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覆致「止善」所提問之『三界唯心,萬法唯識』
2007/11/02 14:13:51瀏覽1595|回應4|推薦0

止善師兄見鑑:

我想,客套話與閒說部分,我將放在最後面了。

以下針對您所問,一則則回覆,說的都不是真理,而是我自己個人對佛學非常粗淺的概觀而已;如有不同意之觀點或是正說,歡迎指教與糾正。

一、『我能體會「末那識」是整合六識﹐溝通有形我和無形我之間的識﹔「阿賴耶識」超越了形體「我」的時空﹐是累世所積之識。「阿賴耶識」應是從那無形「我」之始開始﹐不知是否合乎佛經源出?』

回:「阿賴耶識」既含藏一切「種子」,可以一再生起與重新生起之「諸法現行」,是一種「自內我」,其所了別之識境,自然與前幾識來得細微而難知了。所以,您這兒所說,以我粗陋的認知來說,我認為是正確無誤的,因此,也應無違逆佛經所說。

二、『釋迦佛祖證道後不是也傳法了四十五年嗎?祂並沒有離群索居不問世間事﹐反爾更關心世道沉淪﹐而廣傳佛法。雖然祂沒有治國的頭銜﹐化民成俗,兼善天下不都做到了嗎?能明真心見本性﹐是內聖之始﹐進而承天應命﹐替天行道﹐是外王的彰顯。至於人世間的因緣際會﹐能否逢時立功也是天意。

回:1、這兒您提到了佛陀,可見我們是一樣的認知與理解。

此處,師兄您說的真是對極了!

要先向您坦白與道歉的是,我是故意有此題問,想知道您是否已經理解到「佛陀」的說法四十五年,其實,以另一種方式來說,佛陀的「說法」已經是一種「平天下」之「王道之治」了啊!

佛陀做到了到現在任何人都作不到的「聖悟」地步,這是我的認知與感受。

2、『自從禹﹑湯﹑文﹑武之後﹐中國只有聖人﹐再沒出現過聖君﹐自孔孟之後歷代都有人證道﹐但是多數不為天下知﹐難道這中間有什麼特別原因嗎?』

答:您認為中國真的有聖人嗎?中國真的有聖君嗎?

說真的,以我嚴苛的視界來說,中國歷代以來,根本就沒有所謂的「聖君」;如果要勉強說算的話,就只有唐太宗一人而已!

不過,他為了自己的生命與權勢殺了親兄長的人格的無奈,以倫理與人性來說,卻是他很大的瑕疵;所以,以這個角度視之,他又怎是聖君呢?所以「聖君」我們應該先給它一個「定義」,定義什麼條件之下叫「聖君」的話,那麼,就簡單多了吧!

試想,中國歷代以來,一直是一個「家天下」的權威專制統治局面,哪可能出現「聖君」呢?

記得多年前,我讀過清代學者黃宗羲之《明夷待訪錄》,在〈原君〉篇中說:『以為天下利害之權皆出於我,我以天下之利盡歸於己,以天下之害,盡歸於人,亦無不可!------視天下為莫大之產業,傳之子孫,受想無窮。---』,試想在專天下與家天下之專制體制裡,心理層面的「家天下意識」,以為天下是我的之「理所當然」,會有明君嗎?

說真的,佛陀若不是走出宮門,親身體驗與感受其他百姓之苦與困,加上祂天生之「佛性」之「善種」,又哪可能出現這樣一位佛陀----一位覺悟者呢?

所以,「聖人」只是一種「理想」與「境界」,是後來儒家的儒者為了其理論之實現,而提出「聖人」之理想角色,做為人們去學習與追求之典範。

再說,「黃帝」是先民創造出來的,什麼神農、扶羲氏、燧人氏等等全是虛構;又根據後來之考據,堯是被舜殺死的,舜的偉大情操「愚孝」是編出來的---------

其實,有很多研究都可以證明,證實著儒家與歷代統治者為了政治,而編出來的「愚民」思想,卻是一代代的「根深蒂固」在中國人的心裡,不是很可笑的政策嗎?或者可以說,是儒家所說的「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吧?!

總之,在我的認知裡,天下沒有所謂之「聖人」,只有「賢者」;而「聖君」則是沒有!

