是屬於少數。我既不像港獨、台獨那樣反感送中,卻也絕不樂見共軍出動。問題是,情勢似乎走向失控,難以緩和。悲劇會不會發生,我實在不敢樂觀。

我許多在台灣的朋友,這次紛紛出來義正詞嚴譴責港府與中共中央。但是,我的想法和他們並不相同。抗爭者大體是秉持“因為你們的做法不合理,所以我們要抗爭”這樣的理由,而我認為這是屬於“信念倫理”。責任倫理則需要思考行動的集體後果。(德國社會學先驅韋伯認為政治人應該秉持責任倫理)

我說抗爭是出於信念倫理,倒並不是在說抗爭就是不應該的。真正麻煩的是:這是兩個不同的價值系統的碰撞。所以,即使抗爭從己方價值系統來看是再正當不過、甚至大義凜然的事,它也不能改變遭到鎮壓的命運,除非抗爭行動自己克制。兩個價值系統的人互相不能適度諒解對方所做出的自認為正當的行動,悲劇就難以消弭。

我說“這是兩個不同的價值系統的碰撞”,可能需要努力說明理由。因為,人們並不容易看到另外一個價值系統的存在。一般人只是活在自己的價值系統裡,只知道從自己的價值系統進行價值判斷。但是,對另外一個不同的價值系統的存在是難以感知的。簡單說,人很難將心比心、設身處地替異己者設想。

說這是兩個不同的價值系統的碰撞,容我試著說明白這個意思。反送中的邏輯與價值訴求大家比較熟悉,姑不贅述。重要的是,對中共而言,他們會怎麼看待事件。我認為,中共很可能是極度憂慮事態的發展,他們會覺得不可放任事態繼續蔓延,若其他異議勢力也開始效由,統治恐將難以為繼,甚至可能會全面瓦解。而對他們而言,唯一能阻止事情繼續下去的方法可能就是鎮壓。這個邏輯與六四事件其實類似;甚至與更早以前的文革從造反有理,發展到造反派與“保皇派”武鬥,最後不得不由軍方出面鎮壓的情況類似。

容忍抗爭-》形勢更混亂-》鼓勵其他反對勢力-》局勢愈發失控,危及政權穩定-》不鎮壓無以維穩,國家可能陷入動盪-》鎮壓。

這可能就是他們的思考邏輯。循著這種思考邏輯,要堅守的核心價值可能是如何維繫中共的統治。這個價值也可能與中國的國家存亡價值高度重疊。中共的存亡與中國的存亡兩者間的同一性,不同立場人士的看法可能有很大歧義,但是,現實上,至少就短期來看,重疊性的確是很高。也就是說,如果中共政權垮了,中國確實很可能會陷入大動盪。

對我來說,如果香港方面的抗爭始終無法自動收縮,那麼,事態的發展比較可能有兩種:一、中共終於出手,造成類似六四事件那樣的悲劇結果,而抗爭者很可能在遭到鎮壓之餘,不但得不到訴求所要,甚至還會被污名化。二、中國可能真地陷入大動亂的局面(這個可能性與第一種可能性並不互斥,只是發生時間可能會有別)。但是,這兩種發展都不是我所欲。所以,我非常不希望事態繼續惡化。如何讓雙方克制,並進行理性溝通,大家要多於此費心啊!

附錄蔡錦昌教授信文:

根據我對近日香港情況的觀察,我認為香港的情況會愈來愈糟糕,搞qa不好在11月底區議會選舉前就需要大陸解放軍出動以維持秩序和鎮壓暴亂,而且宣布暫停選舉。

為甚麼我會這樣看呢?因為我看到最近連基層公務人員、醫護人員,甚至基層員警、國泰航空公司空服員等都陸續站出來支持“反送中”運動,批評政府的回應方式不當。這樣下去,依目前香港的政治制度,搞不好大半個香港都不利於北京政府的管治和“一國兩制”基本法的實施。因此,雖然北京政府老大不願意,也無法不被客觀情勢牽著走,出動解放軍來鎮壓及維持秩序了。後續的情況當然是有錢人逃難和“港式二二八事件”會發生啦!澳門的房價可能一下子就大漲,因為很多香港人會就近逃到澳門,台灣也會接收到不少香港逃難者,尤其退休人士和曾來台升學的大學生。

當然 我希望我這樣的推測是錯誤的。但願這種牽涉到整個華人世界的壞事不會發生!

