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國事紛繁,我心戚戚!
2019/04/22 21:15:10瀏覽2696|回應13|推薦23

國事紛繁,大家都不覺得輕鬆。但是,異議者間的摩擦、對立,只會隨著緊張心情加重。

其實,說到底,我們大家都是在瞎子摸象,可惜的是,大概多數人都覺得自己看得很清楚,也“很清楚”地知道異議對方的錯誤和惡意。

美國究竟在對台灣做什麼事。我不清楚。美國想要讓台灣成為防中第一島鏈的中堅成員。這事大概屬實。但是,美國究竟有多少成分把台灣當作棋子、當作工具,要利用台灣。對此,我就無法做出確切判斷。一種聲音告訴我:把別人居心想壞些,通常最後會證明是正確的。但是,也有另外一種聲音告訴我:美國是這個世界上最願意維護正義的國度。我們不依賴美國,還能依賴誰?

只是,判斷如果錯誤,會讓台灣陷入什麼境況?實在難以樂觀測度。

其實中國大陸對台灣的態度是比較明確的。他們就是要統一。這是沒有可疑的事。問題是,他們究竟有多少耐心與善意?武統台灣的情況是不是會發生?如果發生,結果為何?

當然,以台灣現在的主流觀點來說,大概即使不是武統,一般台灣人也都對統一之後的局面持悲觀看法。很少人樂觀期待兩岸統一之後,台灣人還能過得富裕而又自由。所以,台灣現在充斥著各種不同形式的獨派。

一種論調是即使只拿著掃帚也要反共到底。其實,嚴格來說,現在是在反中。

淺藍人士傾向說:不排除統一的可能性,但是統一要有條件,需待中國大陸民主化以後才談統一。

這種條件說,其實背後可能分成兩種不同心態,一種是抱著期待統一的心理,一種是以民主化條件做幌子,實際上目的在拒統。兩者間可能還有人是徹底的游離分子,完全是看情形而定。

想不想統一,關鍵在於怎麼看待中國這個國度?這不是單一問題,而是複雜的問題組。

藍營裡比較有些人是把中國大陸的問題性質歸咎於中共,也就是說,中國文化本來是美好的,是值得肯定並認同的,但是共產黨讓中國人變質了。所以,只要是去共產黨化了,中國就是值得認同的國度。或者,只要共產黨變質了,不再強調鬥爭、造反了,中國也就值得認同了。

不同的看法,導致不同的認同光譜。統促黨大概比較偏向是屬於最後一種人。原本藍營的人士,卻因為分別流向各種不同光譜位置而處於紛亂狀態,這也為國民黨失去統治權作了鋪墊。

不過,我的觀察是,台灣人越來越偏向整體否定中國人。也就是說,中國是個惡質國度,而且問題並不僅僅是因為共產黨的統治結果。越來越多台灣人嘗試挖出中國人的“醜陋”行徑,包括共產黨統治以前的中國人的惡劣事蹟。從而,對中國的認同會越趨困難,因為討厭的不只是中共,或是被中共統治影響、改變了的中國人,而是包括傳統文化下的中國人。

最後面這種觀點的改變,很可能與綠營有意的努力有關。總之,結果就是使更多的台灣人拒絕認同中國。

不過,也就在綠營努力去中國化並宣揚反中意識的過程中,台灣也同時在醞釀一種反彈力道。畢竟有許多人會覺得綠營的路走得太過了。說什麼台灣還是屬於日本,或是屬於美國軍政府;甚至說媽祖信仰是國民黨為統治台灣而搞出來的宣傳產物。這像話嗎?韓流的出現,部分應該是這個反彈力道的表現。尤其是反彈那種過度反中的論調。對經濟的憂慮與關注當然是很基本的原因,但是,部分人對綠營過度反中不以為然的心態應該也是個重要的交互作用項。

那麼,台灣到底應該怎麼辦?到底應該怎麼和中國大陸打交道?

韓粉可能和韓國瑜自己有相同的傾向,就是:我們有必要要碰觸這個問題嗎?為什麼不能就是先搞好經濟?

當然,蔡政府的想法顯然不同,他們認為,當然必須先把兩岸關係弄清楚;而且,當然是要“維護台灣的獨立主權”。

其實我相信,至少在高雄市的立場來說,單純搞經濟沒有問題。蔡政府沒有充分的邏輯理由去阻擋高雄市與中國大陸進行經濟交流。這裡面,其實有台灣內部權力爭奪的考慮在,而不必然涉及兩岸關係的抉擇問題。簡單說,蔡政府理論上是可以在容許高雄市與大陸交流的情形下,另外進行與中國大陸間的主權之爭。這樣做,其實是最聰明的做法。不但可以賺錢,而且可以緩和兩岸氣氛。當然,可能的壞處就是,對內部的獨派比較不好交代。至於對爭取到法理獨立地位的影響,我認為是零。因為台灣的法理獨立地位顯然不取決於兩岸間彼此的表態聲稱,而取決於實力、實際立場及國際現勢。

