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美國】【國際】新年的回顧與展望(一)
2021/01/18 07:25:06瀏覽53995|回應24|推薦29

(本文是十天前寫的,因故暫緩發佈;文中有些預測已經實現,我沒有刪改重寫,請見諒。)

聖誕假期之前,我終於到耶魯醫院看了骨科,醫生說左臂的肌肉傷只能慢慢復健,但右腕可以打針,並且換一型專門為受傷的那條韌帶而設計的支撐。這兩者效果迅速明確,現在打字寫作已無困難;我想博客的四個月空窗期,涵蓋了不少新事件,所以先發表一篇簡單的總結,滿足大家的好奇心。

2020年最重要的國際事件,當然是新冠。我在年初疫情剛爆發時就解釋過,新冠出現在中國,是人類的幸運,因爲那是唯一有超强執行力,能夠在全新未知病毒潛伏擴散開來之後,還把精靈(Genie)硬塞回瓶子裏的政府。很不幸的,歐美民衆被自家的冷戰宣傳忽悠洗腦過深,全然忘卻了科學理性、公益爲上的態度,浪費了中方辛苦爭取到的幾周時間。其後疫情在這些老牌工業國家擴散的速率,甚至高於亞非第三世界,只有拉丁美洲才有類似的糟糕表現;這對全球暴露了歐系文明的徹底腐朽,也使得中國治理模式的國際聲譽大幅上升;我在2019年曾建議中國發展載人登月以宣揚工業能力和執行效率,現在已無必要。

根據本月初的報導(參見《Wrong-Way Bet on Covid Is Changing Oil-Trading Industry Forever》),新加坡一家老牌的燃油交易公司(Hin Leong Trading Pte,興隆)在2020年四月破產(參見《Hin Leong Reportedly Failed to Declare $800 Million in Oil Losses)之後,至今纍計欠下至少35億美元的債務;全球燃油交易市場可能會因這個變故而有所改革,希望中方的國營企業能把握時機,成立高階專案小組,針對性地搶占市場額分。《Bloomberg》宣稱興隆的問題始於新冠剛在武漢肆虐,大老闆Lim Oon Kuin正確判斷中國會有控制疫情的能力,從而推斷中方在2020年的原油進口量不會大幅減少,於是全力做多期貨。不幸的是,他沒有考慮到歐美被病毒打趴在地的可能性,後來原油期貨下探歷史最低價位,多頭普遍慘賠。能在一月底、二月初就打賭中國防疫成功,顯非常人所及,歐美後來的窘態,則基本無人敢事先斷言,但這正是金融炒作常有的反直覺現象:99%正確有時會不如100%的錯誤。

我在去年年初新冠剛爆發,就提到全世界必然會以史無前例的努力來開發疫苗,所以年底應該可以開始接種,後來的確如此。現在有200多個疫苗在研發管道之中,至少有十幾種已經通過人體試驗,隨著生產、運輸和分配的規模擴大,在聖誕和新年假期感染波的影響消退之後,應該會把大部分工業國家的疫情控制下來。剩下的大問題在於免疫力能有多長,目前科學界還沒有共識,正反兩方的論文都有,而且當然不同的疫苗也會有不同的效應,但我覺得整體來説,最仔細、最精確、也最可信的研究支持正方,亦即有效期限並不太短,例如這篇發表在《Science》的新結果

當然,疫情本身的消退,並不代表著其間接影響的消失。這裏,人類社會必須在2021年承擔兩個重要的任務:經濟的重啓與再平衡,以及政治的改革和再分配。貫穿兩者的是同一個效應,亦即新冠大幅加劇了貧富不均:一方面低工資的零售服務和勞力密集產業受傷最重,另一方面美聯儲的極限印鈔放水使全球的金融資產都瘋狂上漲。除了成功壓制疫情的幾個東亞經濟體之外,生活水準普遍下降的工業化和半工業化國家必然會在事後面臨民意的反彈和激化,其中美國原本就有著高度不平等的社會,又做爲大半年來疫情的震央,自然也率先陷入混亂。

