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企鵝大夫的醫者行腳---陪他作生命的倒數(胰臟癌癌末病人)林鴻基醫師/板橋鴻林中醫診所/亞東醫院特約主治醫師
2012/10/20 02:13:29瀏覽1277|回應0|推薦2

 

企鵝大夫的醫者行腳---陪他作生命的倒數(胰臟癌癌末病人)

 

林鴻基醫師/板橋鴻林中醫診所/亞東醫院特約主治醫師

 

我的臉上蓋著手術洞巾,我像儍瓜一樣把嘴巴張得大大的,牙科醫師時而用電鑽深深地鑽入我的骨髓,時而用釘鎚敲打,好可怕難耐的治療過程,自己本身是外科系統出身,仍舊緊張地雙拳緊握,或著用姆指與食指用力掐自己的大腿。我突然想起我門診中那位叫「阿團」的癌末病人,和他所受的痛苦相較,我的疼痛、不適與恐懼,根本算不了什麼。

 

「林醫師,如果有需要用什麼髙貴的藥材,您不要替我省,我已經「傳」(臺語)好一筆錢,你這樣作等於是幫我的忙。」

 

師娘在一旁輕輕地說:「他很想很想要活下去。」,我向他分析此時中西醫處理的優缺點,讓他自己選擇。

 

我當然比較偏向於中醫療法,尤其是我不斷地看到癌末的病人最後死亡的時候,都夾雜著化療、放療的副作用。我不認為中醫的「有是症、用是藥」可以短期治癒癌症,但是可以讓他在最後一程中比較清醒、比較有尊嚴,比較能清楚、不慌亂地安排自己的後事。他在接受化療之後,整天病懨懨地躺在床上,甚至虛弱地無法起身,可以這是他的生命,他的選擇,我一定要遵重。

 

這位胰臟癌的病人,走得好快,腹部的積水不斷膨大,讓他痛苦不堪,褲頭的扣子和拉鍊,一次又一次往下拉。很快地出現全身性黃疸,西醫師幫他抽出一千七百多西西的腹水後,血壓持續往下掉,移入加護病房後旋即去逝。

 

這個星期以來,我都處在一種悲傷的情緒中。他的結果,完全在我的預料之中。他相信主流醫學西醫,他非常非常想要活下去。第一次拿著超高的腫瘤標記(Tumor Marker)來看我時,他自謂沒有任何的不適,選擇接受雷射螺旋刀侵襲療法處理後,不久就開始腹部膨大,有腹水的產生,歷經放射腺療法、化學治療之餘,他想到利用中醫學輔助他的精神氣血,可是他接受化療之餘,一個人全身癱在床上喘氣,甚至無力起身。

 

和很多相信西醫療法的癌末病人一様,他的死亡時辰,也夾著放療、放療的副作用,在沒有尊嚴中,像一隻無足輕重的小蟲,氣息奄奄地閉眼停氣。作了化療,我開的科學中藥粉末,他根本無法吞服。

 

每次看完診,我都會特意和他Hug一下,心中淡淡地猜想不知還能和他Hug幾次。一星期一次的門診,我一共Hug了三次,第四次他情況危急,醫院發出病危通知,我急奔去北醫急診觀察室看他,當時白血球指數只賸400,害怕他沒有抵抗力、很容易誘發敗血病,我不敢再Hug他了。

 

我知道,我正陪著他一起作生命的倒數,深深覺得生命的脆弱,如稻莖之易折,我的眼前好像有一個沙漏,它已經翻轉倒置過來了,有限的生命,正迅速地流失消逝。

 

這個星期日是他的告別式,大體當天火化。我一次又一次和他見面時,看到他就像一朵花持續不斷萎頓下去,西方醫學的處理方式,真是有許多可討論的空間。我想著他閉著眼,腹大如鼓,因總膽管阻塞而全身黃疸,喘著氣,然後用微弱的聲音向我不斷道謝。想著這一些,我的心就糾結在一地,不知如何是好。

 

法研所的林老師見多了死亡之前的一些無效的醫療,像在加護病房中全身插滿了管子的折騰,曾經有感而發地說,人生進入「生命的秋天」,甚至嚴冬之時,所求的不過是一個好死吧。

 

也許阿團這麼迅速地離去也是一件好事,起碼減少了許多肉體的折磨,他是一家科技公司的副總經理,從年輕時一直孜孜硜硜地奮鬥到現在,他賺了大量的金錢,但他幾乎沒有享受到,他今年六十二歲。

 

他在閉眼停氣的那一剎那,心中在想什麼呢?

( 知識學習其他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nhc492&aid=6960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