此回答了您『自從禹﹑湯﹑文﹑武之後﹐中國只有聖人﹐再沒出現過聖君』之思量。

不過,仍然必須強調,這是我自己的見解,別人怎麼思考與理解,非我可以知之。

3、復次,您問自孔孟之後歷代都有人證道﹐但是多數不為天下知﹐難道這中間有什麼特別原因嗎?

回:我的想法是,不為天下知,一個原因是「傳播」問題,古時交通與資訊無法作充分之傳播;另一個,應是「得道者」大部分是「自了漢」,無法如佛陀之偉大精神與氣度涵量。

不知此處,您是作何思考呢?

三、『道有本末層次﹐正如欲界﹑色界﹑無色界中的修行是不同的﹐「絕聖棄智」「無為而為」以人世的觀點也許不很眩目耀眼﹐但是如果「小國寡民」之民盛平安樂皆得超昇極樂世界﹐「大國眾民」之民汲汲營營只能繼續無終輪迴﹐又應如何取捨呢?至於一個人應該是「清淨無為」還是「內聖外王」那要看他自己的天命和抉擇。如果還有太多「我」在做取捨﹐終究還是會在輪迴中打轉。這應該不是道中觀念抵觸﹐而是人為價值衡量。

回:這兒您所詮釋的觀點,我完全同意。

我再補充一點個人所理解的。

儒家是一種「人文化成」的理想理路思考,而道家是一種「自然境界」之理想境界之闡釋。

兩者相當不同之處在於,一個是「增」,一個是「損」,一個是「加」,一個是「減」。

、『三界唯心,萬法唯識。』『三界虛妄,但是一心作。』
心在三界的顯現也不同﹐不同的心造作不同的界。我不知是否造無色界的心和造欲界都是同樣的後天心。不知佛經中是否有闡明?

答:1、我在佛經方面之鑽研,還是相當之疏淺,我的專業研究不在此,只是曾經在讀書過程中讀過而已;所以,我的程度不足以明白的告訴您,哪一部佛經中是否有闡明。

然而,以我的理解與推測〈沒有證據,請辜妄之〉,應該在佛經中不曾專門指涉出來這幾者之不同,應該是,只是告訴我們有這種現象。

那您的看法又是為何呢?

2、其實「三法界」,同樣都是「後天心」。

以下我先以網路之資料,借用於此:欲界是有淫食二欲的眾生所住的世界,上自六欲天,中自人畜所居的四大洲,下至無間地獄皆屬之;色界是無淫食二欲但還有色相的眾生所住的世界,四禪十八天皆屬之;無色界是色相俱無但住心識於深妙禪定的眾生所住的世界,四空天屬之。此三界都是凡夫生死往來的境界,所以佛教行者是以跳出三界為目的

您看,「欲界」的眾生,從天道、人道、畜生道、地獄道、惡鬼道、阿修羅道等,除了「天道」外,個個都是被食慾與淫慾所掌控;而「色界」層次雖在「欲界」之上,但仍具有「色相」;再來的「無色界」,雖可以說是在「禪定」當中,然而,也只不過是,做到了「心識」的靜止與歇息而已啊!所以我的瞭解是,這「三界」都是「後天界」。

不知您在這兒,又是怎麼思考與理解的呢?

五、『「法由何生」?如果法屬三界﹐自然由心所生。如果法超越三界法由何生?

回覆於下:上面已經表達過我個人之淡薄認知,是「法界」屬於「後天生」;而超越「法界」則由何而生呢?我不知道您的思考是為何,不過,我是這麼思考的------我以為超越了「三法界」,則是「不依因果」,不在「因果輪迴」與「不在業力」中〈絕不是「不落因果」之「野狐禪」〉,又何由何而生呢?又何來生什麼呢?

我想,我們都需要清楚的知曉,佛的世界觀、宇宙觀,不只是「時間」與「空間」的視界,而是「心識」的視界,我們的「心」、「時間」、「空間」等三者,構成了宇宙流轉之一種連續生成與變換之不斷體系。

若是超越了,即是「不在因果」之中,即是不再在因為「心識」之輪轉,及因「執心」而輪迴不息。

我想,這也是為何「唯識學」,要我們學習「轉識為智」、禪宗說「即心即佛」,華嚴宗要「事事無礙法門」-----之緣故吧?!

以上,終於用了快一小時時間,將您的問題與我的思考,作了一番簡要的表達。

休息一下,就來說說「題外話」吧!

您非常謙虛的說:塵染重濁﹐承蒙  神佛護佑才能承持微末求道之心而已﹐真得談不上什麼體會見解。』,就很客氣了啊!