我們先回顧11月的美國大選,雖然因爲民調出現了系統性的偏差,使得民主黨勝得驚險,但最終仍舊是全面執政,沒有偏離我在過去兩年根據主要傳統選舉要素所做預測的範疇。這裏Georgia州成爲總統和參議院大選勝敗的關鍵,可能對人不住在美國的觀察者來説,有點意外。

歷史上Georgia是南北戰爭期間邦聯的核心,種族對立十分嚴重,在Nixon收編南方白人選票之後,一直是深紅的共和黨鐵桿州。但21世紀美國政黨的對立,已經不再嚴格遵循種族界綫,真正切割兩派選民的,是城鄉之間的文化差別。Georgia在過去一代人時間,城市化加速,Atlanta成長爲新的大都會,教育程度高的年輕一代受白領工作機會吸引,從東北和西岸湧入,逐步扭轉了兩黨人氣的對比,這是長期因素。

美國的選舉,其實和台灣一樣,如果基本盤相當,結果就主要看雙方的投票率。這裏必須比較基層組織動員能力,而共和黨人有錢、有閑、有熱情(我以前多次解釋過,競選是針對吃飽喝足的中產階級而量身設計的,底層民衆沒有心情和能力玩政治游戲,必須靠外力幫助才能組織起來),所以視各地歷史傳承,一般有著多多少少的優勢。這個現象在Florida尤其明顯,當地共和黨基層黨部組織之嚴、效率之高,名揚全國,以致在Trump四年總統任期進一步激化黨派對立之後,Florida成爲本次大選唯一對他支持度不降反升的戰場州。Georgia在Florida隔壁,原本也存在類似的共和黨“地面戰”(“Ground War”)優勢,但在2018年出現了轉折,一個叫做Stacey Abrams的黑人政客代表民主黨競選州長,以1.4%的差距落敗,事後反省檢討,認爲動員能力不足是失敗的主因,於是她下了大工夫學習共和黨Florida州黨部的先進經驗,藉著吸收來自外州尤其是加州的捐款,强化民主黨基層和其他社會組織的協作,終於在這次大選抹除了投票率上的劣勢,Abrams本人也成爲民主黨内閃耀的新星;這是中期因素。

本届大選,Georgia州的兩席參議員選舉都進入復賽,而且剛好是決定參議院主導權的關鍵,照理說共和黨應該同舟共濟、全力以赴,至少保住一席,以便在未來兩年繼續牽制民主黨的執政。然而Trump不但無視黨的利益,挪用所有的政治資源到試圖推翻總統選舉結果上,而且還反過來破壞黨友的選情,由自己的嘍囉傳聲要求選民抵制第二輪選舉,最終成功地使兩個民主黨挑戰者分別以1.8%和0.9%的差額獲勝;這是短期因素。

Trump是典型的土豪,自私自利、毫無底綫,所謂的黨、國、人民,對他都只是可藉以自肥的工具罷了。他既然沒能連任,那麽民主黨全面執政反而會在支持他的民衆心裏促生更高的怨氣,他不論是要準備捲土重來、或是回鍋搞電視節目,都能因而受益。不過正如2018年和2019年我做過的分析,在這件事上他似乎也是誤打誤撞而達到對私利的最大化。我這麽說是因爲1月6日國會為總統大選正式計票,他又鼓動支持者衝擊國會山莊,闖出大禍之後立刻退縮卸責。公開宣示自己將帶頭衝擊,卻隨即躲囘臥房,是爲無勇;原本可以靠美國政壇的不成文規矩避免卸任後被清算,卻無端惹禍、逼迫建制派出手懲治他,是爲無謀;明明不可能成功,只因為表面上冒險的不是自己,就硬要嘗試到底,是爲貪婪。無勇無謀、貪婪無厭,他即使給予自身聯邦級的大赦,建制派通過州級的司法單位來找他和家人麻煩,已成定局。

