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服務是白痴 李家同再次傲慢經典之作 
2011/02/22 23:18:34瀏覽1993|回應8|推薦18
關於李家同先生對於原鄉服務的「白痴」說,我覺得有兩個面向應該被討論:

第一、李家同先生有一個部份說的沒錯,服務不該只是去載歌載舞。

在我的經驗與所知當中,的確有很多大專院校的服務性社團在準備未盡完善的狀況下,單憑「熱誠」或「興趣」去進行自以為的「服務」。通常這種服務是短期的,卻常帶來中長期的影響。 例如有些狀況是去服務學生的心態沒準備好,以一種相對的高姿態把城市的價值帶到鄉村,服務結束後教養的問題;有時候,是服務內容單純取決社團同學的興趣、及有限的經驗,當地受服務者的需求不受重視;有時候,是服務質量太過粗操,而這往往是因為許多社團並非以中長期的專案服務來做準備,也因此去服務的反而像是去玩耍...。 這些都是存在的現象,而種種事由的確也會帶給當地學童、家長、學校一定程度的困擾。 回想起自己大學時期的許多「服務」,我想當初我們也做的不夠好,準備的不夠多,心態也不夠成熟。而這種行為,與其說是去服務,不如被稱為「反服務」。而這類的狀況,當然應該被檢討! 

然而,第二個應該討論的,是李家同先生為何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從教育的領域來說、從社會發展的觀點來看,大專院校學生願意去「服務」,本來就已經是應該被鼓勵的行為。而對於學生來說,不論是返鄉服務、數位落差服務、山地服務、原民服務、乃至社會服務...都是社團同學在尚未進入社會之前,學習挑戰自我、拓展視野、學習謙遜等等的機會。 只要心態沒有偏差,手段可以被檢討、改進。但李家同先生如果只是聽到一些抱怨,就把偏狹的經驗擴張到對全部的人做全盤檢討,甚至還"口誤"把大家罵為白癡。我認為一個應該實事求是的學者如此無的放矢,已不是失言或被媒體陷害而至,今日之局,乃肇因於李家同先生個人的傲慢。 甚至,李家同先生或許根本就覺得只有自己在做的弱勢閱讀輔導才是好的、值得稱允的、唯一正確的服務方式!

我想,這一次又證實了我對李家同先生的感覺:其乃傲慢的菁英! 我建議,如果他沒搞清楚全面的狀況 , 就請他閉上嘴, 然後打開心胸才能看到、聽到、知道這個世界各個角落不同的聲音和意見 !不過,據他上次在節目上說:他給總統建議時總統也不敢隨意插嘴打斷他的這種氣勢,我想應該是不屑去認同他的菁英小圈圈以外的聲音吧! 

李家同先生或許是好人!是個對社會有貢獻的人!也應該是個了不起的人! 但請恕我無法尊敬這個傲慢偏狹的長者。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oliticschao&aid=4912919

 回應文章

paula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以偏蓋全
2011/02/23 23:36
已經是社會風氣..只是名人會被[期許]得更多,被批評的就更多了..我已經把你這篇連結寄給教授,我想他應該記得你,他也不會答辯的,就像以往對所有不同的批評一樣..可能是怕越描越吧!?
金刀(politicschao) 於 2011-02-24 09:50 回覆:

哈哈哈 ^^ P媽真是熱心 ^^  

沒問題的,我常被教授罵。 我才不怕李伯伯跑來念我兩句 說我這個小子,書不好好念、論文不好好寫卻整天只會寫部落格 ^^|||

我相信李伯伯不會答辯的。 但您們勸勸他, 堅持理想是值得尊敬的,但個性別這麼硬。 這不是他需不需要"迎合"別人的問題,是他沒必要用這麼"苦"的方式,用言論激起這麼多的阻力。這對於他要推動的事情一點幫助都沒有啊 !  

ps.他不會記得我啦 XDD 我那天上節目自己都覺得自己口才很糟糕 哈哈 !  而且我們只有編號啊 ^^|||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反對!我不認同是傲慢經典
2011/02/23 18:55

我認為應該是再次愚蠢經典之作 

你只說他傲慢,實在對他太客氣了

金刀(politicschao) 於 2011-02-24 09:37 回覆:

^^ 他老人家立意良善, 只是頑固聽不進去罷了。 沒必要因為他斥罵年輕人,我們就報復性的羞辱於他。

何況,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價值、信仰。 他的論點與型薇都基於他心中深層的價值取捨。 很多事情在較量上就點到為止即可,彼此留個尊重也無不好 :)  