我更糟的是,我不但是染塵深重,還與世同流呢!

我至今仍無「求道之心」,一直是在「挲婆世界」中浮沈,也10多年不曾涉足寺廟;所以,我這不足之淺見與讀書心得,只能拿來與您一起研究與相互討論,若說是您「受教了」,尤其說我對佛經有見解精闢,涉獵佛經的廣度和深度之語等等---唉呀,這不是您太過謙虛了嗎?這真是會使我汗顏了啊!

坦白說,我其實只是一個初學之人,「佛學」只是我曾經去涉獵過的書籍之一,也不是我的專業領域,只能說是學文的人,多多少少也要文、史、哲多方面讀攬,而也要偶而得旁及其他領域而已啊!

至於稱呼問題,可以請您不要再稱我為老師了嗎?任何人都是我的老師,所以,請直接稱CH好嗎?

至於年紀嘛,嗯,說不定我還虛長您幾歲,或是差不多年紀吧?啊,若要說「心理年齡」的話,現實的我其實蠻糊塗與健忘的,而「生理年齡」則是「幾莖白髮」了啊!

要說的是,難得有您願意與我談佛學,這是我的榮幸,我深深感謝。

不過,您若是想休息一下,談談別的學科領域〈佛教哲學太深奧與使人難懂,對有些人來說太艱澀〉,如中西各種文學、史學、哲學與思想----等等範疇,歡迎之至!

只是有但書,即是我都是幼稚園之階段而已,可能需要您多多指導與糾正就是。

末了,

願您觀想到《華嚴》世界的「香水海」

願您安住在「無邊妙華香水海」境域中

CH

( 心情隨筆雜記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c0731&aid=1343080

 回應文章

止善
Nice Weekend
2007/11/04 14:53
CH 菩薩,

另外還想請教愣嚴經的真偽﹐不知是否也有人執疑﹖

很高興見妳開始打坐。道院訓示打坐要領是堅﹑誠﹑恆。一天坐一小時﹐隔天再坐﹐不如每天坐半小時。勉之!勉之!

Have a nice weekend.

Regards,


止善




止善
隨緣隨緣
2007/11/04 00:41
CH 菩薩,

敬承受教,合十稽首。

其實我對聖人的定義並非基於其人成就與貢獻,而是以其人內聖的成就為主,靈性修為和其靈界果位而言。我所列出的只是少數幾位揮筆時想到的先人。莊子,顏回,華陀,孫思邈,諸葛亮,鴻均老祖,對我而言也位列聖人其中。靈性修為平靜默化,能化民成俗、或是化災消劫是同樣的聖功。即使現今有成就的修道人也一樣可以入聖,或許您的定義較嚴。

《尚書》是部偽書?受教了。這部偽書似乎偽造地太高明了一些。

「天命」對我而言沒有什麼高深的定義也不是個推辭的藉口,而是明心見性後由感而知應做之事。能明心見性一定是私心泯滅,所以我不會用自了漢做理由。或許您想從交通傳播不發達來解釋為什麼不能廣為人知,但是即使交通傳播不發達,儒、道、釋也是一樣留傳千古。倒是很想知道您對天命的定義。

一個人的道緣是天命,即使能拖延一時,也不能逃避一世。外在的提示是一回事,自心的體悟才是真正的指標。該開始時就應該開始,禮、齋、頂、參、入世、出家、何門、何派、學歷、地位、只是形式,能否成就,只在一心。妳找到我也只是另一個外在提示。也許是要修程上多個同修夥伴。

道院不是道教,我也不是三清弟子。如果您有興趣,我們可以再談。

哈哈!照片是皮相的虛相,有機會自然會知道誰對誰錯。

經咒其實都有特別的義意。心經是智慧。大悲咒正如其名。六字大明咒也是如此。隨緣,隨緣。

也許我比較直接,隨感而發,只是化緣而已。這是共同的榮幸。

感恩!感恩!

Have a great weekend.