那麽Biden同時掌控國會兩院,會有什麽樣的影響呢?在最重要的中美關係上,基本為零;這一方面是因爲對中國的敵視,來自保護全球霸權賦予美國政商精英的許多特權(參見前文前文《從Manafort案談起》《美國大選中的危險人物》)的必要,所以仇中無分黨派;另一方面,Trump四年的醜態,全世界看在眼裏,在去年年中歐盟内部制定了新的戰略共識之後(參見前文《後新冠世界》),大勢已去。中歐投資協議的定案,更是在美國單極霸權的棺材板上釘下最後的釘子。可惜中方一直等到11月中(亦即我推測,是在美國大選結果確定後,又經過幾天内部的研討和上報才定案;公開的消息來自11月底匿名歐盟官員對美系媒體所做的泄露)才做出重大讓步,沒有如我在一年前就提議的及早進行,以致缺乏足夠時間達成折衷,例如中方原本要求有權對禁用華爲的國家做出報復,被歐盟一口回絕了(參見《China tried to punish European states for Huawei bans by adding eleventh-hour rule to EU investment deal》)。

所以參議院歸屬民主黨,影響的只是共和黨堅決反對的議題,這包括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應該會在今年前半完成)、重新加入《伊朗去核協定》(需要更多的談判,並且會遭遇以色列游説集團的反對,所以可能要等到今年後半或甚至明年)、扶貧現金分發(應該是第一個實現的主要法案)、助學貸款改革(Biden本人有點三心兩意,但民主黨内已有共識)等等。至於赤字,不論哪一黨執政,今年都會達到3萬億美元級別,差別只在於是發給大企業還是一般公民罷了;這一點,半年前我在《八方論壇》已經詳細解釋過。

另一個重要的行動,是盡可能奪回對各級聯邦法院的掌控,尤其是最高法院。共和黨目前有著6:3的壓倒性優勢,民主黨必須立刻止損,並見機收復席位,所以第一步必然是讓82嵗的Breyer退休,以便Biden指派年輕的民主黨人替代。

【後註一】2021年1月31日,剛剛看到美國主流媒體爭相報導(例如《CBS》)中國正在偷偷搜集美國人的DNA,我隨口和小孩說,可能是中方想要研究Stupidity Gene(造成愚蠢的基因)吧,他立刻笑歪了。稍有生醫常識的人都知道,人類沒有什麽純粹的種族,尤其美國這樣的移民國家,在基因上根本不可能有具備軍事用途的規律;但就是這麽蠢的謠言,一樣在美國大肆瘋傳,受過大學教育的民衆也樂於接受。

【後註二,20220105】過去幾天Kazakhstan的暴動越演越烈,輿論上有很多揣測,認爲英美又在幕後鼓動另一次顔色革命。然而如果仔細客觀地去檢驗,不但沒有明確證據顯示有西方外力參與(我並不是說NGO不會機會性地試圖推波助瀾,而是他們所做的推動、指揮和資助還沒有達到主導地位,暴亂活動基本是由本土勢力所計劃組織的),而且各種蛛絲馬跡(例如暴亂口號並非傳統的“自由”、“民主”,而是專注在批評前任總統;近年有俄方流言指責Nazarbayev和他的女兒倒向英美;此外如果是針對性的顔色革命,俄系英語媒體早就把英美NGO和外交官拉出來點名了,現在俄方只簡單對美國做了一個很籠統的指控警告,已經暗示這件事的本質不是英美的對外顛覆)指向這個事件始自經濟性(類似2019年智利,以及正文中所談,新冠加劇貧富不均所造成的民憤)和社會性(例如Nazarbayev在過去30年所培育的民族對立)原因,被反對派利用,然後剛好Kazakhstan的現任總統Tokayev可以借力打力、解除太上皇Nazarbayev對軍方的控制。今天消息傳出,Tokayev成功接任國安會主席(Chairman of Security Council,參見塔斯社的報導),隨即誓言將强力鎮壓暴民。接下來Putin必然要考慮把Nazarbayev接走,以便讓Tokayev無後顧之憂,安心恢復秩序。不論如何,本次事件至此還只是相對單純的内部爭權奪利,只要現政權搶先在英美顛覆機制反應過來之前及時放手反擊,局勢應該會很快穩定下來,而且沒有外交上的實質影響。