半個公務員退休了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也許有原住民學生向他反映,他只是說出了事實
2011/02/23 11:29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也有自己的憎惡,我支持您表達自己的感覺
抱歉,我也只是說出我的想法。

下鄉服務淺碟化 易引誤解 2011-02-23 中國時報 【楊伊湄/高雄市(自由業)】
學者李家同日前批評大學生山區服務,為騷擾的「白痴」之舉,此驚人之語,卻點出服務性社團或多或少存在的盲點。

以台大而言,服務性質的社團超過三十個,雖然不少社團是以長期蹲點方式持續關懷,但也有部分社團以每學期出隊一次的「短期服務」為主要運作模式。這些營隊雖在短短的幾天裡替孩童帶來消遣娛樂,但是關懷的火苗卻無法持續延燒,反倒像是大學生的聯誼活動以及旅遊行程。

筆者大二擔任營隊主辦人,曾前往屏東一個偏鄉小學校勘查,看著他們貧乏的教育資源與硬體設備,實為讓人心疼;但最後卻因為該校學生數太少、教室不夠提供四十多名社員住宿而無法出隊。這股遺憾,也令人省思服務本質的扭曲與關懷對象的錯置,可能讓本意良善的志工服務,成為自我感覺良好的麻醉劑。
民進黨欠個解釋:過去給你八年做不好,現在窮的只剩扯後腿 + 抹黑?
金刀(politicschao) 於 2011-02-23 13:27 回覆:

謝謝您的回應與互動 ^^

我也完全同意您看到的問題與經驗。 我個人參與服務性活動(童軍)將近十五年,從被服務到去學著服務。過程中,也看到不少在服務學習中應該被調整、改變的問題。就像您說的,有很多的服務其實比較像大學生的出遊,甚至有很多的荒腔走板(例如也有聽過有些社團的輔導員跟學員還發展出曖昧關係...)這些問題甚至比"白癡"的載歌載舞還要嚴重。

但同樣的,我有限的經驗中也看過、參與過很認真、很深入的服務。 所以特別覺得,如果我們用這種白紙上的一個黑點來抹煞所有苦心經營、努力學習服務的學生。 對於一個社會上應該被鼓勵的正確價值「服務紮根與傳承」來說,也未免太過沉重。

最後再次謝謝您的經驗分享。  相信這是一個有意義的討論 !

  


阿北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評論很客觀 ...
2011/02/23 10:39

兄臺評論很中肯 ~

的確 ~ [ 服務 ] ... 種類很多 , 也未必就是載歌載舞 ...

[ 關心 ] 也是其中傳達的感受 ... [ 互動 ] 可以增進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 踏出去 ] 總比沒有來的有意義 ~


金刀(politicschao) 於 2011-02-23 13:01 回覆:

謝謝克昭

我們的社會需要更多人願意先聆聽、再批判。  我不認為我說的都是對的,也可能侷限於我自己有限的經驗。 但我覺得不同的概念可以討論,可以就自己的想法進行交流。 所已提出我的想法,希望有討論的機會。

謝謝你耐心看完全文 ^^


Shadowsheu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李家同是怎麼說的?你聽過了沒?
2011/02/23 08:55

只是看過記者下的標題就來謾罵一番

你跟那些大學生的程度恐怕相差有限

金刀(politicschao) 於 2011-02-23 12:57 回覆:

是嗎 ^^?

您是否也只看了我的標題就來回應一番 ?  


蘇信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你們服務過後學校的老師要用多少時間才能把小朋友的心『收』回來?
2011/02/23 07:50

你們服務過後學校的老師要用多少時間才能把小朋友的心『收』回來?

那兩三天就等於是小朋友的『狂歡節』,

有多少的年青朋友真的是『服務』?

也不過就是帶一些活動,兩三天之後讓一些小朋友哭得稀哩嘩啦就離開了,

你們有過再回這個學校的念頭?一絲絲就好!

你們要的是什麼?

不過也就是社團服務的時數而已,

不要把這些事情講得很神聖,

不過也就是有人把背後最不堪的事講清楚罷了!

金刀(politicschao) 於 2011-02-23 13:13 回覆:

首先,關於您指涉學生只是去掠奪服務學習時數,帶來嘉年華狂歡讓當地小朋友無法收心,是通案還是個案? 若是個案,應該這樣批判嗎?

