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美國加州《卡梅爾》-童話故事般的小鎮,張大千的10年加州歲月 卡梅爾Carmel
2021/05/19 08:09:56瀏覽4687|回應1|推薦17

若要論蒙特雷半島Monterey Peninsula上最出名的小鎮,卡梅爾Carmel絶對是穩坐第一名的高人氣小鎮。這座在海邊的小鎮其實有個落落長的名字叫作Carmel-by-the-Sea,這個「海邊的卡梅爾」的名字主要是要和也在這附近的「山谷裡的卡梅爾」Carmel Valley或是「高原上的卡梅爾」Carmel Highlands有所區別,不過大家一向簡稱它為Carmel(完全没有把其它的卡梅爾放在眼裡的意思)。

這座小鎮長久以來以藝術家羣聚和「都鐸復興式」Tudor Revival-style建築聞名,就像是一個從童話故事裡走出來的小鎮。小鎮上至今没有紅綠燈,甚至也没有門牌號碼,因為早期在這裡居住的藝術家都是給他們住的房子命名,而不是編門牌號碼的(藝術家就是愛任性)。也因如此,小鎮上的郵局没有郵差送信的服務,而是居民自己到郵局去領取信件。當代的服務像是房屋仲介或是快遞為了在這裡運作也特別發展出一套類似座標的定位方式,它們用的不是門牌號碼,而是類似像「凱達格蘭大道和重慶南路街口西側第一幢建築」(嗯嗯,你知道那一幢的)一樣的定位系統。

這幢小鎮雖然迷人,長年遊人如織,但是來這裡的美國人大多不知道它對我們中國人來說其實有個更重要的地方,因為它曾經住了一個我們耳熟能詳的國畫大師:張大千在旅居加州的那一段期間曾經在這裡落脚了10年。

張大千在1967年時應和他在四川便已相識,當時擔任史丹福大學教授和東方藝術系主任的漢學藝術史家蘇立文Michael Sullivan之邀到「史丹福大學美術館」Stanford University Museum of Art開畫展,也開啟了他和加州這一段將近10年的緣份。他到加州之後最早是怎麼來到卡梅爾的已經不可而知了,但是現知的是他一開始常常和他的第四任夫人徐雯波下榻於邱永和Thomas Chew與吳忠瑛Joan Chew在卡梅爾開設的「德洛麗絲旅館」Dolores Lodge。吳忠瑛其實有點來頭,她是清末出名的革命黨員吳祿貞的幼女。吳祿貞在1911年被袁世凱收買他的侍衛隊長馬惠田行刺取首級,殉難一週之後吳忠瑛才出生。邱永和和吳忠瑛夫妻兩人原在洛磯山經營「長城有限公司」Great Wall Inc.作古董進出口貿易,後來搬到了舊金山又開了「中國貿易公司」China Commerce Co. ,並且在卡梅爾經營「德洛麗絲旅館」,他們還於1970年買下了卡梅爾的「中國藝術中心」China Art Center開設藝廊,對書畫古董都有所涉獵。他們和張大千的交情頗深,往後張大千曾經贈與他們夫妻倆不少畫作收藏,包括了一幅在2018年由蘇富比在紐約以6,550,400美金拍賣成交的「巻去青靄望水天」。

不論張大千最早是怎麼到卡梅爾的,他當時應是被卡梅爾附近特有的蒙特雷柏樹Monterey Cypress和奇石所勾勒出的美景所吸引。這裡海岸上的奇樹亂石,山崖下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的海景如同中國潑墨畫一般,想必勾引出他早年畫松柏和山水的記憶,也讓他決定在此購屋定居,開啟了他旅居加州的時期。張大千一生足跡所到之處必留下大家耳熟能詳的「大風堂」畫室:他在1932年和其兄張善孖借居蘇州「網師園」時把「大風堂」搬進了「殿春簃」。抗戰期間他避居青城山的上清宮,也在廂房裡留下了一間畫室。1952年時他在香港因為怕香港被赤化,把手裡的兩件稀世珍寶:五代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的宋摹本與宋朝董源的「瀟湘圖」抵押給香港大新銀行換來了五萬港幣,而後舉家遷往南美。他最先到了阿根廷,後來在1953年時他前往巴西旅遊,到了離聖保羅1個小時車程左右的摩詰市拜訪他的老友草藥專家蔡昌鸞。他當時覺得摩詰市一帶很像他的故鄉四川的成都平原而當場付錢買地。他在這塊土地上開湖造景,不惜以重金打造了他後來旅居巴西時的寓所「八德園」。當他從巴西搬到加州之後也在卡梅爾附近先後買了兩間寓所,最先是在卡梅爾的鎮上買下了一幢房子,並且命名為「可以居」。1971年時他又因為「可以居」的空間太小,而在附近的圓石灘Pebble Beach著名的「17哩路」17 Mile Drive附近買了第二幢有著大花園的房子「環蓽庵」。在這段期間裡他不但多產,也往往被認為是他潑墨潑彩意境最為成熟的一段時期。他在1972年時就曾經在當時還和金門公園內de Young Museum共用空間的「亞洲美術館」Asian Art Museum開了他在美國公立美術館的第一次個展。