【後註三,20220108】三天前,因為中方媒體對Kazakhstan動亂的報導,全部自動將其歸罪於英美推動的顔色革命,我特別寫了【後註二】來指出一些矛盾可疑之處。隔了一天我再到《觀網》,發現所有的評論已經就地轉向,各種揣測五花八門、天花亂墜,而且有部分走上極端,指名道姓、指證歷歷,讓我搖頭嘆息。我嘆息的原因是,不論這些作者多麽喜歡自己看到的小道消息,政變先天就必須保密,所以在頭幾天情勢混肴的階段,必然會有許多熟悉國情(所以能夠言之成理),但並不真正參與行動的人寫下自己的意見,而現代的網紅文化又進一步鼓勵大V們不給鏈接、搶著轉發,假裝是自己的“獨家分析”。我認爲在沒有明確客觀訊息的前提下,討論不同的脚本假説無可厚非,但用詞必須小心,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什麽是已知事實,什麽是邏輯推演,什麽是憑空猜測,應該要分清楚,以容許理性讀者自己做獨立的估算分析。而且猜測的部分必須有限,切忌層層堆叠,對不方便的事實(例如暴亂分子普遍以“打倒Nazarbayev”為訴求口號,他自己的子女親信怎麽可能這樣搞?)尤其必須公開承認並重點討論,否則年久日深可能演化出純幻想的完整生態架構,亦即類似超弦那樣的怪胎。《觀網》的部分編輯向來是博客的讀者,所以我也有點愧疚,因爲【後註二】可能引發誤解,無意之間為陰謀論開了大門。

當前的已知事實其實很有限,真正重要的新聞在於原本是傀儡的新總統藉機掌握實權,並且開始清算政敵。邏輯推論新舊總統派系之間的鬥爭影響了政府的對應是合理的,但進一步說是舊總統家屬親信發動政變就純屬臆測了。當然,這次事件顯然有組織、有資助,的確應該是一場有計劃的政變,所以必然有幕後的推手(亦即三天前我所説的“主導地位”),但除了中國之外,所有的Usual Suspects(包括新總統派、舊總統派、英國、美國、俄國、土耳其、部族、犯罪集團或者其他勢力)都還無法徹底解脫嫌疑,要搞陰謀論容易得很。不過縱觀各種蛛絲馬跡,包括暴亂份子的口號和行爲、英美媒體的宣傳方向(參見《West must stand up to Russia in Kazakhstan, opposition leader says》,這來自Reuters Foundation,是與Reuters相關的半NGO半時評媒體)、以及俄方的反應,我認爲遠遠最可信、最合理的理論猜測,是Moon of Alabama所作的分析。我鼓勵大家去閲讀全文,這裏只為英文不好的讀者簡單總結一下他的結論:幕後的黑手其實是Mukhtar Ablyazov ,他是蘇聯解體後趁機掠奪國家資產的Oligarch,靠著掏空BTA Bank起家,在2009年留下爛攤子逃亡歐洲,和Nazarbayev結下深仇。這次動亂發生前,他提早飛到基輔坐鎮,目前已經被捕的Kazakhstan黑社會老大和土耳其大突厥主義民兵都和他有合作歷史,此外他還和MI6有聯係,可以解釋那篇Reuters Foundation造勢文章的來由。

【後註四,20220126】一年前正文預期民主黨會要求年邁的最高法院大法官Breyer退休,以便Biden指派年輕的民主黨人替換,結果就連這麽基本的一件小事,Biden政權都拖拖拉拉,眼看著期中選舉即將喪失對參議院的掌控,終於在最後關頭有了動作,Breyer同意退休,參見《 Justice Stephen Breyer to retire from Supreme Court, paving way for Biden appointment》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engyuanWang&aid=155461071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makludi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2022/01/09 13:17

关于moa对哈萨克斯坦暴乱分析我做个简单串联,1.Mukhtar Ablyazov其人是个典型的前苏联解体是攫取国家财富起价的蛀虫,而这种人天然和伦敦这个全世界最大的洗钱中心有联系,这是这个人和英国情报机构mi6有勾结的背景。2.mi6现任头脑,richard moore,这个人曾经担任过英国驻土耳其大使,出于英国人勾结土耳其人打击俄罗斯中国在中亚影响的目的,英国长期帮助土耳其密谋泛突厥主义,所以这次三股势力(宗教极端分裂势力)出现在哈萨克斯坦,背后应该少不了英国人利用abyazov出钱但召集三股势力来达成自己目的。3.哈萨克斯坦内部政府腐败堕落,前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负责人karim masimov是前主席纳大汉的亲信,居然敢下令安全卫队主动撤出机场,拱手让与叛乱分子。4.俄罗斯和现任哈国主席tokayev可能事先对这个行动有所防备,后者迅速夺权并向集安组织求助,后者神速发兵。

