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Butterfly【限】(三)
2009/05/15 08:12:43瀏覽842|回應0|推薦5

  惠珍熱了晚餐,另外煮一碗宣明最愛的蚵仔湯。宣明今天看診晚了,一回家便把外套批在沙發上頭,逕自拿換洗衣物進浴室。惠珍拎起外套帶回房間裡,她順手把襯衫袖子抽出外頭,再伸手掏掏卡其褲口袋。裡頭有兩張發票,一張是早上出門時加油的發票,一張則是便利商店開立的發票。她順手將發票收進自己口袋裡的瞬間,突然饒有興趣地把便利商店發票細細觀看。

  宣明買的東西很多,清單蠅楷般明列著。惠珍瞧見了清單中的字眼,保險套,頓時一股涼意從頭底竄到腳板下,她癱坐在床邊。他們的生活裡幾乎不曾出現過這東西。一陣眼冒金星,在惠珍腦海裡打轉的不是背叛,而是心灰意冷。她以為宣明有她就夠了,她以為自己就足以滿足宣明的慾望了。

  她深愛著宣明,愛切的程度讓她自責自己的無能為力。她想宣明的不忠是因為自己於性愛上的淺薄。是千篇一律的性愛嗎?她想起宣明相約做愛時說的:「晚上做愛好嗎?」她看見的那張臉沒有興奮,而是一副試圖盡人夫義務而又帶著些微愧疚的神情。

  宣明出來時,正對著的惠珍已經哭了。她手執著發票對向宣明,像拿著寒冷的冰錐子令他無法言語。

  這是什麼?宣明似乎可以感覺惠珍將這麼問他。但惠珍只是使勁把發票握緊捏皺在手裡,自家丈夫青睞另一個女人,這是她身為女人的屈辱、也是她無法釋懷的挫折。她撇過頭去,逕自回到房裡。

  啜泣聲不停。宣明躺上了床想說些什麼,聽到床邊的飲泣聲,他嘆了口氣不願辯白。

  直到宣明快睡著之際才聽見惠珍說話,他揉揉雙眼答了一聲。

  「我也要去找男人。」他聽見惠珍說了。看向宣明的那人眼球佈滿血絲,彷彿是惡魔現世般驚悚。

  「為什麼?」甫說出這話宣明就覺得錯了,他該說『對不起』、『求求你不要』、『我還是很愛你』。但他只說了為什麼。

  時間停擺了將近三十秒,惠珍把雙腿收攏靠在身上。她想起淑慧跟她老公越加恩愛的情感,她可以接受老公跟另一個女人做愛,卻不能接受宣明的離去。但她隱隱約約地感受到,宣明將無法再持續與她的婚姻。是因為沒有小孩還是因為膩了,她沒有答案。她只想把宣明留在身邊。而心底也有股牢騷蠢動,她也想試著去擁有不同的生活。


  寄信過去很快就收到了回復,對方要她提供夫妻的合照、電話以及自我簡介。這小小地觸動了惠珍,上次的合照是兩年前拍的,感覺是很久很久前的事情了。

  宣明聽聞惠珍說要參加夫妻聯誼時,打心底認為她受騙了。但他卻沒有阻止惠珍繼續下去。反而很高興惠珍轉移了焦點,而不是窮追猛打在他對誰使用保險套這碼事上頭。

  他愛惠珍,但那是出於不願讓她受到傷害,屬於家人般親情的愛。他自覺在惠珍身上找尋不到過去的激情,關於追求一段關係的促成以及追求當時的熱情都已不再。當惠珍問他要不要參加夫妻聯誼時,宣明只是任意地點點頭。他想起在床上如虎狼般恣意求歡的少婦,他懷疑是否那樣的激情才是這段婚姻中惠珍需要改變的,抑或是當惠珍變成了求歡的虎狼之後,他依然會眷戀其他女人的肉體?他心知肚明,對做愛的少婦沒有愛,只有強烈的慾望與激情;而對惠珍除了繁殖、盡義務跟有勝於無的情慾發洩之外,愛還存在著嗎?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ranko&aid=2950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