按:
有人認為香港現在的抗爭,與當年高雄美麗島事件有類似性。我覺得也許有些地方確實有類似性。但是,事情的結構面的結果絕不相同。美麗島事件發生在國民黨正在快速流失對軍隊的絕對控制力的時候。國民黨的整體控制力也因為結構性因素而只能是逐漸走向式微。但是香港則是處在被中共步步深化控制的處境中;而中共的實力又是沒有幾個國家敢於輕捋虎鬚的。所以,抗爭的結果也很可能是截然不同的。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ag&aid=128301971

 回應文章 頁/共 4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狐禪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8/06 20:11
被隱翅蟲叮了,去拍死他反而引起潰爛。倒不如把它輕輕哄走,多花點時間就是了。尤其經歷過的人更能體認這點。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9-08-06 20:15 回覆:
面對社會的各種問題,究竟怎麼才能適當解決,大概很難有簡單的答案。有時候,確實不宜用打擊(罪惡)的方式來解決問題,結果可能適得其反。台灣面對中國大陸,是不是適合大力攻擊或控訴中國大陸的種種不是,也同樣是問題。多憑藉正能量,我相信會是比較好的策略。

齊世英,雷震當年有貢獻
2019/08/06 14:17
齊世英,雷震當年當然是對黨外民主有貢獻。費希平甚至還參與民進黨的組黨。但費希平拒絕了退職的要求,令人遺憾。但終身民代,就是老賊。

國民政府有什麼合法性?
2019/08/06 14:02
1949 年都已經亡國,被共產黨趕離中國。國民政府還有什麼合法性?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9-08-06 14:22 回覆:

legitimate可以譯為合法性或正當性。後者比較不易誤解。統治需要的是legitimacy,但是,未必是依據什麼法條的法。改朝換代哪有什麼既成的法可遵?

總之,如果沒有移植過來的國民大會與立法院,台灣要怎麼辦?我說過了,想說就此台獨嗎?先過中共這一關吧!


萬年老賊,遺臭萬年
2019/08/06 13:56
本人就是當初搞學運讓老賊退下去的學生之一。老賊就是老賊,退職了還在領一輩子的退職金。我們當年的口號叫「萬年老賊,遺臭萬年」。至今我仍然記得,至於國民黨一直叫人要記得他們的貢獻,那是國民黨不要臉。

台灣曾經長期處在假民主
2019/08/05 17:19
台灣當年的總統是大陸過來的老賊投票。行政院長誰來幹,完全是國民黨說的算。 至於國會完全是大陸選出的老賊來掌控, 所以所謂民主是掛羊頭賣狗肉, 這當然是假民主。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9-08-05 21:31 回覆:

"大陸選出的老賊"一詞只是表達了你的情緒,卻沒有什麼客觀立論基礎。

台灣在兩蔣時代整體發展還算不錯,這些民意代表也還是社會菁英,也為台灣的發展出了力。我隨便舉幾個例子。譬如梁肅容,曾經是抗戰時在東北從事地下工作,出生入死,後來當選為立委,這並沒有什麼不妥。或者,齊世英,齊邦媛之父,也是一時菁英。如果他們有什麼問題,就是他們所代表的地區淪陷了,這會使他們的民意代表的正當性可疑。不過,這是時代的問題。如果一定要追究個是非,要不是他們撐住國民政府的一點合法性,國民政府無法在台灣維持局面,那麼台灣會怎麼樣?就獨立了嗎?當然不可能是,而是就被中共統一了。


