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歇後語 --20190208「閉門思過」
2019/08/12 20:50:08瀏覽384|回應1|推薦0

歇後語

20190208

    昨天下午胡寶龍師兄又做不請之友,忽然而至。雖已閉門謝客多日,不忍其空跑一趟,只好開門會客,略盡地主之誼。今日特寫了一篇短文傳於他,希望他能瞭解閉門謝客的苦衷。

閉門謝客非得已 只因情重智慧薄

至今仍是一凡夫 三界苦海中浮沉

猶望暮年奮力搏 不負明師的教誨

寶龍師兄性質樸 一心求生極樂土

覲見彌陀大慈父 回向娑婆度有情

又常演說甚深法 利樂開導諸群生

殷勤勸請生淨土 可謂我輩之師範

你我相交數十載 常為不請之善友

恆以佛法利益我 數數勸慰我心知

我今閉門常思過 只盼吾兄無憂惱

利益安樂心通達 恆以淨社銘為記

追隨靈峰之足跡 開藕益大師宗風

不忘根本歸淨土 身心明利滿菩提

此是然生真誠語 回報吾兄殷殷情

然生於2019年2月8

9.真實的自主性

    我在十九或二十歲展開靈性追尋時有一個想法,就是當我最後發現何謂實相、當我發現苦苦找尋的開悟之後,事情就會結束了。我想像開悟就是目標與最終的一切。我所讀過的靈性文獻與聽過的靈性教誨,都再再強化了這樣的概念,也就是你一旦獲得開悟,基本上事情就結束了,你已經來到了靈性旅程所能抵達的最遠處。然而,我發現事情不是那麼一回事。

我一旦開始醒來、一旦開始感受到某些靈性教誨稱之為「開悟」的感受,我的體驗是感到非常自由與敞開。生命不再是個令人生畏的事件,也不再與我一己的存在分離。有一陣子,那是完全圓滿的感受。如同我說過的,我對靈性的概念是:我會抵達這個開悟或自由的點,然後就達成目標了。有好一陣子,我持續體驗到這份自由。雖然我經驗中的一切都是完滿的、無有分裂的,但是經過幾年之後,我開始感覺到有某種別的東西在活動,而且它攜帶著一份「有什麼尚未完整」的感覺。有什麼尚未完成或完整的感覺,實在非常奇怪。通常,我們若有這種感覺,頭腦會將它詮釋為好像我必須找到更多什麼?有某種我必須尋找的東西,某種我尚未了解的東西,但是這份非常細微的不完整感卻一點也不像那種情況。它比較像是一個知道有更多東西會來的直覺,它不一定是更多自由或更多開悟,或者更多特定的東西,但是有一層我還不了解的東西即將展現。

接著,一點一滴地,他開始自行顯露。我開始了解到,我們的靈性開展並非真的有個叫做「覺醒」或「開悟」的目標,它是沒有終點的。經歷靈性覺醒或成為開悟的,事實上是一件允許另一個活動發生的事,而且是再另一個,一個接著一個。靈性覺醒是一片沃土,在那裡,全新的靈性活動會開始發生,而那源自於我們的自由的新活動,我稱它為「因覺醒而走入真實的自主性。」

我了解,這在覺醒教導的脈絡下聽起來很古怪,因為我們通常會認為自主性是一種分離的形式,但那卻不是我所領悟到的。我所領悟到的是,真實的自主性是從對合一與「一」的了知當中生起的。即使有了一切事物其實都是「一」的了悟,即使有此了悟,人類的成分依然存在,這個在時間與空間裡誕生的生命依然存在。我領悟到,這個誕生於時空裡的人的究竟命運,並非只是為了實現這份開悟,而是有著一個十分不同的目的。事實上,開悟讓意識的另一次活動成為可能。意識的這個另一個活動,並非真的是從我們的人性裡醒來、從時間與空間裡醒來、從一個個人的身分認同裡醒來。情況幾乎相反,其中靈性化為形相,並且發現了這份真實的自主性。

個體生命的獨特綻放

為了說明我所謂的真實的自主性,我會用歷史上兩位真正的靈性偉人作為例子:耶穌與佛陀。我們通常把耶穌與佛陀看作是了知本有的一體性及存在之人。對耶穌而言,那是他與神的合一,而對佛陀而言,那是他的開悟或與一切的合一。然而,那還不是這些覺者的偉大領悟。我們之所以將他們放在聖壇上、之所以這麼多人敬拜他們並遵循他們的教誨,還有另外一個原因,也就是我在此想要提出的,他們不只了悟了自己與神的合一或與整體存在的合一,他們兩人還以獨一無二的方式,發現了他們一己真實的自主性。

