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乾涸的秋色
2006/04/28 23:32:04瀏覽680|回應1|推薦2

        乾涸的秋色            俗子  a

墨爾本的西北部,大地一到深秋就草枯木黃、褐黃土石。 唯有油加里這種耐旱的樹在澳洲大地上,到處成群結伴生長在一起,土灰綠的油加里樹頭被瘦皮包骨的細長枝幹支撐著,樹頭像列隊的騎兵頭盔,細長馬腿正像是樹幹,縱橫交錯在草原上列隊。 更遠處是新社區的人家,像童話故事的五彩糖果屋,幼兒的彩色著色圖,沒有個準則。 又像土人畫的圖騰斑點穿透過樹隙,反射出點點嬌艷。 頂著瑟瑟南風,迅速把便當吃完,開始我的午後散步,同學都聚集在 Cafeteria, 沒有人出來。 正好,讓我獨自享受這一段安靜。 

學校和荒原有一道矮鐵絲網牆隔開,但是野兔子的小粒黑糞仍然到處都是,放眼四處張望卻看不到一隻,也許他們傍晚上出來吧! 一位校工正在往花圃裏野草噴藥,其實沒種什麼花,校方為了省水,只種了些耐旱的蘭草。 一種葉子像國蘭,春天發出一支長梗子,麥穗上開幾朵小紫花,臺灣山坡上到處都是,這裏卻當花來種? 我並不是不珍惜這些蘭草,它們生命力的頑強比美油加里,反倒是擔心小兔子們,晚上出來吃了這些含有農藥的草,不知道會怎樣? 用手拔起來,不是更快些?既省錢又可以防止污染土地。

想到這裏,早上路過社區運動場,遠遠就看見半空中一陣煙塵滾滾而來,趕緊逃到對面馬路人行道,靠近看,原來是一名剪草工人,正在做善後工作,把割草機漏掉到馬路上的草屑,用一種長管子吹風機把草渣滓吹到路中間去,這樣就可以不用掃地了。 而且,這種大型吹風機馬達聲音很響,不輸於割草機的隆隆聲,加上一連數月乾旱,草下土乾成灰,經他一吹真是黃塵滾滾,又是草渣、又是土灰,遠遠望去,真是像黃沙障般嚇人。 有的住家也拿它來吹走門口的落葉,有一次我踱到對街觀望,原來他就這麼一路吹啊吹,吹到馬路邊的地下水溝洞裏去。 所以怕有一天下水道會堵塞的話,政府就得教教老百姓如何使用掃帚,去掃地、收垃圾了。

 

最近報載綠色政黨呼籲政府停止砍伐原始森林,其實在澳洲本土已經沒有原始森林了,早在殖民地時代都砍伐光了,僅留下極小部分在觀光小火車道兩旁,供遊客瞻仰。 唯一的真正原始森林在南部外海的塔什馬尼亞島,也被日本商人厚利買下、日以繼夜砍伐,正迅速地消失中。 當地的百姓視伐木為唯一的工作機會,也是地方政府的主要收入。 至於綠色政黨的抗議如同在耳邊吵鬧的蚊子,只會惹人厭。 

巷弄兩旁的道路樹,每到秋天冷風一刮,工人就開著鋸木屑機器車來到社區小公園,找幾株大樹先鋸倒,再鋸成小段,扔上卡車帶回去,剩下的樹葉和細枝就放入木屑機打成木屑,堆到其他的樹下,做堆肥。 去年市政府還發動街坊來種樹,我還特別向一位政府職員請教:「什麼情況下可以砍樹?」他說:「當樹有病時。」可是就我住的附近,多年來的觀察,那些被砍走的,遺留地上的根部橫切面都好好的沒有蛀,那些二十年以上的大油加里樹,高大又漂亮,一年四季不停地開花,招引許多蜂鳥和五彩鸚鵡來採蜜。 這些工人砍樹、鉋木屑工作效率很高。 天沒有亮就把車開來,兩三小時就處理完畢,載著一車子木頭塊,一路開著收音機愉快的收工了。 但是一些病歪歪或是被風刮斷的樹枝躺在草地上,卻拖了個把月無人問津,叫人奇怪公園管理人,難道真的看不見? 其實這麼不停地砍老樹,每年少幾棵,總有一天公園裏只剩草皮和小苗,野外都變成了大草原,煙囪裏再也冒不出煙來了!