其次,您了解多少這種服務? 有很多社團服務的傳統是長期的、年度性的在累積,這一類的服務通常必須準備長達半年,必須經過與當地學校老師開會,必須一次又一次的提出企劃書、演練內容,就為了寒假或暑假時長達十幾天去和小朋友作互動。 有些服務甚至是去扮演短期安親班角色,或是去扮演家教,只是在活動過程中會參雜一些遊戲與歡樂的內容(例如烤肉、晚會)。 這種服務存在您知道嗎?

第三,沒有人認為這些東西多神聖。 大學生自己也在學習,也必須不斷的沉澱、尋找自己為何要服務。把事情神聖化的是誰?

李家同先生當然點出了他看到的問題,這點無庸置疑。但他有沒有把努力的人一竿子打翻? 為什麼不能看到在社會上不同角落努力的人? 為什麼只有有名望的人講的話、做的事才是值得尊崇的? 


RQ
Don't take everything too seriously.
2011/02/23 05:00

金刀評得中肯。

我一向佩服李家同,不論是他努力推動的弱勢輔導志業,或是他娓娓道來的說故事能力,都讓我感動不已。不過,他近年來的演講、發言,在媒體放大下,的確暴露了他的一個盲點,或說是他的一貫思維與行事方向:他似乎認為每個社會份子時時刻刻、做什麼事,都得顧慮到學習弱勢這一族群,教育政策應以提升弱勢族群的競爭能力為優先,他對此志業的堅持與強調,可說是已到了偏執的地步。「偏執」二字很具描述力,你「執」著到只看到自己的需要而忽略了其他面向,就不免失之「偏」,進而形成金刀所言的「傲慢」。我們當然要照顧到學習弱勢這一區塊,那是一定的,但殊途同歸嘛!只要是對的事,去做、有做,就對了,方法或可檢討改進,但不必疾言撻伐,以免傷了和氣,也削弱了合力達成共同目標的力量。家同老師講故事時感覺是慈眉善目的菩薩(雖然他信基督),但臧否時政時卻有如怒目金剛,或許愛之深,故言之也苛,但似乎可以多一點包容的語氣,展現長者的風範。
金刀(politicschao) 於 2011-02-23 12:56 回覆:

謝謝您的回應

我自認我並不像許多單純只看到李家同先生言論就開始批評他的人。 在這些事情之前,他的書包括「讓高牆倒下吧」、「我們要有第二次工業革命」我都看過,也認同他在書中傳達的理念。  我也看過他所推動的弱勢輔導工作,也聽過他演講。  所以我不會否認他的成就、不會排除他對社會的貢獻,只是覺得他與人互動的方式,我不喜歡。

對於社會來說,越多具有號召力的人願意去堅持完成有理想性的事情是好的,但我們也必須非常小心篤信權威與專家,再盲目的信仰下造成的影響。 李遠哲當初推動教改時不是受全國景仰嗎? 如今教改的功過雖不能定於其一人之責,但在其領導下多少菁英侷限於自身在"美國"的經驗,將各種美國的制度與精神在社會來不及消化的時候"強行植入"我們的教育體制,在教育改革過程中又以改革為名"忽視並打擊"多少基層教師的貢獻...難道這不是專家的傲慢所造成?

我可以相信,這些專家對於改革、對於做他們所認為的"好事"都沒有惡意。但當菁英與專家成為社會中唯一被聽見、被重視的聲音時,這個社會長期來看,只不過從一個威權轉移到下一個威權。如果社會不能容許多元的聲音從不同的面向去討論一個需要討論的問題,這個社會永遠不會太健康。


白痴
先搞清楚 他的經驗 再罵
2011/02/23 02:03

李家同先生確實有些言論 我也覺得有點怪 不過在這次的言論 他有他的立論點 李先生是 Peach Fundation 的董事長  Peach Fundation 在大陸資助幾千名貧困學生 這組織在選擇受助學生 家訪 追蹤的事工 確實盡到力 我之所以了解是 我也以贊助人(每年最高贊助七十五名學生)參與家訪 確實要有許多的心理準備 期望在夏令營及家訪中不要有高資態的表現 在此 謝謝Peach Fundation的工作人員 贊助者的努力以赴

請版主 多看多了解之後 再罵別人"傲慢"!

金刀(politicschao) 於 2011-02-23 12:43 回覆:

他的立場、論點、背後的想法我不認為我不夠清楚。 我也知道李家同先生自己在推動哪些重要的事情。這部分我有在文章寫到,請您看清楚再回來指教謝謝。

另外,我針對的是與她互動的經驗與態度,您有跟他本人接觸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