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從海洋淨土找尋能量 舒米恩與范永奕生活在他方
2022/07/07 18:23:57瀏覽214|回應0|推薦3

在人類『取用』大過於『給予』的環境裡,人們發現資源逐漸匱乏,大自然正一點一滴地消逝。對於擁有豐饒資源的台東,十年前後的落差尤為明顯。對回到台東都蘭的舒米恩,以及在台東執教多年的范永奕來說更是特別有感。儘管飽受文明迫害的大自然有所損傷,兩人仍讚嘆海洋之美,也期許人們不是以觀光客之姿來到台東,而是回家。

知名戶外眼鏡品牌 720armour 在今年推出了 Zero & Ocean 系列眼鏡,原材來自於海廢漁網回收再造,從分類清洗、消毒熔融到強化塑粒再造,儘管製作成本不菲,卻能為翻轉海洋廢棄物盡一分心,也無形中呼籲著人們對土地環境、以及海洋盡一分力。720armour 邀請金馬與金曲雙料得主舒米恩為理念打造『記得海洋』單曲,並邀來自行車車手、極限鐵人好手范永奕暢談台東與海洋的故事。

生活在他方,才知道台東這麼美

年輕時即北上求學的舒米恩,原本對故鄉台東抱持若有似無的疏離,當同學們都問「台東有甚麼好吃的?有甚麼好玩的?」才驚覺跟台東很不熟。回到台東的他,從部落人們、土地背景逐漸認識了故鄉的文化,也讓他決定在都蘭小巨蛋(都蘭國中體育館)舉辦阿米斯音樂節,拓展原住民族文化以及音樂,至今幾年下來,不只成為台東地區的盛事,也成為原民圈口碑的音樂活動。他笑說:「很感謝台北可以讓我賺錢,這樣我才有能力回台東扎根。」

不同於故鄉就在台東的舒米恩,原籍彰化的鐵人范永奕大學時期才來到台東,沒想到一轉眼,不只設籍定居台東也在此就業、落地生根:「現在四十幾歲了,我在台東待的日子,比在彰化的時光還要多。台東很適合我,也很適合訓練。」他笑說,原本在台東騎自行車估算的時間,在台北因為停紅綠燈反而要增加一倍。對范永奕來說,台東是個好山好水,卻不是好無聊的地方。

曾旅居台北、見識大城小事的舒米恩,以及遠從彰化來到台東讀學就業的范永奕,他們把生活落定在台東,也是曾經生活在他方,才能感受台東是如此地美麗且富含力量。

不要苛責他人,而是引導他人

近幾年來,觀光帶來人潮,卻也帶來了破壞,破壞影響了生態,也影響原住民族賴以為生的海洋。儘管許多族人已不再靠海維生,但仍有許多祭典、文化活動與海洋息息相關。「觀光客到海邊走一走,然後就會把啤酒罐、甚麼垃圾都留在沙灘上。」舒米恩引用自身的例子說:「我舉辦阿米斯音樂節的前一二年,最難處理的就是滿地的垃圾、瓶瓶罐罐。」

為了確保音樂節能順利舉辦而不落得滿地垃圾,舒米恩在籌備音樂節時大聲宣傳,呼籲上百個攤商使用可回收、非一次性餐具。他笑說:「我跟阿姨講,你賣山豬肉不要用紙盒,用月桃葉或是竹子去裝,原本一百塊可以賣兩百塊。」沒想到,在舒米恩大肆奔走宣傳下,之後的阿米斯音樂節,人潮散去後的垃圾僅有二十包。一度還讓清潔人員笑說:「是不是把垃圾偷偷拿去埋起來了。」

很多時候,推行回收或環保是從自身做起,舒米恩從隨身攜帶的保溫瓶講起。「我會開始用保溫瓶不是為了環境,是為了喝冰咖啡。」他說:「用一般的杯子喝冰咖啡,冰塊融化了就會變成咖啡水。有一次裝保溫瓶裡,喝的時候還是冰咖啡,感覺很好。之後就習慣使用保溫瓶。」

因為切身例子,他開始有不同的思維:我們很容易去苛責不做回收、不做垃圾分類的人,但這不會有甚麼改變。反而,不要苛責不做環保、不為環境努力的人,而是要想辦法去幫助他們,引導他們去做。如果僅為了飲用冰咖啡、熱咖啡就讓人捨棄一次性紙杯而改用保溫瓶,相信也會有更多方式引導人們落實環境保育。

莫忘杉原灣,最長海岸線的太平洋海景

台東面積占臺灣總面積近十分之一,地勢狹長擁有全國最長海岸線,長達 176 公里。生態豐饒的台東海邊,范永奕引用原民社群間的趣談使得舒米恩笑開來:「族人會說要吃甚麼,我去後面的冰箱(海洋)拿一下。」舒米恩也笑道:「等我兩個小時,我等一下就拿回來。」