目前我觉得有几个地方不清楚,1.暴乱分子除了被煽动的普通人,成分有哪些,这么些年在中俄和中亚的联手打击下,三股势力在中亚式微已久,绝无可能成为暴乱的主力,那么剩下这些人哪里来的。2.哈国前任总统纳大汗应该是在其中有所动作,否则无法解释初期安全部队的所作所为,但是暴乱中有不少人是声讨他的,所以他的手下也不可能是暴乱主力,而且他与ablyazov有过节,后者就是因为得罪他才出逃。3.不同的势力是怎么突然联合在一起的,这是这件事情里最匪夷所思的,因为抱有不同,甚至彼此冲突的势力,居然行动如此统一,难以理解。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2-01-11 07:03 回覆:
今天Putin對Kazakhstan的公開評論,談到絕對不容許再有這樣的“Surprise”,這一句話之内就包含了好幾個重要信息:1)Putin和Tokayev事先可能並沒有確實情報;2)CSTO有條款,要求簽約國不針對彼此做情報工作,Putin應該是在指出這個條款已經不合時宜;3)所以CSTO國家可能將有統一的跨國情報合作。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2-01-10 02:15 回覆:
謝謝你分享所聞。當前情勢還很模糊,新聞消息不可盡信;雖然基本可以確定Alyazov是幕後的金主,但Masimov的作爲還沒有得到證實,例如放棄機場這個説法頗有可疑,畢竟兩天後俄國運輸機就以每天超過百架次的規模在那裏高效進行起降,卻沒有任何槍戰的報導。
除了自發示威的民衆(包括剛被Chevron解雇的幾千名工人)之外,真正趁亂執行衝擊、占領任務的核心份子已知有土耳其來的傭兵、當地的黑社會等等。Ablyazov有13年來做準備,收買少數政客(但能否信任他們到可以事先通知的程度,是另一個問題)和幾百名死士完全在情理之中。
Putin和Tokayev事先就得到確實情報而有所準備的説法,並沒有足夠的事實證據和邏輯必然,反而有不少相反的論點,例如Belarus的前例是及早逮捕首腦,以防萬一(現實不是電影,1%的額外風險都不值得冒)。而且Masimov顯然不站在Tokayev那一邊,他是情報主管,不論是否曾經參與暴亂的策劃,都沒有道理會在後者預知暴亂的前提下,坐視局勢如此發展。至於在兩天内出動70多架運輸機運送一個空降兵旅到邊境,原本就是典型的快反預案,並不需要特別提前準備。Tokayev剛剛接管國安會,還來不及替換中高層將領和警官,要求CSTO派兵托底(換句話説,俄軍不是去鎮暴,而是做監軍)也是理所當然。

MAXWELL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4/10 23:35

       市场监管总局对阿里巴巴在国内网络零售平台服务市场实施“二选一”的垄断行为做出了行政处罚。市场监管总局责令阿里巴巴集团停止违法行为,并处以其2019年中国境内销售额4557.12亿元4%的罚款,计182.28亿元。这相当于阿里巴巴在2021年财年Q3大约一周的净利润。这也是中国反垄断部门有史以来做出的最大罚款。除了罚款以外,按照《行政处罚法》坚持处罚与教育相结合的原则,市场监管总局还向阿里巴巴集团发出《行政指导书》,要求其围绕严格落实平台企业主体责任、加强内控合规管理、维护公平竞争、保护平台内商家和消费者合法权益等方面进行全面整改,并连续三年向市场监管总局提交自查合规报告。而且还传出包括马云在内的资本家和学者(柳传志马云、冯仑、郭广昌、史玉柱、沈国军、钱颖一、蔡洪滨、邵晓锋创办的湖畔大学停止招生,听起来很像当年洛克菲勒创办芝加哥大学再拉拢弗里德曼这些学者为自己充当吹鼓手。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1-04-11 05:11 回覆:
他們連怎麽向哈佛捐款來保證子女入學,都摸得一清二楚,Rockefeller當年怎麽玩壟斷、怎麽玩學術洗腦,當然也有人傳授秘籍。
所謂的自由市場、公開競爭,其實是大家自由競爭來成爲最後的獨占企業;芝加哥學派只講前半、不提結局,伎倆幼稚得很,有教授頭銜還信他的,非蠢即壞。