大學後面本來是原始森林圍繞一個湖泊,但是後殖民地時代大量移民後,人為濫墾,砍樹造屋舍,於是森林只剩下稀稀落落幾叢稀有植物似的,散佈在荒地上,湖泊四周缺了樹林保護水源,就慢慢乾涸了。 只有下雨時,雨水流回低窪區,重現往日湖色麗影。  St Albans地圖上真的有一條 Jones Creek小溪貫穿其東區, Cairnlea Lake如星棋帶狀羅列成湖泊。 想來兩百年前此地一定是林木蔥蔥鬱鬱,淙淙溪水蜿蜒丘陵流入湖泊。 可惜大批十九世紀移民,看中了這塊幽雅環境為良好定居所在,濫伐林木以為建材,巨大神木第一個遭殃,除了運回祖國不列顛,剩下的幸留做棟樑的材料。 澳洲人最愛的塔什馬尼亞島的 Hardwood所製作的廚房壁櫥,房屋廣告上特別加注採用高級典雅的 Hardwood 其實,早在三十多年前 Hardwood 不過是用來鋪地板的極普通建材。

走著走著,竟然走到校界外,眼前一大片窪地儘是些細沙、石礫,三、四株淘金時代中國工人手植的柳樹,百齡巨大樹幹上稀疏的柳條和乾黃的柳葉隨風徐徐款擺,透露出幾分徐娘餘韻,這裡原來就是 Cairnlea Lake 的遺址呢! 

柳樹中國人一向視為保護水源的最佳林木,巨大的樹蔭可以減少溪水蒸發,密佈的柳根抓緊河岸防止河岸崩塌,雨多時儲水、旱時釋出水份潤溼根土,也使河水不會乾涸。 但是當地政府卻視柳樹為雜草 [ Weds ] 凡是溪河兩岸的柳樹都下令砍伐,在1998年左右,你若去過賣燒火木柴堆積廠,那一堆插著 老柳樹” [ Old Wellow ] 招牌的 “firewood” 可是賣到高價呢!

 

澳洲雖然貴為二十一世紀福利優厚國家,一切生活器具早已步入電器化,而且瓦斯電熱爐又便宜,又乾淨,但是那些有錢的古老大宅門第,家家戶戶的客廳都有一座精工雕琢高貴典雅的壁爐,每到了秋天氣溫轉涼,下午四時左右,抬頭望去一縷縷黑煙旋轉上升,勤快的主婦趕在晚餐前在壁爐生火暖屋。 刮風時,那股子嗆鼻的一氧化碳墜落低空,想不吸兩口也不成,如果有氣喘症的朋友,又喜歡傍晚散步的話,保證你回去後繼續興奮喘氣到天明,這也是澳洲的氣喘病發達原因之一,空氣污染! 

十年河東、十年河西這句中國古諺,是指河流泛濫成災而改道。 到此地成絕響,因為連年乾旱少雨,一條小溪都生存不易了,那來「河水泛濫」這種神話? 往後到處是雜草荒原,殘留在荒原上乾涸的河床,看了叫人欷歔! 今人可以立一個石碑註明湖泊存亡錄,叫它 湖泊化石,留給後世的考古學家們方便知道人類怎樣去消滅一條溪,或者是座美麗的湖泊!

                    (15 May 2005)

 

 

 

 

 

 

 

 

 

( 心情隨筆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8234890&aid=255153

 回應文章

山城歲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殺風景
2009/11/26 22:27

如果連植物都無法活

人類還能再活多久呢?


山城歲月敬上
俗子(8234890) 於 2010-01-25 13:08 回覆:

您好!根據科學家估計;如果地球上的樹木都消失的話,也就是人類滅亡的時刻。我覺得這是一件值得深思的問題。在紐澳都有類似的去中國形態,尤其是十年前中國剛崛起時,柳樹是明顯象徵中國,於是大砍柳樹,在紐西蘭基督城有名的 Avon 河兩旁,在英國殖民地時都種柳樹,春來鵝黃柳葉兒點綴在流蘇枝上,盛夏翠柳拂人肩,或黃昏散步,或樹蔭下野餐都是人一大享受。但是市府下令砍伐–理由–柳樹長不直不雅,改中筆直呆板的橡樹,因為它是落葉溫帶樹種,也許更像英國。可別忘了劍橋康河的兩旁可都是Old willow  呢!(墨爾本也是去柳樹種上油加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