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失火記
2006/04/28 23:20:35瀏覽422|回應1|推薦3

                 失火記                         俗子

凌晨听到斷斷續續爆裂聲,不規則,心想該不是鄰家孩子在放煙火吧﹖ 通常他們週未晚上喜歡偷偷放幾枚,孩子天真的遊戲,但是現在卻是凌晨﹖ 隱約的爆裂聲夾雜著人聲,然後門鈴響了,扭開檯燈凌晨 4:15分,披上外套、帽子,我打開門,一陣風吹進火燒膠皮臭味:「唉呀! 失火了! Liena!」沒等鄰居太太答腔,我先大嚷起來,「Mark 打電話! 000 請消防隊來救火!」 「已經打過了! 就快來了!」Liena回答說,她就是我寫家住墨爾本的好鄰居老太太。

救火車來了四部,所以不到半小時全部救熄,斜對門的房屋燒燬半棟,左右鄰居尚未波及,一是慶幸救火車迅速趕到(附近街上有消防隊),二是最近陰雨綿綿,草木皆溼,否則我們這條老街上傳統木造屋比櫛比鱗次,一旦著火實在不堪設想。

失火的鄰居是一對年輕夫妻,出國旅遊未歸,警方和救生員正在調查起火原因,遲至發稿仍未離去。 听說救生員的工作是義務的「無給職」,5:30AM我端了一壺奶茶、餅乾,慰勞他們,他們說:「很冷的!請回家,用完送過來」。 半小時後,他們按門鈴來送回茶具。 

以前在台北住家八德路附近,也發生過火災,消防隊打了好幾通快一個小時才來,那是老式四層公寓房子,一樓梯口的摩托車著火,火勢順著塑膠扶梯一路竄燒上去,只要是木板大門莫不著火。 我家剛好對面四樓,只見一條滾滾火龍在四層樓梯之間騰躍,木板門燃燒的熊熊大火燒出膠皮臭煙,隨風熱氣四散逼人臉。 面對這種震撼場面,我抱著電話猛打119,而消防隊可以看見就在該公寓旁的斜對面街上,一連打了三通,隔壁劉媽媽站在陽台上告訴我她也打了兩通說:「馬上來!」都半個多小時,走路也走過來了(先生是導演劉藝曾拍過養鴨人家”“蚵女等)。

但是車聲、人聲哇哇叫、喧嘩一片,加上看熱鬧的百姓擁擠在街道口,救護車不停地鳴喇叭逼退行人,里長代表居民拿了數個紅包塞入每一位救火員的口袋,(傳說:如此才會賣力)。  

從紐西蘭搬到澳洲這是第一次看到「著火」,鄰居們互相走告、打電話連絡救火車。 然後警車和消防車也先後迅速趕到(約5~8分鐘),「嗚嗚」的警報器在到達現場後即關上了,听不到消防隊員的呼叫聲, 只見他們忙著拉橡皮管子去接地面消防水喉,然後放水救火了。原來救火之急務是可以安靜迅速進行的。 左右鄰人看到救火車來到後即相繼回家,無人再停滯觀望。

「關心有時候藏在內心,並非一定要表現在外,只需在適當時候伸出援手。」這也許是東西文化的不同了。 

                                                  俗子    記於  Aug 15 2004 AM08:30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8234890&aid=255134

 回應文章

淘氣麗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對照
2010/01/11 05:50
看看別人
想想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