台灣曾經長期處在假民主
2019/08/04 13:10

台灣曾經長期處於總統被國民大會投票決定,而所謂國大代表卻是絕大多數由大陸選出,在台灣永遠不必改選的代表。實際監督行政院長的立法委員也是絕大多數由大陸選出,在台灣永遠不必改選的立法委員。地方方面,省主席和直轄市市長,也是由政府官派。台北市在1967年升格為直轄市,表面上是好事,但當年有個笑話,國民黨因為台北市長選不過高玉樹,所以直接讓台北市升格,保證讓中央政府的所在地的台北市,國民黨保證幹市長。

至於蒙古的民主是否可以穩步持續?沒有人知道,但至少絕大多數人認為比台灣穩步持續。主因是他們不像台灣有國家認同問題,而且蒙古是被西方觀察者認為各政黨比較有民主素養,而且在民主防弊的制度上定的比較完善的國家。

民主所需要的是在執行過程中,慢慢的經過妥協和修正錯誤來讓制度更完善。而不是用「訓政」那種可笑的名詞來擋民主。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9-08-04 15:19 回覆:
是不是需要訓政,還是邊做邊修?對我來說,要看情形決定,不宜太過勉強。如果有足夠的維穩力量能維持國家的穩定、和諧,而且沒有急切的外憂,民主不妨邊做邊修。但是,100多年前的中國就是民主先做再說,結果,走到現在仍然距離民主很遙遠。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9-08-04 15:29 回覆:

英國從大憲章到現在,政治制度其實有非常大的變革。但是,沒有聽誰說前面的制度叫做假民主。民主可能有比較完善的形式,也有比較不完善的狀態。但是,究竟什麼是假民主?代議政治是假民主嗎?demagogue是假民主嗎?總之,至少要有個明確定義,而且是有操作定義,我們才好具體認定哪個政體是假民主、國民黨政府是不是屬於假民主。否則,最多只是你在表述個人信念,而這些信念只是基於個人主觀好惡而來。

說蒙古的民主很穩固,我是沒有這麼樂觀的。在我看來,蒙古的國家整體都非常脆弱,隨時可以在一夕間崩盤。不過,當然,這也是我的主觀意見。咱們彼此都是聽聽就好。


包藏禍心的中國
2019/08/03 11:24
中國侵略新疆, 西藏, 滿洲和內蒙古, 最後還併吞人家。 中國不但不懂反省, 還以受害著自居, 到處說別人干涉內政。 中國還真是無恥的國家。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9-08-03 21:01 回覆:

這個說法我並不同意。

蒙古曾經統治過中國而且對中國人是非常殘虐對待;蒙古也曾經長期侵略中國。有一天,中國人可以統治(部分)蒙古人了,為什麼因此要罵中國人?這最多是恩怨難量。

西藏與中國也是長久的互相攻伐。唐朝時,西藏也曾經攻入長安城,對長安一帶進行了屠殺與侵略,對中國造成嚴重的傷害。唐朝因此必須對西藏採取和親政策。同樣地,有一天,中國可以統治西藏,也是恩怨難量。

新疆比較是另外一種情形。據我的理解,新疆與中國的關係,應該拆開來談。北邊的蒙古族與中國的關係,以及南邊的維吾爾族與中國的關係。

蒙古族與中國的關係,其實前面已經說過,其實是蒙古族先侵略中國,中國倒是長期被侵略的對象。理由大概主要是因為中國佔有較適合人居的地方。清朝征伐蒙古準噶爾部,最先是因為蒙古準噶爾汗入侵西藏(攻入拉薩),清朝於是派兵征準噶爾。這場戰爭延續很久,直到乾隆才告底定。清朝對蒙古並不仁慈,但是,蒙古自己也運氣不佳(遭遇瘟疫)。這裡面,清朝不仁,卻難說它的統治不正當。因為蒙古也不是仁義之師。誰的實力強大。就由誰統治。這是無奈的事。如果任令蒙古強大而不予遏制,中國自己就會遭殃。這種故事已經上演數百年(大約從13世紀的17世紀)。再說,俄國崛起之後,也隨時覬覦新疆。如果讓俄國控制了新疆,對中國也是巨大的威脅。那就只能是大家各顯神通。無所謂正當不正當。