Submarine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2/25 21:29
虽然王先生提过:载人登月已无必要,但是长征九号项目要在这次两会正式立项并冲刺,相应的载人登月和月球科研站计划应该也要放出。对于关注航天的人来说,确实激动人心,梦想成真了。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1-02-26 04:42 回覆:
這裏内幕消息完全欠缺,我先做一個純粹的揣測,請大家只把它當作許多可能的脚本之一:在我寫載人登月的文章的時段,中共參與決策的中高層官僚中還是有不少不願公開正面地與美國競爭,所以内部的投票可能是六四開、繼續拖著。等到新冠疫情之後,有大約20%的人終於獲得信心,不再在乎美國人敵視的眼光,結果投票還是六四開,只不過贊成的成了多數。
好,現在接著談有客觀事實可以用來做論斷的相關議題。我先前已經解釋過了,載人登月是一個典型的形象工程,直接的經濟回報微不足道,但因爲人類歷史的特有進程,被賦予極大的間接廣告效益。新冠雖然對這個效益略有削減,對風險(亦即失敗的後果)減低得更多,所以決定投資進行並不算是錯誤的決策。
至於實際執行的技術選擇,兩年前我建議用長五多次發射、軌道連接,是基於風險高、時間緊迫的背景,以最小投資達成最快結果的小道奇襲方案。大約同時,專業團隊在計劃被裁的威脅下,提出抄襲Space X的多發小推力發動機並聯方案,則是病急亂投醫,沒有任何實際價值。現在既然政府高層有了自信,不再在乎美國的反應,那麽最佳方案又回到了慢慢發展長九,在2030年代中期實現載人登月的選項;這有培養維持團隊和減低技術風險等等的好處,是在決策已經下定的前提下,以長久眼光來看的最佳執行選項。

MAXWELL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2/03 11:47

拜登上台后果然开始拔高白左的那套话术作为对内对外的武器,拜登在自己的官方网站贴出《在美国和世界范围内推进LGBTQ+平等的拜登计划》。如楼上提到的其实中国国内被境外的白左渗透也不小,比如去年中国的lgbt团体打算举办上海骄傲节,与美国大使馆眉来眼去。我观察他们(包括狗粉,女拳,还有现在要搞的lgbt)的做法是先在网上碰瓷,然后炒作热度加大撕裂舆论,搞身份对立,更有甚者还可以组织成员利用中国的法制有法不责众和和稀泥的传统在线下闹事,如果他们真的被警方以寻衅滋事罪拘留,外媒便趁机炒作用白左那套话术指责中国迫害女权或者lgbt人士,而且上面提到的《拜登计划》里包括修改移民法,对因lgbt问题被迫害的人给予庇护。而且在外交上也有诸多便利,包括打击俄罗斯,以lgbt为借口制裁别国还可以团结欧洲的白左。

拜登刚一上任就签署了“购买美国货”行政令,拿欧盟的利益开刀,又提高LGBT拉拢欧洲的白左,不得不说白左这套确实廉价高效,让不理性的欧洲政客选民用爱发电。博主提出的两点建议是长远之策,那对于目前中国国内的那些被美国操控的白左群体怎么处理合适,是放任不管,还是限制他们的发言,或者以寻衅滋事罪拘留。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1-02-03 12:30 回覆:
當然是及早出手,一方面給予正規管道來討論他們的需求欲望,另一方面只要是敢違規鬧事的就嚴格執法,和外國NGO有聯係的尤其要斬草除根。法輪功和香港占中殷鑒不遠,敷衍姑息的官僚必須立刻撤換。

路哥哥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2/02 23:29

像中国的一些问题,比如宗教渗透、极端女权、极端动物保护组织、以及一些极端明星粉丝等,这些东西当然是不好的。这一点类似西方的白左,一般认为有一定的西方可以操作的结果。