張大千在卡梅爾的這段加州時期前後歷時10年,最後他在1977年搬到台灣,定居於台北外雙溪的「摩耶精舍」,也結束了他一生中旅居美洲的一段時期。他於1983年4月2日因心臟病去世,享年84歲。這個一生四處漂蕩的大師自從離開中國之後究竟是再也没踏上中國一步,死後骨灰就葬在「摩耶精舍」後院的梅丘立石下。張大千在美洲時期所打造的寓所名園如今都不可尋了。巴西的「八德園」因為原就是水庫用地,在他搬走之後土地被徵收淹沒了大半。(「八德園」裡的三方巨石:「槃阿」、「五亭湖」與「潮音步」被巴西僑領李文祥與楊舒華夫婦在它們要被沈到水庫底前救出,後來捐贈給故宮博物院,現被安置在故宮南院園區的「大千石庭」內。)卡梅爾的「可以居」和「環蓽庵」到底在那裡,或是舊建築還在不在也少有人知。這一方面大概是因為卡梅爾一向以白人為主要人口,在没人知道張大千是誰的環境裡也不有人會特意去保存他往昔的住處(後來買下他故居的屋主應該没想到他的一幅畫會賣到6,550,400美金吧(笑))。另一方面這應該也和之前提到的卡梅爾這個小鎮没有門牌號碼有關,「可以居」這名字當然不會在任何地方政府的英文檔案裡出現,如果一幢房子没有門牌號碼的話,那它一旦易手之後「可以居」也就隨著前任主人消失在歷史裡了。

但是也許這更符合大千居士的風格吧。他一生說走就走,就像他的畫風從早期臨摹敦煌的精緻工筆轉變到晚期氣象萬千的潑墨山水,他的人生預設就是不斷的大破大立,創新前行。他一生行脚的足跡從中國,香港,阿根廷,巴西,美國的卡梅爾,到最後台北的外雙溪,從不見他回頭眷戀。如今有多少人想從他在卡梅爾當時的老照片和老影片去推測「可以居」和「環蓽庵」到底在那裡,但是他的畫室和寓所終究只是他把靈感轉化成作品的地方。大師已遠,那些空殼子也再無重要性。他寄居卡梅爾那段時期的靈感早都已經轉化成他當時的畫作,大師那10年加州歲月的足跡終究還是要往他那個時期的畫作裡去體會吧!

卡梅爾Carmel最熱鬧的主要街道Ocean Avenue。這座小鎮没有紅綠燈,所以在這條街上開車其實蠻討厭的,有停不完的stop sign。

大街上的那座鐘塔是在1922年由Charles Greene設計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紀念鐘塔」WWI Memorial Bell Tower。裡面的鐘在每年美國的國殤紀念日Memorial Day時會被敲響。

Ocean Avenue街頭一座購物中心Carmel Plaza外的銅雕。

Carmel Plaza是一幢3層樓的露天購物中心,還蠻美的。

來的時候已近聖誔節,購物中心裡一片過節的氣氛。

卡梅爾街上以這種「都鐸復興式」Tudor Revival-style的建築聞名。

也就是這樣的建築讓它像是一座從童話故事裡走出來的小鎮(小紅帽那種的)!

可愛吧!