南疆維吾爾族比較沒有主動攻擊中國的歷史。但是,從中國的立場,如果控制北疆而卻棄守南疆,恐怕很難維持北疆穩固。同樣地,南疆也一直有外國勢力介入,近代特別是西方勢力。與其讓俄國或英國控制南疆,中國當然要努力控制南疆。

我以為,中國統治南疆沒有絕對的是非可言。我們也許做個比方。美國買些阿拉斯加,也就開始統治許多愛斯基摩人。這有沒有罪呢?談不上有罪。如果有罪,是是否能公平對待愛斯基摩人。所以,真正的問題是中國如何對待維吾爾人。至於說,維吾爾人要求住民自決,可惜,即使是世界上被認為最先進的國家也都對住民自決原則保持一定距離,不敢完全支持,因為會給自己的統治帶來巨大困擾。

我並不完全贊成現在中國的對外政策及對境內少數民族政策。但是,我還是認為你的控訴已經太過,需要節制。


文化從來不是反民主的藉口
2019/08/03 11:17
日本文化和西方文化有非常多的不同, 但日本的民主自由是先進的。蒙古文化和西方文化也有很多的不同, 但蒙古已經走向民主。韓國和台灣文化很多是中國影響, 但也走向民主。 文化從來不是反民主的藉口。

Taiga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8/03 09:42
版主:「西方文化,包括科學、民主制與其自由主義思潮,我是有感動的。」

你的說法,我相信。但我對西方文化了解不多,所謂「無知者無畏」。所以我對伊斯蘭文化、印度文化、中華文化、日本文化、朝鮮文化、蒙古文化、南洋各地文化、非洲各地文化、愛斯基摩文化等等都一體看待。各地文化會有其特殊性,無非是為了適應當地特殊自然環境而形成。我因為不了解而無法置喙。

版主:「我仍然認為西方文化終究勝出一籌」

不僅版主這樣認為,我想全世界所有「落後國家」99.9%的人都這樣認為。這種想法並無妨礙,反而會促成進步。隋唐時代,日本派了二十多次的「遣隋使」、「遣唐使」就是這種心理的反應。但如果「先進國家」也這樣認為,而對落後國家頤指氣使,甚至動手動腳,那就麻煩了。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9-08-04 11:09 回覆:

我說對西方文化的感動,很難具體說出是哪一些事情。容我試著舉出一些事例。

我讀小說”悲慘世界“,就感動於那位老神父對竊賊的大度諒解。而這種諒解,其實反映的是小說作者對人性昇華的盼望。在”戰爭與和平“裡,小人物皮耶卻展現一種人性的光明。在杜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說裡,反映出陷入罪惡深淵裡的人對人性昇華的企盼。這些讓我感動。當然,你也許說這些都只是虛構的故事。對,是虛構的。但是,有人摸索到人性裡還有這光明的一面,也因為有了這一面,使人生不再是萬古如長夜。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9-08-04 11:01 回覆:

“各地文化會有其特殊性,無非是為了適應當地特殊自然環境而形成。" 這句話有一定道理,卻不宜過度引申。

如果這句話是說文化只是自然環境的機械因果式的產物,這就把文化發展的主體性部分抹殺了。而考慮到文化具有主體性,它究竟會走向何方,其實沒有那麼僵硬,並不是自然環境的單線結果。

重要的是,文化中內含的自我反思的可能性的大小,以及文化能夠允許成員共榮(或至少是共生)的可能性大小。(最後,也許是能允許所有生命共生的可能性)

有些文化是很難允許其他異己者共同存活的,或者,即使容許共同存活,卻以極度壓抑異己者為手段,這是讓人遺憾的。早期社會,這種情況可能非常普遍,但是,現代化以後,給了許多人希望,認為也許可以免於這種零和遊戲的悲劇局面。然而,實際看來這也許只是虛幻的期待,但是,一旦人有了這種期待,世界也還是不一樣了。


為何要成為強權國家的人民?
2019/08/03 09:31
當強權國家的人民比較好嗎?當自由民主國家的人民才比較好。若是以美國人和瑞士人兩種人讓我選, 我選當瑞士人。
頁/共 4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