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企鵝大夫的醫者行腳---候鳥飛啊飛,憂鬱症和焦慮症不同 林鴻基醫師/新北市 板橋區 鴻林中醫診所院長
2011/12/28 08:10:20瀏覽358|回應0|推薦0
企鵝大夫的醫者行腳---候鳥飛啊飛,憂鬱症和焦慮症不同

林鴻基醫師/新北市 板橋區 鴻林中醫診所院長

這個年代,好像不說自己有點憂鬱症,就跟不上時代潮流似的,有時侯「憂鬱症」也成為原諒自己與恣意批評他人的理由。其實,在醫學上,這並不是「全有或全無」(All or None),正確的說法是,每個人都多少有一點憂鬱的成分,只是程度的不同。

不過,在醫學上,憂鬱症和「焦慮症」有許多明確不同的區分,不管在生理上或心理上的表現都不同。

焦慮症的表現有:心悸、顫抖、呼吸困難、頭暈、疲乏、腹瀉、冒汗,緊張、易怒、人格解離化、難以入睡、恐懼等等。

憂鬱症則有食慾改變、便秘、疲勞、頭痛、厭倦、情感冷淡、注意力差、精神遲鈍、罪惡感、清晨早醒,晝夜情緒變化大等。

這幾年,在我的身邊有兩大群朋友和焦慮及憂鬱沾上邊的,一是要當中醫師的朋友,另一群是要考司法官及律師的法研所同學。一、兩年前有位考取司法官第一名的學姊,說了一句令人動容的話,「唸書要唸到會吐才會考上。」,今年考上律師的一位女同學,也把準備律師司法官考試的生活品質,比喻為「地獄」,有位天資聰穎的女同學,也常常抱怨,老是作同樣的夢,多次大汗淋漓地從惡夢中醒來,「怎麼辦?國考的申論題,我還沒有寫完,時間就快到了。」那種對心靈和身體的斲傷,只有走過的人才會明瞭。我自己在準備那些龐雜、拗口的中醫資料時,我的心情是,我好像是一個長泳的選手,雖然對岸在望了,我的體力卻已全然耗盡,我的身子直往下沈,就差一、二步之遙,卻被逼得要前功盡棄,已經上岸的人閒適地悠然走動,沒人看我一眼。

最近,政府在呼喚臺商回流,感覺好像是鄉情與親情溫暖的召喚,可是真正的鮭魚回流是非常殘忍的,魚兒們為了尋找它們的源頭,不顧性命地向上游游去,它們的肚腹摩擦著河床裡尖銳的石頭,流出的血把河流都染紅了,我深深覺得這兩種考試的本質就是這樣。

放榜了,少數考上了,好像鯉魚躍龍門,從此榮華富貴跟著來,沒考上的人,又預約了一年的生活煉獄,時候到了,他們就會像候鳥一般地聚在一起飛回來,年復一年,雖然身心有巨大的傷,只要血還沒流乾就繼續尋夢,只是,我為什麼看到好多尋夢十多年的考生?

有位法研所的學姊黃醫師說的話可能是答案,她說,「人格特質最重要,想要考上律師,就要有律師的氣質。」是啊,法官還可以「我心如秤」,舉著公平正義的大纛,律師呢,永遠要站在當事人的立場,以任何方法獲得勝利,許多人就永遠過不了自己這一關。

林醫師的部落格 https://blog.udn.com/linhc492

(作者為中西醫雙執照醫師,臉書Facebook請搜尋「林鴻基醫師」。)

院址:新北市板橋區成都街37號 電話:(02)89539118

( 知識學習科學百科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nhc492&aid=5974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