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Butterfly【限】(四)
2009/05/17 17:18:18瀏覽801|回應0|推薦5

  接近下午三點,天頂上的烈日逐漸心軟下來。他們約在KTV包廂見面,儘管惠珍問宣明時他沒多大想法,但好奇心仍將他攻陷。

  包廂裡含宣明惠珍共有四對夫妻,主持人蔣哥拿著麥克風一一為他們介紹。宣明沒想到參與夫妻聯誼的人這麼樸素,沒有一個人臉上是狼吞虎嚥的神情〈他忽略了自己也是〉。而惠珍靜靜地看著其他三個男人,心底不住緊張起來,無法想像將會有宣明之外的其他男人將陰莖插入她的體內。她把雙手擱在大腿上,短裙讓她曼妙的下半身曲線一覽無遺。她捏著自己的手指,發抖。

  「這對夫妻是新來的,請大家鼓掌歡迎他們。」站著的蔣哥拿麥克風說:「歡迎你們加入我們,希望可以為你們留下美好的回憶。不用害羞,我們都是自己人。」鼓掌聲結束之後。大夥起鬨要幫女方取個外號,男方通常用英文名字,女方則是英文名字或是代稱。

  蔣哥身邊穿著比迷你裙更短的豹紋裙女人站起身,光是從椅子上立起的動作,正對面的惠珍便能窺見她大腿深處的性感衣物。

  「以後叫她蝴蝶好了,」她拿著麥克風大叫:「你們不覺得她很秀氣嗎?」

  於是宣明叫做宣〈Shan〉,而惠珍就成了蝴蝶。

  他們叫了小菜,沒喝酒。兩人起初的陌生在音樂與歡笑的催促下逐漸冰解。一見氣氛還不錯,蔣哥立刻提議玩『認丈夫』的遊戲。

  「你們第一次來,先用看的就好。」蔣哥對宣明惠珍說:「就先當作震撼教育好了。」

  他們取障礙物堵在門口前以防服務人員不小心走進來,宣明指了指門上的透明玻璃,蔣哥搖搖頭一臉不在乎的模樣。

  宣明跟惠珍繼續坐著,豹紋女從皮包裡取出絲巾,將自己以及其他兩個女人的雙眼矇上。三個男人則走到包廂的空曠處,他們拉下褲腰帶拉鍊,將自己的那話兒抖出褲襠前。

  三個女人摸索著男人的私處,彷彿喚醒了藏於深處的欲望令男人們一一勃發。女人們含著、品嚐著身前男人的陽具,直到蔣哥喊換人才走到下一個男人身前。惠珍看著她們毫不扭捏地享受這放縱的慾望,手心意外出了汗,她想自己認得出宣明的嗎?心底不禁對那三個男人的陽具評頭論足起來。

  『這個顏色很好看。』、『毛好多喔!』

  最後答案公佈時,大夥都認出了丈夫,對他們而言已經不是難事了。豹紋女提議將難度提高,於是她伸手要宣明過來,然後將絲巾拿給惠珍。

  「蝴蝶,你自己玩看看。」豹紋女說道:「我下場休息。」

  宣明只羞澀了幾秒,便也解下褲襠。惠珍看著宣明這麼大方,霎時就把絲巾綁好。四個男人的陰莖一自排開,像是正在做健康檢查一樣,豹紋女不自覺地放聲大笑。

  惠珍親吻、撫摸著男人的私處,似乎每一個器具都有著不同的吸引力,她吞吐像是貪婪索求母乳的嬰孩,那樣的情感讓她回到最當初、期盼性慾渴望被滿足、充填完整的荒唐歲月。她回到了三十歲,那時與宣明每日縱慾、企求更強烈的慾望高潮而獲得重生。她回到了二十五歲,某個男人敲了她的慾望之門,被開啟的潘朵拉寶盒便不再封閉。

  她認出了宣明的陰莖,揭開絲巾時看見宣明透口氣安心的笑臉。這是一個遊戲嗎?她很想問問豹紋女,真的有人會認不出自己丈夫的東西嗎?不管是否答案如何,有個不曾對外開放的禁區正悄悄地敞開,她彷彿進了索多瑪城般感受到新氣象。

  她認出了宣明的東西,心底、眼前注視的是更多的東西。

  結束歌唱活動轉戰飯店的六人,蔣哥與豹紋女佔下了King size的雙人床;另一對則是佔據躺椅;宣明與惠珍便占據了沙發,他們第一次親眼看見只有在A片中可見得的場景,兩人除好奇外也無法大方地做愛。

  豹紋女的嘶吼聲聽得惠珍羞得臉紅,宣明則是目不轉睛地看著男女交合的姿態。看見其他四人沉溺於魚水之歡無法自拔,他想起與惠珍的做愛或許不該稱為做愛,而是單純的性交。赤裸身子的兩人依偎著彼此,像是穿著泳裝不小心走入西裝筆挺的雞尾酒會。

  他們倆沒做愛,宣明硬著東西難解情慾之苦,惠珍則是早已感受到春來的潮汐。

  一直到另外兩對中場休息時,宣明惠珍才有進一步的舉動。

  宣明撕開了保險套包裝。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ranko&aid=2957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