止善

止善
說的都不是真理
2007/11/03 05:16

CH 菩薩,

萬分感激您的精心回覆﹐又受教了。

您認為中國真的有聖人嗎?中國真的有聖君嗎?
老子﹑孔子﹑孟子﹐漢儒董仲舒﹑鄭玄﹑著文心雕龍的劉勰﹐更近代的如達磨祖師﹑張三丰祖師﹐邵康節﹑呂洞濱﹐道濟和尚﹑六祖慧能﹑著宗鏡錄的永明壽禪師﹑對我而言都是證道的聖人。聖君嗎?春秋戰國後沒有﹐以伏羲和文王所制的卦而言﹐我認為他們是通達天意的聖君。除非尚書是偽造﹐從舜和禹的對答中我也認為他們是通達天意的聖君。

『自孔孟之後歷代都有人證道﹐但是多數不為天下知﹐難道這中間有什麼特別原因
嗎?』您問︰『不知此處,您是作何思考呢?』

我只能臆測是天命不同吧!大環境日趨複雜﹐人心亂離,一個人能證道已經很難了。證道後離皈道也不遠了。所以沒有太多機會成就人世的大功業。

好一句『說的都不是真理』!其實拉拉雜雜我也沒說一句真理﹐句句都是新造口業。人帶業而來﹐身負原罪﹐唯清淨無為﹐心思寂靜﹐才得免於造業入罪。但願因緣具足﹐潛修大道﹐證得無上正果,才是真正永恆歸宿。互勉之!互勉之!

好吧!談談別的!您前文的提問﹐就暫緩回答了!先請您別見笑﹐我的文﹑史﹑哲﹑才是幼稚園程度。我能談的話題都寫在部落格上了。您一瞧即知。理工背景本來中文根基就不好﹐三十年旅居國外﹐很少動筆﹐文短詞窮﹐捉襟見肘﹐現在為了想增進中文程度﹐才想到重新回顧那些初高中時讀過的古文詩詞。所以要請您多多包涵。

如果您已經習過坐﹐那麼去道院只會是履行前緣﹐那就隨緣好了。道院網站如下

http://www.home-one.org/

有空去看看。臺中也有道院。如果真的有緣求修﹐我得告訴您我的道名﹐並且引介道院同修。

我真的很想鼓勵您能回頭持續靜坐。禪定是性靈功夫的根本。可惜有些佛教宗派並不強調。您既有前緣﹐請別輕易放下。持之以恆﹐必見成果。

我想以年齡來說我一定年長許多。在臺灣和我同年的朋友﹐大多數不會用電腦﹐更別談設定自己的部落格了。您的部落格背景照片都很清爽高雅﹐自然妳不會是新新人類。如果我的直覺沒錯﹐您應該是年輕我一輪。所以師兄我是當定了。

「臥雲深處」和「孤雲深闕對寒碧」兩個標題都帶著幾分孤寂﹐新標題還透著幾絲無奈嘆息的涼意。又見到妳的新貼文章「答案」﹐好像又遭到什麼不解困境﹐感覺上您好像應受佛祖放送的大光明﹐掃清無奈﹐帶些暖意﹐疏解困厄。妳常持咒嗎?如果不介意請常持誦六字大明咒。

我的部落格自我介紹上有我的 email。 隨意﹐隨意。


合十稽首。


止善

閒雲遠山自相宜(sc0731) 於 2007-11-03 09:23 回覆:

止善菩薩:

一樣的,把輕鬆的放後頭。

我們切入的角度不同,看法自是迥異,此難免也!

以下與您所溝通與研討的,一樣的,絕對沒有一點是真理,全部都是我個人在瞎掰的,就請您姑妄聽之、視之與審之。

一、老子﹑孔子﹑孟子﹐漢儒董仲舒﹑鄭玄﹑著文心雕龍的劉勰﹐更近代的如達磨祖師﹑張三丰祖師﹐邵康節﹑呂洞濱﹐道濟和尚﹑六祖慧能﹑著宗鏡錄的永明壽禪師,對您而言是聖道的聖人,乃因為您看的只是他們的成就與貢獻,而我所觀看的,是以學術批評角度觀之,是以「知人論世」的方向切入瞭解的。

以我獨斷而淺漏的看法,除了老子、禪宗初祖、六祖等以「道教」面向而言,可以說是「之外」以外,其餘皆不是。

我不會因為孔子被大家說為「至聖先師」,就以孔子的是非為是非,他有他偉大一面,不過被各朝代儒家與清代春秋公羊學所尊崇為「聖王」,自有其政治與社會秩序考量。

二、您又說,以伏羲和文王所制的卦而言﹐他們是通達天意的聖君。除非尚書是偽造﹐從舜和禹的對答中我也認為他們是通達天意的聖君。

是的,《尚書》是一部偽書,在清朝考據實已經證實。

若有興趣,請參考有關清代學術史之書籍。

不過,不論是真是假,您可以從其中得到體悟與靈洞,我想,這已經是具有意義了啊!

