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不快樂的香港人------------- 企鵝大夫的香港紀行
2010/12/22 01:01:11瀏覽383|回應0|推薦0

不快樂的香港人-------------  企鵝大夫的香港紀行

 

中文字中講到上上下下游移不定叫「忐忑」,當我走在香港的街道上,馬路是起起伏伏、高高低低的,我不由得懷念起臺灣的馬路來,相較一下,我居然會覺得臺灣的馬路平整、寬敞、乾淨。

 

這趟美食之旅,飽覺了「口腔裡的快樂」,而在所有嚐過的美食中,我心目中的前三名是鏞記的燒鵝、九記牛腩、糖朝的糖水(甜點),這是我品嚐十數家餐廳後的結論。另外,我覺得美食是老天給予香港人的救贖,生活的苦悶只能靠美食來補償。中國大陸把空間極為狹隘的住居稱為「鼠築」,我覺得香港的居住空間就是鼠築,猜想大概家中空間不大,只好在外請人「喝茶」。香港是如此地狹人稠,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已經近到了我這臺灣客無法容忍的地步,有幾回,我這挺著如企鵝肚子的大夫,蹣跚地在馬路上晃著,差點就被疾行、毫不減速的車輛撞及,我覺得他們不重視別人的生命,當然,這就是等同不重視自己的生命。

 

還有,我覺得香港人是不快樂的,除了在高價的餐廳外,我幾乎看不到笑容,當然我也知道,那種笑容我是付過費的。徬徨的觀光客向一般店家詢問求助,得到的回答多半是「我不知道」,然後就掉頭走開,留下一個尚未回神的你。甚至連所謂的詢問服務臺,只回答觀光客第一個問題後,他就揮揮手要你走開,面無表情地。連以優雅、文化、休閒、慵懶、精緻等著稱的半島酒店的下午茶的服務人員,雖然身著畢挺雪白、熨燙整齊的西裝上衣,全場十幾個人的嘴角全都是向下的,不誇張,沒一個例外。 

 

夜晚,我躺在一個晚上要收費2700元港幣的床上,空間小到「不容旋馬」,我很感慨,這麼不愛自己、不愛別人的香港人,難怪會不快樂,難怪大部分的時候港人給世人的印象是,現實、勢利、眼光短淺、沒有文化內涵。

 

也許我錯了,香港人早就習慣這般令人不悅的近距離,汽車的後視鏡差五公分就要撞到人了,司機和行人都早已習慣了吧,他們都相信車子最後一定不會撞到人,所以車子懶得減速,行人也不會像我一樣,氣得想要問候對方的媽媽。

 

一個沒有「愛」的社會,一個不關心別人的社會,是很可怕的,香港人的苦悶沒有出口,最後只好利用美食來滿足他們的口腔,他們的聰明和努力,終於造就了精緻的美食文化,成為華人世界中國菜的翹楚。

 

只是,利用「口腔的快樂」來填補心靈的空虛,這在精神醫學上叫「口欲期」,是三歲小幼兒的特徵。

 

我望著喜來登飯店的天花板,一直在想著這些無聊的問題,身旁的人對我發出的「香港人和臺灣人是不同的」問題毫無興趣,把玩完CoachKate spade的包包後她早就沈沈睡去,於是連續兩個晚上,什麼事也沒發生。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nhc492&aid=4720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