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Butterfly【限】(五)
2009/05/18 07:57:34瀏覽811|回應0|推薦6

  慾望很快就被填滿了,漲潮的海浪吞沒了黃沙亦吞蝕了巨石。直到下次慾望又空缺時方再求充盈。原本如急電般的春情隨落幕很快地被撫平,回家後兩人各自有不同的心情。

  宣明沒想到夫妻聯誼是如此地好玩,除了外遇對象及惠珍外,他難得又有非同以往的魚水之歡。可惠珍的心底卻是喜憂參半,喜的是另一種性愛上的體會,憂的是無法逃脫於自責的罪惡感。

  他們倆討論著昨夜的種種,惠珍感覺兩人的聊天對談是最近這些年來的極少數。她看見宣明一臉興奮的模樣,狀似對昨日體驗留連不忘。他訴說跟豹紋女做愛是多麼地狂野,說著另一個女人足以讓他春情蕩漾。

  於是心底起了陣牢騷,惠珍問了:「難道你對昨天我跟其他男人做愛沒什麼感想嗎?」問了這句話的同時便後悔了。她該期待什麼答案?

  『我覺得妳表現得很好。』

  『我不喜歡你跟其他男人發生關係,我會吃醋。』

  似乎哪個答案都是錯誤,於是惠珍趕緊扯開話題:「只要你能滿足我就開心了。」

  昨日的惠珍沉浸在慾望之歡裡頭,像是惡魔附體般恣意地縱情慾望。而回到了現實之後,儘管也留連昨日的夢境,卻還是讓自己又穩定回到持家妻子的嚴謹身分。

  「難道妳昨天不滿足?」宣明沒好氣地問道:「別忘了你昨天同時跟兩個人做愛時你自己是什麼樣子?」

  惠珍盯著宣明瞧,緩緩地說道:「但我希望你回來之後,嘴裡不要一直提昨天的事情。」宣明不示弱地瞧著惠珍。

  「為什麼不能提?」宣明說道:「事情不是你開始的嗎?這夫妻聯誼也是你表示主動要參加的。」

  難道我表示主動參加,就可以把一切都推到我身上來嗎?惠珍氣悶地想著。

  「如果不是你在外面偷情?」惠珍怨道:「我們怎麼會搞成這樣子。」惠珍站起身來要走開客廳。她拼命地說服自己,是宣明偷情而不珍惜她的錯,是宣明偷情而不珍惜她的錯。

  宣明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怒道:「你自己又是什麼樣子?整天在家裡上網,還跟我談什麼夫妻聯誼的。誰知道你自己在外面又有幾個男人?」

  她愣了一會兒,驚訝自己的愛人怎麼說出這樣的話語。惠珍甩開他的手,哭著進房,她用力地甩上門。其聲之大嚇著了宣明,他默默地坐在沙發上,猶疑了一會兒便從酒櫃上取瓶酒,就瓶口喝了起來。

  昨日的情景一再地於腦海中反覆播映,宣明想到惠珍高潮、渴求男人的模樣,心底越不是滋味。他想或許惠珍早就跟幾個男人玩過了,之後嫌膩了才又另外弄了個夫妻聯誼會什麼的。

  以前的惠珍不會這麼大膽地渴求性愛,自己也有定時盡夫妻義務。宣明慢慢地想著惠珍的轉變,他把僅有少數的愛從惠珍身上慢慢地抽走。鑒於自己偷情之事東窗事發,他不會責怪惠珍在外尋歡的事。

  一瓶紅酒喝乾,宣明心底起了非常多的怨恨。他怨恨自己為什麼當初娶了一個不能生孩子的女人、怨恨為什麼要讓惠珍在家中上網受男人引誘,而不是找個工作好好地專注在上頭。怨恨夫妻聯誼活動讓他隱約感受到惠珍不忠的情事。他氣悶地走進房裡。

  睡熟的惠珍臉上留著兩道淚痕。

  爬上床的他狠狠地扒下惠珍的內褲,惠珍還沒意識過來,宣明便強力地進入了她。他不停地抽送,像是把所有怨氣都化成精力般。惠珍醒過來時,沒有絲毫性滿足的快感,她聞到了酒味,也感受到宣明的強力撞擊。那感覺是一種強暴而不是性愛,她又落淚了。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ranko&aid=2959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