參加過許多鐵人、自行車賽事,見識過高山藍海的范永奕表示:「台東的海看得到是真正藍色的,而且瞭望遠方會看見海天一色、毫無邊際。」他與舒米恩聊起 2016 年多年纏訟,坐落杉原灣的美麗灣渡假村爭議。

杉原灣海岸線是台灣東部唯一的沙岸地形,擁有美麗海景,也是當地阿美族人傳統文化活動的傳統領域。然而,在 2003 年,台東縣政府以 BOT 方式將卑南鄉共計六公頃的杉原海岸出租予美麗灣渡假村股份有限公司,但開發之初,公司刻意迴避環境影響評估程序(環評),遭到法院多次判決違法,終於在 2016 年由最高行政法院判決不得復工。人去樓空,空蕩的度假村不得復工營業,形同荒蕪,也是杉原灣海岸上最突兀的建物。

美麗灣渡假村曾以提升就業機會為號召,而對此范永奕笑說:「台東的觀光不是把原住民族的傳統領域搶走,讓族人在裡面工作。反而是該如何讓族人維繫原本的文化。」

觀光該起源於文化的識別與認識,而不是濫取。人們善於取用大自然資源,一如族人捕魚求一分飽食而不貪婪,又如為了蓋渡假村而把美麗海岸占為已有的財團,卻因此掏空了大自然。無論是濫用大自然的資源,或是將大自然視為天然的垃圾場而任意拋棄廢棄漁網、垃圾與瓶瓶罐罐,都將使生氣勃勃的海洋失去生命。

一個簡單的使命,找回碧海映照藍天的海洋

根據研究顯示,海洋塑化危機中有絕大部分來自廢棄漁網與塑料垃圾,每年約 800-1300 萬噸塑料廢物流入海洋,造成十萬隻海洋動物因此失去生命,同時,塑料降解需要 500-1000 年,流入海洋的塑料不會完全生物降解。再過 28 年的 2050 年,科學家估算海洋塑料廢棄物將超過海洋魚類。

720armour 自 2018 年加入海委會海廢國家隊,成功開發出以海洋廢棄漁網的再生眼鏡,並於 2022 年 6 月 8 日國家海洋日向全球發表「Zero & Ocean」系列眼鏡。此系列眼鏡採用海廢再生鏡,打造休閒與時尚形象,並全方位保護雙眼。

720armour 贊助選手范永奕表示,早期他上課時戴太陽眼鏡,會被開玩笑說『耍帥』,但長期曝曬光照、征戰各地競賽後,經診斷發現有輕微的青光眼、視網膜剝離等問題,之後范老師只要外出上課或戶外訓練,都會把太陽眼鏡隨身攜帶。「不是說太陽不大就不用戴,有時候傷害是無形中形成的。」他說。金曲、金馬雙料得主的舒米恩則笑說,保護眼睛的太陽眼鏡也可以是很好的時尚配件,他希望當人們戴上 720 海廢眼鏡的時候,會感受並理解許多人在海岸線撿拾垃圾、保護海洋的決心。海洋不只是原住民族的傳統領域,也是全人類生命力的泉源。

范永奕與舒米恩 兩位身負使命的傳奇人物

照片來源:范永奕 – Yungyi Fan

在自行車界、鐵人三項運動負有盛名的范永奕范老師,在第二屆 Formosa Xtreme Triathlon 極限鐵人獲得優勝,獲得參加世錦賽資格,即將於七月底前往挪威參加 NORSEMAN 極限鐵人賽。對他來說,海洋是在國小年齡就已熟悉的環境。這次去到挪威,也期許將挪威的海洋與台東海洋相比較。後續的范永奕,也將把目標朝向鐵人賽(226km)成績突破 SUB 9 小時,以及瑞士地獄鐵人三項等極限鐵人賽,並以推廣鐵人三項與自行車運動為已任。

推動阿米斯音樂節、對公眾議題十分有感的舒米恩,同時也身兼文藝、文化工作者,現況把重心擺在音樂製作上,希望一首一首地將好歌製作好,並期許能一年推出一張專輯。除此之外,身兼部落生活、觀光的重要推手,也希望能累積更多能量,讓阿米斯音樂節更為精彩,也讓更多人加入參與。他笑說:「做音樂節會賠錢,但幫助部落有更好的發展,這才是有意義的。」2022 年舒米恩除了一首『記得海洋』之外,去年底也推出了全新專輯【O milaladiway 詠歌者】並在剛結束的第 33 屆金曲獎入圍最佳原住民語歌手獎,專輯採用阿美族最具特色的傳統演唱方式,卻是人類最初歌唱者想要傳達最原始情緒的方式。疫情沒有打倒舒米恩,相反的,他從生活中擷取了能量,並製作了最具力量與美感的歌謠。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ranko&aid=175618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