三、自孔孟之後歷代都有人證道﹐但是多數不為天下知,您認為是「天命」。

您所說之「天命」,我可以這麼認知說,已經包括了交通不發達與自了漢層面嗎?

不過您『大環境日趨複雜﹐人心亂離,一個人能證道已經很難了。證道後離皈道也不遠了。所以沒有太多機會成就人世的大功業。』的思考,我倒是頗為同意。

您說的這個「天命」命題,相當有趣!改日找個時間,我們可以討論一下這「天命」命題,可以從儒家、道家等各家理論來著手言論,您認為呢?

嗯,您這麼說:『人帶業而來﹐身負原罪﹐唯清淨無為﹐心思寂靜﹐才得免於造業入罪。但願因緣具足﹐潛修大道﹐證得無上正果,才是真正永恆歸宿。』讓我覺得好沈重的。

怎麼說呢?

我不想羽飛登仙,也不思考什麼成佛的,只是想單單純純與簡簡單單的活著,別與任何複雜的人與事有關涉,這樣就可以了啊!

不過,說真的,您是我今生遇到的第一個「道清」,這真是妙了啊!

我怎麼會自投羅網呢?

為何如此說呢?容我解釋一下原委。

十多年前在一個百人的「教師佛學營」裡,有一晚,大家念經後休息,一大群教師圍著住持請教佛法,我一個人靜靜的站在約三步遠的方向靜聽。

突然的,住持拋下一群圍眾,若有所思的走到我面前,靜靜的看了我約二分鐘,突然說:『你老了會出家』,我竟然毫不驚訝的、很平靜的回說:『等我把一切塵緣世事都了了以後』,然後,他再回去群眾裡,而我心中問自己:『他老人家怎可以洩漏天機?』。

之後,我吃長素,可是身體更加壞了,直到家母與先生已經相當不高興時,我才驚覺的對自己說:『如果學佛、向佛,而學到親人都沒有歡喜心,那麼,有何意義呢?』,剛開始吃葷,會吐,是一段時日才習慣的。

而去年,在一個我不得不去的場合,那位濟癲乩童,竟然在退了駕之後,走到我面前說:『這麼多人裡面,只有你可以修行』,我向他一鞠躬,什麼都沒說。

心中想的是:『您有眼光吧,這一堆人裡,就我學歷最高的關係吧。』

止善道清師兄,多年來,在心中所逃避的,就是這個!

沒想到,可能還是躲不過吧?會與您有這個契機一起筆談,或許應該不是一種巧合?

嗯,我得好好的冷靜的作一番思考。

至於重回「靜坐」之事,是好事,我就聽您的,傍晚就開始吧!

至於文史哲方面問題,還是彼此都不要再客氣了,就互相學習吧!

事實上,在回覆您文的過程裡,是一種溫故與檢省,是重新整頓過去所讀的記憶的一種機會,我還得感謝您,讓我有這個機緣,再一次給自己重整呢!

雖然與您雙向研討時,是有一些困擾繞在心,不過,是不同的境地,一個是思緒重整,一個拋之腦後,所以不受影響。

而年齡應該不是問題,聞道有先後啊,您修道多年,自然比起我這完全不醒、不省的女子,來得容易多了。

其實看您部落格上的大照,每一張都不比我老啊,喔,除非那是10年前的照片!

所以,請別以老說老了吧?!

因此,您是「直覺」,而我是「斷定」您一定不比我大到哪兒去啦!

我想,我們還是談學問道要緊吧!

說到我的困境與不解,這自然是佛菩薩在給我試煉,看我是不是塊才,是不是有能耐承受艱困的、無情的打擊吧?所以,佛祖對我是極其慈悲與恩寵的!

感謝您,我會持誦六字大明咒,只是習慣持〈心經〉與〈大悲咒〉,您認為都可以嗎?

初次認識,承蒙您如此不嫌,真是我的榮幸與殊緣!

感恩!

CH在這兒向您----合十鞠躬!!

 


Path 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感恩
2007/11/02 21:53
獲益良多,再次感恩!
閒雲遠山自相宜(sc0731) 於 2007-11-02 23:10 回覆:

只是一些對佛學方面,個人淺疏的認知而已,不足以使您如此客氣。

謝謝師兄!

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