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談管理原則、用人、與賞罰原則─孫子的看法
2008/10/03 14:54:22瀏覽5745|回應0|推薦4

我們接下來進入管理上的重點:組織管理的基本原則、用人,與賞罰原則。看看孫子是怎麼說的。

五件最重要的事

孫子始計篇開宗明義地說:「兵者,國之大事故經之以五事,校之以計,而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將,五曰法。」行軍作戰,兵凶戰危,所以不能不謹慎將事。管理者必須掌握「道天地將法」五項基本要素:

l   道─孫子的闡釋是:道就是上下同心,組織的共識與傳統充分溝通也獲得所有成員的認同;因為這樣的精神統一,所以部屬可以跟著領導者「可與之死,可與之生,而民不畏危也。」

l   天─就是日月星辰的運行時序、四季溫度晴雨的變化,以及一天之內時間與光線的消長。以企業而言,就好比市場的趨勢與時機。

l   地─就是地形的高下、遠近、險易、廣狹,還有是否適合部隊的行軍與展開。以企業而言,就好比組織所在的競爭環境與資源限制。

l   將─就是用人與識人的原則。前篇「從孫子兵法談領導人的素質」已解釋過「智、信、仁、勇、嚴」;簡單來說,就是知識與素養、得到部屬的信賴、同理心、毅力/執行力/耐力,和以身作則等五大原則。

l   法─就好比企業的規章法制、作業章程,與資源規劃與預算編製流程等等。

我們由此可以看到孫子的優先順序:他從精神層級出發(),其次強調整體時機與客觀環境對組織的制約(天、地),然後是領導者的素養(),最後才是組織規章()。各位老闆們不曉得是不是能從中得到某些啟發?「人定勝天」真的只是少數,成功者大半只是早早看出大勢所趨,然後乘著浪頭而起。

值得注意的是另外二句話:除了「經之以五事」外,還要「校之以計,而索其情」;我們的孫子可沒說掌握了以上五項要素就可保必勝,他老人家教導我們要謙虛:兵者無常勢,一定還要以行軍作戰的其他原則()加以衡量規畫,同時仔細考量每一項變數()方可。

如何用人

接下來談談用人的原則。

第一,必須授權分工,專任專責。孫子謀攻篇:「將能而君不御者勝。」有能力的幹部最怕事事愛管的老闆;就好像希特勒總是從幾千公里外,按照他想像的戰場直接指揮前線行動,不敗才怪。下文又說:「故君所以患於軍者三:不知三軍之不可以進而謂之進,不知三軍之不可以退而謂之退,是謂靡軍。不知三軍之事而同三軍之政,則軍士惑矣。不知三軍之權而同三軍之任,則軍士疑矣。」注意孫子的評論:這種領導者,不知進退,不協事權,隨意發號施令,指揮進退,這種人,叫「靡軍」,是組織的累贅!

其次,要用有擔當的人。孫子地形篇說:「故戰道必勝;主曰:無戰;必戰可也。戰道不勝,主曰必戰,無戰可也。」這令我們想到鐵錚錚的政務官風骨:老闆說不,我卻說是;老闆堅持,我卻干犯觸龍逆麟的危險,不幹就是不幹。(無有堂曰:這種風骨古往今來真是不多;少數例子的下場也大半不好。像力退蒙古,延續明朝國祚的于謙,他的石灰詩多麼擲地有聲:「千錘百煉出深山,烈火燒來只等閒;粉身碎骨渾不懼,留得清白在人間。」而他的下場…欸,不說也罷。明朝這種忠臣還特多,像傻子袁崇煥也是另一個…) 所以孫子大力讚嘆這等有種的漢子:「進不求名,退不避罪,唯民是保,而利于主,國之寶也。」這種愛講壞話的烏鴉,是國寶啊!

第三,必須清楚分工。孫子兵勢篇說:「凡治眾如治寡,分數是也。鬥眾如鬥寡,形名是也。」甚麼是「分數」?就是分層的組織架構;甚麼是「形名」?就是兵勢、陣法與名目。幾千人的陣勢擺出來,怎麼樣做到行動一致?這就得靠職權的分割與下放。前線、中間、後勤,大家各有所職,但都聆聽領導者的鐘鼓旌旗號令,一致行動。

第四,要注意能力強弱的「配對」,配的不好,再有能力的隊伍也會失敗。孫子地形篇說:「卒強吏弱,曰弛。吏強卒弱,曰陷。」兵比將強時,基層容易產生輕蔑幹部的心理,紀律廢弛,精神戰力下降,這叫「弛」;反之,幹部的素質比基層高得多時,管理階層在行動時容易忽略基層的能力差距,要求他們完成一些不切實際的目標,往往陷入進退不得的窘境,這叫「陷」。

第五,慎選幹部。孫子九變篇談到五種不適合作為管理者的性格:「故將有五危:必死可殺,必生可虜,忿速可侮,廉潔可辱,愛民可煩;凡此五危,將之過也,用兵之災也。」也就是只憑血氣之勇、太過小心慎微、容易意氣用事、眼睛裡容不下一粒沙子,及當斷不能即斷的人,是不適合做領導幹部的。請參照前篇「談識人()」裡的詳盡闡釋。

賞罰並重,且不宜頻繁

最後談談賞罰原則。賞罰的目的在於導正下屬的行為,本身並不應該成為常態。就像白金卡,如果大家都有,這就沒甚麼稀奇。所以孫子行軍篇說:「數賞者,窘也。數罰者,困也。」太多次的賞罰只會讓領導者陷入窘困的局面。

賞罰的藝術就跟管孩子差不多,孫子地形篇說:「視卒如嬰兒,故可與之赴深谿;視卒如愛子,故可與之俱死。」先把心用出去,人心畢竟是肉做的,部下會感覺到領導者的「視民如子」的情懷,他們才會甘心跟你赴湯蹈火。經過了這樣一個「愛」的過程,你的「罰」才真正有用。所以「卒未親附而罰之,則不服,不服則難用。卒已親附而罰不行,則不可用。故令之以文,齊之以武,是謂必取。」

那麼如果就像愛孩子那樣,我對下屬非常非常好,是不是就能有效管理呢?當然不是!孫子警告「厚而不能使,愛而不能令,亂而不能治,譬若驕子,不可用也。」封賞太濫的兵就跟被慣壞的孩子一樣,是不能用的。

做為講究紀律的軍事領導人,孫子是主張領導者該有一定威嚴的,行軍篇說:「軍擾者,將不重也。」又說「諄諄翕翕,徐與人言者,失眾也。」像個好好先生般輕聲細氣請求幫忙,這也是失敗的領導者。但是威嚴可不能虎頭蛇尾,色厲內啊!他告訴我們「先暴而後畏其眾者,不精之至也。」如果有這麼一次先兇巴巴再哀求原諒的例子,你也就玩完了!

        我們陸續談過了孫子對領導者的期望與素質的要求,還談到資訊管理的重要;這一章又講到了管理原則、用人原則,與賞罰原則。下一章就要與大家介紹孫子思想的精華:孫子的致勝策略三要義─「勢」、「先勝」原則與主動原則。

 

 

 

 

 

 

 

 

 

 

 

 

 

 

 

( 知識學習商業管理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uyiutang&aid=2268445