Ocean Avenue上出名的百年老甜點店Carmel Bakery的店招。卡梅爾没有門牌號碼,所以像這種店也不會有住址,你最多能找到的就是它在Ocean Avenue上某某街口和某某街口之間的位置。

一家餐廳外的一樹秋色。

一棵老樹和店招相映成趣。

鎮上的圖書館Harrison Memorial Library。

這附近有蠻多旅館的,一家叫作The Normandy Inn旅館裡很美麗的院子。

另一家Pine Inn Hotel的旅館店名在午后白牆上的光影裡。

外觀很吸睛的The Court of the Golden Bough,這裡面有數家商店。

它們的雕花鑄鐡招牌真是夢幻。

一個致力於保存卡梅爾歷史文化的團體Carmel Heritage Society所在。這裡有一個美美的小公園,然後更重要是這裡有公廁(哥太習慣帶台灣來的老弱婦孺團來卡梅爾玩惹,這條街的街頭街尾那裡有廁所都瞭若指掌~笑)。

卡梅爾的街上有很多賣藝術品的精品店。一家店櫥窗裡一組銅雕高爾夫球球員的英姿(嗯,最好是你們全都給我穿這樣上場去打球)。

一家紀念品店美麗的抱枕,上面的主題都是全國各個地方的大學耶。

Ocean Avenue上一幢宅院裡難得的寧靜院子一角。

Ocean Avenue走到底便是卡梅爾海邊的沙灘Carmel Beach。

嗯,別說哥都没有在照顧讀者。卡梅爾的大街上現在雖然遊客多到讓人厭世,但是這附近還是住了不少藝術家,有著往昔波希米亞的隨性而為調調。像是這位仁兄衝完浪之後就直接在車子裡作起中餐來了。他吃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家那個身材啦,漢草好到坐在自己的車子裡都快塞不下去惹。

這裡沿著海岸也有一條很美的步道,很適合來散步。

從步道上望海。

這座沙灘好大。

我總笑說卡梅爾是每個北加州新手的成年禮:往昔的留學生初來北加州必要作的兩件事一件是要去Tahoe學滑雪,另一件事就是要到蒙特雷和卡梅爾來玩。只要台灣有家人或是朋友來玩的話一定也都會帶來這裡,在北加州住久了一來再來的結果就是再童話再夢幻的小鎮來太多次之後也會開始落漆。你如果覺得卡梅爾大街上的商業活動對你來說已經没什麼吸引力的話,那就把你第一次來的朋友們丟在童話故事裡逛街,自己來海邊看海好惹。

在步道旁一幢走浮誇系的豪宅,為了它面對的海景所以全都是以玻璃打造的。問題是你在看海的時候路上的行人也在看你啊!難道每天在自己的家裡都要畫完妝才敢走進客廳(有錢人表示你們這些卑微的普通人不懂我們的世界啦)?

卡梅爾連結到步道的第十大道是我看過最爆笑的「大道」。

這一段的第十大道長這個樣子,中間還有一棵樹!

卡梅爾這一帶的民宅也都很可愛,可以順便看一看。

好啦,有些比較像財大氣粗的暴發戶啦。

一座院子美美的木門。

這裡的門都蠻有特色的。

一座車庫和車庫上的樹影。

2020年來的時候美國的COVID-19疫情正在高峰期,一座民宅外告誡大眾要帶口罩的裝飾。

卡梅爾這座海邊的童話故事小鎮和我們的一代國畫大師結緣了十年。它雖然本來就是高人氣的觀光景點,但是在我們中國人的心目中也應該還有另一層別的小鎮無人可比的重要性吧。

延伸閱讀:【蘇州園林系列V】張大千故居,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明軒的藍本【世界文化遺産】 網師園Master of the Nets Garden

延伸閱讀:拜水都江堰,問道青城山【世界文化遺産】 青城山Qing Cheng Mountain

延伸閱讀:世界最美的高爾夫球場,綺麗的「17哩路」17-Mile Drive

延伸閱讀:夜宴圖 Chris & John家宴 2015秋-2016秋

延伸閱讀:地震震出來的新美術館de Young Museum

延伸閱讀:兩次大地震震出來的大風吹 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Asian Art Museum of San Francisco

延伸閱讀:百年老店裡的「麻花捲」Carmel Bakery

更有男人騷味的大頭熊在GQ

來和大頭熊臉書換帖當個酒肉朋友啦!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loomybear&aid=154976967

 回應文章

麵粉小花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5/20 01:02
看到「哥太愛帶台灣來的老弱婦孺來玩,街頭巷尾哪裏有廁所都暸若指掌」我大笑! 是因為方便老弱婦孺上廁所才去那裡的喔?不會吧?!😂😂😂😂😂😂😂
我是一隻好奇的小花貓....
Gloomy Bear(gloomybear) 於 2021-05-20 08:03 回覆:
帶著一團一天到晚給我該該叫要上廁所的小孩當然要把移動的動線都想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