受苦的力量9.真實的自主性pp.194-196

主宰生命的意願

    作為一個人,也意味著要敞開自己、面對非常人性化的經驗。像耶穌這樣的人,他的力量與性格之所以受到尊崇,不是因為他從不感到焦慮或挫折。他受到尊崇是因為即使他有時面臨了挑戰、有時也感到深深的絕望,他依然追隨自己的命運他依然是個非常自主的人,他並未逃避他的人生、逃避他一己的存在。他不會試圖躲進內在的某種靜心狀態裡,以確保他永遠不會被人生的高低起伏與塵世的俗務所煩擾。而透過他的人性經驗,他得以展現出某種非比尋常的東西、一個超凡的生命、一種獨一無二且充滿活力的教誨。

    生而為人,並且採取了這樣的形相,就是必須接受挑戰,縱使是覺者,生活也並非一帆風順。我喜歡提醒人們,即使開悟來臨即使你了悟了一己存在裡本具的自由,也不代表你獲得了人生的通行證,那不表示你再也不會遭遇到任何難題。情況剛好相反,我們變得越是覺醒,隨著我們接受並體現靈性本質的能力漸漸成長,我們經常也會變得越來越有能力接手生命帶給我們的重大議題。因此,生命可能會、也確實會回應我們的成長,而它通常也會在許多方面對我們提出越來越多的要求。

這不是許多人想到靈性自由時腦袋裡會出現的東西。一般而言,大多數人對靈性自由的概念和我以前所想的一樣,也就是自由是從我們解脫於什麼的自由來定義的。換句話說,我們可以超越到一個境地,以致真的獲得解脫於生活的自由。但是在某個時間點,我們會看見這種自由的概念是相對不成熟的。只有一個不成熟的自由概念,才會由我們解脫於什麼的自由來定義。隨著我們在靈性上越來越成熟,那個更成熟的、在我們內在發展與成長的東西,並不是解脫於什麼的自由,而是去做什麼的自由。我們可以這樣看它:我們是否夠自由、夠敞開去面對生活?是否有夠大的自由能過生活,能真正「站在自己的一雙鞋裡」,能真正穩穩立足於我們站立的土地上即使我們不是分離的,即使整個宇宙都容納在我們之內,人的成分依然存在,那是一個有能力允許靈性流動至外在世界的個體。我們可以選擇敞開迎向它,也可以選擇躲開它。

在靈性旅途中,我們經常是不知不覺地發現了我們真實的自主性。人們來到我這裡時,我會告訴他們,開始邁入一己的自主性是絕對必要的,但不是在靈性過程的最後才這麼做,不是在某個稱為「靈性覺醒」或「開悟」的事件結束時才這麼做,而是在一開始就麼做

我們在接觸各種靈性教誨時,尤其是我們特別不懂的教誨時,都會做的其中一件事就是:我們會放棄自己的權威。我和人們談話時,一再見到這種事。許多來聽我說話的人都試圖放棄他們自己的權威。他們試圖把它交給我,而我經常對他們說:「不行,你不可以這麼做。」你不可以這麼做,連一開始時都不可以,因為認為自己可以抓住某個靈性老師的衣角而獲得開悟,是個天大的幻覺,事情並非如此。要醒來、要發現何謂開悟、要抵達受苦的終點,我們必須願意主宰自己的生命、主宰我們這個人身,同時又不緊抓住它或與它認同,我們必須想辦法昂首挺立,但是卻又不獨佔地說:「這就是我!」或者「我的!」真正去擁有真實的自主性,並不是件發生在靈性追尋終點的事情。他必須在一開始就發生。

評估靈性教誨是否善巧的一種方式,就是看看它是否能幫助你傾聽你自己內在的智慧。它會告訴你,你在這條路上是否有一點失衡了,有一點太偏左、或有一點太偏右了。真實的靈性教誨永遠不會奪走任何人的自主性,它不會要求我們放棄自己的敏銳度。是的,不要緊抓著你批判的想法,不要堅持你那受侷限的意見,但是也不要放棄你自己的權威,因為每個人內在都有某種東西是立足於真相的,一份對何謂真、何謂假的直覺力。剛開始可能難以發現,但是優秀的靈性教誨能幫助你走向你自己的真理,讓你變得更寧靜、更深入地傾聽,並且夠敞開,從而真正開始感受到生命帶給你的訊息那就是你的內在智慧,你內在的老師,那也是在真實的自主性中昂首挺立的開始