想请教王先生的是,这些东西对中国来说,危险程度如何?我对此比较担忧,又无能为力,我希望的结果是,这些东西虽然有害,但是其实是在中国的体制下,其影响力和影响范围是有天花板的,并且天花板不高。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1-02-03 05:13 回覆:

要指望普羅大衆都有理性思考能力,那是不可能的,只能退而求其次,要求大半受過高等教育的人,能夠分辨事實與謊言、邏輯與狡辯。要是能做到這一點,已經算是大同社會了,實際上還是很難很難的。

那麽再退一步,只要求學術界和政界掌權的精英有健康的誠實風氣和務實的科學態度,這有兩個基本前提:1)不能搞英美愚民直選的多數決體制,必須强調現實高於民意,全民的福利和發展機會應該是盡可能平等的,但意見和智慧卻絕對不可能是平等的;2)學術界本身是健全、有誠信的、專心求真的。中國在第一項有很大的優勢,但在第二項卻居於劣勢。即使只看政界,光是中醫教之普遍,就讓人無法放心。


彝圪學殅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提问
2021/02/01 05:37

在《八方论坛》看到先生有提到德国媒体被美国势力渗透得很厉害,不知可否展开一谈? 我对此有一贯疑问。

我在德国留学,整体上感觉德国几个圈子对中国的仇视程度是 知识界<政界<媒体界=乡民。 我们都看到默克尔执政期间是为了商界利益逐步减少了对中国的意识形态偏见,这似乎说明德国资本是比政界是更为友中的,然而媒体界的偏见却比政界更为严重,这是否说明德国媒体并不是像美、台那样完全由资本接管的?

另外在西方世界是不是整体上土豪势力掌握的媒体话语权都是大于跨国资本的?

谢谢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1-02-01 11:05 回覆:
我對二戰後的德國歷史並不是很熟,只觀察到美國對其智庫和媒體的近乎完全掌控,至於實際上是如何運作的,還有待這方面的專家來評論。
土豪掌握媒體,是英國體制留給所有Anglo-Saxon國家的遺產,台灣和香港也繼承了這個特點。歐洲大陸歷史上國家主義思想比較濃重,所以並不完全遵守這個規律,不過在蘇東解體之後,許多前華約組織國家受英美影響,走上同一條路,其後才有了俄國、波蘭和匈牙利的國家化運動與土豪對抗。

路哥哥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1/31 19:42
其几天出了一个世界清廉指数的排名,中国排名78名、台湾28名,像这个排名或者像类似美国的皮尤调查,或者大学排名之类的,可信度公正性如何?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1-02-01 05:14 回覆:
當然也是自欺欺人的把戲,如果有真正切中要害的批評(例如對中國學術界腐敗的描述),也純碎只是誤打誤撞的。

路哥哥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1/30 16:23
接下来,中美是不是会恢复领事馆?如果美国要求恢复成都的领事馆中国是否应该答应?美国在中国内地有5个领事馆,在香港有1个。中国在美国总共有5个,现在相互关闭了一个。中国是否可以要求对等,要求单方面恢复中国的领事馆,这样双方都有5个领事馆?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1-01-30 22:57 回覆:
Biden不在乎重開領事館,但在乎被公衆認爲他對中方讓步。

狐禪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1/30 14:34
網路擴散的效應,是會產生聚蚊成雷的現象,華爾街只是另一個新戲台罷了。我估計那些大公司會將這擾動納入計算參數內,日後還是照樣呼風喚雨。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1-01-30 22:53 回覆:
用政治手段更方便、廉價、穩妥。

路哥哥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1/29 10:04
请教王先生,法国总统批评资本主义,是随便说说,还是说意味着法国或者欧洲的意识形态的转变?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1-01-29 13:28 回覆:
法國文化原本就有社會主義傾向,Macron又是有點理想、有些良心的人(不過有沒有智慧,還待繼續觀察),可能是看完Piketty的書有感而發,並不代表歐盟已經有政策和意識形態上的真正轉變。不過反過來説,也不能完全否定歐洲繼續向正確的方向做反思的可能,畢竟法國過去提倡的歐盟財政統一和軍事自主,也曾經被當作天方夜譚來看待,但是在英國脫歐之後,正在一步一步慢慢實現的過程中。
頁/共 3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