關鍵是,所有這些表象後面,究竟中國是會怎麼樣演變?中國大陸對台灣究竟會有些什麼動作?這裡,大家其實都是各憑猜測,綠營顯然是做最負面的猜測,並以此決定立場。藍營大體偏向做出較中性、和緩的猜測(藍營的變異應該比較大,並因此弱化藍營的團結、凝聚力)。

立場的決定裡涉及這個關鍵的猜測性判斷。但是,人們對這個猜測性判斷卻又往往很篤定。這裡隱藏著非理性的態度。

我在臉書上多次討論我所認為的中國文化、中國社會的特質,特別是關於中國人本文化的特徵。我企圖暗示:一般中國人的行為的確可能有放肆的問題,但並不是當然的惡劣。

我以為,行為放肆與主體性思維有關,是主體性的任意或扭曲展現,特別是在生活條件惡劣狀態下的展現。行為放肆其實對民主化是個巨大阻力。西方的民主化,恐怕是較高自律習性條件的結果。

但是,一般中國人行為放肆並不是必然,也不是恆定的狀態。從而,對中國人的行為評價持過度否定看法並不公允,也不適合用來做預測,包括對民主化可能性的預測。而對中國大陸過度負面的判斷與預測卻極可能使台灣失去許多發展機會,並不是睿智的判斷。反之,我以為,對中國大陸較多的同情理解,是很必要,而且有利於台灣自身的。因為我認為中國大陸很需要得到同情,同情能化解敵意與強橫(註一)。對台灣來說,這比什麼武器都有效。

問題是,上述說法也是我的推測。我無法說服綠營人士。那要怎麼辦呢?

我唯有希望綠營朋友們試著循著我這種見解做出最深刻的思考。畢竟,問題如此重大,決定影響如此深遠,為什麼不深刻思考一番呢?

綠營當然可以嘲諷統派忽視中國大陸不民主的問題。但是,台灣的統派多數其實都期待中國大陸民主化以後再進行統一,那麼,這樣的思維又有什麼問題呢?何妨明示?能不能不要只是對藍營的民主意識做最低級的假設?

做中國人真地先天就有罪惡嗎?

註一:

這是我第一次提出來的說法,我也有點不放心。比較不是怕說錯了,而是不知道說出來的後果是什麼。我可以預測很多人對此說不以為然。現在,有些台灣人常常語帶譏嘲地稱呼中國大陸人為強國人。我猜想,這大概是在暗示大陸人很跋扈。既然跋扈,怎麼會需要被同情?但是,表面跋扈的背後其實可能是自憐。

近代中國命運確實是很坎坷的。許多亂世裡的中國人也都是身世堪憐的。我父母親那一代的中國人,就普遍經歷了各種苦難。抗日戰爭當然是其中重要的一段,但絕不是全部。台灣人現在其實也很自憐,但是,台灣人的自憐,卻把痛苦集中歸咎於中國人(特別是國民黨政府,不過,慢慢延伸到對中共與整體中國),而很少再談到日本的殖民統治,更不談日本侵華的漫長歷史。這種切割式的仇恨與歸因,我不知道要怎麼才能理得清。

無論如何,自憐的人需要被同情的理解。台灣人如此,中國大陸亦然。同情的理解當然不是簡單的功夫,不是做做樣子就能產生一種因為有共鳴而生出的好感,並從而放下敵意。這需要充分的同理心與細膩的論述。重要的是,台灣絕對不宜與中國大陸敵對,台灣應該努力爭取中國大陸對台灣的同情與好感。而具體做法就是先試著去同情理解中國大陸。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ag&aid=125954252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誰跟美國作對,誰就是美國的敵人
2019/04/23 08:59
美國這麼壞的國家,要打誰就打誰,看看美國這些年的作為就很清楚。

臺灣如果要倒向中國,這麼邪惡的美國人為了自己的私心利益,也會出手攻打臺灣。

臺灣務必要做好跟美國開戰的準備,千萬不要以為美國會放手。

各位做好跟美國決一死戰的決心。

各位身在臺灣的中國人,為了回歸祖國共產黨的懷抱,全家人老老小小灰飛湮滅,也是值得!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民進黨執政
2019/04/23 08:50

迄今,蔡英文跋扈,蔡政府跋扈,有目共睹。

看看蕭美琴在台灣本土舉辦的國際會議上,藐視郭台銘的態度,真是跋扈啊!

爲什麼敢跋扈?因為台上有美國人撐腰,狐假虎威,不把郭台銘放在眼裡。

難怪郭台銘一氣之下,爆發要選總統了。



事情的原委
2019/04/23 04:02
這些年,馬英九身為藍營領袖,他有為統合藍營的思想做過任何努力嗎?沒有!因他不敢堅持對的事情,他自身就是一個騎牆派,只會討好以及附和綠營的主張,只顧到自己的名。他有思考為中華民國的前景規劃過什麼嗎?沒有!整日只是陷在搞政治鬥爭和作秀當中,難怪藍營中的思想會分岐,而被綠營大佔便宜。台獨課綱多年不敢修正,任憑發展,洗腦一兩個世代的年青人,台灣怎不被意識型態所綁架呢?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