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展讀《戀戀風塵---中國的城市、慾望與生活》之後
2007/11/29 13:46:30瀏覽801|回應1|推薦0

昨晚直到半夜2點多才把論文的「結論」作了結束。

總是一到書寫論文之時,就不由自主的有一種canon  anxiety  ,總會擔心著自己的discourse 夠不夠正確或是有所獨見;而也在這樣的焦慮當中,把一篇論文書寫完畢。

上午我這隻極度怕冷的「小瘦熊」,又躲在棉被中「冬眠」,只是,密封的身體卻有著展書讀得心情。

於是,拿起這本李孝悌所書的《戀戀風塵---中國的城市、慾望與生活》。

這樣無目的的看書,是輕鬆,是清心,也是一種幸福。

先說〈袁枚與十八世紀中國傳統中的自由〉此篇。

李先生認為自己所寫的三大篇幅,都有「翻案」的性質,筆者從此一篇所見,倒不以為真是如此。

舉凡人類社會,必有其普遍性及其特殊性,學術界亦然如此。

十八世紀時的傳統中國,縱然仍是一個儒家保守社會與專治皇權政治統治下的產物,然而,個人認為「思想」是無法加以權制與桎梏的;

儘管亦曾在某些歷史時空中,曾受到極端的壓縮與壓制,但是,只是「停頓」,並非消失或是失去。

所以,不論是士大夫也罷,是販夫走卒也好,都有其一個恣情縱欲的空間存在著。

一般人對袁枚的認識,是他不拘禮教與放縱,比如他對傳統文化與學術的種種反骨行徑,有許多女弟子,家中妻妾十幾人,還搞「同性戀」並且不怕人知----這在當時是「離經叛道」嗎?

不見得是如此!

即使是傳統保守社會裡,亦有其可以「寬容」與允許之處,喜歡尋花問柳也好,偏好情與欲方面的追求也好,是個人之自由與個人之風格,在當時人的觀感裡,仍是無可厚非。

誰不知文人喜愛附庸風雅,尋花問柳與甚至是溫柔的荒唐,在士大夫階層比比皆是,一般社會不亦是如此嗎?對「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將之推至極致的袁枚,在當時文人群中,並無所令人非議之處。

在我看來,只不過是這個文人的一種偏向與風格而已。

袁枚的風格,並非特立獨行,只是,他很大膽的無不隱諱的告訴大眾而已,而在整個社會的波濤洶湧的陰暗面裡,處處是事實,亦真實存在著;

即使是皇權與專制統治都無法箝制的「私密空間」,那不是政治面的範疇,而是屬於「飲食男女」豐富多端的情與欲世界裡的恣情縱欲的天地。

不論是那一個世紀與朝代,專權政治體制下也罷,是自由主義張揚之時代也罷,屬於「私人場域」的私密空間,一直都是存在的;

只是差別在於,有沒有那個人有勇氣與大言不慚的說出來而公諸於世而已!

總之,不任是哪個時空,每個人都有其自我私密之空間,你可以任人往與來,亦可以緊緊鎖住此私密空間。

而如袁枚之敢言與敢做,並不算特例,只是一種自然現象之一而已啊!

我如是觀。

( 心情隨筆雜記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c0731&aid=1412965

 回應文章

一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是觀
2008/01/22 07:36

慾妄城市

也只是反映了現在都會的行徑罷了

任何時空背景裡

存在的道德標準各有尺度

每個人的眼界也高下不一

眾裡如一

所以佛說無眾生相,無壽者相...........

其實不過就是要跳脫人的眼界了

生活要去評斷的是非真是難了萬一

而有時候真要有是非

又不能無定見

所以圓觀大概就是隨順眾生

超越四方吧

取一個中道了然即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