受苦的力量9.真實的自主性pp.200-203

允許真實的自主性綻放

那麼,我們要如何找到真實的自主性?重要的是必須記住,自主性與分離不同。事實上,他和分離一點關係也沒有。真實的自主性非關作為小我那個「我」,它是關於生命本身。它是靈性體現為形相、棲息在一個人類生命裡,立足於那樣的形相之中。一個似非而是的的矛盾是,我們一開始經常是從形相裡醒來的。我們領悟到,我們不能由自己的身體、頭腦、小我和性格來定義自己,那就是為何「醒來」這個詞如此具有指示意味的原因:我們真的是從身份認同、從我們自以為是的自己當中醒來。我們也從文化灌輸給我們的一切,以及我們所上癮的一切情緒當中醒來。

我們從內在的許多東西裡醒來,但那卻不是靈性旅程的終點。我們真的是醒過來了,這似乎就像是一個「升騰而外擴」的過程。我們的內在能量確實如字面所示的,升起然後出去,最終,那一股能量、那同一個意識,將會「降落而內返」。它會開始以不同的方式移動,它會下降然後回歸至形相,回歸至我們的人性靈性會回歸,回歸至自身,回到身體、回到頭腦,回到我們的人類生命裡。這麼做的時候,他開始了悟並且覺醒於它的真實自主性,如此的感覺十分獨立,卻不是分離的

    切莫對這一切編織各種概念,這很重要。我們不要製造出一整套理論或神學,來解釋靈性應該如何顯化、解釋它應該如何發現自己的真實自主性,因為一旦這麼做,我們就回到頭腦裡,我們就失去自由、失去耀眼的創造力。當然,我們依然可以使用頭腦,就這方面來說,頭腦是個很棒的工具,但是如果我們反倒被它所用,我們很快會發現自己又回到小我意識的羅網裡了我們對生命應是何模樣不能有任何概念,對於靈性該如何顯化為我們的生命,也不能有任何概念,因為所有的概念都只是過去的產物,某種我們學習得來的、想像的或欲求的東西。再一次,我們發現自己回到了未知當中,不是關於未知的概念,而是它的活生生實相。那是頭腦變得謙卑了,它伏首稱臣,打著赤腳,拋棄了已知

受苦的力量9.真實的自主性pp.207-208

另一個探索真實自主性的方法是透過探詢:對於你不想要知道的東西,你了解多少?因為我們都比自己假裝的更有智慧,而許多時候,我們的智慧都藏在那些令我們感到不舒服、感到不方便的地方。如果我們傾聽這些地方,我們知道它們會將我們從躲藏的地方拉出來,強迫我們處理一些情況,或我們內在的一些情緒狀態。在究竟上,真實的自主性是完完全全允許靈性棲息在你的人性裡,是一種無懼的意願去允許這樣的自由發生。

有一種去愛的自由、入世的自由,甚至是被打擾的自由,還有,究竟上的,一種允許生命從我們內在綻放、允許靈性以完全未知的方式流過我們的自由。這份自由是如此地不可知,以致你完全不知道自己注定要作為什麼?因為你太忙於作為它了。

受苦的力量9.真實的自主性p.214

那份邀請,是請我們每一個人保持一顆初學者的心,永遠與那未出生的、那潛在的,以及那未被創造出來的保持接觸,因為從那樣的潛能當中,我們內在的某個東西覺醒了,它從奮鬥與痛苦中獲得了自由,而它一直在我們每一個人內在等待著表達它自己。我們人類歷史上的偉大聖者都告訴我們:他們所了悟的注定是給我們每一個人的,並不是他們專有的。那不是他們擁有的東西,他們只是了悟到了萬事萬物內在本具的東西,因為其實,覺醒的不是你或我,覺醒的是生命。你的生命成了那無可表達、無可解釋、無可名狀之事的表達

受苦的力量9.真實的自主性p.217

如果我們能夠放下片刻,如果我們能放輕鬆,如果我們能落入當下的中心,便能直接遇見我們一直在追尋的自由。它就在這裡,就是現在。它不存在於未來,它不是在生命出現改變的時候才來臨,也並非要日常生活的環境變得有所不同才來臨。自由是某種就在當下此刻的東西當我們開始交出想要生命改變的要求,不再要求生命改變以配合我們的想法時,一切將會豁然開啟。我們開始從這個分離與掙扎的夢境裡醒來,然後領悟到我們一直在追求的恩典,其實就在我們一己存在的最中央。這就是靈性覺醒之心:了悟我們一直以來所渴求的,其實正是在最深本源裡,那我們一直以來所是的。自由永遠都向我們敞開大門。在那些我們深知自己並不知道的時刻,在我們向後退一步的時刻,心靈敞開的時刻,我們落入了恩典的懷抱

受苦的力量p.248

( 心情隨筆心靈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anda07&aid=128492123

 回應文章

然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2/07/08 1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